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亲爱的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21-30集

1年前 (2016-06-10)726

第21集 - 程家阳在乔菲和文晓华之间作出选择

一早程家阳就陪乔菲妈妈去买菜,街坊邻居都以为家阳是乔菲的男朋友,乔菲妈妈不好意思地对家阳说乔菲这孩子她从小就不惯着养,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让家阳尽管训,一路还把乔菲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不容易都絮叨给家阳听。

张翘楚找到高家明,告诉他乔菲回来了,家明却对养母说这话应该告诉家阳才对,自己至少和乔菲还能保持势均力敌,家阳可不是她的对手,他告诉养母乔菲进了高翻院,还是家阳的实习生,他激愤地让养母尽管去查,查清楚了再送笔钱给乔菲,拆散他们。

乔菲妈妈的手部换关节手术结束了,面对着麻药劲还未过的母亲,乔菲觉得自己特别无助,家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但乔菲生怕自己一旦休息了就没有向前冲的动力,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一切困难都可以解决,没想到自己成长的速度还是赶不上妈妈变老的速度。家阳鼓励她现在不是孤军作战,有他一直陪着她。乔菲说家阳告诉她通过了高翻院的转正考试时,她并不是多高兴,妈妈的身体是她永远的牵挂,所以她是无法完成外派任务的,只要她两天不打电话,就不知道妈妈会出什么状况,这还只是外在的困难,她还有内在的困难,那就是她根本进不了同传箱。

张翘楚一直耿耿于怀当初乔菲拿了她十万元钱人就跑没影了,家阳父亲提醒妻子那十万元钱可不是张翘楚亲手交给乔菲的,要知道金宝的儿子走过弯路,当初欠下了不少的赌债,所以在没有证据之前可不能给人家姑娘乱扣帽子。

家阳鼓励乔菲没有困难是克服不了的,关键时刻需要自己给自己打气,而且他会帮助她,相信她一定会攻克进不了同传箱的问题。

乔菲在书中发现了文晓华留给家阳的纸条,上面说她一直追求着家明,所以错过了家阳的好,她现在很不快乐,她问家阳之前说的带她走的话还有没有效,六天后她做坐以前回国经常乘坐的飞机回来,她会在机场等他一小时。乔菲一算日期今天正是文晓华回国的日期,她顾不上再听母亲的唠叨,起身去找程家阳,在经过垃圾筒时乔菲真有冲动把纸条扔进去,就当从来没有看到过,但理智让她还是把纸条交给了程家阳,把选择的权利交还给他。

火车站打电话给乔菲,说是程家阳的车寄存在那里让她去取,乔菲没好气地来到火车站取车,心里还嘀咕,自己去找文晓华却还要她要帮着取车,突然车子的后车厢打开了,乔菲下车想去关,却发现了车厢里是一颗用红玫瑰拼成的大大的爱心,家阳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不等乔菲开口,家阳上前拥住乔菲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在机场痴痴等待的文晓华最终只等来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告诉她程家阳不会来了。

亲爱的翻译官

第22集 - 程家阳帮乔菲找到无法做同传的原因

文道问女儿为什么说了只等程家阳一个小时,最终却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文晓华称这只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文道劝慰女儿任何让她放低底线的生意最终都会让她赔得血本无归的。

家阳打电话给哥哥,想约他当面把一些事情说清楚,他说自己和乔菲在一起了,他希望得到哥哥的祝福。

家阳对乔菲说自己向高翻院请了三天假,而乔菲入职前也有三天假期,他们要趁这三天时间好好谈谈恋爱,还有要帮乔菲克服同传障碍。乔菲请求家阳答应她一件事,就是回到高翻院暂时不公开他们的关系,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靠着程家阳的。

