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介绍(41~50全集大结局)

2年前 (2016-03-10)1086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1集

英宗允贤屡遇贵人 死里逃生

允贤被大风雪冻得意识模糊了,眼前开始浮现与祁钰相识相知的一幕幕。冰天雪地里,英宗出去找人求救却没了音信。允贤被一个朝鲜商帮救了下来,允贤说自己的母亲是朝鲜人,并说和自己走散的人是她的丈夫,请求朝鲜商人们帮忙找到英宗,在众人的合力寻找下,允贤终于得以和英宗会和。朝鲜商人们见允贤如此熟练地给英宗治冻伤,又得知允贤是大夫,于是纷纷请允贤给他们瞧病。

孙太后指责代宗不顾兄弟情谊,想置英宗于死地,竟派人截杀英宗,代宗却称自己对此事并不知情,一切都是汪国公所为。太后又问代宗为何原本一向对汪国公不太感冒的他,如今却对汪国公言听计从,莫不是根本就不想他皇兄回来,害怕其皇兄夺了他的皇帝之位。代宗尽管否认了太后的指责,事实上如今的他已经开始为权力所谜惑心智。

允贤和英宗到了离京不远的地方,意外遇上了摆摊卖草药的刘平安,刘平安将二人接到自己的住处。原来,刘平安大难不死,但碍于皇后汪美麟的仇视难以再回太医院,自己又本是散淡之人,于是开始在民间摆摊卖药。英宗与允贤的行踪很快被一乡间大娘暴露,汪国公的人前来追剿,幸好静慈师太及时带人赶来,为他们解了围,允贤这才知道原来静慈师太的身份竟是前朝皇后。英宗让刘平安去送信给于东洋,于东洋很快带人赶来迎英宗回京。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2集

英宗历难回京却被迫放弃皇位

英宗回京,受到京城百姓与官员夹道欢迎,祁钰得知英宗回宫,本欲叫人给他备马去迎接,思虑片刻,还是叫人给他备下了全副銮驾到城门口去见英宗,祁钰见了英宗,不唤皇上而只称皇兄,静慈师太质问祁钰是否还要鸠占鹊巢。正在尴尬紧张之时,钱皇后因太过激动昏了过去,英宗立马将钱皇后抱回南宫,在刘平安的一番救治之下钱皇后脱离了危险,但仍十分虚弱,英宗发现钱皇后因为常年为他流泪祈福,眼睛已经失明,腿脚也不灵便了,十分触动。宫女如香禀报英宗,钱皇后到城门口去迎接英宗之后,小太子就被吴太后的人抱走了,并留下话让英宗在皇位和皇子中间选其一。

祁钰随允贤到南宫看望钱皇后,英宗将祁钰拉到一边,质问他是否打算拿太子威胁于自己,祁钰坚定否认。静慈师太催促祁钰归还皇位,祁钰以英宗突然回宫,一切都没有准备就绪为由,避开话锋。就在这时,吴太后又突然派人来南宫给小太子送春衣,并让太监传话,如果不想小皇子的春衣变成寿衣,就赶紧让出皇位。静慈师太让祁钰说出一个具体的归位还政的日期,可英宗为了小太子的安危,却不得已拒绝重回皇位,表明自己愿意安居太上皇之位。

祁钰要接允贤进宫,允贤问祁钰自己能以什么名义进宫,让祁钰想清楚了再来找她。汪国公去告诉汪美麟祁钰保住了皇位之事,但也向她提起了允贤活着回来的事,汪美麟气愤不已。允贤继续留在南宫为钱皇后与英宗调理身体,允贤为自己在进宫前劝英宗相信祁钰以致于错失了皇位而内疚,英宗则叮嘱允贤不要记得更不要承认在瓦剌与也先曾有纠葛之事,允贤伤心愧疚,流下眼泪,英宗给她擦眼泪,这一亲昵举动却被前来南宫看望允贤的英宗看到。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3集

