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嘿老头/你是我爸爸》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3年前 (2015-04-02)879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1集

刘海皮与狗子被拘留三天

木成打算把轮椅推销给一个残障学校,学校隶属于一个公司,易爽与木成一起去该公司找老板推销,到公司后易爽才发现公司总裁是白洋。白洋告诉易爽,他的公司是股份制,不归他一个人管,而且公司暂时不需要轮椅。

白洋本来告诉易母他是金融投资公司的经理,实际上白洋是大公司的总裁而且手里还有一个残障学校。得知白洋的真实身份后,易母更想撮合他与易爽。隔天易母到白洋公司找他,白洋误以为她是来帮易爽推销轮椅的,易母解释道自己只是单纯来看看他。

小凤的快递公司还是毫无起色,贷款再还不上,公司就得破产。小凤想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狗子拦住她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有招。

刘海皮带狗子来到发小冬子的婚介所打算借钱,冬子告诉他们,现在他手上也没有钱,冬子表示如果他俩肯当婚托,挣了钱三人平分。刘海皮明白婚托属于诈骗,他带着狗子要走时,一个老大爷来到婚介所,狗子心里盘算着如何接下这个活。

狗子以招收群众演员为由把易母骗到婚庆所,易母误以为老大爷是导演,所以在他面前尽全力表现自己。刘海皮联系不上狗子就明白出事了,他赶到婚介所正好看到易母给老大爷唱歌。老大爷走后,刘海皮让狗子把实话告诉易母,易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婚托很是生气。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来到婚介所征婚,女人表示自己有车有房有钱没处花,冬子告诉她成为婚介所会员就能跟男士会员约会。女人当即交了一万块钱的会员费用,刘海皮拿走冬子的一万块钱要还给那个女人,到门口他才发现女人是派出所女警,冬子、狗子与刘海皮被带到了派出所拘留三天。

老头因为刘海皮不在家而闷闷不乐地绝食,小凤带老头来派出所想接刘海皮回家,可是派出所警察不肯通融,小凤只好独自照顾老头三天。易爽的大哥易勇跟妻子洪静因感情不和打算离婚,易勇怀疑洪静有外遇了。易爽约洪静见面,易爽并没有劝二人复合,反而劈头盖脸斥责了洪静一番。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2集

老头走丢

因为刘海皮不在身边,老头整晚不睡觉就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终于到了刘海皮被保释的那天,小凤与老头去派出所接刘海皮,老头管他叫小兔崽子并告诉他这里不好玩不要再来这里,听到熟悉的称呼,刘海皮很是开心,他觉得老头的病情有好转的趋势。

以前老头高兴的时候管刘海皮叫小崽子,不高兴的时候叫他小兔崽子,虽然现在老头骂他,但他反而很开心。刘海皮出去找狗子与小凤喝酒,老头一直坐在沙发上等他回家。 喝醉了的刘海皮回到家里让老头陪他继续喝,老头表示自己明天要出车不能喝酒。

刘海皮笑话老头明明已经糊涂了还出什么车,老头一巴掌就糊在他脸上。刘海皮的手不小心被钉子划出了血,老头摸着他的手,念叨着我的小海皮你要小心点,听到老头叫他的名字,刘海皮喜极而泣。 

木成公司里的职员都走了,整个公司只剩下易爽与他。木成表示如果公司倒闭,他就带易爽去上海创业两年。木成保证两年以后他一定把易爽送到美国去,易爽

问木成为何明知道自己利用他,还心甘情愿地要带她去上海,木成认为易爽性格直爽是个好人。

易母来到易勇家,她看到易勇就住在她的小孙子易远的房间里,甚至吃喝拉撒都在这一个房间解决,易母看的很是心酸,易勇坦白道他与洪静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易母决定亲自去找洪静谈谈。 

易爽再一次来到白洋的公司推销轮椅,白洋还是不肯买轮椅,易爽心酸地哭了出来,过了一会儿缓过来的易爽大骂白洋是个假洋鬼子不知好歹。

下班回到家中的洪静劝易勇赶紧回易母家,不要再在这里耗下去,易勇心里明白自己不能走,一旦离开这个家就彻底散了。

刘海皮与易爽带着老头上街,就在二人谈话间,老头突然被路边一个手拿玩具枪的小孩吸引走,刘海皮转过身来发现老头丢了,他与易爽赶紧四处奔走寻找老头。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3集

