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欧美剧

《冰血暴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周前 (06-10)768

冰血暴第三季(电视剧)

集数:10集

地区:美国

主演:伊万·麦克格雷格 凯莉·库恩 玛丽·伊丽莎白·温斯特德 斯科特·麦克纳里 »更多

语言:英语

导演:诺亚·霍利

年份:2017

编剧:诺亚·霍利

类别:

冰血暴第三季剧照

冰血暴第三季剧情介绍

Carrie Coon将主演FX的艾美奖获奖剧集《冰血暴 Fargo》第三季,她将饰演女主演Gloria Burgle,是个务实派。如果厨房着火﹑众人在恐慌时,她会是拿起灭火筒的那种人;她是Eden谷警局的警长,新近离婚成了单亲母亲,她还在适应这个人更以电话,而多于面对面沟通的新世界。

先前加盟的Ewan McGregor饰演一对兄弟,Emmit Stussy是明尼苏达州的停车场之王,他帅气自立,热爱家庭、是一个真正的房地产业巨头,他视自己为美国成功故事的典型范例。而他的弟弟Ray却恰恰相反,显得凄惨的多:谢顶,大腹便便,貌似他的人生巅峰就是在高中,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现在是一个假释官。他对他哥哥怀恨在心,所以把自己生命中的一切不幸都怪罪于哥哥。

Carrie Coon是《冰血暴 Fargo》第三季确定的第二个演员,本季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制作拍摄,预计将于2017年播出。

第1集 - 落魄弟弟觊觎哥哥财产,雇凶抢劫酿出大祸

雷是一个整天和假释犯人的尿液混在一起的假释官,他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定期为自己负责监管的假释犯人化验尿液,以防止他们在假释期间作出法律不允许的事情。

这不是一件可以让人兴奋起来的工作,从雷总是毫无生气的面容,不停延展至后脑勺的发际线,以及看起来像是怀孕六七个月的啤酒肚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如果他不说,你是绝对看不出来雷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公务员的。不过雷内心并不像他的外表一样萎靡不振,他总是十分积极地在想办法向自己的孪生哥哥艾米特要钱,尤其是当他遇见了自己的另一半尼基之后。

尼基是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同时,她也是一个假释犯人。也就是说,尼基一直在违反假释条例和自己的假释官约会。

为了在向尼基求婚的时候可以拿出一枚看得过去的钻戒,雷在艾米特和夫人的结婚纪念宴会上出现了,当他再一次看见艾米特的豪宅,以及豪宅内金碧辉煌的装潢时,他像以往一样越发坚定了向艾米特要钱的决心。

雷一直在将自己的撂倒归咎于哥哥身上,因为当年分割父母的遗产时,是艾米特继承了那套价值连城的古董邮票,并凭借着那套邮票摇身变成了现在腰缠万贯的成功男人。他一直在怨恨着艾米特,一直觉得艾米特亏欠自己良多,但他却忘了当时继承遗产的时候,是他自己先把看起来一文不值的邮票推给了哥哥的。

他再一次遭到了哥哥的拒绝,心灰意冷地走出哥哥家的同时,依旧和以往一样带着对艾米特更深的恨意。但是尼基并没有责怪他,反而告诉了雷一个生财之道:参加非地区桥牌比赛,只要他们可以赢得明苏尼达州的前三名,就可以去参加更高一级的比赛,而最终获胜者的奖金十分诱人。

每个人都觉得艾米特•斯塔西是美国成功故事中的一个典范,尤其是在他的弟弟的衬托下,他的成功显得尤其耀眼,再加上他美满的家庭,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但是,艾米特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的公司在投资房地产的时候早已了危机,而当地的合法贷款机构都没有给他贷款的机会,导致他的公司一度濒临破产。就在他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一家名叫蓝鲸的私营贷款公司借给了他一笔钱,让他的公司度过了这个危机。

