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青丘狐传说/仙狐传奇》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6-02-25)387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1集

花月游历人间遇害 女子阿绣善良相救

盘古开天辟地后,女娲赐予大地生机。灵狐、凤凰、麒麟、青龙为女娲身边的四大神兽,机智的灵狐甚得女娲喜爱。西周时期,女娲为平复人间战乱,将灵狐派至人间前来迷惑纣王,但却带来了人间的灾难。女娲震怒,将狐族赶去青丘,罚其栽培魅树,上奉天帝。

风景秀美的青丘,五百年一结的魅果就要成熟了,小灵狐们奔跑打闹,为迎接魅果的盛典做准备。婴宁受到魔力控制,她告诉花月狼族来犯,花月忙于通知大家做好抵抗准备,而失去魔力控制的婴宁昏倒在地。狐族众长老听闻消息,倾力做好抵御工作。被姥姥明令禁止参加盛典的飞月趁机来到魅树上,想看看成熟的魅果究竟是何样,却意外的发现有蒙面女贼前来偷魅果,飞月尽力阻止,但奈何法术有限,阻拦未果,只抓到了女贼身上的一块布。飞月将此布交给了姥姥,姥姥通过水镜探寻到该女贼在京城孟家。

山间长亭里,两位道人在下棋,狐族族长柳长言于旁边观棋。两位道士棋技相当,正难分高下之时,一只鹰扑到棋盘上搅乱了棋局。记忆超人的柳长言帮助二人重新摆好了棋盘,道士决定将自己的袖里藏宝之术倾授于他。姥姥急召柳长言回狐族追踪魅果的下落。柳长言找到通报狼族来袭的花月了解情况,花月如实相告,但婴宁坚持自己睡着了并不知道狼族来袭的事情,这使得花月被众灵狐怀疑,心高气傲的花月不甘被冤枉,便去游历人间。

野外,两名男子为夺得花月的芳心而争吵的不可开交,花月便让二人去采摘悬崖边的花,以借此一夺高低。两人互相拉扯,就要坠落悬崖之时,身手不凡的卓云前来救下了二人。花月被卓云矫健的身姿震撼,正在幻想与卓云谈情说爱的情景时,卓云却对她大打出手,原来身为捉妖道士的卓云已经看出花月是个小狐妖。卓云谴责花月迷惑人间男子,害得他们家破人亡,花月却认为是这些男子贪恋她的美色,自己并无任何过错。卓云追逐花月,不惜用巨石击打她,险些误伤在野外采花的女子阿绣。花月拉开了阿绣,让她免于被巨石击中,但是花月身受重伤,现出了狐形。阿绣尽管害怕,但是善良的她还是救下了花月,将花月带回自己家中休养。原来,阿绣是杂货铺掌柜的女儿,家境殷实。阿绣的意中人刘子固将自己的扇子放在阿绣家的铺子里寄卖,阿绣的父亲不同意,但耐不住女儿的哀求,只能应允。此时,醒来的花月以狐狸之形体在家里四处闲逛,被阿绣家的下人看到,父亲命令下人把狐狸抓起来。在阿绣的帮助下,花月得以成功脱身。花月将自己的身世等信息都告诉了阿绣,还向阿绣展示自己的法术,两人成为好朋友。

阿绣要前去灯会与子固相见,花月想要追随,被阿绣借故推脱。花月便自己来到灯会游玩。

“音符夫妇”付辛博与彩旗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2集

子固阿绣两情相悦 阿绣父亲棒打鸳鸯

姿色非凡的花月来到灯会,吸引了无数男子的目光。猜灯谜大会上,聪颖的花月猜到了第一个灯谜,在她为第二个灯谜犯难之时,学富五车的刘子固前来猜出了灯谜,花月被气度不凡的刘子固吸引。两人在猜灯谜大赛中打成了平手,灯谜大会的主办者只能又加了一轮比赛,在子固的提醒下,花月顺利猜出该谜底,拿到了头等奖花灯,子固拿到了兰花。花月误以为子固帮助她是对她有意,便紧紧跟随着子固,想要跟他一起游湖。殊不知,子固帮助她是因为子固想得到兰花赠送给阿绣。

