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天眼》分集剧情介绍(11~20全集大结局)

3年前 (2015-03-25)1477

《天眼》分集剧情:第11集

力行将自己的身份及整容原因和盘托出,司徒舜听罢百感交集,一时间未能接受眼前好友原来是亲弟的事实。梅婆与富龙见力行身体虚弱,要求先将力行送院。珍妮在戏院苦候司徒舜不果,在网上看新闻时发现一宗枪击案,立时赶到医院。

司徒夫妇赶到医院,得知受伤的是力行後也同样关心,力行感动得流下泪来。司徒舜说出力行就是细孖,并将刚出生的弟弟被调包一事相告。珍妮赶到医院,力行见她紧张自己暗自高兴。珍妮喂力行进食,司徒舜见状,知道力行对珍妮的感情,暗自决定收起对珍妮的感觉。

晚上听见 婴儿哭声

令仪带警员到逸名轩调查菲律宾人的房间,於凌乱的房间内发现一种香港比较罕有的啤酒。令仪顺道探望凯瑶,发现她状态甚差,凯瑶透露每晚听到婴儿哭声。

力行出院,司徒夫妇接他回家,对他关怀备至,而大家都同意暂时别向其他人透露力行身份。力行见司徒舜满怀心事,上前了解,司徒舜问他为何要查韩晨,力行告知原因,司徒舜同情他的悲惨经历,将曾监视他一事相告,希望消除二人的隔阂,二人冰释前嫌。

力行害怕 往事败露

与亲人相认後,力行觉得报仇已不是最重要的事,他更希望Mr. Pittman与韩晨鬼打鬼,那麽司徒舜便不会受到骚扰。力行打算全力追求珍妮,自信十足地相信珍妮始终会爱上现在的自己。

凯瑶每晚听到婴儿叫声睡不安宁,职员调查过邻舍也没有婴儿入住。凯瑶怀疑是鬼神作怪,不敢留在房内,故整晚待在逸名轩大堂。恰巧韩晨经过,见状询问原因,听罢便邀请凯瑶一同入住她的房间。力行发现司徒舜调查韩晨,怕他查下去便发现自己是盗贼的身份,劝他不要再查。

营造浪漫 追求珍妮

珍妮留在女优侦信加班时,力行得富龙通风报信,前来探望并邀约珍妮晚餐。两人同到海边欣赏日落後共膳,由於力行手伤未癒,珍妮细心替力行剥冻蟹壳,十分陶醉。

饭後二人漫步沙滩,力行拿出相机脚架替珍妮拍摄「光画」,逗得珍妮笑逐颜开。晚上力行睡觉时,梦见珍妮如天使般出现眼前,想不到同时司徒舜亦与力行有一样的梦境。

珍妮再向司徒舜汇报案情时,司徒舜却回复之前的冷淡。雅晴调查得三个菲律宾人购买啤酒的地方,还有与老板娘的合照,司徒舜一看便发现线索,雅晴遂循老板娘方向调查。

韩晨差点 命送黄泉

凯瑶暂住在韩晨房间时,韩晨忽然接到Mr. Pittman的来电,指钻石颈链在她手上而相约见面。凯瑶看在眼内,却以为韩晨与男朋友有约。

力行本欲令韩晨与Mr. Pittman内讧,从而置身事外,可是想不到警方那麽快便跟踪到Mr. Pittman。力行怕若Mr. Pittman被捕,自己的往事便会被揭发,於是便以神秘人身份通知Mr. Pittman於警方到达前逃走。韩晨应Mr. Pittman之约相见,二人争持不下举枪双向……

《天眼》分集剧情:第12集

力劝凯瑶 迴避韩晨

警方到达枪战现场,发现菲律宾人共五具尸体,按中枪角度来看,兇手应该是职业杀手。令仪找来司徒舜协助,告知验尸报告上发现尸体留有月下香的香水,司徒舜立即想起逸名轩的住客韩晨。

令仪遂到逸名轩邀请韩晨回警局问话,岂料在房间内见到凯瑶。韩晨神态自若地作供,司徒舜一直在暗中监视,可惜没有发现破绽。力行怕司徒舜再查下去只会揭发自己往事,遂假意协助却暗中阻止。