回到家里乔菲看着一地狼籍还以为家里进贼了,没想到是吴嘉怡得到傲天的帮助得到了演女二号的机会,她立刻决定搬家,这样也可以摆脱对门高家明时不时的上门骚扰。

家明敲开了乔菲的家门,看着乔菲和家阳在一起恩爱的样子,他根本无法淡定地接受这一消息,他骂乔菲和家阳真的是一样的无耻,一个用感情换钱,一个用感情渡过失恋期。

家阳找朋友借了一家国际会议中心的同传会议室帮乔菲克服同传障碍,他让乔菲不要压抑自己的感受,翻译过程中有任何的不舒服让它尽量自然流露,他帮她一起找到问题的根源,这样才能对症下药。乔菲一进同传间就开始心慌气促,并有缺氧的感觉,根本无法将翻译工作继续下去,她几乎是逃一般逃出了同传间。家阳决定先克服乔菲的视觉障碍,他将乔菲的双眼蒙上,扶进了同传间,却骗她只是进了训练室,乔菲果然没有再出现之间的障碍,五分钟的同传量完成得非常出色,听到了家阳的掌声,乔菲掀开眼罩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在同传间完成了之前无法继续的工作。家阳经过分析终于找到了乔菲的障碍所在,她就是不能看到会场上满座的人,那会令她感到压抑、紧张。

高翻院经过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审核,确认内容不属实,乔菲正式转正成为了程家阳的同事。程家阳将乔菲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对面,以满足了自己可以时时抬头就看到乔菲的小心思。

张翘楚向金宝问起当年的十万元钱的事,金宝将当年的事又回忆了一遍,那时儿子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正好向自己讨要十万元,而乔菲又将自己打到她卡上的十万元退了回来,他一时起了私心,再加上又听说乔菲正准备跟家明说清楚后离开厦门,他就以一个舅舅的身份求乔菲让家明长痛不如短痛,让她不告而别彻底伤了家明的心,然后自己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十万元去替儿子还了赌债。想来想去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于是金宝斩钉截铁地对姐姐说他绝对是把钱给了乔菲了。

第23集 - 家阳和乔菲的关系受到父母的激烈反对

文晓华依然不想放弃家阳,她来到高翻院找到家阳,说自己那天在机场等了一会就先走了,还问家阳后来有没有去机场?她说是自己太注重形式,太想要一个华丽的开始,后来一想要是书没寄到或者是夹在书里的纸条丢了呢,或者万一家阳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呢?又或者万一家阳正好出差了呢?她还推说那天自己是回到家才知道父亲去机场接的她,她只想让家阳知道她不想再错过家阳,她想家阳能告诉她那天没去机场见她只是因为意外。但家阳直接告诉晓华,他已经遇到了不想错过的人——那就是乔菲。

文晓华对感情失望决定将精力放到生意上,她对父亲说她决定把家里的矿卖掉,去瑞士收购一些小酒庄,眼下的经济形势做红酒生意大有前途。

莫雷医生准备动手给小幸福做手术,但太长时间没做手术加上身体的原因,莫雷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关键时刻高家明毛遂自荐,代替莫雷医生将手术完成,且非常顺利、非常成功。走出手术室,莫雷医生将一张纸条塞给高家明,上面写着他认为高家明已经完全具备了做这个手术的能力。

家阳向父母宣布他有女朋友了,张翘楚第一个反对,他对丈夫说这个女孩之前是家明的女朋友,现在又成了家阳的女朋友,之前家明为了她把好好的专业转了,现在她又冲着家阳去了。刚表示自己保持中立的程父听说家阳居然和自己的实习生恋爱,立刻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决不允许儿子背上利用职务便利搞男女关系的名声,再者他们的工作职位存在着利益关系,就算家阳保证不向乔菲输送利益,但不能保证别人怎么想。程家阳表示自己会谨慎处理两人的关系,但不能为了工作就放弃自己爱的人。看着家阳忤逆父亲,高家明顿时觉得自己这边力量强大了,他唯恐天下不乱地在边上煽风点火,家阳和父亲不欢而散。

家阳为了不让乔菲担心,回到宿舍后打电话给乔菲,说是他妈妈已经想通了,同意他俩的关系,还说有空要邀请乔菲去家里做客,乔菲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显得非常高兴。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高家明,他在门外大声告诉乔菲,程家阳为了她已经和家里闹翻了。乔菲打开门,她嘴上说不信高家明的话,但心里明白他说的是真的,高家明进门后继续絮絮叨叨地烦着,乔菲突然就毫无前兆地晕了过去。高家明守着乔菲直到她醒来,他难得正经地让乔菲去医院检查身体,但乔菲推说自己只是有点贫血。

