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亲爱的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年前 (2016-06-10)739

第1集 - 乔菲、程家阳演绎人生何处不相逢

乔菲,一名外大到苏黎世大学的法语交换生,她的人生信条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她不愿意错过任何一道美丽的风景,错过任何一份美好。

程家阳,一名翻译官,他的工作就是在法语和汉语之间穿梭,如果有人在翻译上出现关键错误,他决不会让对方蒙混过关,他认为有些人天生就当不了翻译官。

乔菲和程家阳在一次国际论坛上相遇,正巧一名中国学者需要翻译,他听不懂外国学者关于苏黎世大学的介绍,他随手拉到乔菲问她是否可以帮忙,但乔菲显然被外国学者话里的某些单词给难住了,斟酌之后她还是将原意为“分子生物学”翻译为“生物学”、“人类学”翻译为“社会学”,程家阳在旁边听到,这女孩可是犯了他最难以容忍的关键错误,他毫不犹豫地插嘴把最正确的翻译用中文讲述给中国学者听。两位学者向他们道谢后满意离开,乔菲主动向程家阳招呼,以为他也是法语交换生,但程家阳毫不客气地指出了乔菲的问题所在,乔菲却不以为然说自己只是大二的学生,有些单词还没有学到,程家阳如数家珍般把这两个单词出现在大一课本第几课第几章节告诉乔菲,他对乔菲说像她这样学法语就是在胡闹。一番话把乔菲气得够呛,乔菲说自己是因为成绩优异拿到奖学金才被推荐到瑞士留学的,她的梦想是当一名翻译官,程家阳冷冷地扔下一句“你不合适”。

同学告诉乔菲她的奖学金泡汤了,这意味着她不能继续待在瑞士,必须回国了,而原因就是她上次犯了关键性的翻译错误,而恰巧又被翻译官亚历克斯•程遇上了。

回国后的乔菲勤工俭学,晚上在一家酒庄当服务生。这天酒庄来了一个特殊的顾客,正是乔菲在苏黎世大学遇到过的翻译官程家阳,可惜这天程家阳喝多了,压根没认出乔菲,反倒借着酒性和乔菲闹到了派出所,派出所让他们分别叫亲友来证明他们的身份并领人回家。这不程家阳的哥哥高家明和乔菲的闺蜜自封未来巨星的吴嘉怡在派出所门口相识了,吴嘉怡对高家明一见钟情。

高家明把程家阳接回去,一路上没少训他,说他可是他爸的亲儿子,一定要对得起程家。家阳告诉家明晓华姐就要回来了,家明显然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推说自己明天有手术,随即驱车离开。文晓华和程家阳同在高翻院上班,两家是世交,家阳暗恋晓华,但晓华则钟情于家明。

在硕士生毕业论文答辩会上,乔菲的论文论点明确、论据详实及答辩的口语能力得到了在场师生的一致好评,点评老师得知乔菲的梦想是考进高翻院当一名翻译官,他祝乔菲梦想成真。

乔菲去参加高翻院的面试,因赶得匆忙迟到了一分钟,又莽撞地撞上了程家阳,当她得知程家阳是今天的面试官后,她觉得自己是完蛋了。直到开始面试,程阳家看到乔菲的个人简历才想起原来面前这位姑娘就是曾在苏黎世大学谋面的乔菲,而乔菲也终于知道那个害她匆匆结束交换生回国的“坏人”就是眼前的程家阳程主任。

亲爱的翻译官

第2集 - 乔菲在程家阳手下接受魔鬼式训练

程家阳根本不理会乔菲的求情,毫不犹豫地在面试卷上给她打了零分,乔菲和程家阳这梁子算是越结越深了。

程家阳帮文晓华家的文道酒业拉赞助,他去找好友王旭东商量,王旭东约了企业家周南一起和晓华吃饭谈合作。

乔菲因交不上住宿费被宿管阿姨拉着上系里评理,出于无奈乔菲只得向吴嘉怡借钱,吴嘉怡倒也爽快,说是钱放在自己这里还不如借给乔菲比较靠谱,顺带她又告诉乔菲自己刚把她的助手兼经纪人给炒了,她让乔菲就搬去跟她一起住,平时保证不会影响她学习,只求她关键时刻帮忙充当一下助手兼经纪人就足矣。