祁钰允贤屡生争执 允贤重开御药房

祁钰见到英宗与允贤之间的亲昵之举,愤怒不已。现在的东厂头目曹吉祥趁机在祁钰面前进谗言,挑拨祁钰与英宗之间的关系,祁钰一气之下,下令撤走南宫里大部分的太监、宫女,并缩减南宫所有的奉例,让英宗太上皇的名头也名存实亡。祁钰以御轿将允贤接进宫中,安顿于万安宫,并早早接来允贤的奶奶与允贤重聚,允贤见到奶奶,既高兴又感动。而另一边的皇后汪美麟则将一切看在眼里,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打算日后再对付允贤。

吴太后因接太子进内宫威胁太上皇之事,被孙太后叫去仁寿宫训斥,祁钰闻讯赶去为其母后解围,并以自己的皇上之位压制孙太后,孙太后则以自己有权管理后宫为由强硬责令吴太妃跪下。

汪美麟听说了仁寿宫之事,去向祁钰请罪,细数自己的父亲越俎代庖,致使自己的婆母下跪受辱的罪名。后又向祁钰出言献策,让祁钰先发制人,将接小太子进宫逼太上皇的罪名推到她的亲姨妈孙太后身上,祁钰虽讶异于汪美麟的狠绝,但还是被汪美麟的那套“夫为妻纲”的说法哄得颇为欢喜。

祁钰去看望允贤,让她尽快调理好身子,好早日风光地嫁进宫来,允贤却说自己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嫁给他,祁钰问允贤是否还介怀于当初皇后设计加害于她之事,允贤承认,祁钰却说那些事并非皇后所为,还说自己与皇后只是名义夫妻,允贤则以祁钰早前因皇后怀孕而大赦天下之事,质问他与皇后究竟是怎样个有名无实法,祁钰以为是丁香将此事告诉了允贤,下令责罚丁香,允贤以出宫作为要挟阻止祁钰,祁钰竟说自己是皇帝,想罚谁就罚谁,还反问允贤出得去宫吗?说完,气急败坏的祁钰竟立马去了坤宁宫,宠幸于皇后。

允贤来到长寿宫,发现昔日兴盛的御药房如今已颓圮不堪,打算求祁钰让她重开御药房。走到她身后的祁钰听到她说的话,问她有何请求,允贤仔细向祁钰说了自己想重开御药房之事,祁钰虽怕允贤累着,但为了昨日之事能得到允贤的原谅,也为了让允贤心中舒坦、充实,便答应了下来,二人也总算重归于好。

允贤开始在宫女中进行选拔,欲将她们培养成和她一样可以治病救人的女医。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4集

允贤获封贵妃却心中苦楚

祁钰择定九月初一良辰吉日迎娶允贤,要将允贤册封为妃,并说要请所有文武百官参加大婚仪式,允贤问祁钰,届时会否邀请太上皇一家。殊不知,祁钰自从上次见到英宗与允贤的亲昵举动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这次又听到允贤提到太上皇一家,醋意大发,质问允贤真正想见的人是不是英宗,还说允贤在瓦剌曾与英宗不清不白地相处了几十天。允贤受祁钰如此怀疑与侮辱,气得转头就走,没想到还没走回寝宫,就吐血昏倒了。祁钰听说允贤吐血,心急如焚,赶去探望允贤,并对允贤说自己打算找准时机废了皇后汪美麟,继而立允贤为后,还说出了自己在皇后的吃食中加了东西以致于皇后无法怀上他的孩子的秘密。可是,这一切竟被站在窗外的汪美麟听的一清二楚,她既悲又气,接下来,她又会怎样对付允贤呢?

