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欧美剧

《美国众神》分集剧情介绍(1-8集)

3周前 (06-10)526

美国众神(电视剧)

集数:8集

地区:美国

主演:瑞奇·惠特尔 艾米莉·布朗宁 伊恩·麦柯肖恩 布鲁斯·兰利 »更多

语言:英语

导演:大卫·斯雷德

年份:2017

编剧:尼尔·盖曼 布莱恩·福勒

类别:悬疑

美国众神剧照

美国众神剧情介绍

《美国众神》描述主人公——影子从监狱释放后,穿越美国大陆的旅行过程中的一系列奇遇。讲述了他与生活在美国土地上的各种神祇相遇,由此引发了出许多精彩动人、奇诡绚丽的故事。

影子为一个叫做星期三的老头跑腿当差使,而星期三其实是一个名叫奥丁的老神仙。奥丁是在9世纪的时候,搭乘怀着早期维京探险者的挪威梦想来到北美的。他不过是美国的无数神祇之一。影子随后还遭遇了主神奥丁的兄弟、狡诈之神洛奇,来自埃及的圣猫女神巴斯特,斯拉夫的黑暗与死亡之神岑诺博格,来自西非的骗术之神南西,印度教的毁灭之神伽梨,埃及神话中的冥界之神阿努比斯,盎格鲁-撒克逊神话中的黎明之神伊斯特,等等。

第1集 - 提前出狱遇变故 老实青年获优差

公元813年,一群欧洲殖民者历尽千辛万苦,踏上了一片美洲的大陆。然而他们发现,这片大陆跟他们理想中的并不一样。这里没有美酒佳人,没有遍地资源,迎接他们的只有来自原住民那残忍的箭雨,和一片荒凉。过了不知多少天,面对饥饿和恶劣的天气,他们想要撤退回家,可惜海上一点儿也不平静。殖民者们望望周围的环境,感觉能救他们的,只有神了,于是大伙儿伐木造神像,向他们的信仰祈祷。他们是虔诚的信徒,为了祈祷和献祭不惜茹毛饮血,杀人自残,于是,神仿佛接受了他们的礼物,也对他们回馈了自己的恩赐。殖民者们回去了,而神的痕迹,则开始在这片美洲大陆上蔓延。

影子经历了将近六年的牢狱生涯,离重获自由的日子还有几天。作为一名别人口中的“黑鬼”,他的人生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包括因为殴打罪和伤害罪入狱,而不得不离开自己性感可人的妻子六年。在监狱的最后几天,影子理应开心起来,但他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比如天气异常的干燥,狱友对自己极其的不友善,还有心情的压抑。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向她诉说自己的思念和爱意,还是自己的感觉。

距离出狱还有三天,突然,狱长召影子到办公室,告诉他,他将被提前几天释放。还没等影子反应过来,狱长成功地把这个好消息,变成了坏消息。原来影子的妻子出车祸去世了,所以才特赦影子,免去剩下那无关痛痒的数天牢狱生涯。

影子离开监狱,打算直奔回家。但回家之路并不顺畅,甚至上飞机前,机票还出了问题,影子不得不在机场,焦急地等下一班早机的来临。终于熬来了回家的飞机,上机前,他看见了一位奇怪的老头。这位老头用其三寸不烂之舌,摆平了之前那位态度奇差的空乘服务员,不仅成功登上了时间不对的飞机,还坐进了头等舱。影子登机后,座位莫名地被重复出售,他随即被安排进了头等舱,还坐在了那位怪老头的隔壁。

怪老头似乎有意无意地要跟影子套近乎,他自称自己的是星期三,还说要雇佣影子干活。影子对这位老头有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老头在说话时,自己周围好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以及天气也跟着恶劣起来。他心里突然对这位老头有种崇敬的感觉,尽管他觉得这个星期三老头很烦人。

影子下了飞机后,对老头依旧爱理不理。但上天似乎有意要考验他,要他经历各种波折。影子还没能到家,夜里,他来到一个小酒馆歇息,又遇到了星期三老头。老头提醒他,原本说要给他提供工作的好朋友罗比,恐怕无法兑现承诺了,然后要影子好好考虑一下替自己工作的事。

影子终于成功到家了。妻子的死,让影子知道了另一个真相。罗比和劳拉死在了一起,劳拉死的时候,嘴里含着罗比的阴茎。被亡妻戴了绿帽子的影子不知道该悲伤还是难过,但死者已矣,影子还是保持了他对妻子的尊重,哪怕是罗比的妻子为了报复,故意在劳拉和罗比的墓前引诱影子,影子也不为所动。他只爱着劳拉,哪怕是劳拉对自己不忠。或许正是影子身上这股执着劲,吸引了怪老头,星期三老头再次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要他当自己的助手。