高翻院录取名单放榜了,乔菲的总成绩超过了分数线,但却没被录取,她直觉是程家阳在从中作梗,她暗暗发誓不能让程家阳毁了她的翻译梦,决定去找他好好理论。其实办公室室时田主任和程家阳他们也在讨论乔菲,看到乔菲的笔试成绩是第一名,却因为今年高翻院的新录取标准必须面试口试双达标而被拒之门外,田主任为之大呼可惜,程家阳提出不如给她见习实习资格。正在此时乔菲气势汹汹地进来指着程家阳就说他报复自己,制定双标准也是为了针对她,她气极了口不择言,说是难怪外面的人都说他是变态,是程人魔。幸亏文晓华出面替乔菲说话,程家阳才算勉强答应当乔菲的导师,但他有一个要求,就是转正考试时只要乔菲考不到第一名就直接淘汰。

程家阳开始对乔菲展开了魔鬼式训练,他让乔菲一边数楼梯,一边听音频跟读,中途他又让乔菲出去买五杯不同口味和要求的咖啡,回来再问她刚才听讲的音频内容,显然乔菲在做了其他事之后把音频的内容给忘了。程家阳对她的训练目的就是让她学会分配注意力,学会在复杂的环境中把注意力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显然他对乔菲的表现并不满意。

高家明因专业论文被剽窃,正与周医生争执关于海绵状血管瘤的问题,恰巧门外有这个病的患者听到了他们争执的内容,顿时以为自己的病没得救了万念俱灰,高家明安慰患者他的病完全可以通过手术切除肿瘤。主任得知消息后训斥高家明简直是胡闹,连病人的脑瘤长在什么位置都不明确,怎么可以乱承诺,高家明的理论却是他的话可以给病人生的希望这就是意义所在。

乔菲在训练同声翻译时突然咳嗽出声,程家阳发现乔菲发烧了,他让乔菲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将体温降到37.2度以后才能进训练室,但又不能缺勤,乔菲都快绝望了,她用冷水洗脸、爬楼梯出汗……各种方法都用上了,却依然无法退烧。

文道怪女儿文晓华什么人不好选去喜欢一个假富二代,高家明的父亲当年只是高翻院的一个司机,结果还连车都开不好,夫妻双双死于车祸,程思远虽然认他为养子把他养大,但并不表示他就真的是程家的人了。这些都还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他的心里根本没有文晓华。

高家明上门质问文道为何要拿他的研究课题去赞助他的竞争对手?而文道则振振有词高家明之所以愿意留在国内搞科研,看中的无非是自己的钱。

亲爱的翻译官

第3集 - 程家阳对乔菲有偏见两人误会丛生

程家阳让实习生们参加一个法国访问团的非正式酒会,他给实习生们一个晚上的时间去准备正式的着装。

高家明和文道当着文晓华的面互相刻薄着,文晓华夹在两人中间特别为难,但高家明却丝毫不为晓华留情面,他说自己从没有对晓华提过“感情”两字,两人之间一直是晓华在一厢情愿,每次提分手提复合都是晓华,他郑重地提出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分了,算数的,晓华被气得直抹眼泪。

高家明心中烦闷一人来到江边吹风,他想起之前在公安局门口见过的那个“未来之星”吴嘉怡,于是一个电话过去想邀她一起晚餐,终于等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来电话,吴嘉怡只觉心花怒放。

酒会其实压根就是程家阳搞的一个为了锻炼实习生的模拟晚宴,乔菲成功地帮助同学们通过了苛刻的程主任的着装、礼仪考核,酒会上乔菲应对自如的表现也令家阳颇为满意。但没想到被程家阳邀请过来冒充酒会客商的伯努瓦看中了乔菲,有意将乔菲挖到自己公司,程家阳跟着两人来到停车场,他严肃地命令乔菲酒会后跟他走。

文晓华因为高家明的事一直心情不好,晚上来到酒会坐着也是一言不发,程家阳心疼晓华,不满哥哥的做法。

吴嘉怡和高家明一起吃饭相谈甚欢,饭后两人来到酒吧,嘉怡提出让自己闺蜜来见见新男友,没想到乔菲的出现令现场气氛顿时尴尬,原来高家明正是乔菲的前男友,家明看到乔菲,立刻推说院里还有急诊匆匆离去,只留下若有所思的乔菲和一脸花痴相的吴嘉怡。

乔菲思虑再三决定告诉嘉怡,她和高家明真的不合适,她说高家明这人看起来掌控欲特别强,但吴嘉怡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去。

高家明正在家里翻看乔菲的照片,程家阳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他认为哥哥这样对文晓华不公平,他执拗地让家明必须向晓华作出解释,家明奇怪地说自己谈了那么多场恋爱,这个弟弟从没横加干涉,为什么单单对文晓华如此紧张,莫非家阳喜欢晓华?

