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人民的名义》分集剧情介绍全集大结局(1-52集)

6个月前 (03-26)474641

第41集 - 高育良不遗余力搞垮侯亮平 大家齐心合力找司机和会计

吴心怡称自己与高育良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为侯亮平打抱不平,希望自己能帮忙,侯亮平让她给陈岩石打电话,如果他有空跟自己见一面,然后让陆亦可找赵东来,听听魏彩霞收集的录音,找线索,

郑西坡看着刘珊的设计图,张宝宝当服装模特,他随口取笑张宝宝取个洋名,这一下惹怒了郑乾,他一把抢过郑西坡手上的资料,拿起桌上的衣服就要离开,坚持要单方面撕毁合同,除非把捣乱的郑西坡搞走,还建议召开股东大会,开除郑西坡的董事长职务。马文明赶紧过来劝阻,郑西坡指责郑乾只付了五万元订金,这活根本没法干,陈岩石也过来劝阻。正在这时候,吴心怡给陈岩石打电话,得知侯亮平被停职反省,陈岩石立刻起身出门。

陈岩石骑上电动车刚要走,郑西坡出来拦住他,向陈岩石讲述了他们父子俩闹矛盾的原因,蔡成功有一辆价值一百二十万的奔驰车,藏在大龙山拆车厂了,本来是想让郑西坡卖了给工人打股权官司用,没想到郑乾把车提出来,和尤瑞星一块把车卖了,结果是车卖了,可是钱也见不着了,郑西坡怀疑是郑乾他们合伙把车钱贪污了,陈岩石让他找郑乾问清楚,然后就急匆匆去找侯亮平。

郑乾坚持要把郑西坡赶走,他觉得很冤枉,自己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和蔡成功表弟周旋,才把蔡成功的车从拆车厂提出来,事先说好的车子卖掉,给郑乾两万块的好处费,可是现在尤瑞星和车都不见了,郑西坡就怀疑郑乾。马文明却认为是尤瑞星和司机把车卖了,把钱卷走了,郑乾建议马上报警。

吕梁和肖钢玉他们开会讨论侯亮平的问题,得知那张民生银行的卡是去年一月份办的,当月就存入了四十万,二月份又通过柜员机全部取走了,由于录像只保留六个月,根本无法确定取款人。吕梁经过调查,这期间侯亮平就没有来过京州,如果他想收这四十万红利,完全不用跑到京州这么麻烦,直接让蔡成功送到北京即可,肖钢玉坚持要通过这张银行卡上打开缺口。这时候,陈岩石气喘吁吁地来到侯亮平的住处,负责监视侯亮平的小孙立刻向吕梁做了汇报。

陈岩石得知吕梁是负责调查侯亮平的纪检组长,他的心就踏实了一半,他知道吕梁是一个正值的人。侯亮平拜托陈岩石发动大风厂的职工,帮他找到蔡成功的司机小钱和会计尤瑞星,陈岩石认为最关键的是蔡成功怎么拿到侯亮平的身份证,他想起来四年前,因为喝多,蔡成功拿侯亮平的身份证去开的房。

肖钢玉提醒吕梁,审查期间侯亮平不能随便见人,避免有人给他通风报信,吕梁坚信陈岩石的为人,更何况季昌明交代,侯亮平只要不出检察院大门,他可以随便见任何人,这话让肖钢玉感觉不安。吕梁却坚持用事实说话,随后言归正传,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蔡成功的司机,和大风厂的会计尤瑞星,只要找到他们俩,侯亮平被举报的两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肖钢玉来向祁同伟汇报,必须找到尤瑞星和司机小钱才能把侯亮平的案件落实,祁同伟从蔡成功举报以后,就开始找他们俩,可是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祁同伟决定全省彻查。肖钢玉感觉到危险在逼近,祁同伟劝他不要患得患失,现在的战火已经烧到了境外,赵立春授意镜鉴周刊发表了一组文章,而且让国内的网络大号都转载了,肯定会提起沙瑞金的重视的。

