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亲爱的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2年前 (2016-06-10)840

第11集 - 乔菲一再鼓动家阳向晓华表白

高家明对母亲说如果她愿意借自己三十万,那他保证把钱用在正道上,如果不愿意借也不强求。母亲求家明多回去看看父亲,说他父亲只是不善于表达,其实心里是惦记他的,高家明没正形地说他保证每个星期回去看父亲两次,但母亲必须支付一千元一次的费用。

程家阳和韩梅梅担任《有关逊比亚问题的联合声明会》的同声传译,因为会议时间长,程家阳显得有点疲倦,在宣布休会时嗓子都哑了,乔菲好心替他送去咖啡和面包,说是吃了它们保证五分钟状态恢复,没想到程家阳吃了这些东西却闹起了肚子,严重地影响了他下半场会议的传译工作。

高家明履行承诺回家吃饭,还像样地替父母准备了礼物,他顺手将借款三十万的协议书塞在礼物袋里被程父发现,发现家明回家吃饭居然还要收费,气得他七窍生烟。

实习生转正考试在即,高翻院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息,一早上班郝哲就神秘兮兮地问乔菲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乔菲发现少了两名实习生,郝哲告诉她是昨天下午田主任趁其他人出去开会,找了那两个实习生谈话,今天这两人就不见了,估计是被劝退了,郝哲还庆幸自己昨天去开会,否则只怕也会被劝退。

乔菲将之前文晓华托她代为转交的酒庄开业请柬交给程家阳,乔菲还不忘鼓动程家阳向文晓华表白,说是把窗户纸捅破了就能拥有幸福,程家阳恼羞成怒,问乔菲他们间前有那么熟吗?怎么就让她那么关心自己的私生活?他对乔菲说他们是同事关系,所以他希望乔菲能够顺利地渡过实习期,眼下当务之急是去把那个口译班给报了。

乔菲回到家看到吴嘉怡正一人在嚎啕大哭,一问之下才知道是高家明向她提出了分手,乔菲再三考虑决定把自己认识高家明的事告诉嘉怡,她说之前跟嘉怡说过自己读大学时遇到过一个心理学的学长,为人很偏执,死缠烂打地追求自己,而这人正是高家明。但吴嘉怡却并不领情,她认为乔菲是想抢她的家明,她恨自己演了那么多年抢人男朋友的戏却没想着防火防盗防闺蜜,两闺蜜终是因为一个男人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实习生们观摩韩梅梅和程家阳的同声传译,乔菲试着小声地自己做着同传,李雷和田主任惊喜地发现乔菲翻译的速度居然快过程家阳。

高家明难得约文晓华吃饭,文晓华还一厢情愿地以为高家明良心发现要替自己补过生日,可惜高家明连她的生日是哪一天都记不清。高家明说他明白她是真的喜欢自己,而不是因为他是程家的儿子,其实他对晓华真的不怎么样,同样晓华对家阳也一样,所以他希望晓华不要再等自己,也不要干耗着家阳了,他再次郑重地向晓华提出分手。

第12集 - 乔菲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程家阳

文晓华追问家明要分手的原因,家明告诉她自己遇上了一个想要对她认真的女孩,晓华提出想见见那女孩,说自己努力了多年都实现不了的事,为什么别人短短几天就能做到?

得知乔菲的口译班因人员满额了没报上,程家阳决定给她一次机会,故意说晚上约了法国朋友一起用餐,约她一同前往,乔菲一听有免费的晚餐当然欣然前往,没想到赶到约定的餐厅约定的座位时,那个座位上坐着的正是法国文化中心的负责人,但对方硬说根本不认识程家阳,乔菲通过赔礼道歉外加一通苦求,居然让对方同意给了她一个实习生的优惠名额,学费半价,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程家阳的故意安排。