家阳约了晓华,却空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晓华的人影,家阳的朋友王旭东一针见血地说不知道是他旭东做生意先成功呢还是家阳追晓华先成功呢?看起来两个都不太靠谱。晓华一人在家里郁郁寡欢地,压根就不想赴家阳的约,突然家明的微信进来了,家明主动约晓华一起用餐,晓华立即满血复活,她兴奋地起身打扮就要出门,并发短信给家阳说自己不能赴约了。

乔菲把外语学院的需要勤工俭学的学弟学妹的资料交给伯努瓦,希望伯努瓦能提供一些工作岗位给这些学弟学妹,但伯努瓦显然只对乔菲感兴趣,程家阳事先接到了伯努瓦的电话适时出现在他们的谈话现场,他坚持相信伯努瓦告诉他的乔菲已经答应去他们公司的事,而根本听不进乔菲的任何解释。

第4集 - 乔菲不想被淘汰出局却不慎犯下严重错误

乔菲愤怒于程家阳侮辱她的理想,考上高翻院当一名翻译官是她的理想,如果她没有理想,早就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蓝领,那么她妈妈的手术也早就可以完成,不用整天担惊受怕,她没有一个当翻译官的爸爸,从小可以用法语给她讲故事;她也没有一个做生意的妈妈,让她可以想去法国拔腿就走。她和程家阳就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像她这样的普通人也许努力一辈子也只能到达程家阳之类特殊群体的起点,而他们只会在终点嘲笑别人跑得太慢。程家阳却告诉乔菲如果她想要虚伪的同情要多少有多少,但他想说的就是让乔菲尽快滚出高翻院。

高家明约文晓华吃火锅,他明知道晓华一吃辣就起痘,但他就故意约她吃火锅,晓华故作不在意,说自己吃了这么多回也能吃一点辣了。高家明直截了当地让晓华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了,她明明就是女神级别的,却偏偏对自己死缠烂打,这让她的那些追求者情何以堪啊。文晓华依然自我安慰说反正高家明也从没爱过谁,高家明却坦承自己真爱过一次,只是被伤了而已。突然邻桌一位男子心脏病发,高家明一反他平时痞里痞气啥都不在意的样子,医生的职业道德让他第一时间上前实施急救,并尽职地跟着病人上了120急救车,直接把晓华撂在了一边。

乔菲无意中从文晓华处得知程家阳那一届的翻译官同学里有一个同学也叫伯努瓦,于是她终于明白原来伯努瓦压根是程家阳为了把她踢出高翻院而找的帮凶,乔菲大怒立即要找程家阳算账,她让程家阳把伯努瓦叫来当面对质,如果她是答应了伯努瓦跳槽那么她立刻滚出高翻院,如果是程家阳错怪了自己,那么必须道歉。

程家阳替所有的实习生安排了实战演练,却发短信让乔菲不用来了。乔菲明白程家阳这是铁了心要淘汰自己了,她看到田主任立即向他打听如果今年自己被淘汰,明年还能再考吗?田主任有心帮乔菲一次,言语中故意透露了程家阳此次带实习生实战的信息,乔菲通过百度轻松得知他们的活动地点,积极主动前往。没想到就是这一次主动出击乔菲犯了严重的外交事故,她不知道加布王子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是随行带来的,为的是不让人能够提取到王子的DNA,不知内情的乔菲擅自动了王子的茶杯,差点引起轩然大波。乔菲知道此次事态严重,程家阳告诉她不久院里就会公布第一批淘汰名单,相信会如她所愿。

程家阳坚持认为乔菲不适合高翻院的工作,他把乔菲介绍给王旭东,让旭东在公司给她安排一份翻译的工作。

文道急于把女儿推销给周南,他告诉晓华他们家的钱全部投资到海外的那个矿里,如果周南不投资他们的酒庄生意,那么他们的房产就得卖了去还债。

第5集 - 乔菲仗义收留酒醉的程家阳却改变不了被淘汰的命运

文晓华不知道该不该听爸爸的话接受周南,她说自己过去、将来、将来爱的都只是高家明,文道反驳说但过去、现在、将来伤害她的也都是高家明。文晓华决定约高家明见面,只当是最后一次见面,断了自己的念想,高家明很快答应见面。

