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欧美剧

《白公主》分集剧情全集大结局(1-8集)

2个月前 (06-10)325

白公主(电视剧)

集数:8集

地区:美国

主演:朱迪·科默 米歇尔·费尔利 艾斯·戴维斯 琼妮·威利 »更多

语言:英语

导演:Jamie Payne Alex Kalymnios

年份:2017

编剧:

类别:爱情 战争

白公主剧照

白公主剧情介绍

Jacob Collins-Levy饰演亨利七世,是个偏执狂,不高兴为了英格兰王位而得跟敌人结婚﹑Essie Davis饰演伊丽莎白公主的母亲Elizabeth Woodville,亦即”白王后”,是个为了约克而不屈不挠的战略家及支持家族的人。Joanne Whalley饰演成了寡妇的勃艮第女公爵/Duchess of Burgundy(网上资料指应是萨福克公爵夫人,不过这边照新闻稿),是伊丽莎白公主的姑母,是已故的理查三世的姐姐﹑爱德华四世的妹妹。一位感性﹑聪明的约克家族女子。

Suki Waterhouse饰演利己主义﹑充满妒忌心的约克的塞西莉,是伊丽莎白公主的妹妹﹑Rebecca Benson饰演伊丽莎白公主的堂妹玛格丽特.金雀花/Margaret Plantagenet,因为约克家族的关系,令她和弟弟政治立场岌岌可危,因此厌恶约克家族的人。

第1集 - 昔日公主寄人篱下 韬光养晦振兴家族

进行多年的玫瑰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最终,查理三世被杀,约克家族从王权的继承者沦为都铎家族的猎物或阶下囚。而为了英格兰的稳定,这场战争以约克家族的伊丽莎白与都铎王朝的君王亨利七世的联姻,划上了句号。

都铎的士兵来到约克家的城堡,约克家族的伊丽莎白皇后为了让家族血脉得以保存,她只好忍痛让仅剩的儿子珀金离开自己,让他悄悄躲起来,然后去找船夫杨,假装是他的儿子。因为她深知,都铎家族是不会让有继承权的约克男孩活下来的。

长公主伊丽莎白在河边,悄悄地缅怀着理查三世在生前与自己干柴烈火的美好时光,然后回到母亲和姐妹们身边,一起前往亨利七世的宫殿,迎接新的命运。

约克家族的遗孤们来到亨利七世的跟前,而他的母亲,玛格丽特王后正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这群战败的女人。泰迪·沃里克是随行而来的约克家族中仅有的一位男孩,天资聪颖的他十分识时务,在亨利七世面前故意卖弄稚气,让敌对的人们对他放下戒心。

伊丽莎白公主深知这次的见面对她和她的家族意味着什么,但一想到,她即将要成为这个敌人的妻子,就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心。在经历了一场假惺惺的见面礼后,公主和皇后来到一所简陋的住所,开始计划着如何让家族重新崛起。

亨利七世也对这场政治婚姻十分厌恶,但这是母亲玛格丽特的旨意,他不得不从,毕竟,是因为母亲的高明,自己才得以登上王位。英格兰的继承者,必须拥有约克和都铎的血统,伊丽莎白和亨利七世必须生下孩子,才能服众。两人彼此厌恶着,在床上草草了事。亨利七世并未获得男人想要的快感,完事后便夺门而出,到一僻静处独自冷静。

伊丽莎白的妹妹塞西莉公主是个见风使舵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家族要气数已尽,要过上好日子,得找都铎的靠山。她看见亨利七世和姐姐的关系如此糟糕,这对她来说是个好机会。之前在晚宴时,她故意在亨利七世独面前展示自己的舞姿,最后在亨利七世独处时,她故意上前慰问亨利七世,并说了姐姐的坏话。亨利七世岂是那种听风就是雨之人,他察觉到塞西莉的把戏,叫她不要做那么多小动作,好好向她的姐姐显示忠心,因为她毕竟是个约克人。塞西莉碰了一鼻子灰,只好离去。

伊丽莎白皇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反抗之事,她找到一个在马厩工作的下人,让他帮忙给船夫杨送信。这名下人原来是约克人,心里一直对约克家族十分忠心,他按照皇后的请求,获得了来自船夫的回信。尽管皇后见不到儿子现在什么状况,但至少是有了消息,也让她放下心头大石。