乔菲带着吴嘉怡一起去程家阳宿舍吃火锅,王旭东见到吴嘉怡就跟蜜蜂见了花一般围着她团团转,吴嘉怡却始终认为王旭东的富二代是装出来的。乔菲帮着程家阳一起收拾碗筷时文晓华的电话来了,她告诉家阳他哥哥正式向她提出了分手,但这并不影响她和家阳的关系,她始终把家阳当弟弟看待。乔菲鼓励家阳去找晓华,家阳向乔菲展示自己的百宝箱,那里藏着众多的红酒瓶塞,每个瓶塞上都简单记录着一件他认为十分重要的事情,这一箱子的瓶塞堪称他的秘密日记,这些瓶塞上记录的每一件事几乎都离不开晓华,家阳对乔菲说自己从上大一开始就向晓华告白,但每次晓华都笑着拒绝他,说自己把他当弟弟,所以他不去找晓华是不想让她再笑着拒绝他。乔菲建议家阳就认真地向晓华表白一次,家阳说那样会令他更害怕,如果晓华认真地拒绝了自己,那自己就彻底没有希望了。乔菲感叹家阳的专情,她看到房间里的另一个箱子,好奇地想上前打开,程家阳急着上前阻止,情急之间两人嘴对嘴地撞在了一起,正尴尬时,吴嘉怡进来喊乔菲回家,正好解了两人的围。乔菲离开后,家阳打开了另一个箱子,那里同样放着许多的红酒瓶塞,不同的是这上面记录的事都与乔菲有关。

乔菲一早去上班发现程父来高翻院找程家阳,她估计家阳是上班迟到了,连忙微信向家阳报信,没想到家阳看到微信时已经遇到了父亲,这条微信反倒暴露了家阳上班迟到,挨了父亲一顿批。

乔菲在医院再次碰到高家明,高家明对乔菲说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做一个全新的高家明,当然他也不会再勉强乔菲。医院的护士告诉乔菲高医生最近有个壮举,他资助一个孩子去瑞士作手术,乔菲这才知道高家明已经从心理学转攻神经外科。

这天是文晓华阴历的生日,也是乔菲的生日,一早程家阳提着专程订制的蛋糕要替晓华庆祝生日,但晓华心情不好,连门都没开,就把家阳给打发走了。

家阳去长悦酒庄替旭东选酒,他让乔菲帮着把酒搬上车,没想到乔菲看到车里的蛋糕想当然就是替她过生日的,一激动当场打开了,当看到蛋糕上“晓华生日快乐”的字样才明白闹乌龙了,她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把蛋糕恢复原样,家阳说要带乔菲去一个地方。

文道拼命说服晓华跟周南出去庆祝生日,他说周南一定会趁今天向她求婚,因为晓华是他眼前能找到的条件最好的女孩,而周南又是他们文氏酒业最好的合作伙伴。

亲爱的翻译官

第13集 - 文晓华答应周南的求婚令家阳沮丧

程家阳把乔菲带到一家日本面馆,面馆的主人是高翻院的前辈堪称日文专家级翻译,同传速度惊人的丁达,丁达后来找了一个日本太太,爱上了创业就开起了日本面馆,程家阳曾跟着丁达学做拉面,这次就是来露一手的,他穿上丁达早准备好的厨师衣帽,不多时就亲手替乔菲做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日式寿面。不仅有寿面,还有生日蛋糕奉上,乔菲这次是真的被感动了。

正如文道所料,周南向文晓华提出了结婚要求,文晓华一直打电话给高家明,想再最后一次向他确认两人的关系,但高家明正在和小幸福的父亲谈孩子的治疗方案,一次次掐断了电话。周南对文晓华说他知道她不爱自己,但无疑他们是最合适的结婚对象,他让文晓华只管做好自己,让所有的人都羡慕他就可以了,文晓华权衡利弊答应了周南的要求。

程家阳陪着乔菲吃生日蛋糕,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可以用暧昧来形容,但此时文晓华的电话不合时宜地打了进来,她告诉家阳自己答应了周南的求婚,家阳立即要求见她,乔菲责怪家阳太懦弱,要是早对文老师表白,她就不会答应周南了,家阳突然怒了,让乔菲少管闲事,吃她的蛋糕。

程家阳赶到文家正式向晓华表白,他说自己决不允许晓华嫁给不爱的周南,如果她要气家明,那么自己可以娶晓华。晓华说如果一开始自己喜欢的人是家阳,今天她一定不会变得这么无助。但如今她嫁人并不是为了快乐,而是一桩任务,周南可以救文道酒业,可以给她婚后稳定的生活,这一切都不是程家阳能做到了,家阳却认为晓华在作贱她自己,在惩罚高家明。