在高翻院门口乔菲遇到来交讲座提纲的文晓华,晓华关心乔菲以后专攻的方向,但乔菲告诉她自己根本做不了同传,晓华意识到事态严重,她告诉乔菲只有不以同传为主攻方向的,但哪有完全做不了同传的翻译官啊?如果这事传出去,影响的可是高翻院的声誉。她劝乔菲尽早向院里坦白,越早说她和家阳承受的压力就越小。

第24集 - 遇到困难吴嘉怡才看清谁是真正在意她的人

加布首富准备向博物馆捐赠木雕,程家阳指定和乔菲同期转正的吴明负责翻译馆长的发言,田主任提出让乔菲也一起跟着去。乔菲把之前加布王子来访中学到的知识告诉吴明,想让他先有个思想准备,没想到吴明一直因为误会乔菲向院里举报他和郝哲等人集体跳槽之事而对乔菲有成见,因而对乔菲的善意提醒冷嘲热讽。

田主任让家阳对乔菲不要太苛刻,他说自己也听说了乔菲和家明的事,但请家阳不要因此而对乔菲有成见,乔菲是难得的翻译好苗子。田主任又督促家阳加强对乔菲的同传训练,他说难得院里来了一个可以同传交传双攻的人才,可千万不能放过,并表示坚持同传十分只是基本难度,程家阳想到乔菲的状态顿感任重而道远。家阳约乔菲晚上老时间进行同传训练,但乔菲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再练,压力实在太大。

吴嘉怡第一次以女二号的身份参加新剧的新闻发布会,她精神亢奋得不得了,非让发着高烧的王旭东马上过来接她去发布会现场,还一个劲地吆五喝六地,说发达后第一件事就要跟旭东解约。却没想到发布会一开场吴嘉怡就遇到了麻烦,女一号因为身穿皮草,被记者质疑没有公德心,不知道爱护小动物,女一号急中生智称皮草披肩是吴嘉怡的,自己只是觉得好看借来穿穿。眼看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吴喜怡求助自己心爱的傲天,但傲天压根一句话也不替她说,反倒让她向女一号道歉,说是这本剧自己投资了几千万,他不想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吴嘉怡伤心于心爱之人眼中只有钱,两人大吵一架归于陌路。她让王旭东陪自己吃火锅发泄情绪,无意中碰到王旭东的手才发现原来他正在发高烧,感动于旭东带病陪了自己一天,吴嘉怡拖着旭东去买药,送他回来,端茶送水,旭东倍感温暖。

程家阳一直在同传间等着乔菲出现,直到第二天天亮乔菲才出现在家阳面前,进入同传间乔菲闭着眼睛就能很好地完成同传任务,但当家阳令她将眼睛睁开时,那种不适的感觉就再次出现,她隔着玻璃望向会场,就仿佛回到以前在医院监护室外看着病重的妈妈的感觉,她感觉会场上的人都和妈妈一样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各种不适的感觉纷至沓来。家阳告诉乔菲,只要无法进同传箱不是她的天性,那就一定可以克服,只要乔菲自己不绝望,就一定有希望,他觉得自己没有白等乔菲一晚上。

加布王子的捐赠仪式如期举行,吴明作为主要翻译,表现可圈可点。

第25集 - 家阳取出多年的积蓄让乔菲替母亲治病

捐赠仪式上中方向加布王子赠送了一幅由书法家王嵋方书写的卷轴,加布王子从名字上想当然地认为王嵋方是女性,于是他想即性做一场关于提高女性地位的演讲,吴明事先准备工作不到位,也压根不知道王嵋方是男的,幸亏乔菲从中周旋,才使误会化解,避免了一场外交事故,吴明因这事对乔菲心存感激,也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程家阳对乔菲白天随机应变的表现十分满意,他特意将车停在单位,跟着乔菲一起乘公交,还说假如他们是在公车上偶遇的那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他邀请乔菲去家里吃他“亲手”做的寿司,转身他就悄悄吩咐家里的阿姨去楼下的日料店去帮他买寿司和天妇罗,回到家还刻意想伪装成自己做的样子,没想到阿姨分了两趟去买,家阳的精心安排轻易就被阿姨漏了底。

