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人民的名义》分集剧情介绍全集大结局(1-52集)

6个月前 (03-26)474600

第13集 - 侯亮平与高小琴智斗 李达康和欧阳菁翻脸

李达康让杏枝给欧阳菁打电话,催她马上回家,欧阳菁和朋友聚会玩得正开心,她很不耐烦地敷衍说晚一点回去,李达康一把夺过电话,大声地喊她马上回来了结他们俩的事。杏枝看他生气,劝他先去睡一会。李达康让杏枝接着说她工作的事,杏枝觉得自己的事是小事,不好意思麻烦李达康,杏枝说别的区都按照省,市的政策规定落实了,只有光明区迟迟不给办理。如果按照规定,杏枝每月可以多拿一千元,李达康觉得这就是大事,劝杏枝上访的时候不要冲在前面,担心她有危险。李达康得知信访办区长和书记接待日有警察维持秩序,他勃然大怒,决定要去收拾他们。

这时候,欧阳菁回来了,两个人相对无言像陌生人一般。欧阳菁准备内退,然后去洛杉矶陪女儿,欧阳菁埋怨李达康对自己和孩子不负责任,她知道离婚协议对李达康很重要,因为自己的离开让李达康成了裸官,就丢了他的乌纱帽,李达康被她讥讽的言辞激怒,说自己的工资都给了孩子,欧阳菁冷笑,就他那点工资能够负担孩子在美国的费用。最后,欧阳菁答应和李达康离婚,条件是把山水集团的项目给大路集团的王大路,李达康面对威胁气得咬牙切齿地回答“你做梦”。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不欢而散。

(欧阳菁离婚提条件被李达康坚定否决)

高小琴和祁同伟众星捧月般把侯亮平情入席,在座的大多是政法口的官员,还有几个是侯亮平的同学,桌上就是一些农家小菜,显然是在侯亮平面前演清廉,高小琴谈笑风生,不露声色地对侯亮平大加恭维,祁同伟也是侃侃而谈民以食为天,以及伴随美食的美酒,大家推杯换盏,其乐融融。祁同伟建议进行下一个项目,他知道侯亮平喜欢京戏,就和高小琴一起陪侯亮平唱了一出《智斗》,高小琴的阿庆嫂表演得惟妙惟肖,风情万种,侯亮平的刁德一也是从容自如,祁同伟在旁边热情地帮衬着,三个人唱得字正腔圆,余音绕梁。高小琴对侯亮平察言观色,真真假假地试探,侯亮平却是不阴不阳,深藏不露,让人分不清楚是在唱戏文还是真实的较量。

一场智斗唱得风生水起,侯亮平对高小琴的印象愈发深刻,那么多政法口的官员都是她的座上客,这个女人的确不寻常,汉东的这潭水深不可测,侯亮平一路上思绪万千,径直来到医院,守在陈海的身边,他的思绪才慢慢静下来,他和陈海聊到高小琴的不简单,如果陈海醒着,还可以帮他参谋,侯亮平埋怨陈海傻,怎么就不明白陆亦可对他的感情,却偏偏把她介绍给赵东来。这时候,陆亦可也来看陈海。

聚餐后,高小琴和祁同伟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侯亮平,高小琴看出侯亮平对事情的观察很敏锐,他埋怨祁同伟不该抽雪茄,明显违背了中央的八项规定,劝他少抽一点,让他学侯亮平戒烟,祁同伟却不以为然,他大谈忌烟的男人杀人不眨眼。高小琴觉得侯亮平身上有英气,不像他唱的刁德一那样阴阳怪气,祁同伟也承认侯亮平一脸正气,他带来的尚方宝剑可以斩掉一批人。高小琴听说侯亮平要先让欧阳菁哭起来,她觉得这样也能起到敲打李达康的作用,祁同伟赞叹她的消息灵通,高小琴对李达康的决定非常愤怒,他让山水集团把政府垫付大风厂的钱还了,否则就把他们的土地重新招拍挂。祁同伟让高小琴劝说股东们做好退赔,否则会给自己惹麻烦,高小琴觉得李达康太霸道,敲诈自己花钱买平安。