在公司运转他找到了正常之后,艾米特渐渐赚回了应该偿还的贷款,当他打算还款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还款的途径,就在他为这件事感到疑惑的时候,蓝鲸公司派人来了。这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代表给艾米特带来了一个让人后背发凉的消息:他们提供给艾米特的贷款并没有要任何抵押的原因,是他们想要强行投资艾米特的公司。

怀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雷打算“抢回”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张邮票。或许是为了报复哥哥,或者是为了“夺回”自己的成功,亦或者是为了娶自己的女友,他从自己负责管理的假释犯中找到了一个尿检有问题的人:莫里斯。

尿检不合格,意味着莫里斯将会再一次面临牢狱之灾,而雷只不过是让自己去抢一张邮票而已,只要成功了,雷就可以放过自己,何乐而不为呢?在答应了雷的条件后,雷给了他一张写着艾米特的豪宅地址的便签:伊登牧场梅登巷914号。

夜里,莫里斯开着车前往了便签上的地址,他一边开车一边抽烟,车外吹进来的风刮走了那张便签。莫里斯寻寻找无果后,觉得自己记住了那个该死的地址,于是摇摇晃晃地又开车走了。毫不意外的是,他走错路了。

委派了自己负责的犯人去执行“任务”的雷,此时此刻正在和尼基在桥牌大赛中征战四方,而女警格洛丽亚正在自己的继父家为儿子庆生,年迈的爷爷对自己的小孙子十分上心,亲手做了一个小雕像给他,虽然爷爷并不懂祖父做的是什么,但还是满心欢喜地收下了礼物。在和爷爷共进的晚餐结束后,格洛丽亚带着儿子回家了,照例只剩下了老人独自一人在家。

当雷和尼基赢得了桥牌比赛初赛第三名的时候,格洛丽亚带着儿子返回了继父家中,因为儿子想起来爷爷送给自己的礼物忘记带走了,但他们回到爷爷家后,发现原本还好好的爷爷已经死在了冰箱前面,身上还有一个满是鲜血的可怕伤口。

格洛丽亚立即就抬着自己的枪开始对房子进行搜查,希望可以抓到杀人凶手。但是她一无所获,因为杀人凶手早已到达了让自己去执行“任务”的人家里。杀了格洛丽亚继父的人就是莫里斯,他遗失了写着地址的便签后,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找到了一家也姓斯塔西的人家,想也不想就开始寻找邮票。大概是怕老人阻止自己,所以就杀掉了他。

杀了人的莫里斯心底翻上了巨大的恐惧,他找到了正在和女友缠缠绵绵的雷,用自己为他杀了人的事情威胁他,让他给自己提供一笔钱,好让他可以去躲躲风头。面对莫里斯的威胁,雷彻底失去了自己的智商,不知道如何应对。反倒是尼基立即就找出了对策,她先是色诱对方,给雷创造了机会拿下莫里斯,但是雷的智商不在线,所以错过了这个机会。莫里斯识破了两人的轨迹后,就离开了他们的公寓,尼基立即冲到了客厅,找到了一把趁手的工具后,即开始撬安在窗户上的空调。她想制造一个“意外”,让莫里斯永远闭上嘴巴。

尼基得手了,这一切看起来就是一个意外,一个路过的男人被楼上突然坠落的空调砸中,命丧黄泉。

第2集 - 尼基偷窃邮票不成反报复,瓦格谋杀律师强行驻公司

格罗里亚躺在床上,彻夜难眠。她反复想起继父去世的场景,一直在细细思索着一切有可能的线索,想要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她突然想起了在发现在继父死后,自己在客厅地板下发现的一个箱子,箱子内装的是几本老旧的科幻小说,而书本的作者都是同一个人:赛迪斯•莫布里。在格罗里亚看着这几本书发呆的时候,她的一个下属推开她家的门走了进来,下属是来接她去开会的,警局被合并后,上面就派来了一个新的警长,而所谓的开会就是新警长的上任三把火之一。

