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嘿老头/你是我爸爸》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04-02)945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1集

刘海皮撕碎自家房产证

刘二铁是个退休的火车司机,由于儿子刘海皮长年在外,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一次家,所以他独自一人在北京的老胡同中生活了十几年,胡同里的人都管刘二铁叫老头。

刘海皮与刘二铁的关系并不好,在刘海皮记忆中,刘二铁常年在外开火车,好不容易回了家还总是抱着酒瓶子喝得酩酊大醉。后来,刘二铁的媳妇扔下父子俩离开了这个家,刘海皮因此越发地怨恨父母。

一天刘二铁像往常一样喝着酸奶到胡同口的面摊吃面,之后出去遛弯,可他走着走着却找不到自己回家的路了。这时一个高挑的美女路过刘二铁的身旁,她觉得面前的老头很眼熟便拍了拍老头的肩,刘二铁认不出来面前的美女是谁,美女将头发扎起来告诉他自己是易爽。

易爽是刘海皮的青梅竹马,二人从小在胡同中一起长大,两家的关系很好。刘二铁一看眼前是熟人,便坦白道自己提前下了车,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易爽将刘二铁送回家,看着老头蹒跚的步伐,易爽有些伤感。

刘二铁到家后,发现桌子上有一碗面,他出门到胡同口问面摊老板小龙今天是否为他做了面,小龙表示刘二铁今天一早来面摊吃的面,并没有将面带走。小龙发现刘二铁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他劝刘二铁去医院检查身体。

刘二铁回到家中想倒杯酒喝,可双手颤抖的他根本无法将酒倒进杯里。刘海皮开着车来到一家酒吧,进门后他与几个老朋友一同上台打鼓、弹吉他,就在他与朋友玩乐时,刘二铁打电话给他,他没有听到。

深夜朋友们都喝多了,刘海皮让他们先回去,自己留在酒吧里继续等易爽,为了显示自己这几年在外混得不错,刘海皮还主动买了单。朋友们走后,易爽来到刘海皮的面前表示自己一晚上都在台下看他们的演出,易爽劝他常回家看看老头,现在老头经常找不着家。

听了易爽的话,隔天刘海皮回了家,可水火不容的父子俩又吵了起来,刘二铁说出要卖房子的气话,刘海皮一激动便将自家房产证撕了个粉碎。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2集

易爽请刘海皮假装未婚夫

刘二铁没想到儿子竟会真的将房产证撕碎,而被激怒的刘海皮离开家只好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中。

易爽告诉发小们自己要离开北京,去美国上学,可刘海皮去一家外企送快递时恰好看到易爽被老板训斥。易爽只好向他坦白自己被拒签了,原因是她没钱,看起来有移民倾向。易爽问刘海皮为何没去海南反而在北京送快递,刘海皮告诉她海南的公司破产,他只好回到北京。

那天在酒吧开的车也是跟朋友借的,他现在靠送快递来维持生计,而且还拖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易爽感慨为何外国人来北京这么容易,她想出国就这么难,刘海皮在一旁附和道生活的艰难。

刘二铁独自来到医院做检查,医生问他如果家里失火要怎么办,刘二铁答道带着贵重的物品跑出去,医生接着问他是否知道火警的电话、家里的具体地址与结婚纪念日,刘二铁坦白自己都记不住了。医生告诉他,他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刘二铁质问她为何轻易地断定他就是老年痴呆。

刘二铁怒斥医生不负责任,他与医生吵了起来,医生只好打电话叫保安将刘二铁带走。保安将刘二铁推上救护车把他送回了家,到家后救护车司机冲刘二铁要钱,刘二铁以保安推他上救护车为由让医院的保安结了救护车的钱。

刘二铁的两个老朋友来家中看他,哥三喝起了酒,可没过一会儿三人就都喝醉昏睡在餐桌上。刘海皮因为长期拖欠房租被房东赶了出去,他拿着行李来到易爽的必经之路坐着,易爽跑步时看到了可怜兮兮的刘海皮,她赶紧去买了早饭给刘海皮吃。

易爽表示自己妈妈突然想要分家,易爽请刘海皮假装她的未婚夫,这样她就能有钱了,本来就一直喜欢易爽的刘海皮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请求。易爽带刘海皮回家吃饭,在餐桌上易母又提起分家的事情,易爽与大嫂因为谁应该分更多钱而吵了起来。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3集