力行光画 表达爱意

力行约珍妮到海滩拍摄光画,还在画中画出12朵玫瑰,向珍妮表示爱意。珍妮不知所措,藉词离开。力行遂以庄尼名义发短讯给珍妮,珍妮见到一戴着头盔男子的身影,跟随他上了电单车。

二人去到心战室,珍妮忍不住问他為何销声匿跡后又突然出现;这时庄尼除下头盔,珍妮发现这人竟然是力行。力行向珍妮出示自己是庄尼的证据,可是珍妮感到被骗未能接受,只道力行欺骗了她及司徒舜。力行告诉珍妮自己的心意,珍妮听罢脑海内不断浮现昔日的片段,思潮起伏。

逸名轩大堂突然出现一堆青蛙,职员慌忙清理。混乱间司徒舜留意到一名住客神色古怪,更偷偷将胶袋掉进垃圾桶。

令仪规劝 防范韩晨

令仪担心凯瑶与韩晨交往甚密会有危险,着她小心防范,凯瑶不领情,反觉得警方误将好人当成疑犯。

司徒舜利用天眼监视该名可疑的男住户,待对方进入房间前查问但被拒。刚巧凯瑶因听到房间内婴儿声大惊离开,遇见司徒舜后便着他进房看个究竟。司徒舜进房后果然听到类似婴儿的哭声。於是司徒舜冲进可疑男子的房间,终发现当中真相。

珍妮接受 力行感情

珍妮调查地盘监守自盗案时,被工人发现追赶,幸好力行及时出现相救;二人身体贴近躲在电錶房,力行更主动亲吻珍妮面颊。力行甜丝丝的回到家,原来父母早已从司徒舜口中得知他拍拖的消息;无意间力行看到美德的手机讯息,误会父母还当他成外人,心中感不是味儿。

凯瑶為答谢韩晨的款待,悄悄的偷进了韩晨的房间放下致谢咭,同一时间,却有神秘人从一道神秘的楼梯走下来,令凯瑶大為惊讶。

珍妮与力行看电影,珍妮虽望着力行但心思却在想着司徒舜。力行见珍妮凝望自己,以為珍妮深爱着他。

珍妮翌日借助蓝菱的帮忙避开力行,蓝菱不解珍妮心意,珍妮也觉得有口难言,没有道出力行是庄尼之事。

令仪请求 凯瑶协助

凯瑶在咖啡室构思着她的新作,令仪带着黄色玫瑰探望,希望凯瑶能原谅她父母,并透露父母正回港,打算也入住逸名轩,希望大家可以会面。凯瑶看出令仪有事相求,令仪也坦白说出父亲财务上有困难,希望凯瑶能相助。凯瑶听后更是生气,想起以前受到她父母的诸多奚落,现在有难才认回亲人,她气愤得弄破了自己的玉鐲。

令仪找工匠修补好玉鐲后带回给凯瑶,进入房间并為凯瑶送上蛋糕时,突然昏迷。令仪自迷糊间醒来后,发现凯瑶躺於地上……

《天眼》分集剧情:第13集

司徒舜成功 引出兇手

朱露丝拿着已洗烫好的衣服到凯瑶房间,结果她看见凯瑶倒卧在地上,而令仪则拿着一支手枪。警方到现场搜证,令仪被扣上手銬带回警署调查。由於凯瑶的宠物爱犬Capital失踪,司徒舜命大家找回牠,亦希望从牠身上找到兇手线索。

令仪早前曾与凯瑶於咖啡室争执,加上向凯瑶借钱不遂,被认為嫌疑最大。令仪终明白被冤枉的感受,难得司徒舜仍落力帮助调查,遂拜託他务必寻到真兇。市民来到凯瑶的房间送上鲜花,保安员朱志坚负责在门外看守,但似乎很不自在。

珍妮突然 提出分手

司徒舜与力行及雅晴回到案发现场,研究兇手进入房间途径。韩晨进来并对凯瑶的死表示难过,假若当时自己不是在咖啡室,事情便不会发生,表明自己有不在场证明。当韩晨离开房间时,司徒舜发现志坚的左脚受了伤,举动可疑,於是託力行查看案发时志坚所在。

珍妮与力行参与art jamming画班,各自绘画肖像时珍妮画出了司徒舜的画像,可是怕力行知道便中途换了画布。画班完结后,力行将绘画珍妮的画像送给她,但珍妮拒绝接收,并向力行提出分手。