影子答应了,但他依旧感到迷茫,因为他还没搞懂老头实际上要干什么。直到这一个夜晚,影子似乎明白自己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一群奇怪的人绑架了他,这里面的老大是个年轻小伙,他要影子背叛星期三老头,帮自己工作。在影子拒绝后,这位小子便对他下了杀令,幸好来了股神秘力量,把这群暴徒都撕碎了。影子知道自己跟星期三老头脱不开关系了,他也并不抗拒,毕竟,在面对这么些奇怪凶残的人,星期三老头还是很可靠的。

第2集 - 影子跟随老板上路 路遇各种古怪人士

公元1697年,一群黑奴正挤在潮湿闷热的船舱里,前往美洲大陆,协助白人们开发这片新的土地。黑奴们一边忍受着恶劣环境带来的不适,一边想象着前往新大陆的美好未来。船上的一只蜘蛛在慢慢地爬行,没有人留意到它的存在。突然,一名衣着光鲜的黑人出现在船舱,他告诉黑奴们,就算离开了贫苦的家乡,现在前往美洲,也只不过是堕入到另一个地狱,随后,便煽动黑奴们向船上那些白人反抗。他的话奏效了,船也遭受到严重损害,木板在海上飘着。蜘蛛随着木板飘到了岸边,它缓慢地离开了木板,踏上了这片美洲土地。

影子回到家中,草草处理了妻子劳拉的遗物,并认真地清洁一番后,算是对过去正式道别了。在屋里,到处都是劳拉生活过的痕迹,他怀念自己的妻子,但也知道,过去的事已经发生,再也无法挽回。影子在狱中六年,对家里已经很陌生了,星期三老头沃坦提醒他,这里的回忆是属于劳拉的,并不是影子的,借此让他不要太留恋此地,也能更放开地跟自己远行。影子提着行李,走上了沃坦的车,他不知道会不会留恋过去,但他知道自己对即将踏上的旅程充满好奇。

沃坦要带影子去拜访老朋友,但不想两手空空去,于是叫影子到超市买点东西当作伴手礼。影子在超市经过卖电视的专区时,发现电视里播放的影片《我爱露西》中的露西,正对自己说话。露西提起之前绑架影子的小伙子,还有星期三沃坦,让影子确信对方是想跟自己说话,随后这个露西也向自己发出了招募邀请,并承诺比星期三沃坦出更高的价钱。影子这时只觉得自己疯了,而且比起在电视里出现的这个女人,自己能亲自接触到的沃坦会更加可信。

沃坦带影子来到了老朋友家里。家里主人是三姐妹,姐姐的年纪看上去跟沃坦差不多,影子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一如既往地让人感到云里雾里,唯一有点好奇的是,三姐妹的妹妹在房间里睡觉,姐姐似乎刻意不让别人去打扰她。不一会儿,一个满身煞气的男人也进了屋,沃坦称他作岑诺伯格,看两人打闹的方式似乎也是旧识。影子一开始以为岑诺伯格和女主人是夫妻,女主人立刻解释,他们只是亲戚,很久以前从别的地方一起来到这里,现在家里没落了,只能互相扶持共同生活。

岑诺伯格在饭桌上,向两位客人高谈阔论,说着很多自己职业,和对人种、肤色的看法。影子认识到,眼前这个粗鲁的男人,以前曾经风光过,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沦为宰牛的屠夫。岑诺伯格越说越兴奋,他似乎对眼前这位被沃坦看中的黑人小伙提起了兴趣,他向影子提出,要跟他下跳棋。

影子嗅到了挑衅的意味,于是便迎战了。两人在棋盘上战得如火如荼,影子在这位老棋手面前,一直处于劣势。岑诺伯格看着眼前的小伙子,露出不屑的表情,随后似乎为了激起他的斗心,他故意拿出一把锤子,向影子说起锤子的故事。这把锤子跟了岑诺伯格很多年,上面沾满了鲜血,他渴望杀戮,也不会停止杀戮,随后,向影子提出了一个赌约。影子有点云里雾里,但他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粗鲁的长辈,似乎有点看自己不顺眼。沃坦来这里,是要召集各位旧识替他做事,影子不知道沃坦的目的是什么,只知道,自己既然答应了给沃坦干活,他便会忠于老板。