伊丽莎白的月事停了,她和亨利七世之前的交欢奏效了。玛格丽特尽管不喜欢这个儿媳,但她肚里的孩子对英格兰来说是个宝物,她也兑现了之前联姻的诺言,给亨利七世和伊丽莎白办了婚礼。伊丽莎白嫁给了自己的仇人,为了自己的家族,她必须韬光养晦。

第2集 - 瘟疫爆发国王不知 善良皇后伤己救民

在伊丽莎白怀孕期间,一直忍辱负重地与都铎家族的人周旋,她只有这么做,拖延多点时间,好让自己的家族重振旗鼓。伊丽莎白开始和亨利七世谈情说爱,每日如是,渐渐地,亨利七世似乎喜欢上这位约克美人了,夫妻关系十分和睦,在外人眼里看来,这是一对站在国家顶端的模范夫妻。

玛格丽特让亨利七世进行一场全国巡游,以此来向英格兰各地显示他的王权。但她隐瞒了一个事实,现在民间正流传着瘟疫,为了满足虚荣心,她不惜让儿子冒这个风险。伊丽莎白也会随着亨利七世出巡,她和母亲商量过后,决定就这次机会,去旧约克的地方,见一见老朋友,看看还有谁是忠于约克家族的。

伊丽莎白给旧识弗朗西斯·洛维尔写了封信,打算提前告知他会与其会面,而送信时,白皇后故意找了一封假信,塞给了仆人露丝,并假装要她帮忙瞒住玛格丽特把信送出去。露丝当然不会背叛国王之母,玛格丽特从露丝手中收到了假信后,立即阅读,信里提及的都是白皇后对女儿的埋怨,说她和亨利七世的关系日益渐进,还提及很多不雅的之词。而真的那封信,已经给了在马厩工作的亲信了。

玛格丽特叫着伊丽莎白的小名——丽兹,亲切地让她为了肚里的孩子着想,不要跟着去出巡了,因为现在国内有严重的疫情,怕影响健康。丽兹万般不情愿,但为了长远着想,只好服从。出发前,玛格丽特怕宫殿内的关键人物都出去了,剩下白皇后在这里,她会胡作非为,于是丽兹和她的母亲,分别关了禁闭。

白皇后施用巫术,引起了在马厩工作的亲信内德的注意,随后把一封用血写的信递给了他。她知道丽兹也被关了禁闭,于是自己再写了一封给洛维尔的信,让内德把信拿给他。

亨利七世巡行至旧约克的领地时,被当地的权贵揶揄一番,说以为他会因为害怕瘟疫而不会来。亨利七世这时才得知,原来自己的国家正蔓延着瘟疫。巡行时,亨利遇刺,所幸没有伤及要害。国王的军队们只好在教堂稍作歇息。亨利七世经历了生死时刻,他开始怀念家庭和未出世的孩子,于是给丽兹写了一封信。

瘟疫在英格兰一发不可收拾,宫殿里很多仆人也染病身亡。丽兹发现仆人很久没有出现,且担心母亲的安危,还有不知内德有否把信送出,于是让妹妹麦琪帮忙出去走一转,探探消息。这一问,才知道英格兰出了大事。丽兹受到亨利的信后,才得知母亲没有随军队出巡,而是被关了在伦敦塔,她立即冲到伦敦塔,要把母亲救出来。

丽兹出门一看,发现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她认为作为一国之主,因为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冲到国库门前,要开仓赈灾。然而此举遭到了教士的反对,丽兹只好以自己肚里的孩子作威胁,要他赶紧开门,不然她就弄掉自己的孩子,把这罪都怪到他头上。教士无奈,只好对丽兹诅咒一番,随后便开仓,让士兵们带着物资到民间赈灾。

丽兹找到母亲关禁闭的房间,跟她谈了瘟疫的事。白皇后对瘟疫的到来感到兴奋,因为这样会让民众觉得是亨利把瘟疫带到这个国家来的,但丽兹对母亲的想法感到失望,她不觉得死了这么多人是值得高兴的事。

士兵赈灾时,丽兹的表弟泰迪也跟着前去。泰迪是约克的分支,沃里克的遗孤,聪明的他十分会表现自己,在赈灾期间,让民众都以为粮食是他带给大家的,士兵们本也是普通人民,他们渐渐地认为亨利是带来瘟疫的王,而沃里克才是带来好运的王。