老家的医生打电话给乔菲,说是乔菲妈妈今天去医院复查时晕倒了,是海绵状血管瘤又复发了,他提醒乔菲这段时间要密切关注妈妈的病情,并尽快联系上海的医生替妈妈做介入手术。乔菲接到电话只觉深深的无助,家阳紧紧地抱着乔菲告诉她自己会一直陪着她,做她的坚强后盾。

家阳一上班就去找上次瑞士劳卫部来访时登记的莫雷医生的资料,但随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莫雷去了非洲,一时根本联系不上。田主任告诉家阳十五天以后就启程去瑞士外派,家阳向田主任申请暂时不去外派,因为家里有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人生病了,他需要留下来照顾,弄得田主任以为是家阳的父母生病了,还特意打电话前去慰问。

乔菲向家明求助,让他帮妈妈联系医生,她会想办法筹集手术费,但她不想拖累家阳,让家明千万向家阳保密。家明一口答应,他的条件是由他来支付医药费,乔菲拒绝了。

家阳取出自己这几年积蓄一共三十万交给乔菲,他说这些钱应该够乔菲妈妈前期的手术费,以后的他们再一起想办法。

张翘楚回到家就听说家阳回来过了,她直觉不对劲,去家阳房间一看果然是工资卡不见了,她立即打家阳电话却一直联系不上,于是她又联系替家阳做饭的阿姨,问她可知道家阳最近有没有提起过有什么大笔的开销?阿姨告诉她,家阳那儿倒是没听说,好像家明反倒提起过需要用钱。

第26集 - 乔菲决定自力更生挣钱替妈妈看病

张翘楚在服装店偶遇来替吴嘉怡换鞋的乔菲,她主动上前搭讪,她看乔菲换的鞋价格不菲,于是开始冷嘲热讽说乔菲消费够高的,是不是因为最近有大笔的进账啊?她把乔菲约到咖啡店称要与她好好聊聊。张翘楚称自己仅有的两个儿子都和乔菲谈过恋爱,当年家明为了她改了专业,幸好歪打正着现在看来家明确实也适合神经外科,如今家阳又为了她把三十万元取了出来,她告诉乔菲凡事牵涉到钱就会令人变得敏感,他们家确实有钱,但没有乔菲想的那么阔气。乔菲急切地解释说钱是她向家阳借的,而且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母亲做手术急需用钱,将来她一定会还给家阳。张翘楚让乔菲明白所谓“借”是有“还”做前提的,借了不还那叫拿,借了口口声声说还但还是不还的那就是骗子,她乔菲就是这样一个骗子。乔菲终于说当年的钱她已经退还了,张翘楚却根本不信她的一面之辞,让她拿出证据来。乔菲再三称其伯母,想让她听自己解释,张翘楚却一再让乔菲称自己“张总”,乔菲怒极,她说自己叫她伯母是因为自己爱家阳,如果她只是一个“张总”,那么自己没有理由坐在这里任她羞辱,父母把自己养这么大也不是为了让她受如此羞辱的,张翘楚反唇相讥称相信她父母养她那么大也不是为了让她把别人的三十万揣在怀里还坐在那里那么心安理得的。乔菲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从包里取出家阳的工资卡推到张翘楚面前,张翘楚心酸道如果她能把自己的儿子也这样还给自己该有多好?