子固来到湖边,看到正在此地等候的阿绣,他带阿绣来到了一颗大树下。原来,在这里,子固为阿绣布置了一个小型的灯会。两人互诉思念之情,刘子固将自己此次外出游历的所得绘声绘色地讲给阿绣听。情人眼里出西施,阿绣认为她的子固与别的凡夫俗子都不一样。

阿绣将子固送给她的兰花抱回家中,小心呵护。聪慧的花月看到兰花,顿时知晓了阿绣与子固之事。阿绣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看到了子固,怕父亲看见他,阿绣赶紧把子固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却被下人阿吉看到两人离去的身影。子固此次前来,和往日的性情很不一样,他抱着阿绣不放。此时,阿绣的父亲正带着下人前往阿绣的房间,两人惊慌不已,子固躲了起来。阿绣的父亲虽并未在她的房间里找到子固,但他郑重其事地告诉阿绣,自己不同意她和刘子固来往,因为他认为刘子固只是一个不知柴米油盐之事,不会担当生活责任的书生。阿绣向父亲解释,但是固执的父亲不肯相信阿绣的话。父亲走后,子固从笼子里爬出来,原来,这个子固是花月假扮的。阿绣向花月坦白自己与刘子固之间的事情,她告诉花月,她每次在子固放在店里的扇子上多加几笔,子固托人将扇子买回来,他便能看到自己想传递给他的信息,两人就是依此来互通消息、暗中相会的。

花月带着阿绣来到城外自己的屋子,让阿绣与子固在此相会。阿绣的父亲知道了阿绣每次都会在刘子固放在店里的扇子上增添几笔,他推测两人就是凭此互通消息的,便循迹来到了郊外,看到自己的女儿正在与刘子固一起采花。阿绣的父亲震怒,将阿绣带回家并软禁了起来。无法外出的阿绣坐在房间痛苦流涕,花月安慰她可以借此机会考验刘子固对她的情意。

饱受相思之苦的阿绣只能坐在房间里画画,所幸花月的陪伴给她增添了许多乐趣。此时,卓云也来到了京城,他略施小计,得知了花月的下落,逼得花月现身,花月表示自己尽管是小狐妖,但是自己并没有伤害过人。卓云验证后发现花月所言非虚,他放了花月,但警告花月如果她滥杀无辜,自己是不会放过她的。

子固来到扇子铺找阿绣,阿绣的父亲口不择言地羞辱了子固。子固便用风筝传递信息约阿绣到城外相见,花月积极地帮阿绣出谋划策。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3集

阿绣无奈撒谎 子固一病不起

子固借助风筝向阿绣传递信息,约阿绣到城外相见,阿绣向花月求救。花月借用灵术,幻化成了阿绣的样子留在家中,阿绣得以顺利地与子固相会。阿绣告诉子固她的父亲很是反对他们二人交往,子固则向阿绣描绘了两人一起生活的美景。此时,在家中,幻化成阿绣的花月不改活泼本性,在院子里翻箱倒柜地抓起了老鼠,被阿绣的父亲训斥,他还告诉阿绣自己已经为阿绣物色到了一位如意郎君——城内嘉庆酒楼的高公子。花月听闻,很为阿绣担忧,她急忙来到郊外,把此消息告诉了阿绣和子固。阿绣听闻,方寸大乱,子固则表示他想带阿绣私奔,但碍于礼数的阿绣拒绝了子固。花月对阿绣口中的礼数不屑一顾,但她经不住阿绣的苦苦哀求,决定再帮阿绣一次。花月想利用自己的姿色吸引高公子,虽然中途遇到了卓云的阻挠,但是花月告诉卓云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帮助阿绣。在卓云的配合下,花月成功地接近了高公子。高公子不可自拔地爱上了花月,他派媒人前去姚掌柜家退了与阿绣的婚事。阿绣高兴地与子固在花月的房子里相会,花月得意洋洋地告诉卓云自己做对了,卓云趁机告诉她感情的事情不是儿戏,但是花月对这些警告置若罔闻。