消息传到出巡队伍的耳中,玛格丽特听了后表示不可置信,伦敦方面很快便采取了措施,把沃里克抓了起来。出巡队伍很快回到伦敦,亨利就之前丽兹用孩子来威胁教士一事,想要责备她。丽兹这时好心相劝,她不能看着民众的死而不顾,而且亨利这样的做法无法让民众信服,要服众必须得民心。亨利对丽兹的提议心怀感激,但他无法释放泰迪·沃里克,因为他认为泰迪是个威胁,丽兹只好换个方法去救泰迪,救自己的家族,就是生个男孩出来,让亨利不再认为泰迪是威胁。

第3集 - 亨利出尔反尔 皇后惨被囚禁

丽兹为都铎王朝诞下了一位王子,取名为亚瑟。亨利和玛格丽特都十分高兴,这下他们的王国便有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亨利和丽兹也因为这个新生的儿子,关系有所缓和,两人相处时,仿佛跟普通的夫妻无异,但丽兹心里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和目的,她希望亨利能遵守诺言,放过表弟泰迪。

查理三世的姐姐,法国勃艮第的公爵夫人,同时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内德替白皇后辗转送达的信件,内容是希望她能出面派兵发动战争;另一封则是亨利的信件,内容是希望与她求和。公爵夫人此时正与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拥有约克血统的她,正在家族情仇和养尊处优之间犹豫着。都铎的的使者贾斯帕亲自前来面见公爵夫人,但夫人故意躲在门帘后偷听,让女儿和家人代劳。丽兹的祖母塞茜莉此时也回到了娘家勃艮第,她坐在座位上,跟大家一起接见都铎的使者,她对来者露出了十分不友好的脸色。

亨利并未履行他的承诺,释放泰迪,相反,他还把丽兹的母亲,伊丽莎白皇后困进了地牢中,原因是认为他们约克家的人十分懂得收复人心,对都铎家族来说始终是个威胁。丽兹尽力了,她没能救到表弟,最后她恳求亨利让母亲在偏远的修道院生活,却还是遭到拒绝。亨利提醒她,她明天便会接受洗礼,成为都铎王朝的皇后,她的儿子,是属于都铎王朝的。这一刻,伊丽莎白几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丽兹不被允许与自己母亲见面,她只好让宫里的仆人孩童代劳,趁母亲在院里放风时,偷偷给她送信。白皇后收到了女儿的信后满心欢喜,并很快地回了信。在信里,她再次提醒丽兹,不要忘记自己白玫瑰的身份,以及让她谨记,勃艮第的公爵夫人也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勃艮第向都铎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很大。

公爵夫人原本打算安于现状,对都铎家的仇人眼不见为净便算了,然而,上天好像接受了白皇后的祷告一样。她的女儿玛丽,与都铎的来使进行了一场赛马,就在比赛时,玛丽无端发生了意外,堕马摔断了背。玛丽就此香消玉殒,公爵夫人心里诅咒着都铎,让贾思帕滚出她的宫殿。她恨透了都铎,恨透了这些夺走自己家人性命的人。

丽兹满心屈辱地接受了洗礼,在亨利面前,民众面前,装出一副幸福样子。两夫妻在此前吵了一架,亨利的从小就被满心权欲的母亲控制着,他身边没有一个真心待己的爱人和朋友,他知道丽兹以前爱着已死的查理三世,对此也十分妒忌。丽兹爱过查理三世,但眼前这个男人她也不是十分讨厌,至少她认为,讨好他的话,可以让自己的家族有翻身的余地。伊丽莎白的皇后加冕礼后,她在夜里走进了亨利的房间。亨利感到背后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他转身,把自己的妻子拥入怀里。

第4集 - 丽兹进退两难 亨利稳坐王位

丽兹的姑姑、白皇后的妯娌公爵夫人决定对都铎王朝发动战争,这让丽兹和亨利好不容易养成的和谐关系受到了影响。亨利一看想到丽兹是个约克人,便觉得她怀有异心,加上她的母亲屡教不改,总是在暗中谋反,让亨利不得不提防着丽兹的所有家人。

玛格丽特住在本该属于王后的房间,丽兹加冕后,她还是住在那里,经常在丽兹和亨利尽享夫妻之乐时打扰他们。玛格丽特此时正在研究战局,丽兹趁机参与进来,向她提出要拿回自己的房间。之前去勃艮第当说客的贾斯帕是玛格丽特夫人的情人,大伙儿聊到资金问题时,丽兹故意气玛格丽特,说自己的姨妈从已故丈夫那里继承了不少遗产,让她跟贾斯帕结婚,就能充实亨利的财力。玛格丽特也不甘示弱,要丽兹的表妹、泰迪的姐姐麦琪嫁给一个残疾的将士。

