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人民的名义》分集剧情介绍全集大结局(1-52集)

6个月前 (03-26)474625

第6集 - 李达康新闻发布会慷慨陈词 侯亮平为陈海回汉东代局长

郑西坡一再表示,李达康承诺替大风厂职工免费聘请律师,解决大家的股权纠纷,郑西坡讲得言之凿凿,蔡成功却如惊弓之鸟一般,他使劲拉低帽檐,低头环顾四周,小声地和郑西坡说出自己的担心,李达康之所以这么承诺就是为了引自己出洞,他才不会上当。临走蔡成功交给郑西坡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钱,让他分给受伤的工人们,郑西坡问他厂里的订单做完了,以后该怎么办,因为李达康承诺会迁厂再建,蔡成功根本不相信也顾不上回答,低着头匆匆离开。

蔡成功刚走,警察小雷就来这个店里送他的协查通报,从郑西坡口中得知蔡成功刚走,小雷只好带郑西坡回警局作笔录。临走,小雷嘱咐郑西坡,下次见到蔡成功一定记得通知他们。

与此同时,李达康的短会也接近尾声,最后的问题是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李达康得知蔡成功和高小琴曾经有过补充合同,明确指出不安置工人,李达康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怀疑蔡成功有勾结山水集团转让股权的嫌疑,李达康提出对此事要严查。说完,他又匆匆赶往大风厂事故的新闻发布会。

秦思远一再劝慰侯亮平,是陈岩石亲自配合季昌平对车祸做的调查,确实是货车司机醉酒驾驶,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没有任何疑点。侯亮平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陈海出车祸的前一刻还和他讲担心打草惊蛇,侯亮平认定陈海就是被害,司机怎么可能早晨8点就醉醺醺的,尽管秦思远告诉他司机是前一天晚上醉酒,可是侯亮平觉得一定是有人利用了这个酒鬼,他坚持要去汉东找线索。

秦思远担心他单独去汉东调查,根本不可能查出真相,秦思远考虑再三,决定让侯亮平代替陈海,去汉东做反贪局代理局长,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调查此案,况且侯亮平对汉东比较熟悉,查案子方便,侯亮平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查出真相,给陈海一个交代。其实,侯亮平大学毕业以后和陈海一起分到汉东检察院,后来因为和老婆钟小艾两地分居,他才调回的北京,最后,秦思远让侯亮平回去和钟小艾商量。

李达康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大风厂一一六事件是两家企业之间的经济矛盾冲突,不是网上传言的什么强拆,血拆。这样的事情今天不会发生,以后也绝不会动用警力强拆。记者们纷纷举手提问,李达康都一一回答,他指出大风厂这样的经济纠纷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况且我们国家现在正处于经济高度发展期,也处于矛盾爆发的集中区,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有记者问李达康什么是公平与正义,李达康斩钉截铁地回答:公平与正义我们政府坚持不懈的原则,依法处理遇到的贪腐问题,政府一如既往地站在弱势群体一方,为他们争取最大的权益。记者踊跃地提问,李达康都侃侃而谈,对答如流。最后有记者问到大风厂事件和出逃的丁义珍的关系,李达康义正言辞地表示政府已经派工作组已经进驻大风厂,会妥善处理好大风厂股权纠纷,对丁义珍已经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政府目前要做的就是有腐必反,有逃必抓。李达康的慷慨陈词回荡在发布会的每一个角落,记者们对他心服口服。

侯亮平请钟小艾喝咖啡,把自己要去汉东当代理局长的事告诉她,钟小艾很吃惊,她坚决不同意,侯亮平坚持要回去,他不能让兄弟不明不白地躺在医院里,说到陈海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最好的结果可能是植物人,他们俩的眼圈都红了。侯亮平自责地表示,如果不是自己找陈海协助办案,他不可能出事。钟小艾很清楚,自从陈海出事,侯亮平就一直心神不宁,做梦还总是喊陈海的名字。钟小艾很心痛,她左右为难,她做纪委工作多年,深知那些犯罪分子的阴狠和狗急跳墙,她担心那些人能如此对待陈海,也能对付自己的丈夫,想到这些,钟小艾的眼泪夺眶而出。侯亮平看老婆这样,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她和儿子的歉疚,可转念一想,如果当初侯亮平不调回北京,那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自己,陈海也会像他一样,不顾一切去追查到底,因为他们是兄弟。最后,侯亮平和钟小艾说起当年在陈海家过中秋的往事,想起如父亲一般的陈岩石,钟小艾哭得泣不成声,最后她同意了侯亮平的决定。