子固收到家信,得知自己的母亲身染重病,子固欲回家探望。通情达理的阿绣表示自己会等子固回来。花月劝说阿绣跟着子固一起走,但是阿绣认为私奔不合礼数,正当二人争执不下之时,阿吉前来告诉阿绣刘子固来了。原来子固此次前来,是向姚掌柜承诺自己归来之时会带着母亲之命前来提亲,但他却遭到了姚掌柜的无情奚落。姚掌柜盘卖了店铺,遣散了下人,他要带阿绣回乡下成亲。阿绣无奈,她将自己亲手所做的香囊赠送给花月,让花月告诉子固自己已经病逝。

刘子固探亲归来,得到母亲应允的子固满心欢喜的来找姚老板提亲,却被告知姚老板一家已经搬走了。子固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花月前来告诉他阿绣病逝了,姚老板此番离开是带阿绣回家乡安葬了,阿绣临终前说此生与子固有缘无分请他另觅新欢。子固魂不守舍地离开了。花月与高公子相会,她问高公子,如果她死了高公子会怎么办?高公子说你死了我也死,没有你在人世间的生活毫无意义,不如去地府长相厮守。花月约高公子今晚看星星但是高公子推说自己今晚另有要事。花月认为高公子是借故推脱便大怒,她施展法力将高公子吊在了树上。

此时仰慕花月许久的山妖现身把高公子吓跑了。以为阿绣离世的子固意欲投湖自尽,被花月救下。思念阿绣的子固高烧不醒,花月扮成阿绣的样子来到子固身边,让子固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4集

阿绣痛失父亲返回京城 花月假冒阿绣爱上子固

卓云与山妖大打出手,正当卓云要给山妖致命一击之时,幻化成阿绣的花月挡在了山妖前边,阻拦了卓云的行动,山妖趁机逃走,花月变回自己的样子,她告诉卓云,山妖本性不坏,以前帮了她不少忙,所以自己才有此举动。

此时,返乡途中的姚掌柜和阿绣借居在朋友家,阿绣拿着子固送她的折扇睹物思人,姚老爷将扇子强行夺走并丢入水井中。阿绣趁夜下井寻扇,殊不知此时一伙蒙面人潜入府中,待到阿绣寻到折扇回到地面却发现府中已被血洗。阿绣不知所措之时被歹人劫持,护女心切的姚老爷为了保护女儿挡在歹徒面前,被歹人一刀杀死,却为自己的女儿换回一线生机。刘子固与花月幻化的阿绣在林中玩耍,此时,小鸟前来将阿绣死于大火的消息告知花月,花月顿时心神失守,刘子固误以为自己惹恼了阿绣。为了博得阿绣一笑子固以身试险去悬崖上采花,却不慎跌落山涧,恰好卓云路过此地将他救下。花月被子固的真诚感动,二人久久相拥,深情相吻。阿绣归来,在寻找子固的途中被山妖误认成是花月而将其擒下,多亏花月及时出现救下了阿绣,花月让阿绣与子固相认,可是花月在假扮阿绣的这段时间里也被刘子固的真诚所感动,心中对子固生出了别样的情愫。刘子固与阿绣商量以后的生活,阿绣想回到镇上将杂货铺赎回,陈掌柜对阿绣开出了500两的天价,花月看不惯陈掌柜的趁火打劫,便施用了法术帮阿绣杀价,使阿绣成功拿到了契约。在返回途中,已经察觉花月异样的阿绣问花月是否也喜欢上了子固,花月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是阿绣凭着自己的直觉知道花月所言并非真心实意。心结难平的阿绣要到镇上送货,花月在阿绣离开后扮成阿绣的样子与子固嬉戏游玩,却被中途返回的阿绣撞了个正着,花月向阿绣承认自己爱上了子固,并质问阿绣为什么不能将子固的情意分给她一半。阿绣认为花月此言荒谬至极,她告诉花月自己会和子固一起离开。

