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幻城凡世》分集剧情全集大结局(1-16集)

9个月前 (03-16)534电视猫

幻城凡世剧情介绍

2020年的地球,冰王卡索转世为科技公司大拿冯索(冯绍峰饰),在一场意外中打开了通往冰族的大门,并逐渐恢复着前世的能力和记忆,与此同时他与爱人梨落的转世洛洛(张雨绮饰)也再次相遇,从而引出了一段与前世今生有关的华丽冒险。

第1集 - 冯索攀岩意外坠崖,洛洛派对被求婚

太空里,一艘名叫哈迪斯的太空飞船正在慢慢接近冥王星,它正要去拍摄冥王星的照片。就在飞船开始部署仪器时,冥王星上突然飞射出一道奇异的光芒,直冲向地球。

悬崖峭壁之上,有个男人正在徒手攀岩,他一点一点的征服着近乎垂直的山崖,周围的风萦绕在他身边,想要脱住他,但一道奇异的红光射进了他的额头中,让他坠进了山谷。这个男人叫冯索。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用冰雪建造的宫殿之中,变身成了一个剑眉星目的秀俊男子,他以为这不过是程序员乔乔用电脑设立出来的虚拟场景,当他要求恢复原状时,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冯索高声呼喊着,希望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走向了冯索,并称呼冯索为“王”。男人自称是“寻梦之主星旧”,还说自己是“王”最真挚的盟友。星旧向冯索展示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告诉他冰族和火族曾经统领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火星和冥王星,而“王”,也就是冯索所处的地方被称为地球。

但是冯索完全不相信星旧所说的事情,他以为星旧不过是另一家公司派来的程序员而已。冯索其实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大拿,主要的工作就是开发虚拟游戏。为了揭穿这个星旧所说的东西,冯索一拳打向了一旁的柱子,却疼的咬牙切齿。直到这个时候冯索依旧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激动地抓住了星旧的肩膀,口口声声说可以和星旧合作开公司。这时候,冯索发现星旧被从自己手掌中冒出来的雪花冻住了。冯索忍不住试探自己到地有什么能力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飞来两把黑气幻化的匕首刺进了两人的胸膛。

冯索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置身谷底,显然是从刚刚攀岩的地方掉了下来,但自己却毫发无伤。他身旁有一条小溪,他蹲下身去捧起水想要解渴,但就在手指碰到溪水的时候,溪水瞬间结了冰。冯索跑去医院检查,但却被医生质疑是压力过大造成的,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他还在医生面前百般尝试,但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冯索回了公司开产品发布会,产品叫做窥梦器,可以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他人的梦境。为此,冯索还想要邀请著名的明星洛洛来代言产品。而冯索见到洛洛是在一个名流派对上,举办这场派对的人是大秦集团的秦楚,出乎意料的是,秦楚在派对上对洛洛求婚,还把洛洛带到了热气球上,想要她接受自己的求婚,但洛洛为了拒绝秦楚,纵身从热气球上跳了下来。

第2集 - 冯索英雄救美,神秘人频频露面

洛洛从热气球上跳下来后,掉进了泳池里,冯索从从泳池里救出了洛洛,但在他离开泳池的一刹那,泳池里的水全都结了冰。周围的人们都想拍下这一幕,但所有具有拍照录像功能的电子设备都在一瞬间失灵了。

因为洛洛拒绝了秦楚的求婚,所以大秦集团决定要封杀洛洛,而冯索却签下了洛洛,邀请她去参加格凝集团购物之夜的压轴表演,但就在临要上台的时候,压轴嘉宾突然换了人。洛洛还是遭到了封杀。不过洛洛却并不在乎这件事,她反而十分关心她落水的那天,是谁救了她。助理杨丹告诉她,是格凝集团的冯总救了她。

冯索发现压轴嘉宾被换了人后,立即找到了大秦集团的主事人秦汉,质问秦汉洛洛的压轴演出为何白替换,但老奸巨猾的秦汉却将责任全都推到了洛洛身上。于是,冯索赶紧提出了由格凝出面,让洛洛和大秦集团解约,甚至不惜以两个集团日后的合作前景作为威胁。最终,秦汉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解除了洛洛和大秦集团的合约。

冯索找到了洛洛,说出了自己出面为她解约的条件:和格凝签下为期三十年的合约,并且完全归属于格凝集团,不得结婚恋爱。如此苛刻的条件让洛洛和经纪人觉得十分难看和为难。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电梯里出现了另一个冯索!这个冯索身边跟着一位助理,两人满面笑容地去敲了洛洛家的大门,却被赶了出来,两人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到如此冷遇。其实,之前的那个冯索,是另一个人假扮的。

回到公司后,冯索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当年的西楚霸王,在四面楚歌之时又失去了虞姬,但唯一让冯索纠结的是,她没有看清虞姬的脸,就在冯索为此感到头疼的的时候,明娜回来了。明娜是明耀集团的大小姐,也是冯索的青梅竹马。她有个妹妹叫乐乐,是秦楚的超级粉丝,因为洛洛拒绝了秦楚的求婚而处处看洛洛不顺眼,在剑道馆,这几个人狭路相逢,乐乐撞见了洛洛冷淡拒绝秦楚的场景,愤怒地冲上前去想要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却根本不是洛洛的对手,不但败下阵来,无意间打伤了前来劝解的明娜。

第3集 - 洛洛被逼绝路演猴戏,星旧欲往地球帮冯索

大秦集团下了死手,开始全面打击和封杀洛洛,导致洛洛根本找不到演出的机会,连她的经纪人都开始想要找后路了,不光如此,秦汉还让人把洛洛等人从原住的房子中赶了出去。洛洛硬气地搬走了,并打算自己开一个工作室,运用自己之前的梦境数据排演一个话剧,但唯一的阻碍是,秦汉不愿意把梦境数据的版权交还给洛洛,而且,洛洛还被一份不知何时签下的合同束缚住,被明耀集团要求去参加一个商演。