另一边,艾米特和自己的助手一起找到了公司的律师埃夫,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找出那个神秘蓝鲸公司代表人的VM•瓦格的身份,找出对方的相关信息之后将自己欠下的钱还给对方。埃夫在了解到自己的老板做出的事情后大吃一惊,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回去找出对方的身份。

在艾米特离开后,埃夫在自己的电脑上忙开了,他打开了浏览器,直接开始搜索这个VM•瓦格,但奇怪的是,电脑搜索出来的只有一个名字,以及一个不明的链接,对互联网不是特别明白的埃夫点击了那个链接之后,他办公室里的电脑就自动给埃夫拍了一张照片,之后就自动关机了。

在埃夫搜索了这个瓦格之后,瓦格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将一辆巨大的货车停到了斯塔西公司名下的一个停车场中,而货车上装的到底是什么大概只有瓦格自己知道了。为了应对这样的突发状况,艾米特和自己的助手决定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以防止在法庭上被迫站在不利于自己的位置上。

见到了新的警长之后,格洛丽亚被新警长挑三拣四了一番,他一下是嫌弃警局办公室没有电脑,以下又是嫌弃格罗里亚对警局的管理,已经将心思放在查案上的格罗里亚根本就不理会这个新警长到底在说什么,稍微敷衍了一下对方之后,就转过头去调查案件了。

格洛丽亚驱车去到了事发当晚嫌疑人去过的加油站,找到了一本被嫌疑人撕掉了继父家地址的电话本,看着电话本中的页面残留,她的眼底泛起了一阵寒意,随即,格洛丽亚就果断的将电话本留作了证据。

另一边,雷和女友尼基有了一个新的计划,他们打算联手去艾米特家偷窃那张价值连城的邮票,雷负责假装和艾米特和好,在门外拖住他好让尼基进去偷邮票。不过他们并没有得逞,因为原本挂着邮票的地方现在却挂着一幅驴子的画像,而抽屉里则放着一张银行保险柜存储信息的纸条。

尼基生气了,后果有些恶心:她将自己用过的卫生棉条放在了抽屉里,还在驴子的画像上用自己的血液写了一句嘲讽艾米特的话:现在谁才是蠢驴?原来,艾米特挂在墙上的邮票被家里的女佣不小心打碎了画框,于是他就拿去修了,并随便挑了一幅画放在原来的位置上,没想到尼基和雷会去偷邮票,所以尼基就误以为艾米特不信任他的哥哥,还用画来嘲他们是蠢驴。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蠢驴。

在艾米特和自己的助手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他又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是自己的律师埃夫刚刚坠楼身亡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埃夫咋网上搜索了瓦格的照片。像瓦格这种一出场就让人捉摸不定的人,自然是不会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

第二天,雷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去了以往的餐馆吃早饭,一切本来都和以往一样,但今天却突然多出来一个不速之客:艾米特的助手赛。他来这里是来警告雷不许再靠近艾米特的,雷自然也很生气,他根本就不知道卫生棉条这一茬,愤恨地向赛竖中指。于是,赛在临走之前,将自己的车狠狠撞到了雷的车上,这下,雷的小破车就更破了。

在赛替艾米特去处理雷的事情的同时,艾米特也在公司里遇见了瓦格,但这一次,瓦格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来了就走,反而大张旗鼓地将自己的手下带进了公司,还运了一大堆东西进去,将公司新开辟的空间占为己有。同时,瓦格还稍微向艾米特表达了一下对他的律师埃夫的歉意,他在笑脸盈盈之下,告诉了艾米特一个事实:埃夫的死,是他促成的,如果不想和埃夫一样得到这样的下场,那就不要试图去打探自己的消息。

第3集 - 格洛丽亚赶赴洛杉矶,陈年旧事浮出水面

格洛丽亚在被继父藏起来的一个小盒子里看到了那些科幻小说,以及一张看起来已经满是岁月痕迹的报纸,报纸上的头条是一个年轻的小说家获得科幻小说奖,和年轻人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两人的手热切的握在一起,就像是多年的老友。获奖的年轻人叫做赛迪斯•莫布里。