卓云一直在树林里寻找山妖的踪迹,花月前来相助。花月故意放言要卓云跟她在一起,引出山妖现身,卓云收服了山妖,并将花月掉下来的香囊还给了她。激动不已的花月毫无顾忌地亲了卓云,已经得知花月喜欢子固的卓云震惊不已。

付辛博身世曝光 虐心剧情再升级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5集

花月阿绣发现子固心思 阿绣伤心欲绝危在旦夕

刘子固在树林中游玩,遇到了手持腊梅活蹦乱跳的花月。刘子固好奇地问花月此时并非寒冬为何会有腊梅,花月表示林中有山,高耸入云,山上常年积雪,恰有腊梅生长于此,并力邀子固同去观赏,子固慨然应允。花月趁机向子固表露心意,子固表示自己的心里只有阿绣一个人。

阿绣和子固搬回镇上,小鸟将此事告知了躲在树林里的花月,花月口是心非地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尾随着子固和阿绣。躲在后边的花月看到阿绣和子固在饰品摊前有说有笑,嫉妒的她施展法力让整个街道狂风四起,子固抱紧了惊慌的阿绣,当摇摇欲坠的柱子要倒向阿绣时,子固转身将自己的后背对向了柱子。卓云及时出现,用法力让柱子倒向了另一边,避免了伤及无辜。卓云痛斥花月的行为,花月表示自己也不想这样,但无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脆弱的花月依偎在卓云怀中,对花月暗生情愫的卓云心中不忍。

来到林中采花的子固与花月巧遇,子固与花月寒暄后便匆匆离开,独自一人去观赏山上独梅。一路尾随的花月又变成了阿绣的样子,与子固谈情说爱。两人返回途中,花月看到受伤的小田鼠,上前想去帮助却被田鼠抓伤了手,子固拿出自己的手绢帮花月包扎。子固突然想起自己与王公子有约,花月则表示自己可以独自回去。卓云前来,他提出他可以代为送阿绣下山。

晚归的子固买了阿绣爱吃的豌豆黄,阿绣正在赶制鱼形花灯,两人有说有笑。此时,卓云带着花月伫立在阿绣家窗外,卓云想让花月明白阿绣与子固两人真心相爱,但是机警的花月在伤心之余也发现了刘子固的异常、

翌日清晨,子固刚一出门,阿绣就迎面走来央求子固带他一同前往。子固看到阿绣的手上缠着自己的手绢,以为是花月幻化成的阿绣,便带她来到树林中。子固解开了阿绣手上的手绢,却发现阿绣的手上并无伤痕,花月幻化成阿绣也出现在二人面前,花月指责刘子固明知有两个阿绣,却还是能泰然自若地与二人相处。刘子固诧异花月发现了他的心思,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更爱谁,阿绣与花月都决然离去。子固呆立在此地,卓云劝说他去追寻自己喜欢的一方,但他表示自己不知道更喜欢谁。卓云对子固大打出手,事后,子固向卓云坦露心迹,卓云劝他不应该选择逃避。

阿绣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花月则在嘉庆酒楼喝酒买醉,烂醉如泥的她冲出酒楼,不放心的高公子护送花月,花月误以为他是刘子固,便对他说出了心里话。得知内情的高公子气急败坏,他认为花月戏弄了他的感情。

酩酊大醉的花月躺在树林中睡着了,害死了高公子的山妖趁机将高公子的血滴在了花月的手上。清晨,阿绣担心彻夜未归的子固便前来花月处寻找,两人都不愿意放弃子固。花月目送阿绣离开,树妖突然现身偷袭花月,阿绣替花月挡了一击后晕倒在一旁,卓云赶至此地,山妖逃走,误以为高公子是花月所害的他对花月大打出手,慌乱中,阿绣醒来替花月挡了致命一击,花月回想起与阿绣相处的场景,潸然泪下,卓云此时方知自己上了山妖的当,后悔不迭。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6集