季昌明叮嘱吕梁不要顾虑也不能推卸责任,多听田国富的指示,尽快找到尤瑞星和小钱两个证人,将他们保护起来,谨防他人利用他们俩做文章,遇事多动脑子,不要按照别人画的道道来考虑问题。季昌明还提醒吕梁,举报侯亮平的是一一六案件的当事人,恰巧侯亮平又负责这个案件的审理,这样一来一一六案件不但搁置,而且侯亮平还成了一一六案件的涉案人员。吕梁听出季昌明的话里有话,他刚询问季昌明的态度,季昌明坚定地称只要吕梁实事求是。

郑乾正要生气地离开,陈岩石急匆匆赶回来,他要发动群众去找失踪了的尤瑞星和小钱。

赵东来派出警力搜索几天,就连省内各市县的看守所也都查遍了,始终找不到尤瑞星和小钱,陆亦可有个悲观的想法,如果对手将这两个人已经弄死,侯亮平的事就永远说不清楚了。

赵东来将魏彩霞的录音资料整理了一下,除了刘庆祝和情人的卿卿我我,有价值的东西不多。陆亦可气得想向省委申请撤掉祁同伟,赵东来笑她鲁莽,花斑虎用的狙击步枪怀疑是祁同伟借反恐演习借出来的,可是已经还回去了,花斑虎哦被送出境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侯亮平被狙杀是祁同伟指使。陆亦可无可奈何,她激动地表示只要找到丁义珍将他劝返,侯亮平也就能说清楚了。临走,赵东来嘱咐陆亦可要小心。

祁同伟一心只想把侯亮平关进去,只要他在外边,始终是自己的威胁,他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高育良。高育良答应会继续向田国富和沙瑞金提议,先将侯亮平双规。

高育良正迫不及待地向沙瑞金建议,要对侯亮平立案侦查,要求他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将自己所有的问题交代清楚。田国富发现,高育良不打擅长政治诡辩,还总能不动声色地利用领导的指示,沙瑞金明明讲的是四个考验,是如何开好省委扩大会议,高育良却能扯到侯亮平身上,他怎么就这么急着对自己的学生赶尽杀绝。

沙瑞金很纠结,觉得证据不过硬,高育良口口声声对学生侯亮平很偏爱,还请他到家里吃螃蟹,高育良真的很阴险,只要出手,就必须把对手置于死地,否则就是培养掘墓人,高育良明白,沙瑞金对证据的步步紧逼心生不满,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算定虽然不敢包庇侯亮平,尤其还有他这位升不上去的老政法委书记盯着呢。

沙瑞金和田国富都认为对侯亮平的立案审查一定要慎之又慎,先维持现状,让纪委继续调查,把证据落实,先弄清楚再说。高育良见无法说动沙瑞金,他仍旧不依不饶坚持,如果一时查不出来侯亮平的问题,要将他调离政法系统,或者直接会北京。最后,沙瑞金和他们俩说,境外的镜鉴周刊刊登了一组文章,文章指出沙瑞金在汉东搞沙家帮。这件事请一定要认真对待,文章大骂沙瑞金否定了汉东的改革开放。沙瑞金觉得这是挑拨离间,已经责成省委宣传部,组织文章,驳斥回击了,他不想赵立春同志误会。高育良趁机又为赵立春歌功颂德,希望沙瑞金参加赵立春环保基金会的成立仪式。

郑西坡请郑乾和张宝宝吃火锅,郑西坡知道郑乾满脑子都是钱,他还是怀疑郑乾和尤瑞星他们合伙卖车分钱,否则他不可能自掏腰包套一假车牌。郑乾很生气,也觉得冤枉,他坚持让郑西坡去报警,还自己清白。

祁同伟让肖钢玉继续盯紧陈岩石,其实他已经对陈岩石用上了所有的手段。

陈岩石和侯亮平一起来到医院看陈海,侯亮平一边给陈海擦身子,一边对他发牢骚,埋怨高育良对祁同伟偏心,陈岩石小声提醒他会有人监听。其实,肖钢玉事先早就在医院安排好了,他希望从侯亮平和陈岩石的谈话里听到些有用的线索。

侯亮平和陈岩石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水声干扰他们的监听,陈岩石告诉侯亮平,魏彩霞收集的录音里面没有线索,所以账本肯定是没有指望了,刘新建得到消息,也改口了,这都是侯亮平意料之中的,侯亮平坚持要找到司机小钱和尤瑞星,陈岩石已经发动群众在找。最后,侯亮平嘱咐陈岩石,如果他不方便来找自己,可以让小皮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