所谓的商演,就是在明乐的生日派对上演孙悟空。被揭穿了身份的洛洛受到了众人的嘲笑和羞辱,让她一时恼怒下拒绝了冯索的安慰,但无意之下,洛洛从阳台上掉了下去,冯索一时情急下也跳了下去,想要解救洛洛,在这样的危难时刻下,冯索再一次爆发了自己的幻术,在空中搭建出了用冰做成的滑梯,让两人安全滑到了地面上。之后,洛洛就元到在冯索怀里,旁边的人见状纷纷拍下了这一幕。

在两个人一起从滑梯上下来的时候,洛洛恍惚间觉得自己曾经和冯索一起滑过这样的冰梯,但又不起来到底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洛洛因为这件事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冯索再一次去到了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再一次见到了星旧,他疑惑不解地询问星旧关于自己的幻术,星旧告诉他,这些幻术都只是低级的,更高级的能力还在等着冯索去发掘,除此之外,星旧还想要去到地球上保护冯索,冯索误以为星旧是想要到格凝集团当艺人,还是没有相信星旧所说的事情。星旧告诉冯索,如果想要他去到地球,就想要冯索为自己找到无尽桥头的钥匙。两人正在商量关于钥匙的事情时,大地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星旧说这是有人想要阻止两人见面做的。慌乱之下,星旧将钥匙上带有的印记变换出来,让冯索根据此去寻找他需要的东西。

冯索梦中惊醒过来,十分懊恼自己没能把星旧签到公司来当艺人,电视里开始播放一则新闻,是关于曹植墓文物展出的,电视上放出的部分文物中就包括金丝玉带枕,而这个金丝玉带枕上,赫然就印着星旧告诉封锁的那个印记。

第4集 - 星旧终于到达地球,樱空释屡出手救冯索

因为洛洛躺在冯索怀里的事情,导致了洛洛再一次在网络和媒体上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眼前,但洛洛关心的是冯索是到底是怎么救下自己的,又是怎么变幻出那个冰滑梯的,她打算去找冯索谈谈这件事,但却被为了第一时间拿到消息的狗仔记者围在公寓楼下,无法出门。就在这时,一个送外卖的姑娘敲响了洛洛家的门。洛洛趁送外卖的姑娘走出公寓大门,被记者们误认的时候溜了出去,但无奈狗仔太多,她只能匆匆逃进了冯索的车里。

冯索带洛洛去了市博物馆,去寻找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金丝玉枕,洛洛追问冯索那天的冰滑梯的事情,但冯索并没有告诉她,反而被眼前的金丝玉枕吸引了目光。洛洛看他去参观文物后,自己也无趣的走开了,她发现曹植的画像居然和冯索长得一模一样。冯索走到洛洛身旁,问她在看什么,当风冯索看向洛洛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现了一旦奇怪的回忆,他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回忆起他是曹植,而那个金丝玉枕是一个看不清脸庞的女子送给自己的,而那个女子好像是自己最深爱的人。

当冯索看着洛洛发呆的时候,放金丝玉枕的玻璃柜突然碎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黑衣人想要抢走金丝玉枕,并且还想要袭击冯索和洛洛,两人立即奋起反击,冯索让洛洛拿上金丝玉枕去车上,两人一起逃走了,黑衣人显然不打算放过他们,立即追了上去,但却被再一次出现的神秘男子轻轻松松就阻止了。

在冯索开车逃走的路上,他突然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导致无法驾驶车子,而一路跟随着两人的男子则及时解救了两人,避免了一场惨剧。而此时,星旧也来到了地球上,出现在冯索身边。

那个屡屡帮助冯索的男子是冯索的原身冰王卡索的弟弟樱空释,因为受到诅咒失去了记忆而被操纵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当他恢复记忆后,为了回到卡索还活着的时间里,他变成了霰雪鸟撞击冰壁,找到了可以逆转时空的赤凝莲,但赤凝莲的爆发导致了原来的幻世被炸开,冰族和火族的领地也变成了现在的火星和冥王星,以及凡世地球。他找到了为救他而死的艳妲,复活了她,并把艳妲带到了地球上,只为了将已经轮回了六世的卡索带回刃雪城。而现在的冯索这一世,就是卡索轮回的最后一世。

冯索在自己家醒来之后,觉得昏头涨脑,但又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他打算先去洗个澡在说,当他从浴室出来之后,他发现洛洛居然睡在自己的床上!冯索慌张地跑下了楼,想要喝点什么冷静一下,谁知道打开冰箱后却看到星旧睡在冰箱里。冯索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只会出现在梦里的人居然出现在了现实生活里!更奇怪的是,洛洛居然看不见星旧,镜子里也没有星旧的身影。

第5集 - 星旧众人面前现原形,洛洛梦境被剽窃

无论是人眼,还是镜子,或者是摄像机都看不见星旧,就连星旧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洛洛的经纪人在不停地为洛洛的未来做打算,他们拿着洛洛最近一直居高不下的搜索热度去找了许多经纪公司的老总,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要洛洛工作,生怕因此而得罪了大秦。

明娜跑到了冯索家里,想要创造机会和冯索多多相处,但没想到洛洛居然在冯索家里,原本还在叫唤着要让冯索来帮自己提东西的明娜,瞬间就站直了身体,在洛洛面前摆出了女主人的姿态,开始招呼洛洛这个“客人”,洛洛自然也感觉到了明娜的态度变化,谎称经纪人出了车祸,想要赶快离开冯索家,但不巧的是,洛洛的经纪人在接到洛洛的留言后,就找到了冯索家,想要接走洛洛,三个人就在冯索家门口撞见了。无奈之下,三个人只好留下来吃晚饭,晚饭时,第一次来到地球的星旧闻到了饭菜香味,也想要吃饭,他觉得反正除了冯索别人都看不见他,出去趁机吃点什么应该也不妨事,但没想到的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他了。经纪人杨丹,还有葛鸣月都觉得这个突然出来的小帅哥长得十分养眼,为了掩饰星旧的真实身份,冯索假称星旧是自己的表弟。星旧和冯索推测了一下为什么别人又可以看到他的原因,觉得这或许是因为别人看见星旧的时间是晚上,白天的时候别人应该就看不见星旧了。