刘二铁患老年痴呆住进养老院

老贼是刘海皮的发小,也是刘二铁的干儿子,自从刘二铁与刘海皮大吵一架后,两人就没再联系,刘二铁以为刘海皮去海南干事业了,他把老贼叫到家里并拿出装有工资卡及密码的信封交给老贼。老贼被刘二铁的举动吓了一跳,刘二铁告诉他自己要出个远门,去找李克花,也就是海皮的妈妈,老贼被刘二铁的话吓了一跳。

老贼问他是否出了什么大事,刘二铁逞强道自己很好,就是想出去走走。老贼只好收下工资卡并打电话联系刘海皮,却怎么也联系不上。隔天刘二铁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带着一包行李就出了家门,可刚走到一个广场上,就被几个小混混盯上抢跑了他的包,幸运的是刘二铁并没有受伤。

刘二铁晕倒在马路上被刘海皮的朋友方子发现,方子把刘二铁送到养老院去,医生告诉方子,刘二铁疑似患上老年痴呆症。在外混不下去的刘海皮回到家却没看到父亲的身影,他误以为刘二铁又出去喝酒了,方子得知刘海皮回来后赶紧来到胡同,见到刘海皮那一刹那方子就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不明原因被揍的刘海皮起身就跑,结果被方子拦下并带到了养老院。老贼也在养老院,联系不上刘海皮的这几天,老贼与方子每天都来养老院看望刘二铁。刘海皮在养老院看到父亲与一个大爷因为争抢一个破布娃娃差点打起来,他情绪激动地冲过去问父亲到底怎么了。

刘二铁只是抱着娃娃怯生生地看着面前的儿子,刘海皮只好去问养老院的医生晓然,晓然委婉地告诉他刘二铁有患老年痴呆症的倾向,痊愈是不太可能,只能拿药维持着。刘海皮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怎么会患上老年痴呆,接着他带刘二铁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告诉他刘二铁在几个月前就患上了老年痴呆。

刘海皮这才相信父亲患病是真的,老贼与方子问刘海皮这些日子到底在哪里忙,为何不回家,刘海皮只好坦白道海南的公司早就破产了,这两年他一直都在北京送快递。刘海皮从养老院回到家,看到喝醉的易爽在院子里等他,易爽撒着酒疯大叫道自己被公司炒了。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4集

易母误以为易爽怀孕

易爽劝刘海皮把父亲接回家来照顾,毕竟家的条件比养老院好。刘海皮每天往养老院跑,父亲渐渐地跟他熟悉起来,还把手中的橘子分给他甚至给他起外号叫小橘子。过了几天后,刘海皮将父亲接回家,一开始刘二铁对这个新环境充满好奇心,但晚上他睡不着觉,他大喊大闹道自己要找李克花。

刘海皮以为父亲突然提母亲名字是记忆恢复了,可刘二铁只是闹着自己要找李克花,李克花每晚都陪他睡觉,没有李克花他睡不着。直到天亮刘二铁都不睡觉,无奈的刘海皮只好把他送回养老院。在养老院里,刘二铁对着破布娃娃叫李克花,刘海皮这才明白原来父亲每晚都抱着这个破娃娃睡觉。

刘二铁在养老院比在家中舒服,看着父亲的样子,刘海皮很是自责,但也只好把刘二铁再送回养老院住。易爽被炒后在外的出租房也到了期,她只好搬回家住,易母看到女儿终于肯回来很是高兴。

易母问易爽是否也想分家,这样她就能拿钱去美国了,易爽看出来母亲其实不想分家,不忍伤母亲的心,她只好含糊其辞地表示自己最近不会走。有人把易爽怀孕并要结婚的事情告诉了公司老总,害得易爽被炒。

易爽先把此事告诉了刘海皮,而后她本想劝母亲如果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不要当真,结果母亲听到怀孕的字眼就真的以为她怀孕了。易母开开心心地带着易爽与刘海皮去找居委会的刘大妈看病,刘大妈为易爽开了几服药炖了几锅汤,甚至为易爽把脉说她怀了儿子,可实际上易爽与刘海皮没发生任何关系,看易母很相信刘大妈,易爽只好继续装作怀孕的样子。

一群大学生来养老院送爱心,刘二铁与同屋的吴大爷看到他们便躲了起来,大学生们找到了刘二铁,他们脱下刘二铁的袜子就要帮他洗脚,刘二铁表示自己一天已经被迫洗了八回脚,甚至脚都洗肿了,听到他的话大学生们只好放下他的脚,端着水盆离开了他的房间。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5集