凯瑶宠物 成為关键

保安员在逸名轩各处放下狗粮,以侦查Capital的位置,结果牠真的现身,司徒舜从Capital身上找出一块布碎。

志坚巡逻时发现有保安员找到了Capital的行踪,还见到Capital脸上有血渍,怕会被验出DNA,遂追上前意图剪掉Capital染有血渍的毛。原来整个过程已被雅晴拍摄下来,还準备拘捕志坚。

司徒舜知道志坚并非主谋,欲说服他转作污点证人之际,志坚忽然发难逃走。司徒舜等人追至横巷,突然传来枪声,发现志坚已中枪倒地。

凯瑶遗作 透露玄机

令仪获释后执拾凯瑶的遗物,司徒舜表示凯瑶新写的小说是以韩晨為蓝本,令仪遂递上最新的手稿「天梯上拥抱你」给他。司徒舜阅毕小说后,向雅晴表示男女主角是一对忘年恋,凭着秘密的通道接触,猜想凯瑶可能撞破兇手的秘密才被灭口。韩晨刚出门,司徒舜便趁机会进入房间查看是否有秘道,结果还是无功而还。

力行发现 珍妮心意

韩晨打开秘道走上匯海的房间,只见匯海戴着拥有电子眼功能眼镜坐在荧幕前。匯海怪责韩晨处事粗疏,更在手上一边把玩「极光之星」,一边着韩晨调查為何司徒舜会跟「极光之星」有关。

力行对珍妮突然提出分手心感不忿,一直在女优侦信附近苦候珍妮,可是遭蓝菱阻止。力行遂回到画室独坐,无意间见到上次珍妮所绘画司徒舜的肖像。

力行拿着肖像到女优侦信却见不到珍妮,蓝菱见状遂将珍妮一直喜欢的是司徒舜的事告知,力行知道后气冲冲离去。

力行将珍妮所画的油画掉在司徒舜面前,司徒舜只表示无奈。力行不满地说為何样貌、事业家庭甚至爱情都输给司徒舜,司徒舜无言以对,只有感到怜惜……

《天眼》分集剧情:第14集

司徒舜苦劝 力行收手

司徒夫妇见司徒舜兄弟二人神色有异,查问下得知力行与珍妮分手。為怕力行伤心,二人便在通讯群组查问,可是力行看在眼中,觉得司徒家在排斥自己,愤然离开。匯海突然前来控制室查看,问起力行之事,司徒舜為此感到不安。

司徒舜担心力行会对二姑不利,觅得二姑后发现她的生活并没有好转,现只剩下宠物猫菲菲相伴,於是着二姑若有需要可联络他。原来力行在司徒舜前来时欲向二姑寻仇,幸富龙一直在旁劝止。

利用范飞 嫁祸司徒舜

范飞因為赌外围波而欠债纍纍,欲向海威借钱不果,在餐厅听见其中一对住客夫妇手戴名贵手表及手机,心中有所打算。韩晨向匯海提议杀掉司徒舜以绝后患,但被否决,原来匯海欲知道為何Mr. Pittman会错认司徒舜。

佐治的私家侦探社已变成东南亚食品市场,富贵带来一名印尼食品的总代理,打算请佐治与她合作。佐治以為机会来到,便拿出屋契变卖欲购下代理权。司徒舜向蓝菱表示不再担任女优侦信的顾问,蓝菱挽留不果;珍妮追上前查问因由,表示清楚知道司徒舜对自己有意。

硬起心肠 见死不救

二姑的猫菲菲进食了地上的老鼠药,二姑发现后匆忙带菲菲到医院。当二姑欲致电司徒舜之际,却不小心被车撞到一旁,额头更因撞向石壆而奄奄一息。因二姑生前曾致电司徒舜,司徒舜因此要协助调查,在录口供时得知力行对二姑见死不救。