老头自己找回家

刘海皮走街串巷还是没有找到老头,大家都为找不到老头而心急。刘海皮劝大家别着急,老头现在就像一个孩子,孩子找不到家就会在街上乖乖地等爸妈,他相信老头一定会回来的。

晚上刘海皮回到家,老贼问他有没有消息,刘海皮蹲在地上自责都是自己的错。在刘海皮心里,老头是个正常人,他让老贼画出老头经常抱着的娃娃李克花的画像,两人再把画像贴到街上去。老贼问他为何不干脆写一个寻人启事,刘海皮不想让别人知道老头走丢了,因为患上老年痴呆而走丢,他要让老头自己看着李克花的画像找回家。 

刘海皮贴李克花画像时想起来,小时候他曾经走丢过一次,没过多久老头找到了他,老头见到他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之后老头抱着刘海皮就哭了,刘海皮表示那是他印象中老头唯一一次流泪。

刘海皮把李克花拴在胡同前面早餐摊位的餐车上,以免老头回到胡同却走岔。刘海皮与狗子一起上街找老头,街上人来人往就是没有老头的身影。刘海皮往家走,他在胡同里看到了坐在地上睡着的老头。 

大家因为老头自己找回家这个奇迹而在一起聚餐庆祝,看着公司也有了起色,刘海皮跟小凤请了长假,他要辞掉工作专心在家照顾老头。

木成的公司彻底倒闭,他找人把公司里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小凤想让刘海皮再考虑一下工作的事情,刘海皮正色道老头现在就像他的小孩,老头每天每时每刻都想跟着他,可在公司里他根本没有这种时间,所以他现在必须辞去工作全心全意地照顾老头, 

易爽最终决定跟木成离开北京去上海,临走前她约刘海皮见面,与他道别。刘海皮很是生气,他为易爽做了这么多,可易爽还是选择离开他。易爽表示自己想上外面闯闯,她想成为生活的赢家,她不要一辈子都生活在这,刘海皮不认同她的做法,刘海皮觉得留在北京很好,最起码有家人有朋友。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4集

白洋劝易爽不要离开北京

易爽觉得刘海皮生活地越来越没有追求,现在他是以照顾老头为借口在逃避。刘海皮问易爽怎样她才能留下,易爽表示如果刘海皮能给她找一个让她想抓得住的奔头,她就继续留在北京。

易母不想让易爽离开北京,可易爽就是铁了心地想离开家去外面闯闯。易母来到刘海皮家,她让刘海皮赶紧想个方法把易爽留下来。刘海皮把易爽对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讲给易母听,易母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能让易爽抓住的奔头。

易母把白洋的情况告诉刘海皮,她觉得如果白洋肯留住易爽,那么易爽就不会走,易爽不走,刘海皮也就有机会能跟易爽进一步发展。刘海皮觉得易母的方法貌似对他有利,但实际上是把易爽从木成那里带走,又扔到了白洋的怀里,与他没有一丝关系。

易母想让刘海皮接近白洋与他成为朋友,接着让白洋对易爽的印象由一个推销轮椅的业务员改观,这样就可以利用白洋留住易爽了。易母安排白洋与刘海皮见面,两人一起到簋街吃烤串,刘海皮把少年时趣事讲给白洋听。

刘海皮不停地夸赞易爽是个豪爽仗义的好姑娘,值得人珍惜一辈子。谈起以前的事,刘海皮变得滔滔不绝起来,白洋就坐在一旁乖乖地听。

轮到白洋讲自己的故事,白洋表示自己生活在很传统的华人家庭里,小学到大学分别在不同的国家学习,他从小到大没有顶撞过父母一次,他没有度过一天像刘海皮那样的生活,如果可以,他想过一天那样的生活。

刘海皮约易爽吃饭践行,到地后易爽才发现白洋也在,她转身就想走,白洋赶紧把她拦住。白洋向易爽解释之前拒绝她推销轮椅不是故意的,白洋的公司是他爸爸的,他想自己闯荡一番才建立了一个残障学校,因为不了解学习具体情况,所以他没有订购轮椅,

最后白洋问易爽能否不走,他的残障学校缺人手,他想让易爽留下来帮他忙,易爽认为白洋所说的话是刘海皮教的。白洋表示自己想与刘海皮、易爽成为好朋友,他也不想让易爽离开北京。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5集