花月耗费百年修为 飞月混入京城孟家

身受重伤的阿绣三魂四散,卓云带着花月与刘子固趁着夜色在树林里寻找阿绣的魂魄,卓云将所寻得的阿绣的第一魂和第二魂送入阿绣体内,但追寻不到第三魂的下落。三人只能等到夜幕降临再寻找。

卓云给花月送来她最喜欢吃的梨,他想向花月表露心迹。但花月急于去照顾刘子固。自阿绣昏迷不醒后,痛不欲生的子固一直陪在她身边。花月给子固端来了饭,但子固表示自己没有胃口。子固告知花月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她与阿绣,他很自责,他表示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阿绣的第三魂的下落。月夜,卓云与花月、刘子固再次来到树林中,卓云用计逼得山妖现身,原来,阿绣的第三魂就在山妖手中,山妖提出了以花月来换阿绣的第三魂的条件,卓云断然拒绝,两方大打出手,慌乱中阿绣的第三魂飘走,山妖也被卓云封印。卓云告诉子固阿绣的第三魂会凭借自己的记忆去往此生中最重要的地方。子固三人回到镇上,他带卓云与花月来到了阿绣与他相处的各个地方,回忆起了他与阿绣相知相爱的经过。

又是一年花灯会,子固带着卓云与花月守在阿绣的鱼行花灯前,果不出其然,阿绣的第三魂也前来此地。子固上前,他深情地将当时二人在此地所说的话,重新说给阿绣的第三魂听。子固热泪盈眶,一旁的花月则伤心落泪。

子固带着阿绣的第三魂回到了家中,卓云做法,将阿绣的第三魂送入她的体内,但阿绣并未如期醒来。卓云只得向自己的同门师兄请教,卓云得知了让阿绣醒来的方法后本想隐瞒,但是被花月略施小计看到了。原来,救阿绣的方法就是将花月百年修为的丹力注入阿绣体内,花月决定牺牲自己成全阿绣与子固,她带着子固前来树林中嬉戏游玩,她吻了子固。趁着子固睡着,花月离开去找卓云,让卓云作法,帮助阿绣醒来。回到家的子固看到了醒来的阿绣,他抱着阿绣痛哭流涕。在一旁的卓云和花月看到此情此景,百感交集,花月祝福卓云早日找到另一半,殊不知,卓云早已对她萌生爱意。

在杂货店接待完客人的阿绣听到巷子里动物的叫声,以为是灵狐的她满心欢喜地打开笼子,却发现里边是一只猫,此时,她的相公前来此处寻她。那位称呼她为娘子的人,并不是年少时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刘子固。

丧失了百年修为的花月一夕之间容颜苍老,满头银发,她即将返回青丘,卓云前来送别,两人相视一笑,又各自转身离去。婴宁看到花月十分吃惊,另一边,姥姥和柳长言正在为飞月担忧,因为飞月已经潜入京城孟家,她想要找到偷窃魅果的女贼的下落。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7集

飞月安仁朝夕相处 欢喜冤家互生情愫

飞月化身为孟安德新婚妻子范倩茹的贴身丫鬟,随她一起来到了孟家。飞月与范倩茹一起去寺庙为身体孱弱的孟安德祈福,回家途中,飞月看到了赵丞相在民间深受百姓爱戴的盛况,她也见识到了孟家二少爷孟安仁的飞扬跋扈之态。范倩茹告诉飞月对一个人的感情不同,看法自然也就不同。苏喜故意撞了飞月并趁机在她手里塞了张纸条,飞月看后脸色大变。回到青丘的她本以为自己会被柳长言责罚,但出乎意料的是,柳长言支持她的举动并嘱托她小心行事。飞月告诉柳长言她认为孟安仁的嫌疑最大。

