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人民的名义》分集剧情介绍全集大结局(1-52集)

6个月前 (03-26)474622

第14集 - 蔡成功被疲劳审讯后打伤 陈岩石筹建新大风集团

天亮了,蔡成功被审问了一整夜,早已身心疲惫,两名干警也是无精打采,蔡成功的口供笔录记了厚厚的一沓,他们让蔡成功看完签字,蔡成功要告他们疲劳审讯。

季昌明给孙检察长打电话,让他增派人手,二十四小时保护蔡成功的安全。

蔡成功精疲力尽地从审讯室出来,迎面遇到负责大风厂拆迁的常成虎正好被提审,他们刚一走近,常成虎就恶狠狠地拳打脚踢两下就把蔡成功打到在地,还咬牙切齿地大骂蔡成功,他觉得都是因为蔡成功,自己才被关起来。

(蔡成功监狱遭遇常成虎殴打)

蔡成功因为伤势严重,被送进医院。

季昌明把蔡成功被打的消息告诉侯亮平, 侯亮平非常生气,尽管季昌明一再说明只是偶然事件,侯亮平还是找陆亦可,让她去向赵东来问个究竟。并且转告赵东来,如果他保护不了蔡成功,就把他送检察院反贪局来。

一早,李达康先推掉国家部委刘主任的约见,又辞掉了光明峰项目二期的剪彩,他一进办公室马上让秘书打电话问赵东来昨夜突审蔡成功的结果,接着又让他给沙瑞金的秘书联系,他想找沙瑞金汇报。恰巧沙瑞金也正要找李达康。原来,沙瑞金准备去李达康当年工作过的林城搞调研,沙瑞金在电话里称赞李达康思想超前,十几年前就想到了环保问题,李达康主动要给沙瑞金当向导。李达康接完电话以后,就让秘书找出来林城资料。秘书告诉他王大路已经等候多时了,李达康特意把王大路叫来,提醒他要走大路,不要走小路,因为小路容易摔跟头,王大路赶忙向李达康解释,他本想为光明峰项目做点贡献,可是丁义珍太黑,所有招投标的项目全都是假的,他只好求欧阳菁。李达康让他去找新任总指挥孙连城,他想利用欧阳菁这条路走不通。

赵东来看到病床上被打得狼狈不堪的蔡成功,他的嘴角竟然露出让人无法察觉的笑意,他刚转身想离开。迎面遇到陆亦可气势汹汹地来找他兴师问罪,赵东来连连说对不起,表示要写检查,还嬉皮笑脸地和陆亦可讨价还价,陆亦可对他的厚颜无耻也无可奈何,赵东来要请陆亦可和林华华去射击场打靶,说完就要离开,陆亦可大声呵斥让他坐下,陆亦可要和赵东来讨论蔡成功的安全问题。

(侯亮平怀疑蔡成功被打不是偶然事件)

侯亮平向季昌明汇报,他认为蔡成功被打不是巧合,是因为他的举报惹怒了那些人,季昌明却认为是侯亮平太敏感,侯亮平心痛地表示,陈海就因为太不敏感,才会被害。

随后,侯亮平给陆亦可打电话,让她单独去见蔡成功,看他有什么要说的。陆亦可来到蔡成功的病房前,对看守的干警亮出工作证,说明要去看望蔡成功的伤情。她进门就小声向蔡成功说明是侯亮平让她来的,随后,她拿出手机,将蔡成功想说的话录下来,蔡成功说分局的人反复让他念一张纸条,还录了音,纸条上是打给陈海的举报电话内容,可是纸条上的话自己从来没有说过,更没有说过要带账本见陈海的话。

赵东来接干警的电话才知道陆亦可闯进了蔡成功的病房,他立刻赶了过去。

赵东来遇到匆匆出来的陆亦可,赵东来指责陆亦可太不够意思,陆亦可却认为是赵东来把那点意思弄成了没有意思,陆亦可生气地指责赵东来不负责任导致蔡成功受重伤,她让林华华留下监督,记录着蔡成功的治疗,也顾不上理会赵东来的胡搅蛮缠,陆亦可匆匆离开了医院。

陆亦可把录音放给侯亮平听,侯亮平猜不出蔡成功说的是什么账本,赵东来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蔡成有账本。

陆亦可认为他们是想陷害蔡成功。侯亮平突然明白,陷害蔡成功和害陈海的是一伙人,又向陆亦可打听陈海和赵东来的关系怎么样,陆亦可说陈海从来没有提过赵东来。

(陆亦可派周正加强监控保护陈海)

侯亮平知道陈海车祸前给赵东来通过电话,所以赵东来对车祸的了解最多,陆亦可想去找他摊牌,侯亮平却在担心陈海的安全,担心他会像蔡成功一样发生意外,侯亮平坚信有人怕陈海醒来,陈海一旦醒来,那些人就完蛋了。陆亦可想起陈海躺在病床上,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内心却是满满的心酸和心疼,忍不住泪流满面,她要求找来三个精明强干的法警,便衣持械进入陈海病房,二十四小时全方位保护陈海的安全。

蔡成功进去了,大风厂破产了,政府垫付了死前五百万的安置费,多数人拿到钱撤了,少数的老弱病残拿了钱,忐忑起来,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郑西坡和郑乾商量,想用他那二十万的结婚费入股筹建新的大风厂,郑乾吃惊道饭都吐了出来,他坚决不许郑西坡再去入股。郑乾想临时借用那笔钱放自己公司,并保证会给利息。郑乾想起郑西坡说过,只要他结婚,就把那笔钱给自己,说完拉着宝宝出门了。

郑乾先去贷款买了车,他和宝宝商量,他们俩可以领证,但是不结婚,宝宝气得大骂郑乾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提出要和郑乾平分那二十万钱,郑乾忙过来哄她,说是他妈辛辛苦苦挣得血汗钱,并且承诺给宝宝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宝宝才不情愿地和他一起来到办理假证的地方。

郑西坡,陈岩石将大风厂剩余的老弱病残都召集起来,准备一起筹建新的大风厂,他们首先召开了有二十一人参加的股东大会。郑西坡想起当年陈岩石是副市长的时候,他骑车来到大风厂,和他们彻夜长谈,劝说职工入股,希望大家能共同富裕。陈岩石说起当年毛主席带23户人家,三条驴腿建的合作社。现在日子好了,大家还有安置费。郑西坡说起文革的老婆要去卖早点,他就心痛,坚决不要她再去步自己老婆的后尘。他表示下岗职工不能给国家添乱,陈岩石不但愿意来当顾问,还拿出10万退休费,陈岩石一再强调他不要股份,只是道义上的支持。马文明发现还多出20万,郑西坡说是给他儿子结婚用的,可是他儿子一时半会儿结不了婚,也全拿来入股了,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他们的创业资金已经达到一百万。大家推举郑西坡当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陈岩石当顾问。

(陈岩石号召下岗职工联手创业)

大风厂其余的工人们都在一起商议,因为大家得到的安置费也不多,就想合伙做事。有人提议,既然那样还不如跟着陈岩石干,因为他是老党员老干部,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离不弃地支持大风厂的职工。

大家一起来到会议室门外,异口同声地表示要入股新的大风集团,陈岩石满面笑容地招呼他们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