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剧情全集大结局(1-34集)

12个月前 (10-29)6267

电视剧《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 - 银瑚面临叛族重刑 历尽磨难终与大春厮守

紫萱拉着小姐上街散心,陆漓触景生情,脑海中始终割舍不下居蓝,神色郁郁寡欢。酒馆里,民众对鲛人怨恨不已,马大春与李耿之听到百姓议论,担心人鲛关系从此会势同水火。正巧陆漓从酒馆门前经过,李耿之火爆脾气,冲到大街上喝住陆漓,责骂她挑拨人鲛关系是为不仁,欺骗居蓝是为不义,就是一个薄情寡义的小人。秦浩巡逻路过,为维护陆漓声誉,下马与李耿之针锋相对,大春忙做和事老,把骂骂咧咧的李耿之拉走了。秦浩安慰陆漓不要把李耿之的话往心里去,陆漓自暴自弃。紫萱看小姐本是散心,却反而更加烦恼,为哄她开心,夸秦浩方才强势护妻的样子威风凛凛倾倒众生,陆漓却不稀罕听这些恭维话,让紫萱不要再提。

人鲛关系紧张,居蓝下令如无大王令牌,任何人不得出入蓝洞。银瑚铤而走险盗走令牌跑出蓝洞,私自上岸会见大春。镇上,大春又在酒馆里大发思念之情,被路人嘲笑挖苦。银瑚及时赶到大春身边解围,自称是大春的娘子,众人看到大春竟有如此美貌的娘子,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大春看到银瑚出现,不仅没有高兴,反倒劝她常乐危险,快回蓝洞避难。银瑚称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肯归海,还拿出绝情信质问大春怎么回事。大春甩掉银瑚回到家中,结果还是被“野蛮女友”逼问心意,大春明明深切地思念着银瑚,但为了她的安危着想,心口不一地回答绝情信就是自己的心意,想逼她回蓝洞。银瑚落泪,说再给大春一晚上考虑时间,明日午时小桥不见不散。

另一边,秦浩表示成亲后打算带着陆漓搬离常乐,迁居长安,为的是远离这片包含了陆漓太多伤心事的大海,想她后半生平安喜乐。陆漓嘴硬,说自己已经和居蓝再无瓜葛了。秦浩叹道,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不过没关系,自己愿用一辈子时间来守护她。紫萱向二两打听小姐与秦公子的谈话,二两将要搬走的事情告知,紫萱怅然若失。陆漓看到紫萱模样,问她可是有何心事,紫萱坦白自己舍不得李耿之,不想就这样与他错过。陆漓称可以将紫萱留在常乐,紫萱狠命摇头拒绝,说自己与小姐情同姐妹,定要永远陪伴小姐,陆漓大为感动。

墨痕带着明珠到郊外散步,耐心地为她描绘世间景色,一草一木一花在墨痕的口中都鲜活了起来,在明珠的盲眼里呈现出别样的生机。墨痕卸下高冷,深情表白明珠,表示自己愿做她的眼睛,带她领略万顷山河、风花雪月。明珠莞尔一笑,依偎在墨痕怀中。

那片星空那片海2剧照(墨痕明珠明确彼此心意在一起)

紫萱来到船厂找李耿之,告诉他自己即将随小姐远行,试探着询问李耿之对自己的心意。李耿之虽然心内不舍紫萱离开,嘴上却不解风情,词不达意,紫萱羞愤地气跑了。

蓝洞中,居蓝长身而立,回忆过去与陆漓相恋的一幕幕悲欢。他试图将陆漓从自己的记忆中彻底剔除,却发现陆漓早已渗入他的血脉,成为他心脏的一部分,如果强行要撕裂这段记忆,只会令自己感到锥心般疼痛。这时,大臣奏报了银瑚偷盗令牌私自上岸的罪行,将领桓伯坚称银瑚已经犯下叛族重罪,大祭司和金鳞急忙为银瑚开脱说情,居蓝权衡后,命桓伯带兵上岸捉拿银瑚,如遇反抗杀无赦!金鳞为保银瑚性命,请命与桓伯同去,居蓝应允。

镇上,马大春看到官兵在街上追捕犯人,误以为是银瑚落网,拦住官兵头领为银瑚求情。他哽咽道犯人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无论犯下何等罪行自己都不会抛弃她,求官兵网开一面。官兵被他的深情所感动,高抬贵手,却没想到闹了个乌龙,犯人不是银瑚而是个女流氓,大春吓得赶忙跑了。来到桥上,银瑚看到大春,得意地说自己方才听到了大春在街上所说的话,还敢狡辩对她无情吗?大春再也按捺不住,上前一把将银瑚揽入怀中,二人紧紧相拥。

回到家中,二人正要耳鬓厮磨说些情话,突然被桓伯金鳞带众鲛人围住。银瑚下定决心要为了大春脱离鲛人一族,桓伯称叛族之人需得挨下三记鱼皮鞭刑。大春为护爱人,自告奋勇要代银瑚受刑。被绑在树上的大春还在逞强,桓伯重重的两鞭下来,大春就被打的面色苍白鲜血淋漓。银瑚在一边哀哀哭叫求桓伯手下留情,眼看第三鞭更重,银瑚不顾一切扑上来挡住了这一鞭,她哭着捧起大春的脸,二人患难见真情。桓伯却变本加厉,提出二人还得在礁石上暴晒三日,如果这也能捱过,银瑚便自由了。于是二人被锁在礁石上受苦日曝晒,大春撑着残躯,还在讲俏皮话哄银瑚不要担心。

那片星空那片海2剧照(马大春礁石曝晒危在旦夕)

金鳞回禀大祭司,认为暴晒之苦银瑚坚持不下,会知难而退。大祭司却了解徒弟性情倔强,认定的事决不改变,认为银瑚很难回头。银瑚大春在礁石上无粮少水,被晒得嘴唇开裂,大春更是昏迷不醒。银瑚哭喊着求人救大春的命,金鳞出现,要银瑚用回到蓝洞,此生再不上岸来交换大春性命,银瑚含泪答应。大春却挣扎着要银瑚绝不放弃,并一遍遍表白了自己对银瑚赤诚的爱。银瑚哭道绝不放弃,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金鳞摇头走开。

金鳞大受触动,将情况回禀居蓝,为银瑚求情甚至愿意代其受刑。居蓝问他这样做是否值得,金鳞坚定道认定银瑚便要保护她一生一世。大春与银瑚安然回到家中,得知居蓝同意银瑚脱离鲛人一族,二人欢欣雀跃。银瑚送金鳞到海边,感谢他成全自己的恩情,金鳞深深凝望银瑚最后一眼,从此后会无期。

居蓝听奴婢说一年一度的花火大会将至,回想去年与陆漓花火定情之夜,心念一动。秦浩与陆漓在花火大会上约会,秦浩被看烟花的人群冲散,居蓝戴着面具出现在落单的陆漓面前。二人深深对视,居蓝转身离去,陆漓追上,欲伸手取下他的面具,碰巧秦浩赶来,居蓝匆忙走掉,陆漓手里只剩下了带着余温的面具。

李耿之来到陆府寻找紫萱,将自己的积蓄尽数交给紫萱,要她为自己赎身,这样一来就可以摆脱婢女身份,留在常乐。紫萱谢过了李耿之的好意,表示自己不能舍下小姐。李耿之又承诺,无论紫萱在何处,他都会去看她。二人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