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幕后花絮

白鹿原小说中性描写情爱集锦,田小娥结局是淫妇吗?大尺度床战三男完整版!

2个月前 (06-18)978

她在倒戈相向,为给孝文报仇把尿尿到鹿子霖脸上之后,终于认清了自己:爱他,不问结果,爱他,爱了再说!

QQ截图20170509195409.jpg

应该说,孝文是唯一一个没有辜负小娥的男人。这个原先大家眼中无比荣尚的继任族长,现在人人唾弃的败家子,在灾荒年月饿殍遍地的大年初一,拿着卖地的钱买的五个珍贵的白生生罐罐馍走进破窑,他要送与他亲亲的小娥妹子尝;他在把三间门房都卖给鹿子霖之后,把所得的钱放在小娥的炕头枕边,回家时看到了自己女人饿死的尸体。不能没有愧疚,但他已无话可说,认下了弟弟孝武的一句“你作孽了!”

他在踢房卖地将家产折腾精光,沦为乞丐没脸没皮濒临死亡完全无所顾忌的时候,却因想起了小娥而痛苦失声。他们有的不是利益关系,也不只是身体的需要和人人唾弃中的相互依偎相互取暖,而是一种难得的合拍投契,是苍茫天地间两个为爱能不顾一切的人的互怜互惜。这种炙热,像极了她与黑娃当年的义无反顾。

就是这个炙热的田小娥,走了鹿黑娃来了白孝文,她的生命又一次鲜活起来。尽管,这爱是荒唐的,卑微的,残忍的,为人所不齿的,应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但是谁又能真正说得清,爱的对错?

假设她的父亲田秀才当初不把她嫁给年过花甲的郭举人做小,今天的田小娥会不会是这个田小娥?假设黑娃没有因风搅雪失败而溃逃,今天的田小娥又会不会是这个田小娥?

而这一切的假设都不存在,活生生存在的只是白鹿村东头烂窑里被人们称作“那个婊子”、“那个货”的田小娥。

孝文在小娥这里得到了欢愉,也因小娥而葬送的太多!当他从在阴沟里等待野狗分食的乞丐忽然抖一抖身成为信心十足的保安大队队员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个人还是田小娥。在他正担心“那个可怜人儿”连政府救济穷人的舍饭怕也抢不到吃不到的时候,听到的却是“那个货已经死了”的凶讯。这句话正出自先派小娥设下圈套,又在孝文濒死时救了他的鹿子霖之口。

痴情的孝文深夜潜入被弟弟孝武带领族人填平的小娥的破窑,扒开土层从窗户进去与已经烂成一堆白骨的田小娥做最后的诀别。

谁也想不到,黑娃的父亲小娥的公公鹿三杀是害她的凶手。这个为白嘉轩做了一辈子农活的老长工在阴沟偶遇哀哀将死的孝文时,出奇平静的动了杀念:不能让那个货再害人了!

小娥死了,她的仇注定无人能报。黑娃在回到白鹿原追查凶手时,父亲鹿三来“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