很多年以前,久到人们已经不太记得的那个时代,这个叫做赛迪斯•莫布里的年轻人刚刚获得了自己的人生中的第一个奖项,但是在洛杉矶这个大城市中,并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年轻人,莫布里拿着自己的奖杯窘迫地坐在酒吧里,突然发现这个奖杯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因为他连让吧台的侍者给自己调一杯鸡尾酒都做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俗套小说中的伯乐出现了,这个叫做霍华德的中年男子适时地出现在莫布里的身边,替他解了调酒师无视他的围之后,又慷慨地向他伸出了橄榄枝:霍华德说自己会让莫布里的小说成为一部电影。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冲昏了莫布里的头脑,想也不想就抱紧了霍华德的大腿,开始在自己住的旅馆里编写剧本。

其实这个骗局很好识别,因为霍华德连看都没有看过莫布里的小说或者剧本,就说自己会用他的小说来拍电影,但是莫布里那里有机会回到现实呢?霍华德不但用大好前程来诱惑他,还用了一个美得摄人心魄的女人来诱惑莫布里。就在女人出现的时候,霍华德的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因为莫布里眼中对这个女人的倾慕之情根本就掩饰不了。他适时地将资金问题抛到了莫布里面前,让莫布里乖乖拿出了自己的小说预付款雷来留住这个女人。

从此,莫布里就沉浸在了霍华德给自己制造的纸醉金迷之中,不但染上了毒瘾,还和那个女人搅和在了一起。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莫布里依旧创作出了另一部精彩的小说:《未知世界》。

格洛丽亚为了找到继父的亲人,只身前往了洛杉矶,她希望继父可以有什么亲人来送一送他最后一程。到了洛杉矶之后,她去到了一家汽车旅馆办理入住,但是就在她和前台小哥交涉的时候,她放在一边的行李箱被一个身穿圣诞老人服装的人抢走了。作为一个警长,格洛丽亚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不过来处理这起事件的警察倒没有特别重视格洛丽亚丢失行李的事情,只是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这个从明苏尼达州来的漂亮警官身上。

格洛丽亚心中一直有一个怀疑,她总觉得继父就是莫布里,而那个曾经让洛杉矶男人魂牵梦绕的女人一定知道一些关于继父的事情,那个女人就是霍华德派来引诱莫布里的诱饵,名叫薇薇安。格洛丽亚在一家餐馆里找到了已经是暮年时光的薇薇安,希望可以从她那里知道一些什么,但是薇薇安拒绝了她的请求,毕竟人多口杂的餐馆可不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晚上,格洛丽亚回到了旅馆之后,发现自己的行李箱已经被放在了床上,但是箱子里面除了一张邀请她去喝酒的纸条之外空无一物,写纸条的人就是白天为格洛丽亚处理这起事件的亨利警官。格洛丽亚如约而至,但是她的无趣和保守让亨利立即就失去了兴趣,想要和格洛丽亚来一次一夜情的计划自然也告吹了。

格洛丽亚只能再一次将自己的目光聚集在继父的事情上。薇薇安找到了格洛丽亚,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告诉了格洛丽亚。

薇薇安承认了自己和霍华德一开始就是在利用莫布里,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想要榨干莫布里的每一分钱而已,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莫布里在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之后,居然会跑来找霍华德算账,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莫布里居然用霍华德的拐杖将他打成了重伤,直到现在也没有办法离开医院。而在那之后,薇薇安就再也没有见过莫布里了。

得知了这些消息之后,格洛丽亚去医院找到了已经半瘫痪的霍华德,本想向他询问一些关于莫布里的事情,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莫布里打伤了霍华德之后,惶惶然逃回了旅馆,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之下,他忍不住开始呕就在他趴在马桶上的时候,他看到了马桶的牌子叫做斯塔西,于是,这个在大城市里尝尽了背叛与欺骗滋味的年轻作家就改了自己的名字,逃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