家明联系乔菲说自己帮她联系好医生,让乔菲尽快回家把妈妈接来,还有需要交五六万的押金让乔菲也准备好,乔菲身边没钱只得找吴嘉怡商量,吴嘉怡仗义地找剧组想先预支片酬,这才被告知片约已经被王旭东解除了。

家阳找晓华要到了莫雷助手的办公室地址,她让家阳下次带乔菲一起出来吃饭,她挺喜欢乔菲的,因为爱屋及乌。晓华喝多了,她鼓足勇气对家阳说自己现在很不幸福,她都后悔死了,说着趴到了家阳的肩上,没想到一切都落入了正在等家阳的乔菲眼中。

嘉怡介绍乔菲去带旅游团挣外快,原本乔菲还因为院里不允许员工在外兼职而犹豫,受到家阳的刺激乔菲决定接活。

晓华到高翻院找到乔菲说自己是来赔罪的,她说自己真心希望他们小两口能够幸福,她从小和家阳一起长大,却令家阳伤过很多次心,现在家阳能和乔菲在一起,是老天对他的补偿,她让乔菲替自己好好照顾家阳。

第27集 - 程家阳为替乔菲筹钱将爱车出售

晓华把瑞士酒庄的一些资料交给乔菲,说是自己如果直接借钱给乔菲想来她也不会收,现在自己和瑞士一些酒庄有合作,想请乔菲帮自己翻一些资料,然后定期从自己这里支取工资。乔菲说高翻院不允许员工转正第一年就在外面兼职,况且晓华自己是从高翻院出来的,她的法文水平不至于就要请外聘翻译的地步,晓华见乔菲一再坚持拒绝自己的帮助只得作罢。

程家阳坚决地对田主任说他已经想清楚了要留在国内,主任无奈把机会留给了韩梅梅,得到从天而降的好消息韩梅梅欣喜若狂,李雷表示会去瑞士娶她。

乔菲在同传间的表现越来越好,家阳只要求她不戴眼罩坚持两分钟,没想到不知不觉乔菲坚持了近五分钟,家阳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按这样发展乔菲克服同传障碍指日可待。

家阳找旭东帮忙,让他看看有没有外活可接,如今乔菲妈妈手术急需用钱,而乔菲第一年进高翻院不能在外兼职,所以挣钱的事只能靠他了。旭东非常给力,不一会就帮他联系了个翻译地方商法的活,量大时间紧,但价钱随便开。

家阳和旭东喝着酒聊着天,突然看到乔菲和嘉怡陪着一群男人进来,那男的旭东认识,不是什么好货色,家阳看着乔菲被人拉拉扯扯地,再也顾不上身份上去就和人大打出手。

高家明为了尽快恢复手部的灵活性好给乔菲妈妈做手术,每天复健时间都在四小时以上,专业医生提醒他这样下去他的关节灵活性是恢复了,但练出了神经炎,让他从此要按时上药,缩短复健时间,一旦觉得疼马上停止训练。

医生通知家明,说他弟弟跟人打架被送了急诊,家明急急赶去急诊,家阳正和乔菲吵着呢,家阳说乔菲白天一个样,晚上一个样,穿得花枝招展居然给人去陪酒,嘉怡帮着乔菲,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说乔菲要挣钱给妈妈手术,自己以为是一导游的活介绍给乔菲,没想到最后变成了陪酒。家阳怒道乔菲妈妈的手术费自己已经给她了呀,吴嘉怡一语道破天机,称钱早被他妈给要回去了。

家阳回家和妈妈好一顿争执,张翘楚认为乔菲就是看中了家阳的钱,她觉得只要家阳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乔菲立刻就会自动消失。家阳认为那是自己的工资收入,他有支配的权力,张翘楚气极反笑,她细细地向家阳算了一笔账,她说家阳身上的西装有哪一套不需要三万元,家阳住的公寓是最好的地段,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高翻院这个清水衙门可以提供的,所以她有权利收回家阳的钱。家阳很有气势地离开家,他自信有办法筹到钱替乔菲妈妈做手术,他让旭东把他的凯迪拉克拍照后上传五八同城出售,旭东替他可惜,家阳却不以为然地说等挣了钱可以买更好的车。