岑诺伯格的赌约是,影子赢了,他就跟沃坦走,但如果自己赢了,他就用这把锤子,敲碎影子的脑袋。影子沉默地看着棋盘,眼里冒出了战意。

第3集 - 沃坦寻找同路人 影子掌握神之力

68岁的穆斯林妇人独自在家煮食时,门外传来了声音。她开门,迎来了一个黑人死神。死神告诉她,她已经死了,要她跟自己走,妇人这时回头看看自己躺在地上的尸首,得知事实。妇人对自己的年纪惋惜了一番后,便奇怪问阿努比斯,她是个穆斯林,但死神却是他。阿努比斯说,他是来报恩的,因为妇人小时候,奶奶经常给她说自己的故事,她跟自己走,可以去小时候奶奶形容的世界。阿努比斯温柔地带着这位虔诚的妇人来到自己掌管的地方,把她送往另一个世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影子下棋输给了岑诺伯格,但对方没有杀死他。夜里,影子休息时做了个梦。在梦里,他看见了三姐妹里,白天在沉睡的那个妹妹。这位妹妹十分漂亮,浑身散发着梦幻、诱人的气息。她在观星,给影子解说了一些天象的知识,随后,她摘下了月亮,说要送给影子。月亮来到影子手里时,变了一枚硬币,还没等影子反应过来,妹妹变提醒影子,现在该醒来了。影子醒来后,似乎对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也见怪不怪了,他再次找到岑诺伯格,要求与他再战一场。岑诺伯格这次输了,他同意跟沃坦走,等事情结束后他再杀死影子。

另一边厢,沃坦也成功说服了屋主三姐妹的大姐,跟自己一起远行。沃坦暂时不缺人了,但他缺钱,于是他带上影子,说要去抢银行。影子继续云里雾里地跟着沃坦,虽然心里极度不情愿,但一向逆来顺受的他还是跟着沃坦的步伐前进。沃坦先到银行,拿了一叠存款单后便离走出银行,然后让影子去记下附近公共电话亭的电话,随后再来到一个印刷店,印了一些身份卡片。

影子担心自己再次入狱,但沃坦承诺,他一定会无罪一身轻。为了消除影子的顾虑,沃坦想让他做些事情来集中精神,现在,他刚好需要一场雪,于是让影子集中精神,想雪的样子。影子迷迷糊糊地想象着大雪纷飞的景象,当他回过神来,周围已经下起了雪。沃坦拿着存款单,把银行门前的ATM机用纸封上,然后告诉过来想要存款的途人,可以把钱给他,只需要填写一份存款单。期间,有警察经过,沃坦便把事先准备好的名片递了给警察,警察根据上面的电话号码,打了给影子把风的公共电话,影子接了后,十分机智地回答了他们是安保公司的维修人员,成功帮沃坦脱了身。

影子知道了沃坦的抢钱把戏后,虽然感到厌恶,但却不会十分抗拒,他似乎开始接受这位奇怪老头的行事节奏了。影子现在奇怪的是,明明今天不该下雪的,却下起了雪,沃坦解释,他只需接受,自己所想即所得这个设定便可。就在影子和沃坦争论着科学和玄幻之事的时候,之前跟影子在酒吧干架的爱尔兰精灵突然冲了进来,他发现自己的硬币不见了,于是想问影子拿回来。影子告诉他,硬币已经被扔了,他扔了在妻子劳拉的墓地里。精灵立即找到劳拉的墓,然后挖了个底朝天。当他开棺时,却发现棺材里没有任何尸体。

影子回到汽车旅馆准备休息,推门一看,劳拉正活生生地坐在自己的床上。

第4集 - 劳拉返魂重获生 向友道歉见丈夫

影子和劳拉的感情,开始于一个犯罪的想法。劳拉自小就在镇上生活,继承了祖母的房子,在镇里的赌场工作,一辈子过得平平无奇。在赌场洗牌发牌是她唯一的乐趣,可惜赌场改了用洗牌机后,劳拉的乐趣便被剥夺了,只能每天站在赌台,用手指把洗好的牌拉出来,动作既机械又无趣。

影子懂得一点掩眼的小戏法,他走进赌场,想物色一个同伙,跟自己一起干一票。劳拉马上吸引了影子的注意,在影子向她提出合伙抢劫赌场的时候,劳拉郑重其事地告诉影子,赌场的安保措施比他想象中更森严。

两人虽然没有成为雌雄大盗,但却出奇地看对了眼。两人相爱、结婚,和罗比、奥黛丽这对夫妇成了好朋友。

劳拉心里其实极度渴望刺激和有趣。以前在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她曾经有次杀虫的时候,为了寻求刺激,把自己关在箱子里洗澡,然后在箱子内喷上杀虫剂。她并不是想要自杀,只是想尝一尝死亡的快感。