最终,赛迪斯•莫布里在格洛丽亚以及外孙的眼泪之中下葬了。

第4集 - 雷乔装打扮骗银行,格洛丽亚发现案件疑点

世界上有许多双胞胎,这些双胞胎有时候是难以辨认的,雷和艾米特就是这其中的一对。只要雷将自己的胡子仔细刮掉,再带上一个和艾米特差不多的假发套,银行的人就认不出真假了。

是的,雷假扮成了艾米特跑到了银行,希望可以用钥匙丢失的借口拿到被艾米特放在保险柜里的邮票。不过,雷大概没有想过的是,保险柜里放着的有可能不是邮票。 当他到了银行之后,受到了相关办事人员的盛情招待,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坐在VIP客户椅子上的人,是著名的停车场大亨。雷终于在自己的人生中体会到了什么叫有求必应。

雷十分顺利地让工作人员打开了“自己的”保险柜,还顺便取走了一万美元。保险柜打开之后,他看到了一个橄榄绿色的天鹅绒袋子,袋子上用刺绣写着一个名字:卢文。雷觉得一头雾水,他打开了袋子之后,看到的是一些灰白的粉末,即使他把那些粉末倒在垃圾桶中,用手翻找了一番之后,也依旧找不到邮票的影子。最终,雷只能怀揣着那一万美元和那个天鹅绒袋子离开了银行。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艾米特的耳朵里,他十分伤心,因为雷侮辱了自己爱犬的骨灰。

格洛丽亚终于找到了杀死继父的疑犯,只不过这个疑犯已经是一具脑袋半空的尸体了。格洛丽亚在莫里斯的钱包中找到了一张写有假释办公室地址的名片,决定去那里找找线索,同时,她也找到了被莫里斯撕下来的那一页电话簿。新来的警长希望格洛丽亚可以尽快办理权利移交手续,好让自己大权在握,但是格洛丽亚才不关心这个满嘴自己在军队里多牛的男人想要什么,她要做的,即使调查清楚事实真相。

应付完新警长之后,格洛丽亚找到了雷工作的单位,不过她去的时间并不赶巧,雷正在面见另一个嫌疑犯。在去见雷之前,格洛丽亚去了一趟卫生间,当她正在和自动感应的水管作斗争的时候,遇见了另一个穿着制服的女性:温妮•佩罗茨。这是一个有些喜欢聊天的交警,她是来处理一起交通事故的。

终于,格洛丽亚见到了雷,也看到了雷的名牌上写着“斯塔西”这个姓氏。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于是,雷就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引导这个女警察,企图让她觉得这个案件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但是格洛丽亚是在不好对付,毕竟这个案件中的受害者是自己的继父。

格洛丽亚走了之后,雷就被上司召见了。而召见雷的原因,是他们发现了雷在和自己所监管的女囚犯约会。上司给了雷两个选择:要么将尼基送进监狱,以洗白自己,要么就是收东西走人。雷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在他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走出办公室之后,他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情是谁干的:赛。赛将他和尼基约会的场景拍了下来,并在雷入侵了艾米特的银行保险柜之后,将照片交给了雷的上司。

报复了雷之后,赛自己也遇到了麻烦,温妮警官要处理的事故中,肇事司机就是赛。赛在雷和尼基密谋偷窃邮票之后,便用自己开的悍马狠狠撞了雷的小破车,但是当时盛怒之下的赛还撞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车,报警的就是那个女人。警察的到来,让瓦格的手下十分警觉,而这也间接导致瓦格在艾米特一家晚餐时登门拜访。

瓦格带来了一份所谓“艾米特让自己起草的关于在金融方面合作的合同”,合同的内容是让艾米特同意瓦格成为公司合伙人,但似乎艾米特当然不会同意,瓦格却毫不在意他的态度,只是将真正的“富有”应该是什么样的告诉了艾米特,还顺便将自己知道的关于艾米特的一切的事情告诉了对方,这让艾米特背后发毛。最后,瓦格终于开始让艾米特签字了,他早就在白天的时候找到了艾米特建立了账户的银行,以艾米特合伙人的身份,将他变成了一个拥有两千五百万额度的人。也就是说,艾米特签下那份合同之后,他就可以成为一个千万富翁了。