刘海皮为易爽找到了工作

易母特意在家给易爽熬安胎药,刘海皮希望自己能跟易爽假戏真做,他让易爽多考虑下他,易爽表示自己不会跟他在一起,并让他死了这条心。

易爽以要找工作为由出了家门,临走前她让刘海皮将安胎药解决掉,刘海皮趁易母出去时大口地喝着汤药,易母因为忘带手机返回家中时看到刘海皮正在喝安胎药,她赶紧拦下了刘海皮。

刘海皮知道自己无法虏获易爽的心,便改从易母身上下手,他告诉易母,自己现在很想与易爽结婚,可易爽就是不肯。刘海皮问易母是否有家中的户口本与易爽的身份证,他想拿着证件一个人先到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

易母怀疑其中有诈,她问刘海皮是否真的爱易爽,刘海皮摸着胸口表示自己一颗心全在易爽身上。易母知道刘海皮人品很好,虽然没车没房,但能看出来他对易爽的爱,易母同意两人的婚事并催促刘海皮赶紧与易爽结婚

说是出门找工作的易爽实际上来到了养老院,她陪着老头玩了一会儿,看着越发苍老且因为老年痴呆而变傻的老头,她很是难过。

易母与刘海皮一同逛超市,易爽气势汹汹地找到他们,她把刘海皮拽到一旁,质问刘海皮为何哄骗易母,让易母以为他们要结婚。刘海皮是真的喜欢易爽,他想趁此机会与易爽再续前缘,易爽坦白道自己只把他当做好哥们,她不能与哥们结婚。

刘海皮去一家医疗器械公司送快递,他先与前台小姐打好关系,接着又见到了该公司的老总木成。刘海皮想把易爽推荐到木成的公司上班,可木成表示自己公司不缺人,刘海皮夸赞木成为人淡定,这正好说到了木成的心坎里。

木成约刘海皮一同喝酒,他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都告诉了刘海皮,两人聊的甚欢,还称兄道弟起来。隔天刘海皮带着易爽来木成的公司应聘,木成一眼就相中了易爽,他表示自己的公司只是专门买轮椅的,他怕易爽瞧不上他们公司,最后木成以每个月底薪七千外加提成并包车费、饭费、电话费的条件成功留住了易爽。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6集

老头被误认为是小偷

吴大爷在养老院里大喊大叫道老头偷他手表,正好赶上刘海皮来养老院看老头,见此情景刘海皮与晓然老师赶紧上前询问具体情况,吴大爷一口咬定是老头偷了他的手表,刘海皮觉得老头没必要去偷人东西,他只好与晓然老师先稳定吴大爷的情绪。

刘海皮看见老头手上戴了两块表,他只好偷偷地将老头手上多出来的那块表摘下来放在自己兜里,接着他让吴大爷去搜老头的身。没找到表的吴大爷回到屋里继续翻找,这时刘海皮趁乱将表戴在吴大爷的手上,吴大爷误以为是自己老糊涂了才发生了这样的蠢事。

安抚好老人们的情绪后,晓然老师夸赞刘海皮手很快。刘海皮在养老院一直以老头的侄子自居,晓然老师让他尽快联系上老人的儿子,如果老人与儿子一起生活,对治疗病情会有帮助。刘海皮念叨老头怎么突然有了小偷小摸的习惯,如果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变成惯犯,他越发地担心老头的病情。

易爽告诉易母因为她不想结婚,所以与刘海皮和平分手了。易母劝易爽不要耍小孩脾气,刘海皮是真心对她好。

易爽在木成的公司卖轮椅,她把轮椅带回家打算拍照放在网上卖,刘海皮与易母看到轮椅觉得很是新奇。刘海皮让易母坐在轮椅上,他推着易母去逛超市,到了超市后易母看到想买的蔬菜水果本能地站起来挑选,吓了路人一跳。

晓然老师带着养老院的老人们也来逛超市,结账时老头一过安检就滴滴地响,保安人员要带老头去保安室,刘海皮恰好遇到他们,他赶紧出面帮老头解决此事。超市工作人员执意要看监控,可监控系统突然出现了问题,刘海皮搜遍了老头全身都没发现老头偷了什么。

一行人再次回到安检处,刘海皮这才发现原来是老头手中抱的娃娃上面不小心贴了一个物品的价签,超市工作人员立即向他们道歉。

易爽听说有人污蔑老头是小偷,她放下手上的工作就赶到了养老院。易爽让刘海皮尽快把老头接回家来,别让老头在养老院再受到任何委屈。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7集