程家阳为自己对乔菲的态度不好特意请她吃饭,乔菲说自己有周南劈腿的证据交给他,只要把这些周南的照片交给文晓华的话,相信文晓华一定不会再和他结婚,到那时家阳就可以继续追求晓华了。家阳考虑再三还是将乔菲给他的照片快递给了晓华,但这依然动摇不了晓华嫁给周南的决心。

家阳去找家明算账,他大骂家明是个浑蛋,家明争辩他现在不浑蛋了,他也有喜欢的女孩,而且已经喜欢了好多年。家明也劝弟弟不要再执著于文晓华,文晓华明知道家阳喜欢她仍然不接受他,那么这就是一段无望的感情。

程家阳收到了文晓华的结婚请柬,他大醉了一场,宿舍的阿姨怎么也叫不醒他,只得打乔菲电话请她来帮忙,乔菲不能看他这么颓废下去,让家阳不要就这样放弃。

第14集 - 家阳在乔菲的鼓励下勇敢面对失败的感情

乔菲开车把程家阳带到山顶,让家阳对着山下的万家灯火把心中所想的都喊出来,关于梦想,还有平时不敢说的都可以喊出来,大声喊出自己的想法宇宙一定会感受到的,说完先替他示范起来,她朝着山下大声喊着,希望妈妈的病可以快点好起来,希望妈妈身体健康。她第一次把家里的事告诉家阳,她说大一时妈妈查出患了脑部海绵状血管瘤,这个病无法手术,如果一旦大出血就会危及生命,那段时间她都快绝望了,她就是靠这种方法走出了困境。家阳却告诉她眼下最急需要许的愿就是——希望宇宙能让他的车有油,乔菲这才知道家阳的车已经没油,俩人都没带手机,也没法呼叫救援,家阳却根本不着急,说自己车上有吃有喝够他们过好几天的,说到底他是想逃避第二天文晓华的婚礼。

终于家阳在乔菲的激将法下同意下山参加晓华的婚礼面对现实,但悲剧的是乔菲的脚崴了,俩人又搭不到车,一路就是家阳背一阵,乔菲跳一阵地折腾了一宿,终于在天亮后才拦到了一辆瓜农的车回到城里。回到家阳的宿舍,乔菲在阳台上给吴嘉怡回电话又被李雷正好看到,三八的李雷立刻打电话给韩梅梅报信。

程家阳赶到婚礼现场,发现观礼的人都到了,唯独不见新娘的人影,家阳沉不住气想要起身去找,程父程母及时阻止他,让他不能掺和文晓华的事。

程家阳找到穿着婚纱的文晓华,问她是不是不想结婚?如果她愿意自己现在就可以带她走。文晓华看到随后赶来的高家明眼睛都亮了,家明却赶快声明自己是来找家阳的,今天是她的大日子,大家最好都不要互相找麻烦。

乔菲拼命帮程家阳往文晓华身边推,自己却躲在家里黯然神伤,突然敲门声响起,她跳着脚去开门,居然惊喜地发现是家阳买了大包小包的食物来给她做饭,还说以后会每天接送她上下班,不过他声明自己对她好是有原因的,勒令她必须成材,不把自己这个导师的一世英名毁了。

第二天一早程家阳果然早早地叫了出租车守在乔菲家门口候着,到了高翻院门口,他让乔菲先下车,自己又让出租车再兜了一圈才进去,就怕被人瞧见他们俩人一起出现。到了单位家阳又佯装才发现乔菲脚崴了,安排她待在院里准备瑞士卫生部的翻译资料,午餐时分又贴心地叫了丰盛的外卖,让买了快餐给乔菲的郝哲不禁自惭形秽。

第15集 - 郝哲决定离开高翻院另攀高枝

郝哲热情地说他这个月刚拍的车牌,买了新车,不如这几天就由他负责接送乔菲上下班吧,乔菲实在没有理由推辞。程家阳下班去接乔菲,发现乔菲早已走了,一个电话打过去,乔菲支支吾吾地说是同事顺路送她了。