丽兹的妹妹塞西莉公主出嫁之日,亨利答应丽兹,可以在这天给泰迪重见天日,参加庆典。然后在巡游时,不知有人刻意安排,还是亨利实在太失民心,有人对着泰迪高喊“沃里克国王”,引起了一阵骚乱。事后,亨利对所有约克人,包括丽兹的戒心都重了,气在心头时,还扬言说假若他战胜,她的母亲和泰迪都不会有好下场。

公爵夫人借着沃里克的势头,找了一个跟沃里克泰迪年纪相仿的孩子,把他训练成一名能驰骋沙场的“将领”,公爵夫人没想要真的赢,只需要笼络人心便够了。战事一触即发啊,与此同时,麦琪的婚事也在进行。麦琪嫁给了一名她素未谋面,但温柔体贴的丈夫。亨利赢了,他把冒牌沃里克抓了起来,以胜者的姿态回到自己的宫中。都铎人都在等着看他怎样处罚这个“假国王”,还有白皇后。

丽兹坐在皇后的位置上,十分紧张地等着亨利的宣判,然而,亨利的出言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他接纳了贾斯帕的进谏,认为这个孩子只是棋子,本身是无辜的,让他待在厨房干点厨活即可。而白皇后,亨利没对她做什么,他傲慢地告诉丽兹,让她下次偷偷跑去找母亲的时候,告诉她国王十分健壮即可。亨利开始学会怎么服众,怎么笼络人心了。

第5集 - “理查王子”重现人世 引起都铎内忧外患

亨利七世打了胜仗后,过了数年光阴,都铎王朝也在民众的质疑和轻微的内乱中稳步发展。丽兹自从当了三位小孩的妈妈后,跟亨利七世的关系变日益渐进。

在勃艮第的公爵夫人,对都铎的敌意一直没有减退。现在时机成熟了,一位年轻的男子自称是之前失踪的理查王子,来到了勃艮第。公爵夫人看着这位眉清目秀的英俊少年,没有过多地去考虑他的真伪,而是想到,约克家的转机终于来了。她以理查王子的名义给都铎写了一封信,希望亨利七世能到勃艮第“作客”。公爵夫人深谙,无论这个“理查王子”是真是假,都能引出一批约克的旧部下,这样就能把人组织起来,向都铎王朝发动政变。

亨利七世知道约克的残党正在蠢蠢欲动,他也知道公爵夫人的邀请是个鸿门宴。为了一探“理查王子”的真伪,在和丽兹商量后,他决定让麦琪作为代表前往勃艮第。麦琪是王后丽兹的表妹,是小时候和“理查王子”经常在一起玩,她是最为适合的人选了。

麦琪来到勃艮第后,第一眼看见“理查”,便觉得十分陌生,一开始她试图安慰自己,可能由于岁月的流逝,让理查的面容有所改变。但人的气质和性格,还有对过去的记忆是很难伪装的,麦琪相处了一会儿后,只见眼前这个男子每说到小时候的回忆,都错漏百出,麦琪便肯定,这个金发男一定不是理查。公爵夫人心里知道麦琪的顾忌,但她劝麦琪为了约克的未来,隐瞒这个事实。

亨利七世为了稳民心,决定对自己拥有都铎和约克血统的二儿子亨利封爵。就在大家都在为新任的约克公爵送上祝福时,之前以为孙子送上祝福作借口,暂时离开伦敦塔的白皇后突然冲进宴会的场地,对着亨利和都铎王朝破口大骂。这是丽兹儿子的大日子,她为母亲这样的行为感到羞耻,当众说白皇后不配做自己的母亲。

第6集 - 冒牌理查发动战争 妻子早产亨利获胜

贾斯帕知道玛格丽特之前为了帮都铎家族夺走王权,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于是对她还有亨利七世感到羞耻和恶心。贾斯帕的心已经不不向着都铎了,玛格丽特和亨利七世只好对他痛下杀手。贾斯帕死后,玛格丽特的内心一直不得安宁,她几乎每天都往教堂跑,希望上帝能理解她,让她的手继续沾血。

公爵夫人找回来的冒牌“理查”和苏格兰名媛结了婚,获得了苏格兰一方的支持。转眼间,这位“理查大帝”已经名声大噪,很多国家和领主都纷纷对他表示投诚,时机已经成熟了,理查在公爵夫人的安排下,决定对都铎发动战争。都铎家族再一次面对内有外患,丽兹为了巩固丈夫和自己家人的安全,她提出让大儿子亚瑟和强大富有的西班牙公主联姻。