乔菲对程家阳说只有当第一批淘汰名单上白纸黑字有她的名字,她才会离开,否则她决不会离开高翻院,程家阳觉得乔菲不识好歹,他只是想把乔菲体面地送走,但显然乔菲并不领情。

程家阳和王旭东在乔菲打工的酒庄喝得烂醉,王旭东在厕所里狂吐之后让服务生帮他打车走了,留下程家阳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乔菲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把完全不省人事的程家阳带回和吴嘉怡的合租房,没想到原本在外拍戏的嘉怡居然在家,正在她紧张之时,家明约嘉怡去外滩看星星,乔菲如释重负。事实上高家明约吴嘉怡只是为了让文晓华死心,在文晓华离开后高家明随即向吴嘉怡提出分手,但吴嘉怡却认为这是男人的欲擒故纵之计。

乔菲看程家阳睡得特别不踏实,于是费了老大劲替他脱了衣服,并发扬风格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没想到第二天两人睁开眼睛时发现竟然都滚在地上,睡相还十分“亲密”。乔菲让程家阳赶快穿上衣服离开,千万不要让她合租的朋友看到了误会,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打开房门正撞上吴嘉怡推门而入,吴嘉怡指着程家阳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她让家阳不要觉得奇怪,因为外面正有一个同样一身酒气的男人在不停地召唤他呢,她身后站着的正是王旭东。显然王旭东对吴嘉怡非常感兴趣,借口等程家阳洗漱的时候,不停地对吴嘉怡问长问短,临走还不忘约她一起喝酒。

吴嘉怡拜托乔菲晚上百忙之中抽一个小时陪她去见个导演及制片人,乔菲正犹豫间响起了敲门声,来的是程家阳,他说自己的手机坏了,想借用乔菲的电脑发封邮件,乔菲说家里没装网络,她可以用手机帮他发。程家阳让乔菲发邮件给田主任,就说他推荐的淘汰名单是乔菲和王琳琳。吴嘉怡跳了起来问程家阳她们家菲菲哪点对不起他了,居然要淘汰菲菲?反倒是乔菲真的得到了淘汰信息索性淡定了,她用法语说“论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程家阳露出赞许的笑容,说她这句翻得真不错。

乔菲和程家阳一起乘公交车去高翻院上班,虽然这可能是乔菲最后一次去高翻院,但乔菲依然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并考虑到公众影响,到了高翻院附近她还指点程家阳和她分别走不同的路进单位。一到单位乔菲就把翻译报告交给程家阳,让他提出修改意见,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秒的。

第6集 - 乔菲屡次被程家阳羞辱倍感无助

实习生的考核成绩出来了,程家阳嘴上一直说要淘汰乔菲,其实还是对她非常上心,偷偷来到田主任办公室为乔菲求情,说是加布王子访华外事活动的安保事故是他的责任,是他没有安排好,与见习实习生乔菲无关,田主任称自己会酌情少扣几分,不过要求程家阳作一份深刻检查,田主任调侃说他会把这份检查珍藏起来,要知道这可是程家阳进高翻院以来的第一份检查。

最终的淘汰名单出来了,乔菲作为考察待定名额勉强留了下来,乔菲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她感谢程家阳手下留情,程家阳却告诉她从现在开始到转正考试乔菲一共还有三十四天的时间说服他留下她。说完扔给乔菲一大叠的资料,说是明天带她上战场,让她当晚加班把资料准备出来,而他现在准备回家睡一觉,乔菲家的破地板实在是睡得他浑身难受。

医院宣布赵医生为神经外科的副主任,主任正在号召大家以赵医生为技术骨干深入开展脑部海绵状血管瘤的研究和治疗工作之时,会议室闯进了一名送锦旗的病人家属,家属大肆表扬了高家明医生做了好事不留名的高风亮节,赢得了现场一片掌声。会后主任直截了当地戳穿了高家明的把戏,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高家明安排好的,高家明却说自己只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他既愿意干救死扶伤的事,也乐于做对自己有利益的事,只要院里解决了他的事,他肯定不给院里惹事。