孟家,飞月趁孟安仁出去后潜入他的房间想要寻找魅果,正当她拿着一根头发唏嘘不已的时候,孟安仁突然返回,质问她此举有何目的。孟安仁拉着飞月去见范倩茹和孟安德,将飞月的举动告诉了二人。飞月无奈,只得谎称自己爱慕二少爷久矣,潜入他的房间是因为想要了解他的喜好。身为兄长的孟安德认为安仁也是时候成亲了。此时的孟安仁尽管对飞月并无好感,但他为了了解飞月的底细,便顺水推舟地表示自己今晚上就要和飞月成亲。此言一出,众人大跌眼镜。安德向飞月表示他会替飞月做主,择良辰吉日让安仁与她成婚。惊慌失措的飞月跑回青丘,向柳长言寻求办法。柳长言认为既然孟安仁是大奸臣,又私通叛军,如果花月找到了孟安仁的把柄,就可以反制他。

孟安仁带着手下出门办事,飞月悄悄尾随,她听到安仁与他人商议扳倒赵刚,私卖兵器之事。单纯的飞月跑到赵丞相的府上,将此事告诉了赵丞相。赵丞相带重兵来到孟府,他的府兵截获了孟安仁送出城外的两口木箱,打开后发现里边装的只是水果。原来孟安仁早已察觉到飞月跟踪他,有所警觉的他做了准备。气急败坏的飞月施展法术,在水果箱中变出了兵器。自以为抓到孟安仁把柄的赵丞相拉着孟安仁到皇上面前评理,面对赵丞相的咄咄逼人,孟安仁沉稳应对,他指出水果箱中的兵器乃是飞月利用幻术所致。皇上要飞月当场施展幻化之术,飞月没有任何行动,大殿上却无端变出了花朵。其实,这是躲在暗处的范倩茹所为。赵丞相偷鸡不成蚀把米,被皇上训斥。

回家途中,孟安仁与飞月发生了争执,飞月指责孟安仁借战争敛财,孟安仁斥责飞月不明所以就莽撞行事,了解内情的飞月后悔不已,认为自己冤枉了安仁。回到孟家后,飞月向小姐和安德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安仁为了报复飞月,重提与她结婚之事。飞月私下告诉孟安仁自己根本不喜欢他这种人,孟安仁则表示自己会改变的,他约飞月到湖边相见,向飞月坦露心迹,他不知道自己对飞月的感情在慢慢发生着改变。

飞月将自己内心的疑惑说给范倩茹听,小姐劝她放下对安仁的成见。飞月给孟安仁熬了姜汤并送到他的房里喂他喝下,玩心大起的孟安仁假装自己喝完姜汤身体不适,在床上打起了滚,担心得直掉眼泪的飞月得知这是安仁的恶作剧后十分生气。柳长言将飞月从女贼身上扯下的衣角交给她,叮嘱她将衣角至于厅堂暗处。这样,女贼一施法,长言便能得知她是谁。

飞月刚将衣角塞在厅堂花瓶里,就被范倩茹注意到,飞月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了自家小姐,待飞月走后,范倩茹消除了衣角上的法力。

翟天临饰孟安仁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8集

安仁误伤飞月之心 长言知晓女贼身份

范倩茹告诉飞月安仁想要带她出席碧云郡主的寿宴,而且安仁还为此准备了一件稀世珍宝。飞月找到安仁,她向安仁撒娇希望安仁能让她看一眼所谓的稀世珍宝,因为她想确认这件稀世珍宝是不是她苦苦追寻的魅果。孟安仁趁机提出要飞月嫁给她,飞月狠下心来答应了他。安仁表示自己会在七夕之日将这件珍宝送给飞月。