为表诚意,丽兹和亨利七世一起前往西班牙拜见国王和王后。两人见识了对方的权利之强大和财富之鼎盛后,深深地明白到自己地位低人一等,再加上看见提亲对象西班牙小公主,是一位十分出色优秀的女孩子,丽兹对这门亲事开始没底。丽兹特意学了西班牙语,打算打动对方,但王后却不买账。因为亨利七世的王位还没坐稳,加上英格兰形势十分动荡,很多人都在支持理查做国王,王后坦言,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到一个准备失去王位的家族。丽兹和亨利七世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折返回国,好好做迎战的准备。

这时,理查也整装待发,然而他那身怀六甲的妻子早产了,理查不得不撤兵。亨利七世以为自己不战而胜时,丽兹则提醒他,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

丽兹的母亲白皇后如今病入膏肓,她听见“理查”要带兵发动战争时,一度施以巫术并祈祷,希望丽兹能帮帮理查。丽兹收到母亲即将离世的消息时,终于放下仇恨,去看了看她,然而,母亲临终时依旧念叨着,让丽兹帮帮弟弟,帮帮约克家族的血脉,这让丽兹感到既伤心又心寒。白皇后伊丽莎白终其一生都在为约克的发展而操心,最终在都铎家的囚室里郁郁而终。

理查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他有了继承人后,便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他再次发动战争,不仅各国的领主都想投靠理查,连亨利七世的手下都想投靠理查。丽兹知道后大感不妙,她忍住母亲离世的伤痛,亲自把试图叛离的士兵劝回来,获得了亨利七世的感激和尊重。

战争一触即发,理查因为有了妻儿的后顾之忧,在战场上做了逃兵。他和妻子试图到修道院寻求宗教庇护,却教士因为之前收了玛格丽特的好处,只好按照玛格丽特的意思,把理查交出来。都铎家族仿佛被上帝眷顾,即使失去民心也撼动不了王位。

第7集 - 亨利背妻出轨 理查真假难辨

理查被捉到亨利七世面前,听候发落。丽兹坐在王后的位置上,看着跪在下面的“理查”,突然有种想法,就是这个男子可能不是冒牌的,而是真正的理查。但这个想法很快便被丽兹打消了,她只怪自己太想家族团聚了,嫁入都铎多年的自己,还是应该以丈夫和孩子的利益为先。

亨利七世身居国王之位当年,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什么事都听母亲话,不经大脑就做决策的年轻国王了,他深谙现在理查在外界的声望很高,在这个风口浪尖,如果处死他,只会给自己增加骂名。他没有处死理查,而是让他在王室衣橱里做一个仆人,一方面留他一命,另一方面可以伺机羞辱他。然而玛格丽特却认为理查这个祸根必须铲除,母子之间意见相左,两人就理查的事起了碰撞。

亨利七世为了羞辱理查,让他赤裸上身然后牵在马匹后方,亲自和丽兹一起带着他游街。亨利七世一直在民众面前强调,理查是个假货,引起战争让百姓民不聊生,但理查的态度却没有求饶,反而真的像一位王子那样坚定而尊贵。丽兹听着理查说起以前的事,还有他对自己和母亲的态度,心里越来越觉得,这个理查真的是亲生弟弟。

玛格丽特怕节外生枝,于是命人把他的妻子凯茜王妃也捉来伦敦。凯茜是苏格兰王室,玛格丽特可以赦免她回家,但她和理查的孩子必须留下,因为这个孩子是约克家族的继承人,对亨利七世来说是个威胁。凯茜听后坚决反对,她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跟丈夫共同进退,理查和凯茜是真心相爱的。

亨利七世故意安排一场打猎,然后让理查作为仆人,给王室成员走到前方探路。理查在探路时,跟丽兹提起小时候发生的事,丽兹听后,有点难以置信。因为这件发生在幼时的趣事,只有丽兹和理查知道,丽兹这时哪怕还装出讨厌眼前这个冒牌货,但心里几乎已经百分百肯定,眼前这位确实是自己的亲生弟弟。