司徒舜前往殮房看二姑的遗体,离开时见到富龙,立即迫问二姑的死是否与力行有关。富龙终将自己与力行的身份和盘托出,司徒舜听后大受打击。

匯海查出 兄弟秘密

晚上回家后,司徒舜告知力行己得知真相,并着力行放弃偷取「极光之星」。力行斥司徒舜没资格教训他,并表示取回「极光之星」后,还要韩晨付出代价。

富龙担心力行,脑海里浮现昔日与力行的往事,可是现在只得他一人在公园喝闷酒,觉得已失去好兄弟不禁悲从中来。

韩晨查出当日在菲律宾对付的两名贼人还没死,并从二姑的死推测出力行与司徒舜是孪生兄弟。匯海担心兄弟同心对自己不利,之后却心生一计。

范飞偷进客人房间偷取名贵手表及手机,被力行人赃并获,范飞求饶,力行却另有盘算。

匯海借故 清除异己

司徒舜回到办公室,发觉书桌上的便条纸被移动过,怀疑有人曾进入房间。房间某角落传来奇怪声音,闭目静心找寻传来的滴嗒声。最后终发现抽屉内放有一隻男装名表及手机,司徒舜使计查出嫁祸者。

匯海邀请司徒舜到其房间品嚐红酒,还希望他能到沙巴管理度假屋,司徒舜明白匯海欲把自己调走,气定神閒的向他辞职。

《天眼》分集剧情:第15集

试探力行 用枪指吓

司徒舜拿着纸皮箱回家,国强查问原因,力行立即替司徒舜编作离职原因,说自己犯错连累司徒舜。司徒舜欲以亲情劝服力行摆手,可惜力行却愈来愈偏执;另一方面,匯海突然晋升入职不久的力行為保安经理。 匯海应邀出席旧拍档胡金耀的晚宴,席上两人谈及以前因偷取名画「生与死」时被发现之事。金耀炫耀自己富甲一方,还嘲讽匯海到仍在干盗贼勾当;之后金耀带匯海到设有严密保案系统的收藏室,指购买此大屋的同时连同古董名画一併买下,包括当年他们渴望得到的名画「生与死」。匯海认為画是贋品,金耀遂请匯海出手鑑识…… 

佐治中计 失掉家财 

佐治将卖楼得来的钱交给了印尼食品代理人后,却失去联络;佐治出言怪责富贵之时,富贵露出本性。珍妮回到家见所有傢俱被搬走,佐治藉口往菲律宾发展,着珍妮先到蓝菱家暂住。珍妮前往蓝菱家途中遇见司徒舜,他见珍妮呼吸困难於是上前慰问,但被她赶走。司徒舜离开不久后便见到救护车往珍妮方向驶去;司徒舜担心珍妮安危,不捨的追至赶上救护车。医生发现珍妮患有急性心肌梗塞,须立即进行手术;蓝菱赶到医院后质问司徒舜為何关心珍妮却又刻意避开。 

蓝菱答应 下嫁富龙 

蓝菱与富龙前往探望梅婆,梅婆在言谈间说放心不下富龙,要求蓝菱代她照顾他,更顺势撮合二人结婚。蓝菱大方答应,富龙却满怀心事感到犹疑。富龙觉得不可再瞒下去,便向蓝菱坦白一切,说出自己的真正身分。力行在控制室见韩晨与匯海言谈甚欢,忽然接到44楼韩晨房间的火警警告,力行觉得是大好时机查看韩晨房间,遂没向二人匯报便与范飞进房查探。失火被扑灭后力行便支开范飞,独自在房内查探。 力行来到匯海书房,只用了不了多少时间已打开了匯海的夹万。打开夹万后力行见到「极光之星」,可是他一拿在手上,匯海便与韩晨出现,韩晨更用枪指向力行。 

因被毁容 拒绝帮忙 

匯海示意希望力行帮忙到盗取金耀的一幅名画,但力行拒绝,匯海知道他仍对毁容一事耿耿於怀,遂在力行面前用刀把韩晨脸上划一道疤痕,以消力行怒气。珍妮康復出院,因联络不上佐治而感到担忧;蓝菱联络了司徒舜,希望他会前来接珍妮出院,最后却不见其踪影,最后蓝菱只好带珍妮回家休息。