面对如此诱惑,艾米特屈服了。

第5集 - 为要钱尼基险丧命,查案子警长屡被阻

艾米特度过了一个艰难的早晨,他本是驱车前往公司上班的,却在半路接到了妻子的电话,他接起电话之后听到的,是妻子嚎啕大哭的声音,愤怒和悲伤已经让这个女人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艾米特一头雾水地赶回了家,只来得及看见妻子带着女儿和母亲离去的场景,没有机会辩解的艾米特冲进了客厅,看到了这个糟糕早晨的导火索:一盘性爱录像带。而录像带中的两个主角就是:“艾米特”,以及一个红色长发的美艳女子。

这一切都是雷和尼基的阴谋,雷假扮成了艾米特的样子,在一个破沙发上和带着红色假发的尼基翻云覆雨,同时,他们用录像机录下了这一切,并将录像带放到了艾米特家门口,本想着以此勒索艾米特,但却无意间让艾米特的妻子史黛拉看到了录像,导致史黛拉负气出走。

度过了艰难早晨的不止艾米特一人,赛同样也在瓦格那里被整的惨兮兮的。因为前一天有警察找到了他,让瓦格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否是赛打算脱离自己的掌控,于是,瓦格一大早就以公司合伙人的身份坐在了赛的办公室里,打算收拾一下这个总是不老实的绊脚石。

瓦格在赛的马克杯里撒了一泡尿,并让自己的手下强迫赛喝下了这些罪恶而肮脏的液体。简直就是莫大的屈辱,但是赛没有当场翻脸,他反击的办法是背着瓦格出售公司,除了钱之外什么都不带走,包括瓦格。但是瓦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摆脱,他派了两个手下,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赛。

与此同时,格洛丽亚也发现了这一系列事情中的蛛丝马迹,首先,她的继父姓斯塔西,那个被砸死的假释犯的假释官姓氏斯塔西,停车场大亨也姓斯塔西,更让人觉得巧合的是,停车场大亨斯塔西和假释官斯塔西是兄弟;其次,继父所住的地方和艾米特家的地址名字很像。也就是说,莫里斯在搞丢了艾米特的地址之后,从电话本上找了一个同样姓斯塔西,居住地址很像的的人,当了艾米特•斯塔西的替死鬼。

在对事件有了一定的猜测之后,格洛丽亚和洛佩慈警官一起找到了雷,她们认为这这事情的突破口应该就在斯塔西兄弟之间是否有宿怨上,而雷应该是那个背后谋划抢劫案的嫌疑人。她们将雷带回警局之后,就开始用以往对付犯罪嫌疑人的那一套来对付雷,雷曾经是法制机构中的一员,所以离露出马脚还有些远,再加上新警长的阻止,雷最终还是逃脱了格洛丽亚的审查。

在赛去找尼基解决性爱录像带这件事情的时候,瓦格找到了艾米特。他将自己正在谋划的事情比作了一个正在烤箱里变得松软可口的蛋糕,如果此时此刻任由赛去活动的话,那么这个蛋糕就有可能会毁掉。已经被巨大的利益诱惑了的艾米特只得答应自己会和赛谈一谈。这正中瓦格的下怀,只要艾米特出面和赛谈话了,那么就会破坏艾米特和赛之间原本固有的信任,对于瓦格的真正目的就越加有利。

在瓦格和艾米特去到了公司之后,一个来自税务局的工作人员找到了艾米特,因为雷假冒艾米特在银行取了十万块,所以导致了税务局派了人来进行例行检查,想看看艾米特的公司是否运营正常。得知了这件事的瓦格打算用假的账本蒙混过关,艾米特除了答应下来之外,夜没有其他办法来掩盖瓦格用不寻常的方法进入到公司来的事情。