汪美麟故意在吴太后面前搬弄是非,说允贤在瓦剌有失清白,吴太妃因此派人去给允贤验身。允贤面对羞辱,宁死不从,被尖物划伤了脖颈。汪美麟为了在祁钰面前扮好人,一边假意让祁钰去救允贤,一边却又说着允贤在瓦剌与俘虏们住在一起的流言,暗示允贤有失清誉。

祁钰听了允贤的解释,虽相信允贤贞洁自守,但仍对允贤曾与一群男人们朝夕相处而颇为介怀,允贤于是自请出家为尼,祁钰却认为允贤这是在给他找麻烦,于是又起身离开万安宫,去往坤宁宫,投进汪美麟的温柔乡。

祁钰得知允贤夜里发高热,却并未前去看望允贤,而只是下旨将允贤册封为贵妃,将允贤的名分定下来,允贤心中千分凄苦,万分悲凉。

英宗发现南宫中的宫女们都陆续告病出宫,问是何故,又问其先前的妃子都去了哪里,丁香回报称,皇后当初为了赎回英宗,倾尽财力,如今南宫中早已无力供养闲人。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5集

汪美麟毒害孙太后 祁钰对允贤施暴

小马子向祁钰汇报说允贤昨夜又发高热,病情愈发严重了,祁钰本怀疑小马子这是在替允贤说话,但小马子一片诚心,向祁钰解释说自己只是不想他们有情人终成遗憾。祁钰来到万安宫,竟问程村霞允贤是真病还是假病,程村霞直言自己与允贤并不交好,没必要替她说话,并说允贤的病多半是心病,但其在瓦剌的旧病未愈,心病又难去,若是再发展下去,恐怕天命难永。祁钰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进到寝殿探望允贤,并特许允贤如若能下床走动了,就准她出宫省亲,探望奶奶。

孙太后为了自己遭到祁钰诬陷之事向祁钰兴师问罪,祁钰不知悔改顶撞孙太后,孙太后气急无奈,说要联合静慈师太逼祁钰退位,扶英宗之子太子见深即皇位,汪美麟见形势逆转,赶紧拉着祁钰向孙太后认错,孙太后念在祁钰是先皇之子,决定暂且不与他计较。汪美麟向姨妈孙太后进茶,可太后喝了茶就昏迷不醒。原来汪美麟自从上次婆母在姨妈面前受辱,每次去仁寿宫都会在孙太后的吃食里加入一种无色无味的酒,孙太后中过风,吃食中不能有酒,今天又在茶中加了马钱子,太后因此昏迷,状若中风。说完汪美麟又在祁钰面前装可怜,求自裁,祁钰见汪美麟为了自己不惜伤害亲姨母,对她越发信任与怜惜。

汪美麟又谎称孙太后恐怕有意加害于允贤,骗祁钰出宫去找允贤。允贤在宫外调养身体,英宗得知允贤出宫,想办法来看望允贤。允贤从英宗口中得知祁钰是谎称太子得了痘疹,借故“封”了南宫。英宗见允贤脖颈处受了伤,想看一眼允贤的伤口,可英宗刚刚将手伸到允贤颈边,来接允贤回宫的祁钰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厉声喝止二人,并当即指责允贤与别的男人偷情。英宗听到祁钰如此污言秽语侮辱允贤,扇了祁钰耳光,祁钰以皇帝的身份自恃,呵斥英宗,二人随后动起手来,允贤将二人拉开。允贤质问祁钰如此刻薄地对待自己的大哥,难道还配当一个皇帝吗?祁钰听后更加愤怒,说即便他们都认为自己不配当皇帝,可他如今就是皇帝,并让人捉住英宗,回给他一个耳光后,命人将他押回南宫,将南宫封锁起来,无他命令永世不得解封。

祁钰将允贤带回宫后,积累多日的嫉妒与愤怒将他激得失去了理智,他竟然以强暴允贤的方式检验允贤是否清白。祁钰知道自己犯了错,向允贤道歉,允贤提出让祁钰放了南宫的太上皇,祁钰因此再度心理失衡,拂帐而去,允贤心碎不已。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6集