坦承过往 重修旧好 

蓝菱从医院到回家,一直望着电话。珍妮慰问,蓝菱诉说自上次告别富龙后,已有数天没见他而感到掛念,但同时又不确定自己是否可接受富龙的过去。突然蓝菱的电话收到富龙的讯息,内容全是他过往爆窃的赃物相片及证据。 富龙突然来到蓝菱家中,表示為了蓝菱以后不再作犯法的事,否则蓝菱可以报警拘捕他,蓝菱大喜,二人甜蜜相拥。 珍妮见状觉得爱情需要勇气,晚上独自在房间画了一幅画像;珍妮完成后打算前往司徒舜家给他看,可惜被力行发现,阻止了二人见面。 司徒舜突然接到静雯来电,说她现在身处机场;司徒舜迎接静雯后,她向司徒舜哭诉,原来她再次遇到爱情骗子,最近才得悉自己是别人的第三者,司徒舜见状只得默默安慰她。

《天眼》分集剧情:第16集

富龙拒绝 盗取名画  

司徒舜突然邀请珍妮见面,珍妮满心欢喜赴约,可惜到达餐厅后却发现司徒舜与静雯十指紧扣。司徒舜解释与珍妮的时机不合,未能开始发展,珍妮听罢泪如泉涌转身离开。

力行与韩晨在金耀大宅附近山坡上利用航拍视察地形,力行竟用遥控直升机撞向韩晨,韩晨不忿向力行反击。司徒舜突然出现,并试图以警员身份阻止力行再次犯事。

司徒舜回警署正式复职,却受到下属閒言閒语,但他自知未能履行当日诺言只得沉默不语。司徒舜将跟踪韩晨至金耀大宅一事告知令仪,指出韩晨为汇海下属,怀疑凯瑶之死与汇海有关。

佐治受骗 失去联络

珍妮发现入境处没有佐治的出入境纪录,不禁担心与自己一样患有急性心肌梗塞的父亲。得知侦探社旧舖装修后重新开张,珍妮便上前看个究竟,发现富贵联同食品代理骗取了佐治的财产及店舖。富贵见到珍妮后出言侮辱她,佐治突然现身斥责富贵后,慌忙逃走。

珍妮在横巷的垃圾堆中找到佐治,佐治向珍妮承认过失,对女儿入院不能陪伴深感内疚,珍妮则想起与司徒舜再没有关系而悲从中来,父女相拥而哭。

力行突然提出要搬到逸名轩居住,说受到老板重用,司徒舜明白他搬走为了避免受自己监视,但也提醒力行,警方会廿四小时监视他。

密谋盗取 名画「生与死」

汇海得知司徒舜曾跟踪力行二人到金耀家,知道他淮会严密监视,令他们很难下手。韩晨表示听到司徒舜的语气,目标应只是力行。

力行约富龙相见,告知汇海已得知他的身份,还託富龙协助偷取一幅名画。富龙拒绝,解释曾答应蓝菱不再犯事。力行失望离去后富龙追上他,二人于街头争执,司徒舜在远处把一切看在眼内。

蓝菱与富龙逛街,蓝菱忽然提议下星期到北欧看「午夜太阳」,但富龙一脸心事重重,推说要跟梅婆回乡,旅行要延迟出发。蓝菱独自在房内一脸惆怅,珍妮慰问蓝菱时,蓝菱无意透露富龙的身份,而珍妮亦说出庄尼就是力行一事。蓝菱央求珍妮别向司徒舜说出富龙的事,珍妮见蓝菱情深只好答应。

富龙弃信 蓝菱心碎

富龙送梅婆乘搭的士回乡,蓝菱突现出现,发现富龙没有与梅婆同行,蓝菱觉得受骗,伤心欲绝。蓝菱试图以报警威胁富龙收手,可惜富龙为了兄弟情忍心离开。

静雯突然来到警署邀请司徒舜看电影,司徒舜不想静雯难过,遂答应请求。恰巧珍妮同在电影院里,看见司徒舜二人举动不像情侣,心感诧异。离开电影院后,司徒舜碰见珍妮,才故意牵着静雯的手扮作甜蜜。

静雯表白 时机不对

静雯随后在餐厅与司徒舜说起往事,指中学时期司徒舜为了送她金牌每日练跑,很是感动,同时暗示希望现在能与他开始。

司徒舜不想伤害静雯,不得不坦白告知对她的感情已有所不同。司徒舜断然拒绝令静雯大感愕然,使她猜出司徒舜所喜欢的人是珍妮,哭着说以前不懂珍惜司徒舜对自己的爱,现在后悔莫及。