秦楚背着洛洛找到了杨丹和葛鸣月,邀请洛洛去参加他举办的时尚之夜,在派对上,秦汉居然也出现了,他为了讨好明娜,还准备了一个小节目,这个节目就是把洛洛的梦境记录改成了自己的作品,秦汉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弟弟秦楚,因为这原本是秦楚为洛洛而准备的。在场的冯索也觉得十分奇怪,因为这个视屏中出现的场景,居然和他见到星旧的地方一模一样。

秦汉无耻地将梦境记录占为己有,并且还公然宣称要将把梦境卖掉,洛洛一起之下就站了出来,高声指责秦汉的卑鄙行为,但秦汉依旧不让步,反而说洛洛恩将仇报,就在局面尴尬无解的时候,冯索站到了台上,宣布自己已经成为了洛洛梦境的版权拥有者,原来,看到哥哥为了打击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无所不做的样子,秦楚彻底失望了,于是就在走廊上把洛洛的梦境签约合同转给了冯索。除此之外,冯索还把梦境的主人洛洛定为格凝集团相关产品的代言人,洛洛的心里突然就有了冯索的影子。

第6集 - 樱空释威胁星旧,艳妲出手救秦汉

从派对回到家后,冯索问星旧为何会打电话要求他一定要拿下幻险奇缘的版权,星旧解释说,这是因为幻险奇缘中呈现的场景就是幻世中的真实景象,还说洛洛有可能也是幻世的中的人,而冯索却觉得星旧不过是在胡言乱语,这一切都不过是个巧合而已。

晚上,星旧洗了澡之后站在窗前欣赏风景,但冯索却再也看不下去了,拿出了无线吹风机给他吹头发,星旧看着这个给自己吃头发的冯索,想起了曾经为了部下出生入死的卡索,只觉得恍如隔世。

在冯索去睡觉之后,樱空释幻化成为一团黑气出现在了星旧面前,樱空释告诉星旧,别人无法在白天看到星旧其实是他做了手脚,如果星旧不尽快从冯索身边离开,回到刃雪城,那他就会慢慢消失,连被冰封了亿万年的 身体也会化作一捧黄土,彻底消失。星旧表示自己根本不怕死,樱空释又告诉他,如果星旧告诉冯索从前发生过的事的话,他就再也不会见到他妹妹星轨的转世。

火族的公主艳妲在地球上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军队,为的就是不让赤凝莲再次开放,而这批军队在平时不过是普通人的样子,只有在艳妲需要的时候才会露出原本的样子,为了维持军队中士兵的面貌,艳妲总是引诱凡人做这些士兵们元神的傀儡,这一次,军队里的士兵为艳妲找来了星旧的身体。而艳妲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为了让樱空释可以达成他的目的。

派对上出了丑的秦汉跑去喝酒买醉,但却因为在酒吧里闹事被赶了出来,艳妲为了扩充自己的力量,把醉倒在路边上的秦汉捡了回去。

冯索在家里不断翻看着洛洛的梦境记忆,发现其实这些看起来连贯的梦境更本就是支离破碎的,星旧本想向冯索届时这一切的原因,却又在话临出口时又收了回去,星旧想起了樱空释说的话,为了见到妹妹,他决定不和冯索解释这些事情。

大秦公司一大早就炸开了锅,因为秦汉在派对上的表现,导致大秦公司的股票一落千丈,二事件争端中心的秦汉却迟迟没有出现,就在众人都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秦汉出现了,但今天的秦汉显然那里怪怪的,突然变得十分通情达理,不但化解了公司股东的矛盾意见,甚至还提出了让秦楚出面和凝格集团谈合作,一起制作洛洛的幻险奇缘。

明娜因为见到冯索为了洛洛而屡屡出手,伤心不已,她接到了男闺蜜的电话,男闺蜜劝她不要放弃接近冯索,还提出要和明娜见面。其实,明娜这个素未谋面的男闺蜜,就是樱空释。

冯索在洛洛的梦境里发现了一个和洛洛长得额一模一样的女人,而他自己的梦境里也出现了这个女人,为了完整地构造出整个幻险奇缘,冯索想要立刻去将洛洛的梦境签下来,但星旧却阻止了他,因为如果冯索和洛洛相爱的话,赤凝莲将会再一次绽放,幻世将会不复存在。

第7集 - 冯索耍赖签合约,洛洛活动遭绑架

冯索摆脱了星旧的阻拦后,就去了洛洛家。洛洛觉得十分的慌神,因为她不知道这个神经兮兮的冯总要来干什么,冯索干脆说明了来意:他想要和把洛洛的梦境所属权签约下来。但洛洛根本就不想和冯索签约,以从没有说过要做格凝集团的代言人为借口想要推脱,于是,冯索干脆开始“威胁”洛洛,他告诉洛洛:她不签约也行,反正女演员大把,根本也不用愁啊。还翻出了手机,找到了一些其他女演员的信息翻看,还对那些演员们夸夸其谈:什么“长相清新脱俗”,“身材比你好”,“粉丝比你多”,但洛洛仔细一看,发现那些女演员们每一个长得好看的。洛洛当即反应过来冯索这么做的目的:如果她不签约,冯索就会把幻险奇缘毁掉。但不得不说,冯索这样的损招还是起作用了,洛洛看都不看合同条款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了合同,冯索就该走了,但他不但没有走,还凑到了洛洛旁边坐下,洛洛更慌了,完全摸不透这人在想什么,要干什么,她越往旁边挪,冯索就越靠的近,就在洛洛退无可退的时候,冯索突然捉住了洛洛的手!然后,给洛洛戴上了一个手表。