允贤暗中接济上皇 救治太后

允贤因太上皇的事一直与祁钰置气,不愿见他,但听宫女绿香说祁钰经常悄悄来看她又怕她生气而不通传,允贤听到此话心渐渐软了下来。祁钰再次来看允贤,允贤说夜里露重,让祁钰进来,二人这才第一次真正地共度良宵,可允贤却并非完全心甘情愿,反而对祁钰不乏应付之心。允贤借见父亲杭纲之机,与父亲及奶奶商议如何帮助太上皇一家,杭纲说如今太上皇根本难以得到臣子们的帮助,奶奶则说太上皇后甚至要靠自己做绣活给小太子换羊奶喝。允贤拿出贵重的人参养荣丸及御赐珍珠,让父亲和奶奶拿去周济“南宫”。为了掩人耳目,允贤让绿香托其曾跟随太上皇一起被俘瓦剌的表哥找到李三,他们都是“淘金河边”呆过的人,对太上皇忠心耿耿,定会想方设法帮她运东西去南宫。

孙太后病重垂危,其手下的宫女玉香来找允贤求救,允贤不计前嫌尽力为太后治病,也因此得知了祁钰和汪美麟的所作所为——汪国公曾派人刺杀太上皇,祁钰却将此事嫁祸孙太后;孙太后的“病”也与祁钰汪美麟等人脱不了干系。得知祁钰如此卑劣行径,允贤终于对祁钰失望透顶,但亦无可奈何,只能尽力医治太后。程村霞见太后病情逐渐好转,并未声张,只是独自前往仁寿宫一探究竟,得知是允贤在给太后治病。允贤解开了师兄与师父刘平安之间的误会,程村霞打开心结后,答应与允贤一同医治太后。二人还商议出如何将太后送出宫去,与静慈师太联手逼祁钰还政于上皇。

朝臣向祁钰参奏允贤扩建御药房,于后宫中培养医女之事,祁钰因此感到颜面受损,下朝后召来允贤,责令她裁停御药房,允贤以死相逼,祁钰只好将此事作罢。汪美麟得知此事,授意汪国公再多找些言官将允贤后宫干政的事弄得天下皆知。朝堂上再次因此事而生沸议,允贤走上朝堂,据理力争,反问群臣,为何她当初为女官时为孙太后及渤泥王妃治好恶疾就是于国有功,而如今她兴建女医制度就被说得如此不堪,并说,如果百官一定要逼她裁撤女医,她只好以死相告。就在此时,于东洋传来太上皇旨意,言明如今的女医制度本是上皇当年授意女医杭氏所建。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7集

“黑死病”肆虐京城 上皇赢得民心

祁钰心里清楚上皇是有意庇护允贤才临时拟旨命于东洋于朝堂之上宣读,于是更加对允贤心生厌恶,将她禁足于万安宫。

南京水灾之后,发生瘟疫,疫情传入北京。京中疫情险急,祁钰在太监曹吉祥的挑唆下,想趁局势混乱借东厂之手除去为孙太后所用的五城兵马司白晋,没想到,被逼急的白晋不仅将京城大部分兵马带出了城,还将城门反锁,京中因疫症而死的尸体无法运出城门埋葬,疫情更加难以控制,城内哀鸿遍地,连内宫都能听到百姓哭丧的声音。

汪美麟提议祁钰及太后一干人等去内宫里太液池中的小岛上避难,于东洋劝祁钰身为国主此时应坐镇乾清宫,可祁钰却借故推脱。祁钰本欲去万安宫接允贤一同前往,可汪美麟催促他先走,并说她会派人去接允贤。允贤带着宫女绿香坐在汪美麟安排的前往小岛的船上,船行至水中央,船上的小太监竟欲将船凿沉,允贤虽以木板将太监打昏,但船已经进了水,摇摇欲坠,允贤和绿香也因此落水,险些溺水而亡,幸好被御药房的两名医女发现,以麻绳将她们救起。