刘海皮将老头接回家住

刘海皮收拾好老头的行李,把老头从养老院接回了家。易母很担心刘海皮与老头,易爽觉得老头病的这么严重,照顾老头是最重要的事,其他的事都先放放,易母问起易爽与刘海皮的婚事怎么办,易爽敷衍道现在一切以老头为主。

刘海皮去医院咨询医生要怎么照顾老头,医生告诉他亲情是对老头病情的最好治疗方法,恢复老头的记忆是个漫长的过程,像老头这种病几乎不可能痊愈,医生让刘海皮做好心理准备。

为了按照养老院的标准给老头做菜,刘海皮出门去菜市场,他把老头一个人留在家。易爽来到菜市场陪刘海皮挑菜,易爽问他为何老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还有心思忽悠易母,让易母撮合二人。

刘海皮是真心喜欢易爽,可他觉得易爽现在有些玩弄他的感情,易爽认为两人目前的重点是相爱。老贼来家里看老头,他求老头收留他两天,老头搬出来个板床给老贼住。

刘海皮回家看到老贼正在跟老头跳舞,刘海皮赶紧把老贼拽出来问他为何又来蹭吃蹭喝蹭住,老贼表示自己跟家里人吵架了得在这里住两天。刘海皮本不想收留老贼,他表示如果老头肯留下老贼,他就让老贼住在这儿。

刘海皮问老头,如果让老贼住在家里,家里的好吃的就要被老贼分走一部分,尽管如此,老头还是点头同意了。晚上等老头睡着后,刘海皮与老贼在一起喝酒聊天,看着老头现在的样子,老贼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隔天老头六点准时起床让刘海皮带他遛弯吃早饭,刘海皮只好忍着宿醉陪老头出门。两人在小摊吃完豆腐脑,老头突然抢了路边小孩手里的养乐多拿给刘海皮,刘海皮赶紧还给小孩。

刘海皮告诉老头如果有想吃的想喝的直接跟他说,不要随便抢别人东西。老头傻傻地笑着表示他只是觉得养乐多好喝,所以拿给刘海皮喝。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8集

老头被木成误伤

刘海皮与老贼带老头到公园外散步,老头自己一个人转着圈玩了一上午。连续三天,刘海皮与老贼都撑不住了,趁老头睡着时,刘海皮自己来到医院问医生怎么能快速治好老头的病,医生告诉他这病没有快速的治疗方法,唯一的原则就是不能让老头受刺激,就算老头闹腾也要顺着他,必须要百依百顺。

老贼提议让老头自己出门,他们在老头衣服上缝了一块布,上面写着帮助老头回家以及刘海皮的联系方式。隔天刘海皮带老头上街,老头自己刚没走几步就让一大群人围住了,大家看到老头身上的布就要打电话,看着父亲像是被耍的猴儿一样被众人包围,刘海皮赶紧上前把老头身后的布撕掉,并把老头带回了家。

刘海皮带老头出去遛弯,老头突然说自己是开火车头的,还准确地叫出了刘海皮的名字,刘海皮觉得老头并没有把以前的事忘光,他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想起来而已。

易母来刘海皮家看望老头,为了加强老头的记忆力,刘海皮让老头给易母讲个故事。看到老头痴呆的模样,易母很是难过。易母与刘海皮聊天,她让刘海皮好好照顾易爽,刘海皮只好坦白之前他是假装易爽的未婚夫。

木成公司召开董事会,董事会成员都是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一群阿姨看到易爽就不停地找易爽的茬,脾气火爆的易爽与她们打了起来。刘海皮忽悠木成,他劝木成开拓国外市场并把易爽派到美国去,木成很赞同他的提议。

老贼带着老头到木成的公司找刘海皮,结果碰上木成的七大姑八大姨与易爽打架,老头不小心被木成误伤,大家赶紧把老头送到医院。晓然老师带吴大爷来医院看病,正好碰上刘海皮,刘海皮告诉她老头被人误伤了,晓然老师很是担心,她想带老头回养老院,醒过来的老头表示自己愿意跟刘海皮在一起。 

易爽来到公司找木成要老头的医药费,她本想讹木成一笔钱,结果木成突然哭了出来,看到木成哭,易爽只好把肩膀借给木成依靠并鼓励木成男人一些。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9集