“这是我的新产品Dream Watch,防水防压防高温,”冯索看到洛洛想要脱下手表后,又补充了一句“还防脱”。并且,冯索还告诉洛洛,她的梦境所有权从她签了合同之后,就全部归格凝集团所有了。也就是说洛洛从前,现在和将来的所有梦境都贵格凝所有了。洛洛再次觉得冯索是在是过分,不由分说就追上已经出了门的冯索,想要好好理论一番,但目的已经达成的冯索有些不耐烦,他一把扯过洛洛的手臂,把她按在了墙上,强行壁咚!冯索低声告诉洛洛要有契约精神,这一幕被突然出现的秦楚看见了。

咖啡厅里,秦楚恨声指纹冯索到底有什么目的,冯索莞尔一笑,说自己和洛洛只有生意上的关系,自己并不会夺人所爱,秦楚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想到自己前来找冯索的真正目的后,就不再出声质疑了,他把洛洛的零碎梦境资料送给了冯索,要求与格凝集团合作,携手制作洛洛的幻险奇缘,冯索作为一个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油条,稍作思索后就答应了秦楚的要求。

杨丹接到了一个电话,邀请洛洛去一个孤儿院参加演出活动,杨丹本想着洛洛既然已经签下了合约,想要推脱掉,但洛洛却自己决定了要去孤儿院。第二天,洛和经纪人们去到了孤儿院演出,给小朋友们发蛋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脸色阴郁的男孩,他不光插队,还把杨丹递给他的蛋糕狠狠拍到了地上,不由分说的就冲出了教室,洛洛赶忙追了出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男孩,就在洛洛觉得奇怪的时候,男孩又出现了,还拿着一个诡异的木偶,对准了洛洛的眼睛,就在那时,洛洛的脑袋里出现了奇怪的回忆画面,似乎有人在乞求她不要吃掉自己。接着,洛洛就被一群黑衣人绑架了。

正在敢看洛洛的梦境记录的冯索突然听到了呼救声,声音从洛洛的DreamWatch传来,冯索顿时就觉得一定是出事了,他急忙打电话给杨丹,确认了洛洛可能出事了,临出门要去寻找洛洛时,明娜却又出现了,她拉着冯索不让走,但心急如焚的冯索哪里顾得上明娜,甩开了明娜的手就冲出了家门。

根据手表的定位,冯索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果然就见洛洛混到在一旁,他刚想要带走洛洛,就遭到了绑架洛洛的黑衣人袭击,在这个危急时刻,冯索的幻术灵力再一次爆发了,他轻易地就解决了那些层出不穷的黑衣人,将他们一个个冻住后击碎,但由于冯索不过是凡人身体,所以在解决了敌人后,他就晕了过去。樱空释再一次出现了,他用幻术让洛洛再一次陷入昏迷后,带走了冯索。

事后,已经被樱空释送回家的两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对之前的记忆产生了怀疑,整件事都有些模糊不清,但又无从追查,周围的人都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樱空释做的,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阻止冯索和洛洛相识相爱。

第8集 - 木偶店藏玄机,兄弟首次碰面

冯索越想越觉得事情并大对劲,他拨通了明娜的电话,通过询问明娜是不是去过自己家来判断事情的真相,明娜肯定的答案让冯索越发觉得奇怪,因为星旧告诉冯索他一直都在家里睡觉,从没有出去过。

明娜的男闺蜜,也就是伪装了身份的樱空释,在旁敲侧击地劝说明娜去投资幻险奇缘,这样就可以接近冯索,明娜果然赞同了樱空释的提议,并且还提出邀请,想让樱空释也和自己一起加入幻险奇缘的设计策划。

与此同时,冯索在家里的监控记录上找到了自己确确实实出去过的记录,他本想好好教训一下星旧,但却又像刚清楚星旧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干脆来了个将计就计,想要知道星旧是否对洛洛的梦境记录也有兴趣。

为了让樱空释也加入到幻险奇缘的策划设计中来,明娜打电话找来了冯索,把他带到了樱空释设计的雪屋里,哪里的场景和幻险奇缘中的场景简直没有什么差别,冯索到了哪里之后,发现桌子上放着一片惊呼透明的羽毛,不知道为什么,冯索一拿起那片羽毛,就放在嘴边开始演奏,就像他之前用过这个形状奇特的乐器一样,而这一切都只有樱空释知道是怎么回事。

洛洛自己去了孤儿院调查那天的事情,院长告诉洛洛:那天有好几个小朋友也看见了那个拿着木偶的男孩,但现在那个男孩却不知道去哪里了。院长推测那个男孩应该是孤儿院不远处一家木偶店里的孩子,于是,洛洛只身前往木偶店查看,当她走进了木偶店后,看见了一个长得十分清秀逼真的木偶,洛洛把木偶拿起来把玩,转了转木偶的手臂,没想到她这一转,远在冯索家里的星旧手臂突然就不听使唤了,摆出了和木偶一样的动作。原来,那个看起来十分逼真的木偶就是星旧的真身。

冯索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说是洛洛的梦境记录被人删除了,而且有可能无法复原,这让冯索对星旧起了疑心,但还好冯索保留了备份,藏在了他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因此也不怕别人会动什么手脚。就在冯索对星旧起了疑心的时候,星旧依然在遵守和樱空释的约定,他受到了樱空释指示,要把洛洛的梦境数据偷出来交给樱空释,但为了自己所效忠的王,星旧还是在装有有数据的硬盘上做了手脚,可惜这一切都瞒不过樱空释。