劳拉和影子开始过上了细水长流的日子,劳拉在赌场工作,影子则在罗比的健身房工作。她很快便厌倦了这样平淡的生活,一天早上,她突然向影子提出,他第一天找自己那时,提出抢劫赌场的事。影子成为好好先生后,早就打消这个念头了,但在劳拉的再三哀求下,影子还是妥协了,加上劳拉坚决地说,自己有方法,让影子不会坐牢的。

劳拉的自信,让影子承受了牢狱之灾,这一去就是六年光阴。劳拉在影子坐牢时,受不住寂寞和无聊,和罗比搭上了。劳拉有时也很迷茫,自己到底是爱影子,还是不爱影子,但随着影子出狱的时间越来越近,劳拉心里越来越高兴。她逐渐清楚,自己是希望和影子在一起的。但罗比好像陷进去了,他向劳拉提出,想要跟她在一起,自己也会跟奥黛丽提出离婚。劳拉拒绝了,她约罗比开车出去,跟他来一场特别的道别仪式。就在劳拉为罗比的小弟弟服务时,悲剧便发生了。劳拉的灵魂看着自己扭曲的身体躺在地面,心里百感交集。

接走劳拉的死神是阿努比斯,阿努比斯根据人生前的作为,去选择把人带到哪个地方超度。这次,他把劳拉带到一个阴森的地方,劳拉生前没做什么好事,死后自然也不会安宁。就在阿努比斯准备把劳拉超度时,劳拉突然在他面前消失了。劳拉的灵魂回到了她的身体,影子无意中抛在她墓地上的金币起了作用,劳拉成了活死人。

她从墓地爬出来后,看见不远处传来一阵黄金色的光芒。她往那个方向走去,发现发光的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影子。影子这时被吊在树上,周围有一群奇怪的蒙面人围着他,手里还拿着武器。劳拉立即察觉到有人要对影子不利,于是上前跟这群蒙面人肉搏。劳拉越战越勇,成为僵尸后的她战斗力十分惊人,且肉体感受不到痛楚,可以疯狂地打击敌人。影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回过神来时,只见满地都是血迹,劳拉躲在树后,偷偷看着他。她不想让影子看见自己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

劳拉的手臂在打斗的时候断了,为了找针线,她摸到了奥黛丽的家。奥黛丽刚看见劳拉的时候,几乎吓到要疯掉,待冷静下来时,发现劳拉没有攻击性,说话神态也像正常人一样,才稍微放宽心。劳拉知道自己很对不起奥黛丽,每说几句话,都向她表示了歉意。毕竟在所有的事里面,奥黛丽是最无辜的,因为她的欲望和罗比的不忠,把奥黛丽的生活都毁了。奥黛丽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尽管她讨厌劳拉,但劳拉的请求她都会提供帮助。奥黛丽开车载劳拉出去时,遇到了阿努比斯和另一位来自冥界的神。他记得劳拉,然后把劳拉带到一个殡仪馆,给她的身体做美容修复。

阿努比斯知道这个女人有心愿未了,出于好心,让她完成生前的事,但事情一旦结束,阿努比斯便会如期来把她带走。劳拉打扮得漂漂亮亮,坐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那股黄金色的光芒越来越近了,门被推开,自己朝思暮想的丈夫就站在眼前。

第5集 - 影子老头被招揽 劳拉复生寻丈夫

影子推门一看,对眼前这个景象有点不可置信。他确认了眼前的劳拉是真实存在,而不是幻觉后,便开始把心中憋屈多时的怨气都说了出来。劳拉也坦诚地向影子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也告诉他自己和罗比之间只有性,没有爱。然而,这一切都未能让影子回心转意,影子好像变了不少,他变得理性,这也让劳拉想明白,自己只是个死人,无法去要求影子再无条件地爱上自己。

星期三老头的乌鸦亲信告诉他,劳拉死而复生的事,老头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于是特意来到影子的房间,看看他怎么样。老头没有明说,以喝酒作为借口,约影子离开这个房间。就在两人周旋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警笛声。警方以抢劫银行的罪名把影子和星期三老头拘捕了。劳拉这时在房间的浴缸里,看着门外那一团金色光芒渐渐远去。

警方把影子和老头分开,对他们单独盘问。警方找到他们,原来是收到一份匿名线报,线报是一份监控照片。星期三老头突然感到有点害怕,警方说他们好像被什么大人物盯上了,老头也知道,盯上自己的“大人物”是谁,是多么让人恐惧。警方查不出星期三老头的任务身份信息,老头也对着警方装疯卖傻,试图蒙混过关。警察把影子带到老头所在的盘问室,看看让两人进行对话,能看出什么端倪。