陈岩石在医院陪儿子陈海聊天,以前儿子总是工作忙,现在躺在病床上爷俩可以好好聊聊了,陈岩石看着纹丝不动的儿子,他眼睛一酸,强忍泪水,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和儿子讲起自己在战争年代冒着枪林弹雨,奔走在生死线上,其实他也遇到过危险,也遭到过暗算,但是他不后悔,为自己激情燃烧的岁月骄傲,陈海是他的儿子,所以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陈岩石看着紧闭双眼的儿子,他安慰自己,儿子就是累了,等休息够了就会起来的,因为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做。说到这些,陈岩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痛,抚摸着孩子一动不动的身体,不禁老泪纵横。

第二天,秦思远叫来侯亮平,告诉他钟小艾已经明确表示服从支持组织安排,只不过她很担心丈夫的安全,秦思远承诺会保证侯亮平的安全,侯亮平看领导和老婆都这么支持自己的工作,发誓一定会把汉东的天捅个大窟窿。侯亮平回家后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给家人吃,表达自己的感激。

警察小雷来到郑西坡家找“爱哭的毛毛虫”,郑胜利忙陪着笑脸让小雷坐下,因为郑胜利转发了大风厂放火,强拆还有污蔑高育良的帖子,涉嫌犯罪,郑胜利很清楚,单贴转发超过五百条才是犯罪,他是三个帖子加一起超过五百条,不算违法。小雷问他怎么认识的“扫除一切害人虫”,这个害人虫是不是北京人,郑胜利告诉小雷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郑西坡对儿子的行为很不齿,反倒希望他被警察抓走。

小雷离开以后,郑胜利威胁郑西坡不会给他出书的资金了,他在网上转帖是帮大风厂摇旗呐喊,还口口声声称要改行办教育,改名郑乾。而且放火,拆迁这些造谣的帖子他只是转发,不是他的原创,郑西坡嘱咐儿子老老实实地,不要再惹事,现在是法制社会,警民一家,说到这里,郑西坡突然想起蔡成功给他的十万元钱的银行卡,他起身要赶去医院慰问伤员,郑胜利看到银行卡,灵机一动,让郑西坡留下当自己退股的股金,郑西坡坚决不同意,这些是给伤员的,他不能侵吞,不能辜负蔡成功对自己的信任。

陈岩石从医院回家,看到满院子的花鸟,得知都是下面的干部送来的,他很清楚这些都是冲着讨好小金子沙瑞金的。陈岩石很生气,他给省纪委田国富打电话,让他把这些花花鸟鸟造册登记,全部拉走,田国富笑着让他送给养老院,陈岩石让老伴赶快去找钱院长拉走,可是这么多的花鸟,养老院也养不了,他看着这些别扭,心情沉重,甚至有点心灰意冷,本来应该是很美很香的鲜花,如果被人利用当成腐败的交易品,就完全变了味道。

正在这时候,祁同伟兴冲冲地来了,他热情似火,让陈岩石浑身不舒服,祁同伟殷勤地要帮他们扫院子,陈岩石看着眼前这个低三下四的小伙子,他很不自在。祁同伟继续殷勤地讨好陈岩石,口口声声要汇报工作,称赞陈岩石的出手相救,自己才不至于出洋相。祁同伟竟然像个小学生一样,搬了一个小凳子,靠近陈岩石的身边,毕恭毕敬地要想听他的教诲,然后假装不经意,随口问到陈岩石为什么管沙瑞金叫小金子,老伴解释说看着沙瑞金长大的,陈岩石急忙岔开话题,祁同伟见状悻悻地又去菜园里翻地,陈岩石看着眼前这个机关算尽的年轻人,不禁不寒而栗,他无语。

这时候,沙瑞金来养老院看陈岩石,三个人一见面,亲亲热热寒暄着一起进屋了,祁同伟怔怔地站在菜园里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