第二天一早程家阳去家里接乔菲,他才刚到,郝哲的车也到了,程家阳对乔菲说郝哲可认识他的车,这时吴嘉怡仗义出马,她拿过程家阳的车钥匙,大摇大摆地出门把家阳的车开走了,郝哲正围着那车转呢,看一女的开走了,以为是自己弄错了。他接着打电话给乔菲,乔菲说自己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支走郝哲她和程家阳才算偷偷地上路,进了高翻院迎面又碰上了田主任,家阳赶紧塞了一张纸巾让她遮住脸,自己下车不由分说地揽着田主任就走,这一趟惊心动魄地乔菲觉得比自己搭公交车还累。

郝哲去食堂打饭,听到了实习生们都在谈论乔菲和程家阳的风言风语,大家都觉得乔菲攀上了程家阳这根高枝,转正的名额肯定就内定她了。郝哲去办公室找程家阳确认他和乔菲是不是在谈恋爱?或者是不是程家阳在追求乔菲?程家阳矢口否认,郝哲希望程家阳能出面替乔菲澄清,否则他认为对乔菲不公平,就算她是通过自己的能力留在高翻院,别人也会认为她名不正言不顺。恰巧此时乔菲进来交翻译资料,程家阳当面问她是不是喜欢自己,乔菲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程家阳貌似坦荡荡地对郝哲说既然他们俩从都互相没有意思,那还理那些流言干什么?但当郝哲扶着乔菲离开后,家阳却拿起电话取消了为乔菲的订餐,心情急转直下。

乔菲尽力摆脱了郝哲的纠缠搭出租车回到家,吴嘉怡硬拖着瘸脚的乔菲充当她的助理一起参加酒会。程家阳的妈妈也参加了这个酒会,她远远地看到乔菲,连忙打电话给弟弟金宝,问他之前家明的女朋友是不是收了十万元就消失了?但她似乎又看到那女孩了。

乔菲悄悄离开酒会却遇上了高家明,乔菲一直疑问高家明明明修的是心理学,为什么好端端地转去神经外科,而且主攻脑部海绵状血管瘤?高家明证实了她的猜想,他转专业的确是为了她,为了替她妈妈治病。

乔菲有心理障碍,她进不了同传箱,一进去就会口吃、结巴,于是她装成是替同学请教问程家阳,如果有这样的情况,有没有可能考高翻院,程家阳给出的答案是“完全不可能”。

郝哲决定在高翻院转正后解决了户口问题就跳槽去待遇更高的公司,他将对方公司开出的条件散发给同期实习生,想拉他们一起走,尤其想鼓动乔菲,但乔菲很坚决要留在高翻院。

第16集 - 高家明为小幸福的病情尽心尽力

郝哲等人都感觉到了高翻院对他们的态度有异,他们都以为是乔菲告了密,殊不知是郝哲自己不慎发邮件时抄送了一份发给了李雷,自己露了自己的马脚。

吴嘉怡演一剧的女四号,这天收工后她急着赶往另一剧组串一小角色,但她的车在关键时刻抛了锚,她想请剧组的车送她一趟,但驾驶员都狗眼看人低,看她一女四号都想用车,对她好一通数落。这时一辆房车开过来,经纪人下来请她上车,说这是该剧男一号傲天的专用车,傲天愿意载她一程。一路上傲天充满绅士风度地照顾她,又让她添加微博关注和朋友圈,吴嘉怡简直觉得自己是撞大运了。

高家明带着小幸福来到瑞士找专家咨询,但专家说小幸福的情况已经不适合每月注射免疫疫苗,因为他已经开始发病,而因为主刀医生莫雷退出了医疗组,目前也没有人有能力替小幸福做这个手术。高家明情急之下只得求助文晓华,他有限的法文水平实在无法跟医生交流清楚,晓华一听人命关天让家明立刻把地址发给自己,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自己的丈夫周南搂着模特冬冬正准备进对面的房间,夫妻两人狭路相逢,却客气得仿佛陌生人一般。

高家明让文晓华想办法在感情上打动瑞士医生,让莫雷医生回来帮小幸福做手术,但瑞士医生表示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高家明激动得就快和瑞士医生打起来了,文晓华无奈只得打程家阳电话求助,让他赶紧过来救场,程家阳在电话里言辞恳切地再三向瑞士医生请求能否请莫雷医生回来做一台手术,让他们等多久都可以,瑞士医生无奈只得告诉他们莫雷医生之所以退出项目组是因为他自己生病了。当高家明沮丧地准备离开时,瑞士医生看他如此为病人着想,提供了一个消息给他,说是莫雷医生明天会在上海和中国的医生进行交流,既然他们这么有诚意,相信可以说动莫雷医生。高家明决定当晚就回上海,他让家阳无论如何帮他拖住莫雷医生。