易爽留在北京

聚餐最后易母也来了,刘海皮向易爽坦白易母舍不得她走,所以易母找他又找了白洋,想让大家挽留住易爽,易爽告诉他们自己明早八点的车票都订好了,这次一定得走。

刘海皮在家里翻出了好多钱,他以为老头又不小心动了别人家的钱,老头告诉他那钱是肉丸子给的,刘海皮恍然大悟,原来是木成偷偷地给老头的补偿费。木成误以为是他在公司不小心拿警棍打到了老头,老头才变傻的,刘海皮把钱还给了木成并解释老头得了老年痴呆才变成这样,与他的误伤没有关系。

刘海皮、易母与老贼来车站送易爽,为了留住女儿易母假装晕倒,看到易母蹩脚的演技,易爽气汹汹地扔下行李离开了车站,老贼赶紧跟上去给她开车。易母装晕不肯起来,易爽让易母别再装了,她决定不走了。

老头在家喂鸽子,他清楚地叫出每个鸽子的名字,刘海皮被吓了一跳。刘海皮赶紧把这个情况打电话告诉医院的马主任,马主任觉得老头有恢复记忆的迹象。隔天刘海皮与马主任见面,马主任听了老头的近况表示老头算得上奇迹,他让刘海皮去引导老头想一些年轻时候的事,对老头恢复记忆有好处。

狗子来到刘海皮家问他与小凤是什么关系,刘海皮告诉狗子自己惦记的是易爽,他跟小凤一点关系都没有。老贼欠刘海皮两万块钱,刘海皮让他签字据,三个月之内把钱还上。

为了恢复老头的记忆,刘海皮找来老贼、狗子一起收拾屋子,他要把家里捯饬成以前的样子。刘海皮把老头送到易母家住两天,晚上老头坐在易母家马桶上睡着了,易母被老头的举动吓了一跳,她赶紧打电话问刘海皮要怎么办,刘海皮让她找点小零食热点牛奶给老头吃下就可以了。

刘海皮在老贼的表哥那里淘到一堆上世纪的旧物放在家里,还往家里弄了许多与火车有关的玩具。易母把老头送回家,听到屋里有熟悉的火车声,老头站在屋里想起了一些事。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6集

老头渐渐地恢复记忆

老头开火车时曾遇到过一次山崩,看到家里放着的小火车,他自言自语地聊起了山崩的事。遇到山崩时,老头想到的是以后见不到刘海皮了要怎么办。刘海皮自幼就淘气,老头总是打他,喝醉了就真打,不喝醉就假装打他,这算是老头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可刘海皮长大了,他开始跟老头疏远起来,甚至离开了北京。一开始老头没有在意,后来老头每次开完车回到家都空荡荡的,每到这时他都会特别想刘海皮。刘海皮从没有听过老头对他说这些话,他这才明白老头不是不爱他,只是不会清楚地表达爱意,刘海皮感动地哭了出来。

隔天狗子假装老头的同事来家里陪他喝酒,老头表示自己要出车不能喝酒,他就在一旁看着狗子自己喝酒,结果狗子把自己灌醉了。狗子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老头把他裤子脱下来拿出针线帮他缝裤子。

老贼带老头来学校踢足球,老头在操场呆了一天,不管老贼劝还是易母劝都不肯走。原来老头与一个小孩踢球,到上课时间,小孩回去上课并随口说了一句爷爷等我下课来找你踢球,结果小孩放学都没来,老头就在操场等了一天。

晚上刘海皮好不容易把老头劝回了家,隔天一大早老头就不见了踪影。刘海皮赶到学校操场,果然看到老头在那里等着,老贼在学校门口找到了昨天与老头一起踢球的小孩,小孩表示自己昨晚放学后把踢球的事忘记了。

小孩向老头赔礼道歉,老头没有责怪小孩,而是继续跟小孩一起踢球,看到老头开心的模样,刘海皮也很满足。老贼在上海报了一个少儿美术普及班,他带着行李离开了刘海皮家。

易爽决定到白洋的公司上班,白洋很是欢迎她。因为白洋的关系,易爽的生活方式变得越来越西式。

狗子向刘海皮请教该如何追小凤,刘海皮让他到小凤家洗碗做饭看孩子,然后再正经地向小凤告白。狗子觉得刘海皮的招数不靠谱,刘海皮告诉他,现在小凤最在乎的是自己女儿小丫,得小丫者才能得小凤。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7集