亨利七世知道对付如此深得民心的理查不能以暴制暴,于是他决定从情感上击溃对方。他故意挑逗凯茜,还让凯茜和自己过夜。亨利七世作为国王,认为此举并无什么不妥,但丽兹看在眼里,感到十分恶心。连续数天,亨利七世都没有和自己一起睡,气在心头的丽兹把气撒在无辜的凯茜身上。表妹麦琪在一旁看着,感到以前那位约克家族高贵的表姐,已经一去不复返。丽兹甚至还伙同玛格丽特,打算对那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孩痛下毒手。

丽兹冷静下来,其实也知道,亨利七世此举目的是想离间理查和凯茜夫妻之间的情谊,但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妒忌的心态。亨利七世对理查的偏见和恨意越来越深了,他突然以理查在自己的衣物上下毒的名义,命人把理查拖出去暴打一顿。丽兹见理查可能就此被处以死刑,她干脆将计就计,烧了衣橱,然后偷偷找到理查和凯茜,让理查带着孩子快点逃掉,不要再回来这里,到别的地方隐姓埋名地生活,凯茜第二天假装悼念一番后,也出逃然后跟理查汇合。

没想到,被打得满身是伤的理查没有做逃兵,他在变成火海的王室衣橱门前出现,然后高呼自己的名字和王位。

第8集 - 大结局:白公主出卖亲人 为丈夫稳固王座

理查由于以身犯险,在变成火海的王室衣橱前说出逆反的说话,被暴打得满身是伤,随后亨利七世下令,把理查囚禁起来,听候发落。麦琪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认为约克人受的苦太多了,亲弟弟泰迪被囚禁在伦敦塔多年不见天日,现在弄得心智失常,本该坐上王位的表弟理查又被无情无义的姐姐弄至如此田地,麦琪忍无可忍,决定向公爵夫人提出,向都铎发兵起义。

在玛格丽特和亨利七世讨论着理查为何火烧衣橱时,丽兹坦言,火是自己放的,她这么做是因为母亲白皇后的诅咒。白皇后诅咒过,杀死她儿子的人也不得好死,孩子后代也不得好死,丽兹怕这个诅咒会殃及到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才想到要放理查一马。丽兹自己对这个理由也心知肚明,虽然有一部分是事实,而更大的一方面,是她爱着丈夫和孩子,不想他们有事。这种爱无关政治,只是凌驾在亲情之上。

理查的出现和民心所向,让西班牙前来考察的使者打起了退婚的念头,他们认为都铎王朝的王座摇摇欲坠,他们不可能让公主跟亚瑟王子联姻。丽兹为了稳固丈夫的王位,她亲自找到一名囚犯,要求他假装自己是船夫的儿子,一直假扮理查,然后认罪,营造一种理查没有功过的假象。与此同时,公爵夫人也在部署着战事,她在麦琪的帮助之下,获取了很多都铎家的情报。

丽兹让囚犯认罪的计划实行后,原以为骗过了西班牙大使,却不料,麦琪偷偷替公爵夫人给大使送了一封迷信,揭穿了丽兹的谎言。西班牙大使再次摆出一副拒绝跟都铎家联姻和结盟的态度,还揶揄都铎家的王位太不稳固了。

然而,丽兹早已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她眼看公爵夫人的步伐挡不住了,理查的呼声依旧,亚瑟和西班牙公主的婚事又受到阻挠。她不能让丈夫和孩子失去地位,她决定,要施计把弟弟和表弟杀死。

她先是用写字的方式让泰迪写下自己的名字,署名的文件是一份认罪状,这么一来,泰迪便等于认罪,可以接受处决了。手起刀落,泰迪直到死的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理查一直陪在他身边。丽兹站在处刑台不远处看着这一切,她的心情既坚决又心痛。在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认定眼前的男子就是自己的亲弟弟理查,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更要取他性命,因为自己的亲弟弟,是丈夫和孩子最大的威胁。理查知道丽兹已经利欲熏心,他也不想再挣扎,他承认,姐姐真的很厉害,他在泰迪被斩首后,便紧随其后,主动把脑袋放到斩首台上,主动求死。

丽兹看着亲人的血流了一地,哭得天崩地裂。理查和泰迪死后,再也没有人威胁到丈夫的地位了。她的儿子亚瑟也得到认可,西班牙大使答应都铎王朝,会让公主跟未来的国王亚瑟联姻。对于都铎王朝来说,伊丽莎白公主是个约克人,但却是为都铎王朝付出最多的人,玛格丽特尊重她,也害怕她,亨利七世会以一生的爱来回报她。丽兹为了权利和王位而手刃亲人,她到底感到羞愧还是自豪,这个感觉,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