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幕后花絮

悲剧艺术之《天龙八部》

2周前 (06-15)65

在艺术世界中,悲剧是“文艺的最高峰”、是“戏剧诗的最高阶段和冠冕”。一个悲剧故事往往比喜剧故事更能够让人记住,悲剧也更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悲剧,没有不悲剧的人生,只有经历过悲剧的人生,才算是完整的人生。

金庸先生著有十五部小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另外还有一部《越女剑》。但在这众多的文学作品当中我唯独对《天龙八部》情有独钟。《天龙八部》的众多人物形象当中,多多少少都体现了悲剧的色彩。

小说中最先出场的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因为不愿意学习武功而离家出走,先后爱上了许多姑娘,最后一一得知那些姑娘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最后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是“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时,命运像是给段誉开了最大的一个玩笑。

虚竹自小生活在少林寺中,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逍遥派的掌门人,接着破了佛门所禁的各项戒律,最终被逐出少林。却在最后回到少林寺时,知道了自己的生父就是少林方丈玄慈大师,母亲竟然是四大恶人第二的叶二娘,可怜的虚竹终于能够与父母相认,而父母却相继自杀,离他而去,他也只能回到灵鹫宫。

阿朱在杏子林中就对乔峰许下芳心,当从马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生父段正淳就是杀死乔峰父母的带头大哥时,她来不及去弄清事情的真实原委,为了保住自己的父亲,易装成段正淳的模样与萧峰见面,可是她柔弱的身躯怎能抵挡得住乔峰的好身手,只一掌,便将阿朱推向了死亡。

乔峰一生心中只有阿朱一人,任凭阿紫对乔峰怎样的追随,最后当乔峰自杀之时,阿紫捅瞎自己的双眼还给游坦之,随乔峰离去,游坦之也随阿紫而去。

慕容复肩负着复国大业,一心想要恢复燕国,一生追求权势,对表妹王语嫣的神情于不顾,最后精神失常,只有阿碧伴其左右。

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无恶不作叶二娘、凶神恶煞南海鳄神、穷凶极恶云中鹤,四人做尽了坏事,却都有着自己的悲哀。

但是这众多的角色,远抵不过一个乔峰来的更加悲壮。

乔峰出场时,是与段誉相遇在一家酒楼,两人相谈甚欢,便结拜为兄弟。一同前往杏子林,在杏子林中,乔峰的身世被马夫人揭穿。当乔峰知道自己本是契丹人后裔、本姓萧时,其安身立命的根基动摇了,萧峰陷进迷失自我的恐慌中,从汉人变为契丹人,从乔峰变为萧峰,从此萧峰的人生便不再好走。“悲剧不同于眼泪剧、惨剧,它更多的是在反映人在各种矛盾之中无从选择的复杂心理和处境,在于平衡打破后的状态中对前途的茫然,对于各种利害关系抉择的犹豫,在于与命运的抗争中无能为力、无法自主的无奈和激愤。”萧峰抱着阿朱悲伤的喊出欲与阿朱塞外牧羊,而阿朱却静静的躺在萧峰怀中不再醒来,此惊心动魄的情景是全书最让人心疼的一幕。

从身世之谜到误杀心上人,由劝阻辽王攻打大宋到自刎,萧峰以悲剧的方式结束了悲剧的一生。萧峰是金庸笔下最完美最有魄力却也是最让人心疼的英雄。突如其来的身世使萧峰难以置信,于是开始追索身世之谜的艰难历程。但是他矢志追索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纯粹失去的过程。因为种种事实证明了当年他家世的惨变和他无法改变的契丹血统,他由乔峰变成萧峰,由丐帮帮主变成丐帮及中原武林乃至整个大宋的敌人。萧峰对真实的追求把自己逼向了毁灭的边缘,在痛苦与茫然中,他自愿放弃了丐帮的地位,成了孤苦无依的流浪英雄。无尽的诬陷、侮辱、误会接二连三的降临到他头上,天地之大,竟无萧峰的容身之地。最后辽宋两军阵前,萧峰以一己之勇胁迫辽王百年之内不犯宋境,以保证辽宋边土平安,之后悲壮的自尽身亡。

原著读了又读,电视剧看了又看,每每读到心尖疼痛,泪洒书页,却总是读不够,一遍遍的心疼着孤勇的萧峰。

鲁迅认为“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是富有悲剧性的,这或许正是萧峰悲剧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