《天眼》分集剧情:第17集

力行用枪 要胁汇海

珍妮前往静雯居住的酒店质问她是否与司徒舜假扮情侣,静雯最初还强作欢颜,可惜终给珍妮看穿。静雯承认一切,并透露司徒舜是为了好友才忍痛割爱,珍妮听罢便得知司徒舜口中的好朋友是指力行。力行以视像会议介绍富龙予汇海认识,汇海一听其声音便得知是早前曾接近露丝,并曾经潜入其房间的人。为了力行 忍痛让爱司徒舜与雅晴在监视逸名轩期间,珍妮前来找司徒舜,质问他为何当回警察。珍妮说出他是为了利用警察权力监视力行,还告知已识穿司徒舜与静雯在假扮情侣及为了弟弟而让爱一事。

司徒舜表示欠了弟弟三十多年要偿还给他,珍妮听罢激动不已,斥责司徒舜用爱情来还债,连她也一并牺牲。韩晨独自来到一个养狗场,似乎在挑选狗只,未知有何企图。令仪在会议期间表示如再没有发现,上头便会终止行动,司徒舜要求多监视一星期。珍妮发现 父亲计划珍妮无意间发现佐治似乎想向富贵作出报复行动,便跟随其後,发现他购买了多只草蜢。之後见佐治走到公厕内,珍妮便得知父亲欲向富贵的店铺放「屎蜢」。

珍妮立即到心战室见富贵,并希望他可假装向佐治道歉,将大事化小。富贵不肯,珍妮遂透露佐治计划,富贵听後动摇,却要求珍妮亲他一下作补偿。富贵假意向佐治道歉,又用说话刺激他,结果佐治并没有放弃计划。但因富贵早有所防范,佐治行事前已被商场保安逮着带返警署。结婚纪念 行动之时力行选择了在父母结婚周年纪念日偷取名画,因为司徒舜当日定会请假留在家,而自己亦会出席。

司徒夫妇在家庆祝,美德为家人准备满桌佳肴。另一方面,司徒舜收到警员汇报指韩晨离开逸名轩。席间兄弟二人的电话不断收到讯息,二人就此不停遥控下属行动,一场暗战在司徒家展开。韩晨乘坐富龙的车後,警方紧随其後,见他们跟着金耀的车,怀疑他们欲绑架金耀。韩晨二人走进餐厅裏坐下,警方在外戒备,可是二人一直没有离开餐厅。

留在家监控的司徒舜觉得有可疑,欲离家调查清楚之际,力行也声称自己要离开,司徒舜只好继续留下来监视力行。雅晴将餐厅现场片段发给司徒舜,司徒舜一看便看出问题,雅晴得知中计後闯入餐厅,发现韩晨已离开。力行使计 对付韩晨富龙熟练的走入金耀家,开启夹万并顺利带走名画「生与死」,其间不忘力行吩咐,把跟踪器放在画内并交给韩晨。

韩晨接过画後二人分头逃走,想不到跟踪器突然爆炸,韩晨躲避不及,被後来的保安追上。富龙斥责力行为了报仇可以出卖兄弟,力行反觉除去韩晨,令偷取「极光之星」更加容易,富龙愤然离去。力行没有理会富龙,拿着手枪前往汇海房间。汇海後悔错信力行,力行坦然要取走夹万内的宝物。力行用枪胁持汇海打开夹万,汇海只好乖乖听从把夹万逐一打开,内裏竟然。

《天眼》分集剧情:第18集

单枪匹马 救出富龙

力行进入汇海的夹万,却发现内里空无一物。力行慌忙逃走之际,司徒舜驾车驶至,力行在毫无选择情况下登上汽车。司徒舜在路上风驰驾驶,力行指吓司徒舜无效,终令汽车失控撞向石壆,二人因此受伤。力行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废弃厂房,双手双脚被铁链锁着。

蓝菱得知梅婆伤了脚便前来探望,发现是富龙串同梅婆骗蓝菱前来。蓝菱忽然见到一个太阳形状的灯笼在窗外升起来,富龙走出来,诚恳地向蓝菱表示明年会与她到北欧看真正的「午夜太阳」。