(祁同伟提醒高小琴必要时刻花钱买平安)

高小琴讲起了自己白手起家的艰辛,祁同伟感同身受。他们俩都是贫苦出身,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权贵可以攀附,只能靠自己,最后,他们俩心有戚戚地干杯。

陆亦可和侯亮平来到病房门口的椅子上,侯亮平埋怨她这么晚还来医院,陆亦可笑称自己是自由的齐天大圣,并且说她原来叫陆步余,陆亦可是小姨夫给改的,她的小姨夫是侯亮平的老师高育良。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陆亦可向侯亮平报告,欧阳菁不但违规(国家规定,处级以上干部不能办理因私护照)办了因私护照,而且已经办好了多次往返美国的签证,随时可以一走了之。陆亦可建议对欧阳菁强攻,侯亮平让她注意欧阳菁的政治背景,侯亮平会再想办法。侯亮平让陆亦可去仔细调查,去年大风厂断贷的时候,山水集团和欧阳菁有没有利益输送,然后和丁义珍的案子并案侦查,侯亮平觉得山水集团,欧阳菁和丁义珍他们是同一个利益主体,只要攻破一个,其他也就迎刃而解。陆亦可很佩服侯亮平的严谨和缜密。

侯亮平和陆亦可回到局里,他们还在继续讨论案情,侯亮平指出,丁义珍出逃,虽然隐藏了真相,可是也暴露了目标,汉东有一窝贼,甚至有人身居高位。侯亮平担心自己在明处,对手在暗处,他们不但要躲明抢还得防暗箭。

陆亦可问侯亮平晚上的饭局感觉如何,侯亮平说起他们唱的智斗,高小琴对他不卑不亢,侯亮平回应她不阴不阳,他感叹高小琴的左右逢源。陆亦可不明白高小琴那么年轻,京剧怎么会唱那么好,侯亮平认为这就是高小琴的过人之处,因为现在的高官大都是那个欣赏京戏,样板戏那个年龄段的,她下功夫只是为了投其所好。

陆亦可让侯亮平小心,因为陈海接近案件的真相才会被下黑手。陆亦可告诉侯亮平,祁同伟让陈海转院,不但她不同意,陈岩石也不同意,侯亮平坚决反对陈海转院。陆亦可还有疑问,如果陈海是因为蔡成功举报才被害,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干掉蔡成功。

(陆亦可提醒侯亮平查案过程注意安全)

赵东来来到医院 ,他逼蔡成功照着纸条上的字念下来,他们在旁边录音,上面写的是一个电话记录:陈局长吗?我举报一帮贪官,他们不让我好好过,他们也别想过好,我有个账本要当面拿给你等等。

蔡成功看出他们是想做伪证陷害自己,故意磕磕巴巴,连标点都读出来,让人一听明显就是假的,赵东来气得咬牙切齿。蔡成功表示,自己是给陈海打过电话,但是字条上的话他从来没有说过。蔡成功突然明白了,一一六那天,自己出不了城,根本没有见到陈海,赵东来他们这么做是想证明自己和陈海的车祸有关,蔡成功大声喊要见侯亮平,告他们诬陷。赵东来一气之下决定连夜审问蔡成功。

干警首先指控蔡成功煽动工人闹事,蔡成功回答是自卫。质问蔡成功和丁义珍是什么关系,蔡成功回答都是高小琴做的套,陷害自己,又指出蔡成功勾结山水集团签放弃职工安置的合同,蔡成功斩钉截铁地回答自己从来没有签过这个合同,都是高小琴伪造的。

最后,干警又说到蔡成功和侯亮平是发小,侯亮平之所以让给蔡成功检查身体是不是暗示他装病。紧接着追问侯亮平和蔡成功有没有一起做过生意,蔡成功觉得他们话里有话,大声斥责他们不能诬陷侯亮平。

(警察审讯蔡成功与侯亮平是否有生意往来)

干警表示只要有人举报,他们就要查,蔡成功冷笑,这个举报人真有想象力。

这次对蔡成功的审讯是步步紧逼,还处处是陷阱,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