允贤带同御药房的医女们出宫同太医院及惠民药局的人一起医治瘟疫,允贤发现这种瘟疫的症状很像瓦剌蒙医和她说过的黑死病,记起蒙医都是用大黄汤医治这种疫症,便打算采用此法治疗瘟疫,太医们起初质疑,但院判程村霞却同意并采纳了允贤的建议。允贤见一老伯喉咙被痰卡住咳喘不止,竟欲用嘴去给老伯吸痰,就在这时,突然出现的上皇拉开允贤,用手指给老伯抠痰。原来,京城发生瘟疫之后,看守南宫的太监们都逃散了,上皇得以出了南宫,一来查看京城瘟疫,二来也希望能在医治瘟疫的医者中见到允贤。

上皇与允贤在城中为了治疗瘟疫而奔忙劳碌,甚得民心,上皇被百姓及臣子们视作这次救治瘟疫的主心骨,允贤则因其妙手仁心被百姓奉为观音下凡。在太医院的男大夫和御药房的医女们的共同治疗下,京城的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允贤一时兴起,提出要带领众医女与师兄掌管下的太医院进行比试,看哪边治好的病人多。

允贤突发不适,疑似染上疫症,上皇担心,用手去摸允贤的额头看她有无发热之症,祁钰得知疫情缓解出宫查看,见上皇对允贤做出亲密之举,立即将其拉开。祁钰命程村霞给允贤诊脉,程村霞诊断出允贤并未感染疫症,而有了身孕,祁钰连同百姓都十分高兴。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8集

上皇与也先大同会盟

允贤怀孕,祁钰为了孩子的事惊喜非常,话及允贤这次差点遇难的事,他许诺彻查,包括皇后本人。汪美麟得知允贤有了身孕嫉妒得发狂,汪国公劝她冷静,假以时日再下杀手。他们还将允贤落水的事全部推到仁寿宫的小太监身上,并嫁祸孙太后。小马子正要将曹吉祥呈上的密信念给祁钰听,可皇后却在这时赶到,并义正辞严地让小马子当着她的面念信,谁知,这信早就被汪美麟动过手脚,信上直指孙太后才是凶手。但经过汪美麟对孙太后下毒之事后,祁钰其实早就对她不复信任。

也先当上了瓦剌可汗,得知北京爆发瘟疫,欲带领三千使臣来京城打探情况,并意欲与大明会盟。群臣奏请祁钰亲自前去大同与瓦剌会盟,祁钰应允。可汪美麟和吴太后却极力阻止,汪美麟以允贤才怀有身孕几个月需要祁钰呵护为由硬生生地留住了他,而祁钰本也不是英勇无匹之人。与瓦剌会盟之事于朝堂上再议,祁钰却谎称自己跌伤了腿,可群臣却认为他身为国主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前往,以免瓦剌再向大明发难,局面僵持之时,上皇走上朝堂,自荐前往会盟。允贤因祁钰推却会盟之事刻意回避他,祁钰因此心情低落,更感慨自己的确不如皇兄,甚至后悔自己当初争下了这个皇位。

也先与英宗会面,也先提议二人赛马结果比为平手,他们互相分析了对方的处境,两人处境其实都不甚好,但上皇却心如明镜,胸怀坦荡,意气十足。也先对英宗说只要大明答应三十年内不对瓦剌发兵,瓦剌愿意再对大明称臣,二人就此立下盟誓。

上皇代大明出使大同与瓦剌会盟大获成功,祁钰大喜,去向允贤传达喜讯,并对允贤说自己对皇兄已无芥蒂,今后定会加倍补偿于他。允贤说及太子之位,劝祁钰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去与现太子见深争夺太子之位,祁钰似乎有所迟疑。