柳长言以飞月表哥的名义来到了孟府,他询问飞月放置裙角之事,飞月如实相告,说出自己将此事告诉了小姐,这使柳长言怀疑起了范倩茹并在孟府施下了法术。飞月在花园中遇到了正在为安德绣荷包的倩茹,倩茹告诉她七夕节将至,她也应该为安仁绣一个荷包。绣技拙劣的飞月不顾针刺之痛,为安仁亲手绣制了荷包。安仁约飞月七夕节到湖畔凉亭相会。飞月如约而至,安仁向飞月深情表白,他当着众人的面,表示自己愿意为了飞月改邪归正,并向飞月求婚,害羞的飞月面对安仁的举动,一时无所适从,逃离了人群。安仁紧追不舍,他劝慰飞月,为飞月买了她喜欢的糖炒栗子,两人一起游湖,谈天说地。安仁的举动被正在游湖的碧云郡主看到,一直心系安仁的碧云郡主十分嫉妒飞月。

安德感慨自己喝完倩茹熬制的汤药后浑身舒畅,殊不知他的汤药是倩茹耗用自己的内力熬制而成。每次熬药,倩茹都会支开身边的下人,以方便自己施法。已在孟家布下法术的柳长言通过水镜看到了倩茹的举动,原来,倩茹是一只守在人间百年,只为等待自己情郎的金狐。倩茹一直想将自己的身世告诉蒙德,但她知道孟德坚持认为人妖不能相恋,她只能选择隐瞒。

安仁为赈灾款发愁,碧云郡主提出她可以相助,但前提是安仁要让她高兴。安仁知道碧云郡主对他的情意,无奈之下,他只能将飞月带至郊外,无情地奚落了飞月,其实这是安仁在碧云郡主面前演的一场戏。但是不明就里的飞月信以为真,伤心的飞月哭着回到了青丘,姥姥认为应当趁此机会磨练飞月,便故作无情的将她赶回了郊外。

树林中,倾盆大雨不期而至,飞月晕倒在林中,安仁前来寻得飞月将她抱回府中休养。醒来的飞月坚持要离开孟府,体力不支的她踉踉跄跄地走在大街上,行数米后,她又晕倒在地,安仁将她抱回府中,悉心照料。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9集

安仁飞月误会彼此 魅果仍然下落不明

晕倒在街上的飞月被安仁抱回孟府悉心照料。倩茹向安仁追问他和飞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并嘱咐安仁不要错过飞月。醒来的飞月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执意要离开孟家。安仁得知飞月离开,快马加鞭地赶至树林中寻找,他找到了飞月紧追不舍,飞月一气之下现出了狐形,安仁得知飞月是狐妖,震惊不已。转身离去的飞月走了几步就又晕倒在地,安仁将她抱至马上,他深知魅果对飞月的重要性,便谎称魅果在自己手上,将飞月带到孟家休养。两人刚踏进家门,就遇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碧云郡主,旁观者清,碧云郡主明白了安仁对飞月用情至深,飞月告诉郡主自己与孟大人再无瓜葛。

孟安仁正在为朝堂之事发愁,他想速战速决,扳倒借战争发私财的赵丞相。此时,飞月前来找他追问魅果的下落,安仁提出要飞月嫁给他,并向飞月深情表白。屡被孟安仁戏弄的飞月已经不再相信他了,飞月表示只要能拿到魅果,自己可以答应他的任何条件,哪怕是去魅惑别人,但自己绝对不会嫁给他。安仁便赌气地命令手下将飞月送给皇上。原来,安仁想借飞月拖住皇上,这样自己可以更顺利地扳倒兵权在握的赵丞相。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于心不忍的安仁无数次地问飞月要不要放弃,但倔强的飞月为了跟孟安仁赌气,坚持要去宫里服侍皇上。安仁与飞月都很伤心,但口是心非的两人为了赌气谁也不肯先低头。

飞月成功地吸引了皇上,这让赵丞相没有面见圣上的机会,孟安仁得以扳倒赵丞相,劝降了起义军。夜晚,孟安仁来到飞月的房间,想起飞月入宫前两人的争执,内心期盼着她今晚能回来。其实,孟安仁为飞月安排了替身,在飞月和一群舞女向皇上献舞之时,一名舞女告诉飞月她们会拖住皇上,让飞月赶快离开,但早已不再相信孟安仁的飞月拒绝了舞女的提议。另一边,孟府里,伤心不已的孟安仁向倩茹诉说自己对飞月的感情,他也表明不管怎样,自己都会娶飞月。