冯索为了确保安全性,给洛洛换了一个Dream Watch,就在着短短的一瞬间,两个人的眼神就这样对接了起来,冯索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对洛洛产生了感情,也就是在那一个瞬间,樱空释胸口的赤凝莲突然焕发出奇异的红光,让他感到了一阵阵剧痛。

为了尽快完成和樱空释的约定,星旧偷偷联系了樱空释,想要把假的数据硬盘交给樱空释,以此蒙混过关,但是樱空释还是识破了星旧的小伎俩。就在樱空释要离开的时候,冯索出现了,他看进来额樱空释的背影,樱空释却完全没有勇气转过去看哥哥一眼。

第9集 - 明娜姐妹暗中作祟,洛洛节目现场屡遭排挤

樱空释当然不可能让哥哥见到自己,他用了法术,瞬间就消失在冯索面前。

明娜总觉得冯索已经为洛洛着了迷,根本不会理会自己,他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樱空释,樱空释就建议明娜也去参加幻险奇缘的真人秀,可以增加她和冯索在一起相处的时间。通过在餐巾纸里包洋葱的方法哭泣撒娇之后,明娜拿到了参加真人秀的名额。

星旧陷入了一个巨大的困境之中,他无法找到自己的真身,现在这个幻化出来的身体也已经出现了将要消失的迹象,无奈之下,他只好去偷洛洛的梦境数据,但是,洛洛的数据竟然不在冯索藏起来的地方,就在冯索揭穿了星旧在搞鬼之后,星旧就这样消失在冯索的面前,冯索这下真的慌了,他完全不知道星旧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洛洛也开始准备真人秀了,经纪人拿来了其他三位同台艺人的资料想让洛洛了解,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明娜也开始准备了,只不过作为明耀集团的大小姐,准备的方法自然更加深入人心:明娜和明乐拿出了三套明耀集团的限量首饰送给了三个明星,希望她们可以在真人秀的录制过程中好好“保护明娜”。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对姐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樱空释现在是在这个凡世里唯一一个可以看见星旧的人了,星旧十分难过,因为他觉得自己让冯索对自己感到了失望。看着这个繁华的凡世,星旧觉得都有些迷茫,他问樱空释有没有自己的梦想,樱空释笑着告诉他,自己来到凡世千年,无依无靠,为的就是把哥哥带回刃雪城,但星旧却问樱空释他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刃雪城,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无论是刃雪城,还是凡世 都是一样的。因此,星旧决定守护冯索到最后一刻。

樱空释发现负责看守星旧真身的剑灵不见了,星旧的真身也不见了,他没想到的是,剑灵带着星旧的真身去找艳妲了,剑灵想要和艳妲合作,为自己的兄弟们报仇。他们想要潜入洛洛的潜意识里,破解洛洛的前世梨落封印了剑灵六兄弟的符咒。

第二天,幻险奇缘真人秀准时开始了,这是一个真人入梦的电视节目,内容就是让五位女嘉宾进入用洛洛的梦境构造出来的虚幻场景中闯关冒险。由于明娜姐妹提前收买了其他三位艺人,所以洛洛在现场备受排挤,先是被其他嘉宾抢去了发言的机会,再来是被迫抽到了最后一名,被迫选择了最差的武器。明娜提出和洛洛换武器,但被要强的洛洛谢绝了,五个人躺在入梦装置中,进入了那个虚幻的梦世界。

没想到的是,五个人才刚进入梦境,就出现了出乎意料的事情。

第10集 - 剑灵梦境下手报仇,星旧元气真身终归位

第一个领了便当的是三个一人中的,名叫张星,他们原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绝对不会太难,谁知道以来就遭到了袭击,立刻醒了过来,而另外两名艺人转头也醒了过来,一个被迫跳下了悬崖,另一个本想将洛洛推下悬崖,结果自己掉了下去,转眼间,就只剩下了明娜和洛洛两个人,但这个游戏实在太过逼真,敌人也是真的强大,明娜在转眼间也输了。整个梦境里就只剩下了洛洛一个人。

梦境中,洛洛就快要穿过城堡,到达终点了,洛洛一抬头,看见了那个拿着木偶的男孩,这个男孩就是樱空释找来看守星旧真身的剑灵,剑灵把洛洛锁在了梦境中,想要乘机报仇。就在这时,演播大厅也发现了不对,工作人员无法唤醒洛洛,也无法重启梦境,危急之下,星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冯索脑海中,星旧告诉冯索,解救洛洛的唯一方法就是进入梦境后,带回洛洛,于是冯索自己躺到了仪器上进入了梦境,就在他刚进入梦境之时,就看见洛洛被剑灵打倒在地,他冲过去牵起了洛洛,想要赶紧离开梦境谁知了再一次遭到剑灵的袭击,昏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时,居然变成了一个狮面人身的家伙,这家伙是洛洛的原身梨落体内的堕神谕,梨落就是用这个家伙封印了剑灵的其他六个兄弟,剑灵袭击洛洛就是为了拿回被封印的力量。堕神谕虽然身手敏捷,但依旧不是剑灵的对手,被打的败下阵来后,又变回了洛洛。

剑灵将洛洛身体里原本属于他的力量拿了回来,还嚣张地笑着权冯索重新找一个美女算了,说着就要将冯索打回现实世界,就在剑灵把一小团黑气注入到冯索胸口后,冯索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掐住了剑灵的脖子,将他提到了空中。此时的冯索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冰族的舍弥。舍弥将剑灵用幻世几拳打碎后,又离开了冯索的身体。

在舍弥离开冯索的身体后,整个梦境世界开始震颤,周围的建筑开始崩塌,冯索根本站不住脚,更让人着急的是,冯索无论如何也唤不醒洛洛,而周围的地面已经开始塌陷了,就在这时,樱空释出现了,他想要将冯索待会现实世界中,但冯索却不愿意丢下洛洛,还说如果丢下了洛洛,那他也不会离开。无奈之下,樱空释只好将洛洛也带回了现实世界。

