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猎场》分集剧情介绍全集大结局(1-58集)

7个月前 (11-26)6570

电视剧《猎场》分集剧情介绍:第48集 - 林拜暗中撮合罗伊人和郑秋冬 郑秋冬发现陈香案存在隐情

德仁的人事调动告一段落后,再次进入了全速发展的时期。

上一次郑秋冬在门口碰到的短发女人找上门来,两人到办公室详谈,她才绕着弯说出自己想找一个有实战经验的人才,郑秋冬追问了两句,她才说明想委托郑秋冬帮自己猎的是企业的首席情报官。郑秋冬看了她的名片,得知她是盛煌集团的财务总监,也是总经理严冰河的女儿,严枫。

郑秋冬更加惊讶了,他立刻想起来林拜最近接收的案子。父女俩同时找到德仁想要替换掉陈香,而且女儿还要求对父亲保密,这引起了郑秋冬的好奇心。严枫坦白陈香也是自己的未婚夫,在郑秋冬不解的目光中,她将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林拜去找了好久不见的罗伊人,罗伊人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林拜笑着说自己是路过,也是嘴贱,想要和她说点闲话,随即,他就告诉罗伊人贾衣玫走了。罗伊人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掩饰的笑了笑,林拜却一针见血的指出罗伊人的破绽,直到她想知道贾衣玫只是离开公司,还是离开了郑秋冬。林拜没有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这是两人复合的机会,从老白开始,两个人总是兜兜转转,不断错过。林拜说自己并不是想当红娘,只是看不下去两人继续这样蹉跎。

说完感情的事情,林拜说起德仁目前的发展,说明下一步,他们将在北上广深建立分公司,一切正在朝他们所希望的发展。得知财务总监已经找到,罗伊人忍不住夸赞他拥有超强的执行力,最后又讽刺他是天生打工的料。两人玩笑起来,谁也不知道,玩笑之下,有怎样的心思涌动。

猎场剧照(林拜告诉罗伊人贾衣玫跟郑秋冬分手的事,让她把握机会)

晚上到林拜家里,郑秋冬和林拜商讨陈香的案子。根据严枫所说,陈香一直是一个思维缜密的人,但是从去年开始就开始有些异常,甚至出现精神恍惚,失眠掉发,上周还进了医院疗养。两人猜测着父女俩找人替代陈香的真正原因,这时候,冯眷眷突然过来找郑秋冬,追问他是否和贾衣玫分手了,因为她上次给两人算过,无论是星座,属相都不合适。林拜十分无奈,冯眷眷却说郑秋冬现在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罗伊人了,她偷着算过两人是百合,而且两人也应该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了,这些年两人谈一个分一个,其实都是在强迫自己遗忘对方。

郑秋冬反驳说自己每一个都是认真的,冯眷眷指出在陈修风瓷婚庆典上,两人的眼神对视的一刹那,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林拜适时地制止了冯眷眷的劝说,让郑秋冬自己想清楚。郑秋冬又说起了陈香的案子,说父女俩同时委托,必须辞掉一个,林拜看出他心不在焉,果然,郑秋冬说着说着就说出了罗伊人的名字,林拜哈哈大笑,告诉郑秋冬他是藏不住的。

也许正如林拜所言,一切都到了应该苦尽甘来的时候。德仁的业务和分公司的开展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将田尧,冯小红一一分派到外地,德仁本部也引进了新员工,德仁进入高速发展期。在林拜培训新员工的时候,郑秋冬特意到医院去看望陈香,正好看到一群病人围在一起打游戏,这时候一个护士过来通风报信说车进前门了,其中一个被称为陈先生的病人连忙跑了回去。不一会儿,严冰河到了。

严冰河说陈香是因为不堪重负,所以被压垮了。但郑秋冬发现他就是刚才还玩游戏玩的兴高采烈的陈先生,他这才发现他其实是在装病。严枫到公司找林拜询问事情的进展,林拜忍不住说换陈香的事情严冰河始终会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向他请示。严枫还是坚持等事情有眉目之后自己会向父亲坦白,而且钱自己也可以从别的账户支付,林拜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

猎场剧照(郑秋冬无意间发现陈香是在装病)

严枫离开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医院回来的郑秋冬。严枫忍不住问郑秋冬林拜是不是很在乎钱,郑秋冬只好解释说案子明天签合同的确需要交定金了,严枫再次强调一定不能让盛煌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必须对严冰河保密。郑秋冬向严枫打探陈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在木然的样子,严枫不知道郑秋冬已经通过父亲见了陈香,还以为他是道听途说,有点不高兴。郑秋冬从她的话里知道,林拜并没有将严冰河也委托他们的事情告诉严枫,只好也继续保密下去。

签约后,根据手下调查员的重重筛选,一个叫周霜荷的女人进入了郑秋冬的视野,她各个方面都很符合盛煌的要求,是陈香案的最佳人选。郑秋冬开车到周霜荷办公室找她,问路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在修车的周霜荷。

会面的时候,郑秋冬想要先介绍自己的公司,周霜荷却说不必了,她从特慧的索尔那里已经了解过郑秋冬和德仁,现在更好奇郑秋冬为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去处。郑秋冬详细介绍了盛煌集团以及他们的需求,周霜荷对闻名遐迩的盛煌有些心动,但得知是去代替严冰河的女儿的未婚夫,她不由有些担心。郑秋冬只好透露严枫也不希望陈香继续担任首席情报官,周霜荷坚持希望郑秋冬弄清楚陈香的故事再来跟她谈继续这件事情。

赵见蜓见盛煌的案子出现了两笔入账,特意打电话给郑秋冬核实这件事。回答公司,郑秋冬立刻找到林拜,说明严冰河父女委托的是一个案子,必须要辞掉一方,不能干一个活拿两份钱。林拜却说这是两个客户的委托,郑秋冬以为林拜是为了多挣钱十分生气,说自己不可能这样做,这有欺诈的嫌疑。林拜指责他要尽到为客户保密的义务,哪怕为了它甘愿背负骂名,否则他才是真正的业余,两人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