另一边,赛也去到了和尼基约定好了的地方,打算解决录像带的事情,但还没等两人说道正题,瓦格的手下就开着车出现了。原来,这两个手下一直在跟踪赛,为的是防止他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尼基对于陌生人打断了自己要钱的大事感到十分恼火,对着两个突如其来的人出言不逊,而她出言不逊的结果,就是作为一个给赛看一看的范本,被按在车子旁边打了一顿,几近昏死过去。

第6集 - 尼基惨遭壮汉殴打,雷蒙特深夜横死家中

现在是艾米特之前答应的和赛谈一谈的时间,他们两个联合了起来,让赛得知了最近发生的事情:瓦格打算在三个月之内让公司的身价大幅上涨,他会用前不久为艾米特申请到的巨额信用额度来拓展公司所拥有的停车场数量,至于那个现在正等在公司里的审计员,自己也自有办法打发。

他派出了自己衷心的手下,用十分正式的合法手段将这个瘟神请出了公司大门,而这个合法的手段就爱是从相关的税务法律中找出可以针对现状的条例,让审计人自己离开了。

与此同时,得知了尼基被瓦格的手下打伤了的雷也带着尼基开始跟踪他们了,两人开着车,从斯塔西公司门口一直跟到了瓦格的大货车停放的地方,尼基看清楚了殴打自己的人之后,雷就立即想要下车去复仇,但是尼基拦住了他,因为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于是,雷就只好按捺下了自己的怒火,暂时收起了自己的枪。

被殴打之后,尼基发现了艾米特公司里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她整合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之后,立刻就推断出了瓦格在斯塔西公司里的阴谋:私募股权。得到了这个结论之后,尼基和雷就打算仔细制定计划之后再去复仇,毕竟一个敢明目张胆私募股权的人肯定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的瓦格此时此刻正在公司里盯着两个警察,这两个主动找上门来的警察就是格洛丽亚和洛佩慈。她们本是想来调查继父的死亡和这对兄弟之间是否有什么宿怨的,但却被突然冒出来的瓦格打乱了计划,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

同时,艾米特也从格洛丽亚嘴里得知了自己的亲兄弟曾经制图劫持自己,甚至是谋财害命。这对于艾米特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兄弟不过是有些贪财而已,太过于邪恶的事情应该做不出来,可是现在他得知的消息却彻底打击了他一直以来对雷的信任,让他大失所望。

瓦格在送走了格洛丽亚之后,就开始着手调查这个脾气倔强的女警长,但是他无法从网上找到任何关于格洛丽亚•博格的消息,因为她失忆个从来不用脸书网,也从来不浏览网页的女人,几乎游离于互联网之外,这让瓦格对她燃起了兴趣,因为这个女人就像自己一样神秘,几乎不存在。除此之外,瓦格再一次派出了自己的手下,他让他们找到雷和尼基,悄悄地解决这个隐患。

最先到达雷家里的不是瓦格的手下,而是格洛丽亚和洛佩慈,她们其实是来找雷了解情况的,但是雷紧绷的神经告诉他,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于是,他和尼基匆匆收拾了东西之后,就逃离了自己的家。他们去到了一家只会收取现金的旅馆住下之后,尼基发现雷居然没有带之前他们在银行弄出来的钱,而他们现在身上也只剩下了二十美元,举步维艰。无奈之下,雷只得偷偷返回家中去拿钱。

回到家后,雷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声音的主人是艾米特,他在得知了雷有可能策划了一起劫持案之后,就带着邮票找到了雷,希望可以通过将邮票给雷的方式来结束兄弟之间的争斗,手足相残的事情实在是让他难过。

但是雷到了这个时候依旧在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他认为邮票本来就是自己的,哪来的艾米特将邮票给自己的说法,一时间被这个想法占据了大脑的雷开始拒绝这张邮票。兄弟两人互相推让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艾米特将装有邮票的相框推向雷的时候没有掌控好力气,导致雷的头撞破了相框上的玻璃,迸溅的碎片插进了雷的脖子。艾米特目睹着自己的兄弟因为自己横死在了这个夜晚。