皇上被其他的舞女吸引,呆伫在一旁的飞月看到了向她通报消息的小鸟,她赶至树林中,与柳长言相见。柳长言告诉飞月真正盗走魅果的人是范倩茹,飞月一时难以接受,她回到孟府,质问范倩茹为何要骗她。范倩茹装傻充愣地表示自己听不懂飞月在说什么,气愤地飞月要将倩茹的真实身份告诉孟德,倩茹阻止,两人大打出手。飞月不惜吐出内丹施展法力,让倩茹在安德面前现出了狐形,震惊的安德坚持认为人狐不能相恋,将倩茹赶出孟府。

飞月将倩茹带回青丘,倩茹表示自己知错,但是魅果在自己与飞月交手的过程中丢了。倩茹被囚禁在幽冥园,魅果仍然下落不明。

《青丘狐传说》分集介绍:第10集

历尽艰辛与险阻 有情人终成眷属

飞月前去幽冥园看望倩茹,倩茹向飞月讲述了自己与安德的前世今生。放心不下安德的倩茹苦苦哀求飞月,希望她能回孟家了解情况。本不愿见到孟安仁的飞月于心不忍,便答应了倩茹。飞月回忆着与安仁相处的点滴,她认为安仁对她是真心的。回到孟府的她向安仁道歉,却得到了安仁冷淡的回应。孟安仁一直在赶飞月走,飞月固执地不肯走。孟安仁便带着飞月来到了青楼,佯装花花公子,当着飞月的面与青楼女子谈笑风生。看到此情景的飞月伤心离开,认为自己不该再对安仁心存幻想。得知飞月离开的孟安仁唉声叹气,原来,孟安仁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一向与他不和的赵丞相带走了孟安德想以此要挟孟他。孟安仁狠心赶走飞月,是怕将她也牵连其中。

为了了解安德的情况,飞月回到孟府,从下人口中得知安德早已消失了。聪明的飞月察觉到异常,她推测孟府一定是出事了。安仁找到赵丞相,要他放了自己的大哥,甚至不惜签下赵丞相为他准备好的认罪书。赵丞相同意放了孟安德,让安仁于明日到城郊树林接回自己的哥哥。隐身在外边的飞月听到了安仁与赵丞相的对话,她找到安仁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两人坦诚相待,向彼此表明心意。

陶洋饰演小诗

安仁如约来到城郊树林,却意外地遇到一群蒙面人想要置他于死地,安仁寡不敌众,危急时刻,飞月赶来,她施展法力救了安仁,并将安德送回了孟府。飞月在郊外小屋为孟安仁包扎伤口,她告诉安仁自己早已爱上了他,两人深情相吻。安仁让飞月先呆在这里,自己回去处理好于赵刚的问题后就迎娶飞月。

安仁面见圣上,向他陈述了事情的经过。赵刚也求见皇上,恳求皇上治孟安仁之罪。早已知晓内情的皇上命人将赵刚押下去。安仁刚走出殿门就遇到了等候在此的碧云郡主,安仁表示自己要就此隐退,离开官场,碧云为了挽留安仁,以皇上赐婚来威逼安仁。

在郊外等候安仁的飞月等来了安仁即将迎娶碧云郡主的消息,生气的她来到孟府质问孟安仁,孟安仁尽管伤心,但是他并没有对飞月做出解释。回到青丘的飞月遇到了已被放出的倩茹,倩茹劝她要积极争取。飞月于孟安仁与碧云郡主成亲之日来到孟府,理直气壮地指出孟安仁是她封飞月的相公。郡主让安仁在她和飞月之间做选择,安仁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向了飞月,并当场向飞月求婚。众人惊叹不已时,倩茹也来到了孟府,安德重新接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