周南生拉硬拽地将自己的酒业公司和张翘楚的公司拉上关系,在他的授意下相关文章都见了报,张翘楚忍无可忍找到晓华让她了解清楚周南的真正想法。

第28集 - 在高家明的努力下乔菲妈妈手术非常成功

乔菲向田主任请假,并把六万元手术押金交给高家明,拜托高家明安排手术方案和手术医生的事,她则回家去接妈妈来上海。高家明让她放心,他称乔菲妈妈手术会成功和乔菲会和程家阳分手同样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乔菲明确告诉高家明,就算她最后会和家阳分手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程父来到家阳的宿舍看他大白天地在睡觉十分不高兴,他责怪儿子为了所谓的爱情而放弃自己的前途,希望他不要让今天的激情变成明天的遗憾。家阳希望父亲能和母亲不同,希望父亲能够尊重自己的选择,但程父回答他在原则问题上自己永远和他妈妈是一致的。

文道迟迟不向新公司打款,周南来到公司逼岳父给钱,他说公司等着罐装酒,而瑞士则是不见钱不发货,而文道就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晓华看着两个男人起了争执想劝架,被火大的周南一推突然犯了恶心,顿时两个男人顾不上吵架了,想到晓华可能是怀孕了,周南也忘了自己来公司初衷,把晓华当成国宝般保护了起来。

乔菲和程家阳一起去苏州把母亲接到了上海,高家明看到乔菲妈妈热情非常,不知内情的乔妈妈还一个劲地表扬高医生人真好,介绍得真详细,高家明说自己是为了给乔妈妈留下好印象,也为了让乔菲留下好印象。在陪同乔妈妈CT检查时更是自称是乔菲的男朋友,弄得乔妈妈忧心忡忡,家阳责怪哥哥乱说话,家明说一则CT检查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就要手术,自己这么说也是为了让乔妈妈分散注意力,再说这也正是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向弟弟宣战,称从此之后在乔菲的问题上他们不再是兄弟,而是两个男人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孩,他发誓要把乔菲抢走。

晓华来到高翻院向田主任要求减少教学时间,表示完成这个学期的教学后希望可以先和院里解约,田主任对晓华的表现非常失望,他说晓华从专职的翻译官到停薪留职去法国留学再到如今的客座教授,院里一直在迁就她的时间,而晓华分明只是把翻译当成一份工作而不是一份事业。

晓华有意无意把乔菲不能进同传箱的事透露给杨燕和吴明知道,杨燕和吴明一向嫉妒乔菲独得院领导重视,当得知乔菲有此把柄落入他们手中自是不肯就此放过。

乔菲妈妈的手术非常成功,在高家明的努力下乔妈妈的海绵状血管瘤被成功摘除。而晓华则拿到医院的诊断书说她并没有怀孕,干呕只是慢性胃炎的症状,当周南得知自己一场空欢喜顿时对晓华恶言相向。

田主任将自己和一些同事的心意交给乔菲,乔菲拒绝接受,她怕同事以异样的眼光看自己,田主任告诉乔菲只要她和家阳的关系在,“特殊”这顶帽子她是想摘也摘不下了。

第29集 - 乔菲克服同传障碍出色完成同传任务

吴明借着开周会的机会向田主任提议抽查他们几个新晋转正的员工的同传水平,程家阳问他究竟在针对谁,吴明得理不饶人,他说谁过不了关谁拖了高翻院的后腿他就针对谁,田主任觉得吴明的提议不无道理,决定采纳他的意见,就对新员工进行同传考核。经考核吴明的同传失误率百分之三十,杨燕的失误率在百分之二十六,两人都合格了,最后轮到乔菲进同传间,程家阳替她捏了一把冷汗,乔菲强自镇定,虽然前一段发挥不稳定,开始速度有点慢,田主任惊奇地发现慢慢地乔菲居然追上了进度,后面一段表现非常出色,田主任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认为乔菲确实是可以交传同传并进的人才。乔菲也借机把自己两周前还进不了同传箱的问题向田主任坦白,没想到田主任早对他们每个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他说是自己让家阳不要惊动大家,私下里对她进行特训的。

摩洛哥电影节开始在即,担任同传重任的李雷病了,杨燕被田主任定为第一翻译,但杨燕有她的小私心,她看着现场来了那么多名记,万一出错翻译生涯就算完蛋了,她借口说自己突然想吐,田主任赶紧让她叫进待命的乔菲。乔菲临危受命走进同传间,她感觉自己要完蛋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这时她想到了家阳平时对她的循循善诱,再努力配合呼吸,慢慢感觉回来了,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迈出了同传实战的第一步。