冯索最先醒过来,他醒来是洛洛还在昏睡之中,随后,洛洛也醒了,但是这个“洛洛”其实是星旧的元气。原来,樱空释为了不让星旧死,于是将星旧的元气留在了洛洛身体中。犀牛告诉冯索:自己就是星旧,洛洛暂时还没有醒,而现在自己将带冯索去寻找真身。于是,两人去到了木偶店,而刚才被打散了的剑灵此时也在木偶店里。艳妲得知消息后立即告诉了剑灵,剑灵却压根儿不在乎,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拿回了自己原本的力量,对付两个凡人根本不是问题。

剑灵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星旧在控制洛洛的身体,还嚣张地扬言说出了星旧真身就在自己身上,冯索立即和星旧一起追上了剑灵,想要拿回星旧真身,经过了一场搏斗之后,星旧终于拿到了自己的真身。而剑灵也因为无法打过真身已经归为的星旧而匆匆逃走了。

第11集 - 秦汉背后捅刀欲除格凝,樱空释道出事情真相

樱空释找到了剑灵,质问他为何要在梦境世界中袭击洛洛,站在一旁的艳妲开始担心剑灵会出卖自己,但剑灵暗自权衡之后,还是自己挡下了所有罪责。为了惩罚剑灵。樱空释变幻出了噬神剑,将剑灵重新囚回了噬神剑中。在樱空释离开后,艳妲变换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艳妲本身,另一个却是火族的先主,那些和樱空释作对的事情都是这个先主做的,她的目的是要得到赤凝莲,得到赤凝莲的力量。

冯索把洛洛送回了家里,而心急如焚的秦楚也在等待着洛洛,冯索把洛洛抱上床休息后,告诉了洛洛经纪人以及秦楚洛洛只是太累而睡着了,并答应会查清事实真相。秦楚想起了之前他在筹备梦境房间的时候,哥哥秦汉曾经让自己给其中一名叫做程桐的艺人提前看过梦境资料。

与此同时,秦汉再一次找到了伪装成艳妲的火族先主,两人商量后决定要给冯索以及格凝集团一个大打击,利用悠悠众口压垮冯索和格凝集团。

冯索则一直在查找梦境事件的原因,结果他发现星旧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他发现了星旧之前在刃雪城时和在地球时的差异,星旧在地球上时不再执着于恢复冯索的记忆。而且,冯索还在担心其实自己并不是星旧口中的“王”,他也在担心洛洛,因为从他和洛洛相识后,洛洛每一次发生意外都是被冯索救下来的,这一切都让冯索觉得头疼。他要求星旧向自己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因,星旧却说自己要先去见一个人。

星旧要见的人是樱空释,在樱空释那里,星旧发现自己用四方梦源无法感测到妹妹星轨,樱空释告诉星旧,他妹妹星轨根本就不在地球上。他一直在利用和欺骗星旧。就在这时,樱空释胸口的赤凝莲突然开始异动,樱空释疼得捂住了胸口。直到这时,星旧才明白樱空释到底要干什么,他想要阻止冯索和洛洛相识相爱,让他胸口的赤凝莲再一次开放,逆转时空,从而让冯索回到刃雪城,回到曾经还是卡索的时候。而现在他所担心的就是一旦冯索和洛洛都回复了记忆后,会再一次找到彼此,再一次相爱。如果真的变成这样,不但樱空释会因赤凝莲枯萎而死,冯索也会再也没有下一世,永远消失。

星旧试图劝说樱空释,他问樱空释,当冯索恢复记忆,知道弟弟樱空释为了救他而付出的代价之后,到底会怎么想。而且,如果梨落和卡索的爱情是天注定的命运的话,即使赤凝莲再一次开放,梨落也依旧存在。但樱空释还是执意阻止冯索和洛洛相爱。

在梦境事件发生后,秦汉的恶毒计策开始实施了,各大网络媒体都异口同声的在报道格凝的负面消息,就连那个程桐也在接受采访时大肆诋毁格凝以及真人秀节目,而秦汉也在弟弟面前假装着急和失望,秦楚心中对哥哥的怀疑也越来越深。

第12集 - 洛洛记者会为格凝解围,秦汉秦楚两兄弟相向为敌

格凝集团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因梦境真人秀出了问题,再加上秦汉故意倡导的舆论方向,导致格凝集团的股票直线下跌,让格凝和冯索损失巨大。而现在决定格凝未来的事情,就是洛洛的记者见面会了,如果洛洛在记者会上对格凝以及格凝的产品做出负面评价,那么格凝将会被彻底打败。

面对记者的提问,洛洛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认为这一次格凝的幻险奇缘真人秀其实并不是什么事故,而只是一个实验,既然是实验,就会存在风险,而且在真人秀开始之前,她就已经对这种实验的风险有了了解,而之所以自己被困在梦境中,是因为自己一时好奇,没有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进行游戏而造成的。在得到洛洛的答案后,原本处于危机状态的舆论方向终于有了缓解,格凝也赢得了一线生机。更重要的是,冯索开始对洛洛动心了。

火族先主被艳妲对樱空释的情感所影响,在面对樱空释有可能会死去的事情时忍不住流泪,这让她十分恼怒,她再一次从体内把艳妲分出来,警告艳妲不要用自己的情感影响她,因为她想要得到和樱空释一样的冰焰族神力,并且还想要替代渊祭 统治三界。

冯索将洛洛原来的房子赎买了回来,作为谢礼送给了洛洛,两人说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冯索说自己第一次见洛洛的时候就被她泼了一脸水,洛洛则说是因为冯索拿了一份十分侮辱人的合同,之后又折返回来,所以才会泼他一脸水。现在,冯索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他去问星旧,但却被星旧含糊其辞地掩饰过去。