《女医·明妃传》分集剧情:第49集

祁钰中毒病倒 允贤悉心陪伴

祁钰答应允贤不会改立太子,并承认了自己往日的错误。英宗会盟归来,祁钰正准备坦诚迎接,没想到突然吐出了大口鲜血。祁钰突发急症,又吐血又拉血,太医院众太医虽已对症下药却仍不见效,万宁偶然说起这症状倒像他以前见过的一个孩子因误吞异物后急发腹症的样子,程村霞因此联想到皇后的兔子曾误食金刚石粉末的事,于是去找皇后询问实情。汪美麟绝望地猜到祁钰应该是误服了自己给允贤下的毒药,祁钰大怒,废掉了汪美麟的皇后之位,改立允贤为皇后。

弄清了病因,太医们依旧对祁钰的中毒之症无从下手,允贤想出以木屑入药给祁钰治病,祁钰虽忍住肠胃剧痛服用木屑,可吐血便血之症还是一日比一日重。允贤为了给祁钰治病,连日操劳,在太医院里晕了过去,程村霞担心允贤龙胎不保,让其卧床休养,可允贤只是让村霞再给她多开些阿胶等安胎之药。医女们用猪油助兔子排出了金刚砂,于是允贤等人也将此法用于祁钰身上,祁钰总算获得一线生机,可刘平安说其体内仍存隐血,且金刚砂也未见得完全排净了。

祁钰恐怕自己的身子难以恢复,天命难永,打算还位于英宗,并对英宗深刻忏悔,英宗亦原谅了祁钰,兄弟二人终于重修旧好。祁钰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无限眷恋地将允贤抱在怀中。祁钰让允贤答应下辈子还与他相知相伴,允贤安慰他说他很快就会康复,祁钰对允贤充满宠溺,说允贤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电视剧《女医·明妃传》大结局:第50集

英宗重新登基 允贤远走天涯

除夕当天,祁钰与允贤、吴太后及太上皇一家相聚团员,本是阖家欢喜之际,吴太后却屡屡阴阳怪气地讽刺上皇、指责允贤,祁钰因而气恼不已,又吐了血。除夕之夜,下起了雪,允贤站在宫殿外看雪,上皇走到允贤身边,忆起那年在允贤家的后院与允贤一起雪中起舞,同赏烟花,共度除夕,并用脚在雪上写下朝鲜语“扎基亚”(意为“老公”),对允贤道了声珍重,后回自己宫中与妻儿团圆。

除夕之夜,允贤一直守在祁钰身边,入夜已深,祁钰突然开始止不住地大口吐血,允贤急忙给他扎针止血,并让人速去请程村霞,可还是晚了一步,祁钰一命呜呼。祁钰在除夕之夜病逝,吴太后认定是允贤医术不精才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要让允贤殉葬,允贤则因为太过悲伤,又被吴太后推到在地,不幸小产。孙太后及静慈师太以“允贤性命受到威胁”作为诱饵,设计让英宗复位,孙太后还主动解开了与英宗多年的误会,向他说明所谓的“杀母之仇”不过是王振当初为了取得他的偏信而编造的谎言。

英宗重新登基,下令废除殉葬制度,实行女医制度。允贤放不下祁钰与她还未出世的孩子见济的死,无法面对英宗的一片深情,也厌倦了宫中战战兢兢的生活,离开皇宫远走天涯,寄情山水,悬壶济世。其师兄程村霞亦卸官做了游方郎中,与允贤在民间重逢,叮嘱允贤写完她那本《女医杂言》一定要给他留一本。钱皇后去世后不久,太子见深即皇位,英宗终于得以卸下心中重担,到宫外去寻找允贤,希望与她共度余生。

《女医明妃传》结局引热议 刘诗诗霍建华乡间再见

在允贤及医女们的共同努力下,也在英宗的盛德感召下,明朝不仅官方建立了女医制度,世人亦渐渐地接受了女子行医,女子患病不用再受限于男女大防,隐疾得治,性命也因此大为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