文晓华走在以前在苏黎世和家阳常走的那条街,可惜已经是物是人非,她想着要有机会再和家阳一起走恐怕得等家阳当上瑞士大使了吧。家阳告诉晓华他可能很快就会去瑞士大使馆工作,晓华很是高兴,说他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去郊游、一起淘旧书、骑自行车……但家阳却奇怪地发现原本一直梦寐以求的事就要实现了,但他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王旭东变着法地想追吴嘉怡,他说自己有一部戏要开拍,邀请吴嘉怡参演,并直接将酬金送上,附加条件就是要让吴嘉怡抽空陪他吃吃饭喝喝茶,吴嘉怡却愤怒地让王旭东别想潜规则自己。乔菲发现自己一提王旭东,吴嘉怡就会生气,但一会儿看着手机又会痴痴傻笑,乔菲断定吴嘉怡另有交往的异性。

瑞士劳卫部来到上海参观中医院,程家阳指定全体实习生参加,特别关照乔菲仔细留意莫雷医生的动态,因为莫雷医生身体不好。

眼看瑞士医生的参观就要结束高家明迟迟未到,正着急时,家阳的手机上传来一条短信,说高医生意外受伤需要手术,进手术室之前叮嘱,嘱托他的事情请务必办到,并告诉家阳小幸福的父亲刚刚跳楼自杀了。

第17集 - 程家阳终于明白乔菲才是他的真爱

程家阳得到小幸福父亲自杀的消息十分震撼,他希望说服莫雷医生为小幸福手术,但莫雷医生认为自己也是一个不幸的人,他的生命也正在走向尽头,所以他不会再上手术台。乔菲对莫雷说哪怕在他生命走向尽头之时,但他仍然尝试着练习说话,仍然来中国和中医交流学习,这都说明他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程家阳不失时机地说如果莫雷医生放弃了生命,会令众多人因他的放弃而失去生命,他们希望莫雷医生能认真考虑他们的提议。

程家阳和韩梅梅、乔菲三人刚刚完成陪同瑞士卫生部参观医院的任务,田主任的电话就打来了,说是瑞士发生地震、雪崩,需要他们立即赶往瑞士进行翻译支援。乔菲说没想到再次来到瑞士会是这么一种紧急情况,程家阳则说他也没想到瓦莱山会发生雪崩,以前他和晓华还来过,乔菲觉得那一定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但程家阳就仿佛在述说他人的故事一般平静,他说没什么浪漫不浪漫的,他爱她,而她不爱他,就这么简单。

瓦莱山发现有被困的华人,需要程家阳和乔菲陪同进山为救援进行翻译,在行进路上突然再次发生雪崩,程家阳关键时刻推开了乔菲,自己却被雪块砸中晕了过去。乔菲从家阳身下安然无恙地爬出来,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程家阳,她情急之下真情流露,对家阳做起了人工呼吸,看着家阳悠悠醒转,乔菲不管不顾地紧紧抱住了他。

乔菲突然面对内心的真实情感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她祈祷这一切都是幻觉,要知道程家阳爱的可是文晓华,她提醒自己脑子必须要清楚。

莫雷先生得知了程家阳他们在瑞士受灾救援中的事迹,于是下定决定同意为小幸福手术。程家阳第一时间把这好消息告诉了哥哥家明。

程家阳在咖啡店听到一对小情侣正在做关于爱情的测试,他一时兴起也跟着他们一起做了一遍,他这才惊觉自己最喜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乔菲”。

程家阳买了花想去酒庄约乔菲一起吃饭,但见了乔菲花也不好意思送,饭也不好意思约,只是公事公办干巴巴地让他好好准备转正考试。手里捧着花明明想送人硬说成自己是准备去扫墓,乔菲见他准备把花扔了就让他不如把花送给自己吧,程家阳终于鼓起勇气问乔菲明晚是不是有时间,乔菲问他有什么安排,家阳愣了半天却才吐出两字“加班”。