秦楚找到了程桐,想知道那天秦汉带程桐去机房都做了些什么,程桐告诉秦楚,那天去了机房之后,秦汉请程桐和工作人员去吃了火锅,那家火锅店就在一辆红巴士上。秦楚却立即发现了不对:秦汉根本就不喜欢吃火锅,又怎么可能带程桐和工作人员去吃火锅呢?按照程桐说的地址,秦楚找到了那辆巴士,就在他即将上去的时候,秦汉突然出现了,他找借口带走了秦楚,说有事要和秦楚商量。

幻城凡世艳炟/焰主剧照

兄弟两人走到了车上坐着,秦楚经过此番事情已经推测出着整件事情极有可能是哥哥做的,于是就劝说秦汉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结果秦汉突然掐住了秦楚的脖子,似乎要将弟弟置于死地一样,他的双眼也变得向火族先主的手下一样通红。

第13集 - 洛洛恢复记忆,冯索结茧休眠

火族先主利用自己外表的行业:火锅店,让自己的手下,杨丹的男友带杨丹去了红巴士上车了火锅,把杨丹变成了自己的手下。火族先主答应了秦汉要让他处理洛洛,于是就将杨丹交给了秦楚。在洛洛进行完拍摄的一天,杨丹端给洛洛一杯咖啡,洛洛喝下咖啡后就陷入了昏迷。

冯索在自家床上被助理叫醒,他发现自己居然睡了一整天,提议未这时星旧搞得鬼。助理告诉冯索,员工们发现机房有一天晚上的监控不见了而一段,而且当时值班的工程师在节目出问题之后,就再也没有趣上过班,就在两人开始研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冯索的手机响了,一个未知号码打来了电话,让冯索在一小时之内去到指定的地点,同电话一起来的还有洛洛被绑架的照片。绑架了洛洛的人就是秦汉。

秦汉将洛洛绑架到了一个密闭的冰窖里,而冰窖里的温度在渐渐下降,他想要把洛洛和冯索冻死在那里。冯索开出了各种条件,想要换来秦汉放他们走,但秦汉这次真的想要直接把这两个人弄死,因此也根本不会答应冯索开出来的条件。

洛洛觉得越来越冷了,但冯索却并没有什么感觉,在这个阴暗的冰窖里,两个人第一次有了真心相对的时间,也就在这个时候,樱空释心口的赤凝莲再一次开始异动,让樱空释痛苦不堪。星旧看到樱空释这个样子,不由得开始担心了,他本想劝说樱空释取出胸口的赤凝莲,但樱空释却不愿意,因为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把冯索带回刃雪城,赤凝莲会在两天后冯索二十八岁生日时开放,或是枯萎,都取决于冯索和洛洛是否会相爱,无论赤凝莲开放或是枯萎,樱空释都会受到影响,此时,他决定听天由命,由命运决定一切。

冰窖里,洛洛向冯索解释了为什么之前被秦楚求婚时会从热气球上一跃而下:“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我宁愿死。”这句话勾起了冯索潜意识里的那些画面,那些画面里,总是有一个女人一次次死在自己眼前,而那个女人死之前总是在对自己说着同一句话:“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我宁愿死。”

随着冰窖温度的下降,洛洛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而冯索将自己的灵力全部给了洛洛。洛洛去到了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在那里见到了自己的原世—梨落。梨落告诉了洛洛事情的真相,并让洛洛恢复了记忆。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道冰雪做成的屏障,渐渐将冯索包围在其中,而此时的樱空释也因为赤凝莲异动而晕过去了。

秦汉推开了冰窖的门,想要检查冯索和洛洛是否已经死亡,没想到却受到了洛洛的攻击。两人追打着冲了出去。

火族先主后脚踏进了冰窖中,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雪球状物体,这个物体是冰族之茧,为了让冯索不再休眠之时死去,火族先主抽出了自己的一部分元神,附在冰茧之上,用来帮助冯索对抗极寒之气,以便恢复灵力。他们在听到洛洛的脚步声后,就用幻术离开了冰窖,还带走了冯索的冰茧。

就在同一时刻,樱空释醒过来了,他和星旧推断冯索和洛洛应该是像前六世一样被强行拆开了,星旧赶忙去寻找洛洛和冯索,但就在星旧离开后,艳妲跑进来告诉樱空释:冯索出事了。

第14集 - 赤凝莲花开在即,樱空释被骗受伤

杨丹被焰主派去冯索家里偷金缕玉带枕,为的是收集六个圣魔方的信物,用于召唤在冯索的原世舍弥,以帮助自己完成大业。杨丹去到冯索家后,先是假装问询洛洛是否在冯索家,接着又说要去上厕所,然后又指示冯索的助理帮自己泡咖啡,以便她去寻找金缕玉带枕,助理没有察觉到杨丹的目的,被支开了,杨丹顺利得手,带走了金缕玉带枕。

另一边,焰主假扮的艳炟找到了樱空释,告诉了他冯索出事的消息,樱空释觉得很奇怪,如果冯索将所有灵力都给了洛洛,那现在这个在冰茧里的冯索也就只是个凡人而已了,根本抵御不了冰茧内的极寒之力,为了解救冯索,樱空释决定将胸口中的赤凝莲徒手取出,并放到冯索身上,以便冯索有足够的时间修养而不至于被冻死。艳炟还告诉樱空释,自己已经抽出了一丝元神附在了冯索身上,让他可以暂时抵御极寒之力,艳炟这一举动得到了樱空释的信任,让樱空释将刚取出的赤凝莲放心地放在了艳炟的手里,但艳炟一拿到赤凝莲,就立刻露出了原形,恢复了原本的焰主的性情。

樱空释大惊,完全无法理解,因为一开始他复活的就只有艳炟一人,没想到居然把艳炟的原世焰主也从无间空间里带了出来,造成了如此大祸。焰主拿到了赤凝莲后,就有了可以逆转时空的能力,她现在就等集齐圣魔方的信物,召唤舍弥了。樱空释告诉焰主,赤凝莲只要离开了他的身体,没有多久就会枯萎。焰主长笑一声后,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说着就抬起一只手开始吸取樱空释的灵力,"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会用你的灵血来浇灌赤凝莲!"焰主的另一只手则将那些被吸来的灵力转化后,注入到了赤凝莲上。