晚上,家阳正在家里替乔菲庆祝,突然张翘楚带人闯了进来,说是来收拾东西收回程家的产业,她命人把衣柜里所有的西服衬衫全部收了,并把厨房的红酒全部搬走,又拿出一张卡交给家阳,让他每月往卡里打一万元钱作为赡养父母的费用,通知他明天必须搬家,因为她已经把房子给租出去了。

吴嘉怡和傲天分手了,却又发现自己怀孕了,乔菲要帮她去找傲天让他承担责任,吴嘉怡却拖住了乔菲,她说自己不能留下这个孩子,否则自己这辈子就完了,她一定要火,让所有看不起她的人都刮目相看。吴嘉怡央求乔菲陪自己去医院,直接用了乔菲的医保卡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孩子给打了。

吴嘉怡和王旭东一起参加商业活动,吴嘉怡一失神间差点滑下台阶,只觉得肚子剧痛,她坚持撑到厕所发现两股间有血流了下来。嘉怡情急之下只有打电话向乔菲求助,她让乔菲赶紧去救她,还让她再带个人过去,但绝对不能是程家阳。

第30集 - 乔菲原因不明地拒绝了家阳的求婚

乔菲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医院和高家明在一起,吴嘉怡让她带个人帮忙她自然只得拖上高家明一起,三人在酒店门口被王旭东遇上,王旭东看到这三人在一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乔菲急着离开只是说他们要去吃火锅了,留下王旭东一人在原地傻站着。

乔菲和高家明把吴嘉怡送进手术室后,突然乔菲又出现了头晕的症状,头晕越来越厉害,终于不支倒地再次晕了过去。

乔菲发信息让家阳帮自己向高翻院请假,说是在天津的朋友有急事,自己一时回不来,还请家阳代为照顾妈妈。家阳奇怪乔菲倒底是有什么急事,连自己也需要隐瞒。

家阳发现乔菲失踪的同时家明也没有上班,于是他打电话问家明知不知道乔菲的行踪,家明一贯的玩世不恭的口气回答弟弟,家阳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家阳因为乔菲的失踪搞得整天心神不定的,除了偶尔几条短信,家阳连乔菲的电话都打不通,当十一天后终于收到乔菲回到高翻院的信息,家阳在心落回原处的同时他急切地想质问乔菲这些天究竟做什么去了?究竟有什么事情让她连一分钟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再多的担心、再多的怒气、再多的质问最终都融解在了乔菲的眼泪中,两人约定以后二十四小时为对方开机,不能再玩失踪。

田主任说他的法国朋友开了一家公司,他们要举办酒会,想请乔菲他们去做随行翻译,正好大家一起过去玩玩。酒会上田主任的法国朋友掏出一封信,说是想用中文告诉他在座的女朋友知道,请乔菲替他翻译,乔菲不明内情声情并茂地翻译着,当乔菲译完那位法国朋友说以上的话他都是替他的朋友说的,他的朋友是程家阳,他爱的女孩叫乔菲,话音刚落程家阳出现在大家视线内,他掏出钻戒单腿下跪向乔菲求婚,在众朋友同事的“在一起”声中,乔菲并没有像大家希望地接受求婚,她只说自己还不能接受,还没有做好准备。

文晓华向家阳提出自己想帮乔菲妈妈筹措手术费用,她手头有一个葡萄酒庄园的项目急需人手,如果乔菲无法外出兼职的话,那家阳的级别总可以吧?家阳参观了项目后表示想以朋友的身份帮助晓华,但晓华坚持要家阳提供身份证件的复印件,说是公司的流程,如果不提供复印件就不能查看公司的机密文件。晓华提出家阳帮她完成酒馆的项目,她将给家阳一家店的股份。

程家阳用兼职的钱又买了一辆经济型轿车,他对乔菲说有了车以后她妈妈看病就方便了,乔菲也对家阳表示自己拒绝他的求婚只是暂时不想结婚,求婚风波就此过去,两人重归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