田主任告诉程家阳,郝哲准备带着另两个实习生一起跳槽,他们离开的原因就是觉得乔菲和程家阳走得太近,有被内定名额的嫌疑,怕留在高翻院也没有转正的机会。

第18集 - 高家明得知乔菲和程家阳在一起暴跳如雷

田主任和程家阳给这些即将参加转正考试的实习生们开会,将利弊全部讲清讲透彻之后,又拿出了两份待遇远高于郝哲要去的单位的推荐信,工作地点在苏黎世,让不想参加转正考试的人可以选择,面对如此诱人的条件,郝哲毫不犹豫地拿走了其中一份,临走时还对乔菲表示感谢,说是没有她的话,程家阳是绝对不会拿出这两封推荐信的,乔菲则表示自己很荣幸会成为郝哲离开高翻院的借口。

程家阳带乔菲去影像教室看电影,说是两人玩个配音游戏,他配电影里的男声角色,她配电影里的女声角色,两个渐渐进入了角色,程家阳也终于有勇气告诉乔菲那天的花压根就是自己专程为她买的,就在程家阳快要吻上乔菲时,教室里的灯亮了,高家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大声叫好,说他们俩人仿佛就是现实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当乔菲转过身来时,她和高家明同时愣住了,家阳也想不到乔菲会和哥哥认识,高家明激动地说不止是认识,他们还好过那么一阵呢。高家明谴责乔菲,自己为了她转科,又为了她去瑞士深造,而她拿了他妈的钱就玩消失,现在又缠着他弟弟,他问乔菲是不是跟他们家干上了?家阳想得到乔菲的解释,乔菲却只是流着泪对家阳说不是他想像的那样,她当初只是答应家明俩人可以相处试试看,但事实证明他们根本合不来,但关于当年的事她又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解释得清楚的,此时乔菲的思绪回到了八年前。

八年前,乔菲因为妈妈的病心理负担沉重,她来到厦门的一个心理咨询室进行心理咨询,而高家明那时则是这家咨询室的专业心理医生。在交流中高家明喜欢上了乔菲,并决定为乔菲转攻神经外科,希望能通过他的努力替乔菲妈妈治病。在医学院优秀毕业生表彰大会上,高家明当众向乔菲提出让她当自己的女朋友,乔菲犹豫着不知该怎么拒绝,高家明却已不由分说将她抱住。

乔菲一直想跟家明说清楚,但爱钻牛角尖的高家明始终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他不停地送各种各样的东西给乔菲,以他的脾气还不能不收礼物,如果不收他会当场将东西直接扔了,乔菲就想着把东西攒一起给送回去,她只是忍耐着想等高家明回上海了再跟他解释。没想到一拖再拖就拖到了现在的下场。

吴嘉怡见乔菲非常烦恼,于是动用了王旭东给她的卡,提出了一笔现金拿到医院让护士转交给高家明,并附上纸条说这钱是当年他送乔菲所有东西的折现,让他再也不要来烦乔菲了。

程家阳的妈妈张翘楚想起在周南的酒会上见到过乔菲,她让人去调查那天的酒会上的年轻姑娘都是从哪儿请来的。

第19集 - 乔菲面临如何攻克无法进同传箱的问题

乔菲一整天都联系不上妈妈心里很担心,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妈妈说是替别人摘葡萄去了,手机忘带了,但乔菲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吴嘉怡让她不要多想,说要好好地请她吃一顿,以应付第二天的高翻院转正考试。

吴嘉怡擅自替乔菲约了高家明,她对乔菲说有些事必须要勇敢去面对,高家明对乔菲说她欠自己一个面对面的结束,而且在他们的事上,最让他感到受伤害的是,她缺钱了不对自己说,却反过来去敲诈他的养母,乔菲不准备对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作过多的解释。

高家明租下了乔菲家对门的房子,他是准备和乔菲杠上了。高家明像牛皮糖一样缠着乔菲,乔菲打车去上班,他也硬是跟着上了车,乔菲说如今自己对他只剩下了厌恶,高家明对乔菲说别以为高贵的程家阳有多喜欢她,他只是习惯性地对人好,谁惨他就爱谁,否则他怎么能暗恋文晓华那么多年?