就在这时,怪事发生了。电灯闪烁起来,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变了味。一个穿着梦露装束的女人,从门外飘了进来。影子想起来,这个女人就是之前在电视里招募自己的女人。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之前吊起影子想绞死他的科技男孩这时也来到这里,还有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也进来了盘问室。“梦露”和西装男抓住科技男孩暴打一顿,为之前粗鲁的行为向影子道歉。影子察觉到星期三老头似乎对这位叫世界先生的西装男感到恐惧,从他们的对话听出来,世界先生像是某一个领域的主宰者,但他十分尊敬星期三老头,想要跟他合作,而不是互相抵触。然而,影子深知老头的想法,他是个有尊严的人,他这次的旅程,也是为了守卫自己古老的地位。

爱尔兰精灵知道金币被影子抛进劳拉的墓地后,便知道劳拉的复生和自己的金币有关。他来到旅馆想从劳拉身上抢回金币,却被劳拉反击了。刚刚拘捕影子的警察这时还在旅馆周围,他们察觉房间有不对劲的地方,于是进门,便把爱尔兰精灵当作犯人拘捕了。劳拉本来就是死人,她把自己泡在浴缸里一动也不动,让精灵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世界先生和梦露向星期三老头留话,让他好好考虑一下,随后便离开了。影子和老头的锁也被解开了,他们摸索着走出了盘问室,只见警察局一片狼藉,警察们不是死了就是昏迷了,桌子椅子散到一地都是。影子突然看见了可怕的东西,在警察局竟然出现了一只古怪恶心的巨型八爪鱼。影子严重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发梦,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拘捕爱尔兰精灵的警车驶到警察局,两位警察发现局里有所不妥,于是下车先进去一探究竟。精灵在警车后座里听见局里传来枪声,他知道大事不妙,以他目前的能力,对于这么多拥有力量的人来说,自己简直如蝼蚁一般渺小。他踩烂了车窗,逃走了。劳拉被当作无名女尸被送进停尸间,待晚上只剩一人值班时,劳拉便逃走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活着真好。

第6集 - 招募队友遭受背叛 老头可怕面目暴露

一群来自南美洲的偷渡者,正往美国的方向悄悄移动。对于靠岸时会发生的事情,他们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美国是个充满梦想和各种可能性的地方,因为这样,他们不顾一切地铤而走险,离乡别井,哪怕面对警察的枪口他们的在所不辞。一名男子在游泳偷渡时,一不留神便要被湖水淹没,突然一双手紧紧地捉住他。手的主人有着大多数人类都很熟悉的发型,男子问这位好心人到底是谁,好心人笑着说,他们都知道答案。好心人被圣光环绕着,看着他走在湖面,半个身还泡在湖水里的偷渡者们,都向他流露出崇敬的目光。突然,一群警察出现,用枪向偷渡者们扫射,被圣光环绕的好心人用身体挡在大家的面前,帮大家挡走了苦难。中枪的地方一处在左胸,双手掌心各有一处,他躺倒在地,张开成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十字。

影子随星期三老头离开了警察局,但他被奇怪的东西侵入了体内。星期三老头立即用娴熟的技巧,把一只树妖从影子腹中抽了出来。影子在这一夜,看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他依旧问星期三老头,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头显得有点不耐烦了,影子问同一个问题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他告诉影子,真不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相信什么。

影子继续跟着星期三去招人,这次他们来到一个叫伏尔甘的小镇。影子来到时,发现这个小镇的人都带着枪,到处显得既安静,又血腥。这个小镇前不久,一位子弹厂的老板失足掉进熔炉里,老头说,他的死相当于一种献祭。这个小镇的人都十分有信仰,每年,这个小镇都有几位工人会这样死去,人民都见怪不怪了。星期三老头带影子看完一个奇怪的丧礼后,便和民众中的首领寒暄起来。这个丧礼是民众拿着枪,满面笑意地向天开火,而这位看上去跟老头好像很熟的强壮老人,按照以前的套路,似乎就是星期三要招募的对象了。

星期三也不含糊,直接提出让他跟自己一起去威斯康星的请求,并要他给自己锻造一把武器。这个老男人被星期三称为火器之神,影子这回也不感到奇怪了,因为奇怪的事发生得太多了。老男人一口便答应下来,他这种毫不犹豫的态度,让影子感到事有蹊跷。果然,老男人锻好武器后,便倒戈了,他把星期三的行踪告诉了给世界先生一伙。影子原以为这回又得逃了,不料星期三却不瘟不火地夺走了老男人锻造的武器,然后手起刀落地把他的头砍下,推进熔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