马主任夸赞老头是奇迹

狗子与刘海皮来到小凤家陪小丫玩,狗子让小丫管他叫爸爸,小丫讽刺狗子有病。刘海皮让小丫管他叫爸爸,小丫很乖地就叫了他爸爸。小凤让小丫不要乱叫,小丫表示自己看到帅哥才叫爸爸的。

小凤把狗子当哥哥,她让小丫管狗子叫大舅,听到这个称呼狗子很是吃味。刘海皮送给狗子两张海洋馆的票,原来之前刘海皮给了小丫票,小丫才心甘情愿地叫他爸爸。

易母在家照顾老头,可她把居委会要出去旅游的事情忘记了,她打电话让易爽赶紧回来帮她照看老头,易爽表示自己正忙着工作回不去,实际上易爽在陪白洋逛街,白洋买了一件短裙当做礼物送给易爽。

易爽去照顾老头,老头觉得易爽的短裙太短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捂住自己的眼睛不看易爽。易爽跟老头聊天,她知道老头一直想撮合她与刘海皮,但她跟刘海皮太熟悉了,他俩甚至连拥抱都没有激情。现在她遇到了白洋,白洋能让她悸动,她不能再霸占着刘海皮对她的感情,这样太过自私了。

刘海皮回家看到老头戴着墨镜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望着外面,不管刘海皮怎么劝说,老头都不肯摘掉墨镜,这可把刘海皮急坏了。刘海皮把易爽叫出来问她到底说了什么刺激到老头,易爽把实情告诉了刘海皮。刘海皮问易爽想吐槽为何不直接跟他说,现在老头糊涂了,她把心里话告诉老头,让老头的病情又恶化了。 

刘海皮出去喝酒迟迟没回家,老头出来看到喝多的刘海皮坐在大门口嘴里念叨着醉话,他坐下陪刘海皮扯闲篇。易母因为担心老头而赶到他家,看到刘海皮与老头坐在大门口聊天,她赶紧把二人送回了屋,易母临走前听到刘海皮喊易爽的名字。

隔天刘海皮带老头到医院看病,老头为刘海皮找了个轮椅,他推着刘海皮进了马主任办公室。马主任看到老头的行为被惊呆了,他夸赞老头是奇迹。易母在家教育易爽,让她不要再伤害刘海皮的心。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8集

刘海皮在酒吧打工

易勇到河北出差,他买了两箱柴鸡蛋回来并送给了易爽。柴鸡蛋是洪静让他买的,洪静看他空着手回到家很是生气。洪静问易勇既然对妹妹这么好,为何不搬回去住,洪静不给易勇吃饭并劝他赶紧回易家。 

易爽来到易勇家,她正好看到洪静欺负易勇,易勇天生软弱,身为妹妹的易爽没想到哥哥被洪静欺负成这样。怒火中烧的她把盐都倒在了洪静的碗里,两人吵了起来,易勇赶紧把易爽推出了家门。

刘海皮要去酒吧驻唱,朋友本来不想收他,但看他苦苦哀求,只好勉强收他为服务生。客人让刘海皮陪他们喝酒玩色子,输一局喝一瓶啤酒并给他一百块钱小费,虽然酒吧不允许服务生陪客人喝酒玩色子,但面对金钱的诱惑,刘海皮还是背着经理与客人玩起了色子。

刘海皮一晚上挣了不少钱,回到家中刘海皮看老头迟迟不肯睡觉,他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忙晕头而忘记给老头做饭,他赶紧为老头下了碗面。看着老头狼吞虎咽地吃着面条,刘海皮很是自责,他知道最近几天老头因为他的早出晚归而吃了不少苦,刘海皮告诉老头自己挣钱是为了等他的病痊愈,带他出去玩。

易爽陪白洋打网球,休息的时候白洋讲起自己小时候的事。白洋的爸爸在他上学时只给他学费不给生活费,让他自己想办法挣钱养活自己。易爽没想到白洋生在富裕的家庭,却如此自强自立。

易爽与白洋到酒吧喝酒,两人正好来到刘海皮打工的酒吧。易爽一眼便认出了刘海皮,她问刘海皮为何跑到酒吧来当服务生,刘海皮谎称自己只是被朋友叫来帮忙的。

趁白洋去洗手间,刘海皮向易爽袒露自己的心情,虽然他爱了易爽这么多年,但他的确给不了易爽想要的生活,现在易爽遇到条件很好的白洋,他很替易爽高兴。刘海皮让易爽不要顾及他,好好地把握住白洋。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19集