实习生的转正考试如期进行,李雷在考试结束后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说是拜程主任所赐,对这一届实习生的要求会比往届都高,一旦转正立即进“黑匣子”进行同传特训,同传正是乔菲的软肋所在,听到这一消息乔菲的情绪更低落了。

程家阳追上匆匆离去的乔菲,告诉她接下来自己主要主要训练她进同传箱了,虽然在高翻院交传比同传重要,但他认为乔菲应该交传同传一起走,因为她反应快、记忆力又好,应该把同传作为自己的特长。乔菲回想起在校时第一时次进同传箱的情景,当同传箱的门一关上她立刻有了心慌意乱的感觉无法继续翻译,老师让她去医务室检查,医生确认她得了幽闭恐惧症。当初考高翻院时她也确认了他们是以做交传为主,才下定决心报名的,没想到最终还是要面临这个问题。

吴嘉怡和傲天发展着地下情,为了不影响傲天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吴嘉怡忍着不公开他们的关系,连最要好的乔菲都没有说,没想到傲天竟然上了相亲节目,吴嘉怡气得在家里摔碗摔碟的,还声称不想活了,乔菲见多了她这样子,说她扔东西都知道挑便宜的扔,离丧失理智还远着呢。王旭东听说吴嘉怡和傲天恋爱了,他以嘉怡老板的身份上门来兴师问罪,直接被吴嘉怡拒之门外。

第20集 - 程家阳为挽留乔菲追去她家

文晓华打电话给家阳试探他什么时候会去瑞士,家阳告诉她自己现在决定不了要不要去,晓华敏感地意识到家阳可能是谈恋爱了,家阳说他自己也确定不了,他说自己似乎和恋爱没有缘份。

乔菲劝吴嘉怡面对现实,说她这些天为了傲天要死要活的,可对方连面都没有露过。乔菲又拿自己举例,她说自己都要放弃高翻院了,因为她没办法做同传,所以难怪程家阳要取笑她,说她纯粹是为考高翻院而考的,根本无关什么狗屁理想,更可笑的是,自己还居然喜欢上了程家阳。

乔菲决定回家去看看妈妈,好好地静一静,想想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她留条给吴嘉怡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

实习生的成绩汇总出来了,,家阳在成绩公示之前还要再一次确认乔菲真的取得了第一名吗?李雷让他放心,无论是单科、总分、初试、复试,横着竖着都是乔菲第一名,这次肯定没人会挑她刺了。家阳急着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乔菲,但乔菲的电话打不通,这时有人往公示邮箱发了一封举报信,称乔菲曾被拘留,这样的人是怎么通过高翻院的审核的?田主任让家阳必须把此事弄清楚,否则无法向院里交代。

家阳去家里找乔菲,吴嘉怡不肯交代乔菲的行踪,家阳搬出了嘉怡的衣食父母王旭东,嘉怡才算勉强告诉他乔菲是回了老家。家阳顾不上向主任请假就直接驱车赶往乔菲老家去找她,乔菲告诉家阳妈妈手摔断了,自己一时也走不开,所以院里要开除她的话她也可以理解。家阳说自己就要外派了,所以如果乔菲是怕回到高翻院见到自己会尴尬那就大可不必了。

家阳知道乔菲家里有困难,于是随手把文晓华从瑞士寄来的原版书交给乔菲妈妈,说这是乔菲的工作,让她在家里把这本书翻译出来,等乔妈妈手术做完再回高翻院上班,还递上一沓钱说是翻译的定金。乔菲妈妈接过钱一个劲地道谢,直夸女儿找了个好单位,回到家乔菲妈妈告诉女儿定金她已经交了手术费用,让乔菲尽快跟着程主任回去上班。

吴嘉怡将旭东给她的卡扔还给他,嚷嚷着要解约,旭东不紧不慢地告诉她当初签约时协议上白纸黑字写明不能随便解约的,正在吴嘉怡愤怒的时候,旭东告诉她自己知道傲天的下落,吴嘉怡立即欢天喜地地让旭东带自己去见傲天,完全忽视了旭阳的心在滴血。

家阳把身上的钱都交给了乔菲妈妈当翻译定金,晚上只得在乔家借住,他和乔菲聊起了高家明的身世,乔菲也终于明白高家明之所以性格偏激的原因。

文晓华打来国际长途,她寄书时在书中夹了纸条,她想知道家阳看到纸条后的反应,没想到的是家阳完全没看书不说,还随手把书交给了乔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