乔菲一早答应了吴嘉怡帮她去见导演的,程家阳想着乔菲正一个人在加班,于是买了宵夜还佯装是买多了便宜乔菲的,没想到赶到院里一看根本没有乔菲的人影。程家阳一个电话打过去,当得知乔菲不努力加班却跑去了菲比酒吧,顿时怒了,当下就驱车赶往酒吧,程家阳赶到酒吧正好解了被导演纠缠的乔菲的围,他把乔菲带到酒店让她去开一间行政房,并马上买一套正常的衣服,然后就让乔菲连夜继续工作。

乔菲实在被折腾得累得不行,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当她被酒店的morning call叫醒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当然她不知道是被她称为人魔的家阳把她抱到床上休息的。家阳约乔菲到餐厅用早餐,他掏出一千元钱给乔菲,说是作为占用她一个晚上的劳务费,他知道她需要钱,乔菲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让家阳把钱拿回去,否则她会钱砸他脸上,程家阳始终误会乔菲是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乔菲不想把自己的身世说出来以博取同情增加他人的优越感,但又因为被误会而委屈万分,她诅咒程家阳一辈子自以为是,白痴才会喜欢他。

乔菲缺席同声传译会,也没去高翻院上班,吴嘉怡担心她真的会想不开自杀。乔菲说自己就是想不明白程家阳为什么总把她往坏处想,一脚一脚想把她往泥潭里踩。

第7集 - 程家阳对乔菲的表现越来越满意

程家阳不由自主地来到乔菲买早饭的摊上买了鸡蛋饼想当夜宵,回到家却意外地看到几天来都联系不上的文晓华,晓华让家阳不要吃路边摊的东西,说是要亲自煮夜宵给他吃,还说要谢谢他,自己为家明学会了做饭,但只有家阳捧她的场。她告诉家阳自己已经在尝试接触其他人,也劝家阳该替自己物色对象了,家阳突然心情就变坏了,推说自己很忙,没时间谈恋爱。

乔菲和吴嘉怡喝得东倒西歪地走在马路上,路过高翻院,乔菲看到程家阳的车就停在路边,吴嘉怡一看凯迪拉克,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车,她借着酒兴趴在车上犯着花痴,乔菲上前拉她,两人拉拉扯扯间掰断了车子的反光镜,顿时两人的酒被吓醒了一半,慌忙夺路而逃。汽车的报警声惊动了楼上的程家阳,待他来到楼下哪里来有肇事者的人影。第二天一早乔菲酒醒连忙去找吴嘉怡问她自己喝醉了酒有没有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嘉怡告诉她掰断了程人魔车子的后视镜,但关照她打死也不能承认,因为那车巨贵,光一个后视镜就得好几万呢。

乔菲惴惴不安地来到高翻院上班,看到程家阳站在他的车前乔菲下意识地就想绕道而行,没想到眼尖的程家阳喊住了她,让她猜自己有什么话要说,乔菲以为自己被抓现行了,结结巴巴地说了声“对不起”,程家阳说自己想说的正是“对不起”,他说自己通过车子被损,而保险公司不信他的说辞,非说他是自己撞的一事,他开始反省自己的错误,做为乔菲的主任教官,怎么可以怀疑乔菲的人品,非说她出卖自己的肉体,所以他决定反省,向乔菲道歉。但他又奇怪,乔菲家里到底有多大的经济负担,需要她这么拼了命地到处去打工?

乔菲估计做梦都想不到,自从反光镜被砸后程家阳仿佛悟到了很多东西,一下子人都变得平易近人了,文晓华却不喜欢程家阳的改变,她说家阳从小受的就是精英教育,他本身就是精英,而且高翻院需要的也是精英,所以高标准、严厉是他的教学风格,不应该被一个实习生轻易改变。程家阳接受了文晓华的提议,继续在实习生面前扮演前人魔的角色,把一众实习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唯独乔菲胆大,敢当众为一个专业名词的翻法和他进行辩论。显然程家阳对乔菲的表现也越来越满意,经常在同事提起乔菲时嘴角含笑。