樱空释被强行吸走了灵力,变得不堪一击,立时就陷入了昏睡之中,看着眼前这个变得脆弱的樱空释,焰主再一次被艳炟的情感影响了,让她没有再下手伤害樱空释,那些曾经和樱空释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恢复了记忆的洛洛找到了冯索家里,她被告知冯索不在家里,就连刚刚出现过的杨丹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洛洛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在此时,星旧也回来了,洛洛单独告诉了星旧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的事情,并和星旧一起讨论着那个控制了杨丹的人到底是谁,就在两人否定了秦汉后,电视里播出了一条新闻:大秦集团的总裁秦汉遭遇了车祸,全身多处骨折,进了医院。

与此同时,焰主的计划又完成了一部分了,杨丹带来了她所需要的金缕玉带枕,一切都只等赤凝莲花开了。

幻城凡世冯索/卡索剧照

因为冯索失踪,格凝集团内部开始穿出不好的流言,要么就是说公司已经破产了,要么就是说公司已经签署了合并合同,员工们都在不停地抱怨猜测,就在格凝集团风雨飘摇的时候,有一个老婆婆出现了,这个老婆婆是格凝集团的董事长,可以接替冯索处理公司内部的一切事务,同时,她也是冯索的原世,卡索在幻城世界的婆婆。婆婆找到了受了伤的樱空释,樱空释告诉她,自己想要去解救哥哥,但婆婆告诉樱空释:焰主的目的是让冯索觉醒为舍弥,回到渊祭时代,所以只要赤凝莲没有开,冯索就会暂时安全。面对樱空释的焦急,婆婆也一直在安慰着他。

这边,洛洛和星旧通过杨丹的会客纪录,找到了那个被安插在冯索周围的内鬼,而这个所谓的内鬼就是之前负责真人秀的工程师,真人秀出事以后,这个人就再也没出现过,而杨丹开始变得怪异的之前的那两天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这个工程师。终于,洛洛发现焰主居然可以用元神控制别人,而她用元神控制了的人远不止洛洛现在知道这些。

秦楚联系了洛洛,说自己已经知道撞了秦汉的凶手就是之前失踪了的工程师,而且现在就要去找他算账,洛洛让秦楚将他的位置发给了自己,之后,洛洛赶到了秦楚所在的地方,制服了那个被焰主控制了的工程师。

第15集 - 冯索恢复记忆,赤凝莲未开而枯

洛洛和星旧在秦楚的帮助下抓到了那个消失了的工程师,发现这个工程师已经被焰主控制了元神,成为了焰主的一个小喽啰,也正是这个工程师,才导致了真人秀节目出了意外,让洛洛险些丧命。星旧和洛洛打算逼问那个工程师,让他说出焰主藏身的地方,但由于焰主控制了他的意识,所以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都问不出什么,这时候,婆婆出现了,她说这个人的既然已经被焰主控制了,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人所看见的东西也可以被焰主看见,通过这个途径,婆婆反而将了焰主一军,她用自己的幻术,通过焰主的眼睛找到了焰主和冯索所在的地方。

因为洛洛已经恢复了记忆,所以自然可以去寻找并解救冯索,婆婆则找到了樱空释,并将自己的灵力传给了他,让他去救冯索。洛洛和星旧到了婆婆所说的地方之后,转了好几圈才找到焰主藏身的地方,到奇怪的是,焰主并不在冯索的冰茧旁边,为了解救冯索,星旧动用了自己的圣魔方,想要通过圣魔方让冯索苏醒,以免错过了赤凝莲开放的时间,就在星旧拿出了圣魔方时,焰主出现了,并一举夺走了圣魔方。

为了抢回圣魔方,唤醒冯索,洛洛和星旧开始联手对付焰主和她的喽啰们,但洛洛和星旧只有两个人,根本就打不过对方,眼看洛洛和星旧马上就要失败,焰主也稍微放松了警惕,转头开始了召唤舍弥的仪式,就在这时候,樱空释及时赶到,他用噬神剑杀死了焰主恩喽啰们,直逼焰主,但在打斗中洛洛受了伤,不小心对着冰茧喷出了一大口血,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这些血,冯索的冰茧开始破裂了,裂痕从鲜血渗透的地方开始蔓延,一直布满了整个冰茧,最终导致冰茧裂开,唤醒了冰茧内的冯索。

恢复了灵力的冯索此时又变成了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他的双眼是冰凉的蓝色,头发是血一样的白色,这个男人就是冯索的原世:卡索。他轻轻松松地就解决了剩下的喽啰,还把焰主打回了意识空间里。

在意识空间里,焰主和艳炟开始了较量,两人为了不同的东西而展开了厮杀,一个要得到冰焰石,一个却想要守护樱空释,一个为情,一个为利,难分难舍。樱空释也进入了焰主哦哦意识空间里,想要救艳炟,但焰主太过狡猾,她再一次和艳炟融为一体,并告诉艳炟,要么杀了樱空释,要么她杀了艳炟。艳炟的选择让樱空释大吃一惊:艳炟选择用噬神剑自杀,这样焰主就会灰飞烟灭,即使她自己也会不复存在。

现在,冯索也恢复了从前的记忆,但赤凝莲也因为他和洛洛再一次相识相爱而枯萎了,再一次回到刃雪城的机会也随着赤凝莲的枯萎而消失了。

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结束了的时候,原本因为遭到焰主谋划的车祸而昏迷住院的秦汉,突然从医院的床上消失了。

易贝塔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回复“验证码”,获取验证码。在微信里搜索“易贝塔”或者“Ebeta-Org”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