白洋与易爽感情逐渐升温

易母向刘海皮问起他妈妈的情况,刘海皮只知道妈妈去了别的城市,找了一个做小买卖的男人结了婚。易母想给老头找个老伴儿,刘海皮认为以老头目前的条件根本找不到的。

白洋带易爽去西餐厅吃饭,出来时正巧赶上下大雨,两人在餐厅外躲雨,一个小女孩冒着大雨过来请求易爽买一枝花,易爽一听二十元一枝花就有些犹豫。白洋把小女孩手上的花都买下来并送给了易爽。面对白洋突然的示好,易爽内心十分激动。 

酒吧的朋友教给刘海皮一首歌,这首歌是写给火车司机老头的,晚上刘海皮为了能早点回家照顾老头,特意第一个出场唱了这首歌。白洋送易爽回家,两人心照不宣地聊着天。

白洋告诉易爽自己的理想是把残障学校办成,他想利用最先进的科技让这些孤儿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白洋问易爽是否愿意帮助他,易爽毫不犹豫地回答自己很愿意帮他。

到易爽家门口,临下车前易爽主动向白洋献吻,但白洋一副不甘愿的样子让她自尊心有些受挫。就在易爽打开车门打算走时,白洋拽住她吻了上去,沉醉在白洋的吻中的易爽晕晕乎乎地下车回了家。

易爽晚上出去工作,结果在酒店门口遇到醉汉还把她的手机撞坏了,她让醉汉赔钱,醉汉一边掏钱一边对她动手动脚,易爽反手就给醉汉一个巴掌,还拿出防狼喷雾开始喷他。

易爽因为在酒店门口打架而被带到了派出所,她找老头保释她。原来易爽夜里出门工作是给人做酒后代驾,易母知道她这么高学历的人竟然去做酒后代驾后很是生气。易母让易爽抓住白洋这个金龟婿,易爽却表示自己有手有脚,她要自己赚钱生活。 

易母到白洋家里找他,她把易爽做酒后代驾还与醉汉打架进派出所的事情告诉了白洋,易母声泪俱下地请白洋劝易爽不要继续做代驾,白洋答应易母自己愿意一试。

按照易母的安排,白洋来到易家探望易爽,他让易爽不要继续做酒后代驾的工作,因为他很担心易爽的安全。

《嘿,老头!》分集剧情:第20集

易母为老头做媒

易母又向刘海皮提起给老头找个伴的事情,刘海皮觉得易母说的不无道理,如果老头有个伴,就不会再那么依赖他,也能有人帮他照顾老头。但是刘海皮很担心以他家现在的条件,再加上老头的现状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易母让他放心,她一定会尽全力做媒。

晚上刘海皮因为去酒吧工作而把老头锁在家里,老头在家对着镜子说话,看到镜子里的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还学自己的一举一动,老头生气地拿起锤子向镜子砸去。

刘海皮回家时正好看到老头砸镜子,他赶紧抱住老头,老头在他怀里哭起来。老头觉得镜子里坏人欺负他,他让刘海皮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他,刘海皮心疼地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

易母听到老头砸镜子的事后劝刘海皮赶紧带老头去医院复诊,刘海皮觉得是自己每天把老头关在屋子里,给他憋着了。易母认为是时候给老头介绍对象了,否则老头不止跟镜子较劲,他还会跟好多事物较劲的。

易母软磨硬泡好不容易劝说了艺术团的一个老太太与老头相亲,晚上刘海皮回家问老头是否愿意找个对象照顾他,老头笑嘻嘻地表示同意。老头认为工人阶级谈恋爱是需要上级领导批准的,他向刘海皮要组织的介绍信,刘海皮只好自己写了一份介绍信糊弄老头。 

隔天易母带着艺术团的李小花与老头在公园见面,虽然老头的脑子不太好使,但他与李小花聊得很投缘,李小花被幽默风趣的老头逗得一直笑。

老头甚至来到艺术团看李小花跳舞,易母希望二人能加强互动促进感情。刘海皮总觉得李小花能看上老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他怕李小花是图老头点什么。

李小花来到老头家为他唱戏陪他聊天,老头却突然管李小花叫李克花,吓得刘海皮与易母赶紧打圆场。易母私下里劝刘海皮想个方法让老头忘记李克花,否则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这桩喜事就成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