刘海皮与小凤、狗子一同创业

木成拿两万块钱让易爽替他给刘海皮,易爽知道木成也不容易,她决定老实地呆在木成的公司一段时间。晚上易爽把钱给刘海皮,刘海皮劝易爽尽早离开木成的公司。刘海皮问易爽是否已经知道木成没安好心还要留在木成的身边,易爽表示自己把木成当作一个安全的港湾,刘海皮很是吃醋。

夜里刘海皮把木成赔给他的钱藏在一个盒子里,结果被起夜的老头发现,老头催促他赶紧睡觉。隔天刘海皮带老头吃早饭,老头把卖早饭的餐车推跑了,刘海皮只好把身上唯一的一百块钱陪给了餐车摊主。接着刘海皮带老头上街买菜,老头在街上站着就把屎拉在裤子里,刘海皮把上衣脱下来围在老头的身后,他一边系一边哭。

狗子带果篮来到小凤家楼下,就在他通知小凤下楼时,一群小孩把他果篮里的水果都抢跑了,小凤在楼下看到狗子在训斥一个偷他水果的小女孩,女孩其实是小凤的女儿,狗子很是尴尬。

易爽在街上不小心撞到一个男子,男子没有斥责她,反而对她微笑。一群民工来到小凤的快递公司要工资,狗子与刘海皮请求民工们再宽限两天。小凤把定期存款取出来给民工们发了工资。

快递公司是小凤的前夫留下的,小凤一个人管不了公司便打算关门大吉,刘海皮劝她不要放弃,他与狗子可以帮忙把公司重新建立起来。

易爽来到一家公司推销轮椅,她正好遇到那天在街上撞到的男人,尽管她使出美色诱惑,男人依旧不为所动地表示公司不需要轮椅。

老贼在少年宫找到一个工作,刘海皮要与小凤和狗子创业,他让老贼白天带着老头去上班,晚上他下班再回来陪老头。老贼很是为难,刘海皮威胁他如果不答应就不让他继续蹭吃蹭住。 

老贼在少年宫教小孩画画,他让老头乖乖地坐在教室里,他去给老头打水。趁老贼出去,老头给孩子们讲起了周扒皮的故事,结果被一个家长看到。家长把少年宫主任叫过来斥责他是怎么教学的,主任让老贼赶紧把老头带走,否则就炒了老贼。

《嘿,老头!》分集介绍:第10集

易爽与白洋见面

趁主任出差,老贼又把老头带到了少年宫,他让老头当孩子们的模特。刘海皮带着一盒炸丸子来少年宫看他们,老头不仅自己吃丸子还分给孩子们吃,结果又被少年宫主任看到了。

少年宫主任本想把妹妹介绍给老贼认识,现在因为老头,三人一起卷铺盖回了家。为了给女儿寻觅对象,易母特意准备了一个本,上面写着各种男人的信息。易爽问易母为何不考虑刘海皮了,易母觉得老头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如果易爽嫁过去也得陪刘海皮过苦日子。

易母来电影院买票看电影,她想要九排九号的位置,店员告诉她那个位置已经被人在网上预定了。这时站在易母身后的男人告诉店员自己是九排九号,他愿意把位置让给易母。

易母遇到的男人正是易爽在街上撞到的那位,播放电影时易母不看屏幕反而一直回头看他。电影结束后易母又跟他聊起了天,男人是美籍华裔名叫白洋,这次回来继承家族的金融投资产业,易母问他现在是否有对象,他摇了摇头,易母赶紧联系易爽安排两人见面。

刘海皮决定自己上班时带着老头,他让老头在家先练习如何打招呼,以防老头在外惹出事来。易爽与白洋见面,两人看到对方都很是惊喜,聊到中美两国不同的爱情观,白洋表示美国女人不会在乎男人有多少存款,易爽却态度坚决地说没有钱要怎么一起生活。

刘海皮把老头带到公司,老头吵着中午要吃红烧鸡腿,刘海皮忙着接单没空管他。刘海皮让小凤买肯德基的炸鸡腿打发老头,可老头不肯。中午刘海皮忙完工作还是买了红烧鸡腿给老头,他回到公司时小凤正好亲自给老头做了红烧鸡腿,看着老头满足的笑容,刘海皮感动地想哭。

老贼因为缺钱无法还账而发愁,老头把刘海皮前几天藏在盒子里的钱拿出来给了老贼,老贼拿着钱就去还了账。月底刘海皮身上不剩一分钱,他决定拿木成给的钱先救救急,可他打开盒子却没看到一分钱,没等刘海皮问,老贼就喊道不是他拿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