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剧情全集大结局(1-34集)

9个月前 (10-29)4788

电视剧《那片星空那片海2》分集剧情介绍:第26集 - 陆漓受挑拨与居蓝心生罅隙 陆骁走火入魔誓杀居蓝

尽管看到了哥哥的惨状,陆漓仍心存侥幸,认为鲛人出兵或许并非吴居蓝的旨意。紫萱点醒她,说金鳞一向对居蓝言听计从,怎会贸然出兵?何况鲛人来犯者众多,居蓝又怎会不知情。如果小姐仍然死不悔改,为鲛人说情,那就是与常乐百姓为敌,可谓不忠不孝不义。陆漓被一向温顺的紫萱震撼,连忙闭口不再提吴居蓝的名字。

仇风前来看望苏醒的陆骁,告诉陆骁在他昏迷期间,陆漓为照料他也吃了不少苦。陆骁满意道早该如此,只有多吃苦头,陆漓对鲛人的恨意才能加深。仇风适时提醒陆骁,秦浩已经察觉到了不对,陆骁的得意笑容逐渐在脸上消失。

秦浩来到船厂,船工们越是遮遮掩掩,他便愈发觉得事有蹊跷,一路来到沧暝的甲板上,在船舱中看到了被关押着的,先前被抓获打算用来取凝脂的鲛人。秦浩勃然大怒,船工慌忙招认一切都是陆骁的安排。

秦浩气势汹汹来到陆府兴师问罪,陆骁爽快承认一切都是自己设局。秦浩大惑不解,质问他为何如此苦心谋划,陆骁直言父母族人的鲜血已经映刻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复仇就是他生命中的全部,他此生绝不可能放弃。而鲛人大举兴兵,也是受他挑衅才致,目的就是激发陆漓对鲛人和吴居蓝的恨意!说罢他反问秦浩,这难道不也是你想要看到的吗?秦浩哑然。

另一边,陆漓带着紫萱匆忙离开府邸出门,仇风远远尾随。陆漓来到蓬莱居,请求银瑚帮忙捎信给吴居蓝,请他前来常乐,自己有话务必当面问他。银瑚虽知当下情势紧张,但也明白陆漓此番交托必定事关重大,当仁不让地答应帮忙。

那片星空那片海2剧照(陆漓约见吴居蓝)

银瑚再探蓝洞,可守卫说她早与人类通婚,只是空具鲛人之形,不许她进门。金鳞赶来,可也不再为她网开一面,银瑚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金鳞,她将陆漓的亲笔信交给金鳞拜托他代为转交。可金鳞擅自偷看了信件内容,发现是陆漓的邀约,想也不想就毁掉了信。

是夜,陆漓在船厂苦苦等待居蓝前来,可等到的却是墨痕。墨痕出手袭击了陆漓,陆漓侥幸逃脱。原来这也是陆骁的布置,是他要墨痕假意袭击陆漓,为的就是造成居蓝不仅不来商谈,还派人杀她的假象。这步步紧逼的谋划,就是要让陆漓彻底死心,甚至能对居蓝反目成仇。

蓬莱居里,大春银瑚正要亲热,陆漓不期而至。大春银瑚听说了陆漓在船厂遭遇鲛人袭击一事,紫萱分析的头头是道,这鲛人定是吴居蓝派来杀人灭口的!陆漓呆坐一旁默不作声,任凭众人打抱不平也毫无反应,活生生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她回到家中,翻着桌上的《霍小玉传》,自伤不已,紫萱在一旁劝慰,而她却只是反复默念着书中字句,失魂落魄。

蓝洞中,金鳞与居蓝在演武场切磋,金鳞大力猛击之下,居蓝的鱼骨剑应声崩断。居蓝惋惜自己多年佩剑,甚至联想到一些不祥之兆。金鳞赶忙拿来新的宝剑,此剑削铁如泥锐不可当,劝慰君上切莫多思,今后便以此新剑护卫家国。而另一边,陆漓在家中愁肠百结,以往此生不渝的诺言言犹在耳,可昨晚那鲛人的身形似乎又猛然撞进眼帘,她慌忙闭上眼睛,不知如何挽回内心对居蓝崩塌的信任。

同是天涯沦落人。明珠枯坐店内终于等来了墨痕,墨痕嘱咐明珠按时服用解药,可明珠认为若是这药需要墨痕再三堕入复仇的不归路才能换来,她便绝不肯吃。说罢就要将药瓶掷在地上,墨痕伸手攥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怀中。墨痕压抑着内心同样激荡的情绪,沉声告诉明珠,自己已经为复仇押上了全部,可唯一不能押上的只有她。明珠是他不见天日人生中唯一的温暖光亮,自己可以受伤,但怎么可能忍心看着明珠受伤害呢。二人紧紧相拥,明珠啜泣。

那片星空那片海2剧照

陆府中,陆骁眼看妹妹几日来连受现实冲击,眼看已对吴居蓝心生罅隙,便试探着提出他的下一步计划——杀掉吴居蓝。他以鲛人随时会再袭常乐,自己身为地方官,职责所在就是保护百姓为由,引出只有杀掉吴居蓝,才能永保常乐太平的结论。陆漓低下头,默不作声。而蓝洞中的居蓝因长期待在演武场监督练兵,日日深受士兵杀气熏陶,竟也从一个主张和平的君主,变成了杀心顿起的帝王。

另一边,明珠在郊外采茶集露,陆骁出现在她身边,与她交谈起来。单纯的明珠问起陆骁与墨痕是否有过节,还将墨痕嘱咐她远离陆骁的事一并吐露了出来,陆骁哑然失笑。明珠如往常劝诫墨痕一般劝诫陆骁,希望他放下仇恨,莫让仇恨吞噬了心中的爱。可陆骁早就走火入魔,喃喃道只有除掉恨才能成全爱。

陆府,秦浩带来西域的螺子黛来讨陆漓欢心,可陆漓还是如同木偶一般不展笑颜。她一动不动地流着泪,问自己是否与居蓝的相遇真是一场孽缘的开始?是不是只有居蓝死去,这一切现实与情爱的折磨才能宣告结束?她与哥哥,与百姓的生活才能回到正轨?秦浩被她突然的心态变化镇住,看着陆漓已经不堪一击的憔悴神色,心中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可陆骁还要乘胜追击,他将杀死吴居蓝的重任交给了妹妹,要她用海螺引他上岸,再用毒酒把他灌醉,最后用匕首取他性命!陆漓怔怔地望着哥哥手中的凶器,怅然若失。

居蓝在蓝洞自斟自饮,酩酊大醉,他将赤蝶的身影认作陆漓,对着赤蝶的背影喃喃道为何你要欺骗我,让人类伤害我的族人。说罢他默然垂首,殿内霎时一片空虚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