吴嘉怡就要外出拍戏,但她一直以为对自己玩欲擒故纵把戏的高家明仍然没有再约她。

乔菲做义工,在医院偶遇家明,家明约她晚上见面。

第8集 - 乔菲鼓励程家阳努力追求文晓华

程家难得聚在一起用餐,家阳的金宝舅舅匆匆替他们烧完菜赶着回家带孩子,家阳替舅舅打抱不平,又要做妈妈的司机、助理,还要管着家里的事,真的忙不过来,他向妈妈建议不如从外面请个保姆吧,程父不同意,说自己级别没那么高,家里住个保姆不成样子,家务活可以请个钟点工回来。高家明的出现打破了和谐的气氛,他阴阳怪气地向大家打招呼,程父表示不满,他则说谁让自己姓高呢,承蒙程家可怜把死去司机的孩子养大,但鸠占鹊巢终究还是鸠。他不忘向大家宣布原来将他踢出的那个项目又将他收了回去,他知道是妈妈出了力,但他根本不想领情,他说妈妈这么做完全多余,这项目本来就是他的。一番话把程父气得摔了筷子,高家明趁机逃离这个让他感到窒息的家。

程父程母要替家阳安排相亲,家阳推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待父母追问,他又开玩笑说他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翻译事业。

文晓华劝家阳不如就顺着父母的意思见见吧,家阳说他一直有喜欢的人,文晓华心里明白,但却没有给机会让家阳说下去。

文晓华约了周南一起和家阳打网球,家阳不喜周南的为人,两人对话已是绵里藏针,一上场周南趁着程家阳不留意一拍把球打在了家阳的脸上,这让家阳心里憋屈却又有苦难言。田主任看家阳脸上挂着彩,担心组里人手不够用,让家阳从实习生里挑几个能用的把名单及各人的特点发他邮箱里备用。

文晓华对程家阳说她和高家明真的结束了,她现在明白无论是高家明逢场作戏的女人还是一心挂念的女人都不是她,她觉得这样也挺好,挺平静的。程家阳在心里呐喊自己就是真心爱她的人,但终于还是说不出口。

周南向文晓华示好,他说自己有资金可以投资任何行当,但他只愿意和文氏酒业合作,因为他一看见文晓华就有一种亲近感,他想自己是爱上晓华了,文晓华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至于男朋友不陪着她是因为工作忙,她提议周南他们还是从朋友做起。

乔菲猜到程家阳喜欢文晓华,她对家阳说如果他追求文老师她会支持他的,家阳的心事被人看穿恼羞成怒,他让乔菲摆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乔菲开始用上了激将法,她说家阳只会凶他们这些实习生,谈个恋爱就胆怯成这样,他可以把追求文老师当成考高翻院啊,今年考不上就明年继续考,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家阳就走,说是要带他去考他的高翻院。乔菲在花店买了玫瑰花,拉着家阳来到晓华家门口,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就拍响了晓华家的家门,晓华开门看到抱着玫瑰一脸无奈的家阳,于是邀请他进屋与周南一起探讨红酒事业,周南当面刺激家阳说自己爱文晓华,并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向晓华求婚。

第9集 - 程家阳的冷静成功避免了一起外交事故的发生

程家阳和周南一言不合差点打了起来,程家阳借口有事先行离开,周南眼看已经没有做戏的必要,于是也匆匆告退,出门追上程家阳还不忘再刺激他几句,说程家阳在文晓华眼里永远只是个弟弟,幼稚、冲动,程家阳直恨得牙痒痒,终是按捺住想揍人的冲动。

程家阳知道乔菲需要钱,于是帮她介绍了一份兼职,让她周末帮旭东带一个法国招待团。乔菲知道程家阳不懂怎么追姑娘,于是编写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爱情翻译原则准备送给程家阳,让他能顺利追上文晓华。吴嘉怡怀疑乔菲是喜欢上程家阳了,但乔菲矢口否认,她说程家阳帮了自己这么多次,作为回报帮他一次也应该啊。

乔菲以抄笔记为理由,把她赶工一晚上完成的爱情翻译原则交给程家阳,并拿出一叠她曾经打过工的餐厅的名片,让家阳有空可以约晓华出去吃饭,程家阳被烦不胜烦,他对乔菲说他最后悔的就是被她知道了自己的私事,要是她胆敢把这事告诉别人,就别怪他把她踢出高翻院。说完拿出两本厚厚的词典,说要是乔菲精力充沛的话就去背词典,明天检查前五十页。

文道的生意出现了问题,宴会用酒的三个订单被退了两个,他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偏偏在这个时候董事会又向他拿业绩报表,他一下急得血压上升,心脏也出现了问题,从医院回来后就把晓华叫到书房嘱咐她和周南的红酒生意必须谈成,这目前是他的唯一救命稻草了,如果谈不成他们文氏酒业就完蛋了。