和盘托出 力行计划

司徒舜来到富龙家,富龙假装与力行兄弟情已绝,可是司徒舜早已识穿二人扮作不和。富龙听罢心软,因担心力行成为杀人犯,遂将「极光之星」仍在逸名轩之事告知司徒舜。

蓝菱与珍妮同病相怜互相诉苦时,珍妮忽然利用异能想起在心战室看过富贵的电脑正处理一个Logo图像,令珍妮怀疑富贵伪造文件。珍妮借故带佐治到侦探社附近,看到富贵的东南亚食品店受到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员前来搜证。

富龙随司徒舜来到废弃厂房,力行要富龙解开锁链,富龙见状苦劝力行回头是岸,但力行却越见偏执,近乎疯狂。

不惜代价 对付汇海

司徒舜打算利用力行手机与汇海联络,可是下一步却需要富龙配合才能成事。汇海向众职员宣布力行因连同住客意图不轨,已被辞退,保安经理一职将由明威兼任。

散会后,汇海收到力行的短讯,说要取回放在逸名轩的贼赃,还要取汇海性命,汇海闻言不禁脸色一沉。

警司下令 终止行动

警方对逸名轩作出严密监视,以防汇海运走贼赃,期间发现有货车进出逸名轩,声称搬运装修材料。司徒舜命众人跟踪货车时,总警司突然前来下令众人收队,令仪投诉无效,司徒舜估计是汇海向上头施压。司徒舜在收队后,换上了力行的装束,独自跟踪可疑的货车。

司徒舜截停货车,发现原来货车上埋伏了杀手。司徒舜再以力行身份发短讯给汇海,说今晚必会前来杀掉他。汇海得知计划失败开始忧心起来,汇海派人捉富龙回逸名轩,藉此要胁力行现身,汇海于富龙面前开启夹万,并将富龙困在夹万内。

救出富龙 汇海惊讶

力行迷糊间醒来,发现身处机房,他成功解开锁链逃出机房,却见自己面对一片汪洋大海。力行质问船员,发现船正开往越南。力行对着茫茫大海怒吼,对司徒舜倍添仇恨。

司徒舜利用露丝强行进入汇海房间,汇海见状亦未察觉有异。司徒舜以禁锢罪试图拘捕汇海,汇海否认,可是司徒舜却能在汇海面前开启夹万密码,大出汇海意料之外。

司徒舜成功救出富龙与找到贼赃,汇海见事败便将电源截断,製造对自己有利的漆黑环境,可是司徒舜仍能制服其他手下,跟踪汇海至天台。

汇海架上电子眼镜,向正前来的直升机挥手示意,司徒舜借直升机声音影响汇海判断,上前开枪,岂料汇海先发制人,司徒舜幸好侧身避过子弹,然后向汇海还击……

《天眼》分集剧情:第19集

富龙相约了蓝菱见面,更向她解释为何帮助司徒舜,之后更拿出戒指向蓝菱求婚。

珍妮约司徒舜看电影,可是却发现他一脸倦容又精神紧张,更不断说力行已跳了船快回到香港。

汇海出庭时见金耀出现在旁听席上,不禁成为惊弓之鸟;案件完结,众人遇见力行,力行向司徒舜表示悔意,还跟珍妮及富龙等人道歉。

因司徒舜经常怀疑力行图谋不轨,终导致自己情绪失控。

医生给司徒舜与力行开了安眠药,司徒舜半夜梦醒心感不安,到力行房间查看见床上有人,才稍放下心;岂料半夜有来电告之,指珍妮受到袭击重伤入院……

TVB电视剧《天眼》大结局:第20集

司徒舜被捕,警方指除发现血液及指纹等证据,还指出当晚闭路电视录到与他打扮相似的男人离开家门。

司徒夫妇终明白力行回来是要陷害司徒舜,力行反指他们偏心。

司徒舜于羁留室向令仪及雅晴解释整件事情;力行接到范飞电话,他投诉被力行利用。

司徒舜感应到力行梦境,得知他打算杀人灭口。

得雅晴协助司徒舜成功逃走,令仪则利用天眼追查力行行踪。

范飞登上过境巴士欲离开香港时忽然力行出现,司徒舜也及时赶上巴士。

力行途中拔枪胁持司机驶进木厂,范飞趁混乱离开,力行开枪时流弹却打中了车上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