慌了神的艾米特想到的第一个人是瓦格,他拨通了瓦格的电话,希望对方可以为自己收拾残局。瓦格如约而至,他毫不慌乱地指挥着手下收拾了现场有可能留下的艾米特的指纹,又将这一切伪装成了一个谋杀案:前科女友谋杀家暴男友的案件现场。最后,他让艾米特立刻离开这里,按照原本的计划去和赛吃饭,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

独自留在旅馆的尼基根本不知道自己和雷其实早已经被跟踪了,而那两个手下也打算在旅馆了结他们,只不过因为雷的死而临时改变了计划,让尼基暂时逃过了一劫。

第7集 - 尼基监狱遭暗杀,艾米特饭店露马脚

在瓦格的计划下,格洛丽亚和洛佩慈发现了已经死亡了的雷,他的尸体已经僵硬,眼睛上一次又一次地爬过恶心的虫子。发现了尸体之后,警方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最有嫌疑的人:尼基。

尼基被抓了之后,警方立即就开始了对犯人的例行审讯,但是在这个案件中,警方几乎认定了就是尼基杀了雷,因为这对情侣怎么看怎么不般配,男的太过猥琐平庸,女的太过美丽出众。面对嚣张的新警长的质问,尼基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进行便捷,作为一个有前科的人,她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多说多错的,于是就干脆什么都不说。

因为私自调查案件,格洛丽亚再一次被上司找麻烦了,那个新来的警长依旧在不遗余力地阻止格洛丽亚,千方百计地想要将这件事抹平,以免给自己新的仕途带来麻烦。无奈之下,格洛丽亚只好一面答应他自己会办理职权交接,放弃查案,一面又和洛佩慈一起着手调查案件。格洛丽亚负责找机会和尼基谈话,而洛佩慈则赶去寻找艾米特,通知他雷的死讯的同时观察他的反应,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准备。

造成赛死亡的真凶艾米特此时正坐在一家饭店里,和赛一起正在为了公司的出售谈判着,打算收购斯塔西公司的人是一个寡妇,一切原本都进行的十分顺利,他们已经达成了收购合约,就等着进行工作交接就在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洛佩慈来了,她带来了雷的死讯。但是艾米特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奇怪,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告诉洛佩慈自己六点就已经在饭店了,这种行为引起了洛佩慈的怀疑。在赛带着艾米特离开后,洛佩慈单独找到了那个打算收购斯塔西公司的寡妇,问了对方几个问题。

事情结束之后,赛开车送艾米特回家,但是艾米特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显得有些焦躁,他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对赛的怀疑,怀疑他和雷是一伙的,就为了图谋一些什么,赛感到十分难过和耻辱,他没想到自己信任的人如此怀疑自己,就因为一个来者不善的瓦格的挑拨。这个对于赛来说本来是平衡的世界,在这一天晚上突然变得怪相横生。

另一边,计划好了打算审问尼基的格洛丽亚遇到了重重阻碍,为了审讯尼基,她必须要得到上级的许可,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格洛丽亚只得直接跑到关押尼基的牢房去。就在她到达牢房大门的时候,她发现了异动:尼基被反手绑在了牢房门上,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正打算给她注射不明液体,看起来就是要谋害尼基。情急之下,格洛丽亚掏出枪想要制止这个男人,却因为敌不过对方而错失了良机,让男人逃跑了。

出了这样事情之后,格洛丽亚终于有了机会和尼基交谈,但是尼基除了一句“跟着钱走”之外什么都没有说,随后,尼基就因为假释结束而被警方送上了前往州立监狱的巴士,万万没想到的是,巴士在路上遇到了意外,在茫茫深夜中翻滚了几圈后,侧翻在路边。在巴士翻了之后,一个头戴狼头帽子的男人跳进了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