医院发了文件,让高家明负责海绵状脑血管瘤科研小组的资料搜集工作,这明摆着是晾着高家明,不让他着手研究工作,高家明气愤地去找组长赵金亮理论,反被赵金亮一通阴阳怪气的论调塞得无话可说。正憋屈着,高家明突然又看到了一直拒绝和自己坐下来好好谈谈的乔菲出现在医院,他拦着乔菲非要她给自己一个说法,当年为什么向他妈要了十万元钱后又跟自己分手,乔菲对着偏执的家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说自己当年用无数方式对他表示过自己并不爱他,只是把他当朋友看待。

高家明收治的脑部海绵状血管瘤患者的儿子幸福也出现了间歇性头疼的症状,高家明向赵金亮提出,既然科研组让他负责资料收集工作,那他就准备建立海绵状血管瘤的遗传跟踪档案,据他所知瑞士有成功干预青少年初发病的案例,他准备跟瑞士方面联系送小幸福去瑞士手术,他问赵金亮能给多少钱,赵金亮直接拒绝他说一分钱没有。但高家明依然告诉患者赵医生同意拨款让小幸福去瑞士手术,显然他是准备自掏腰包替幸福治病。

乔菲去杭州替旭东接待法国团,家阳不放心随行前往,果然在机场就因一位访问团成员祖祖突发疾病送往医院急救,医院需要患者直系亲属签字,乔菲想代为签字让手术尽快开展,而家阳却阻止她,请医生进行保守治疗,乔菲对家阳的决定不解,家阳只管自己和法国大使馆取得联系,最终认定祖祖得的是安德森法布雷症,而不是肥厚性心肌炎,他的冷静救了祖祖一命,但乔菲却无法理解家阳是怎么做到面对人命关天的大事冷漠到只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第10集 - 程家阳收留无家可归的乔菲被众人误会

乔菲坚持在医院里等祖祖醒来,把旅行团的另四人扔给了程家阳。苏醒过来的祖祖求乔菲不要把他送回国,他要留在中国旅行,乔菲心软,但程家阳坚决不同意,他令司机直接把车开往机场,出于安全起见他要把祖祖送回法国。但终究拗不过祖祖和乔菲的再三恳求,家阳终于同意带祖祖一行游览杭州,圆他们一个中国梦。

祖祖为了表示感谢想邀请乔菲和家阳去啤酒节畅饮,乔菲去敲家阳的房门征求他的意见,没想到家阳裸着上身打开房门,在他房间里还有一位女性,乔菲顿时捂住了眼睛,连声道歉,让他们继续。其实这女的是家阳找的一个专做纹身的师傅,家阳从小喜欢岳飞,小时候让母亲在他背上画“精忠报国”妈妈不同意,而他哥提出要画妈妈就同意了,所以他这次是想弥补一下感情的缺失,并不是乔菲所想的那么龌龊。

乔菲和程家阳带着祖祖一行饱览了西子风光,乔菲是一个尽职的导游,她一路替祖祖他们做着讲解,同时也把自己的真实故事讲给法国朋友听,几天下来和旅行团成员培养了深厚的感情,临行前她向每人赠送了小礼品,相约下次再见,程家阳不禁讽刺乔菲如果每次这样十八相送非把自己送破产不可。

程家阳把乔菲带团这些天犯的口译错误整理成卡片交给她,看到自己居然犯了这么多错,而且还有很多是基础的知识,乔菲显得非常沮丧,程家阳提醒她可以去法国文化中心报一个口译班应该对她有帮助,乔菲还没来得及感谢他,家阳又开始刺激她,说这次挣的外快还不够报口译班的费用。

乔菲下了飞机才发现家门钥匙被自己放在腰包里一起送给了祖祖,程家阳押着乔菲去开了宾馆,但程家阳前脚刚走,乔菲就办理了退房手续准备去网吧泡一晚上,没想到被去而复返的程家阳逮个正着。程家阳把乔菲安置在自己宿舍,他自己则回家睡,正巧当晚文晓华就来宿舍找程家阳,看到乔菲穿着睡袍开门,文晓华显然就误会了,乔菲从文晓华不自然的表情上推断出她一定对家阳有意思,连忙打电话将这一信息透露给家阳。

高家明为了要给小幸福治病,一反常态特意买了鲜花去公司看望妈妈,还没等妈妈高兴劲过了,他开口就要借三十万,还不肯说任何理由,妈妈叹着长气问家明自己把他从小培养到大,为什么他就那么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