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幕后花絮

《嘿老头》老人之外,还有一个老去的时代

4年前 (2015-04-02)1041

其实,仅从李雪健、黄磊[微博]、宋佳这个演员阵容,就可想见《嘿,老头!》的成色,倒不是说演技成熟一定就能决定乾坤造就一部好作品,只是以这些演员今日之地位和品味,能被他们同时瞧上的本子,想来必定不是平常之作。

事实也确实如此,《嘿,老头!》播出后,反响不俗,即使是从经常被指责跟不上厚重作品“走心”程度的收视率角度来说,《嘿,老头!》也是可以站得住脚的。很多网友在看过作品后发出了要“回家看看”的亲情感叹,这是《嘿,老头!》的一个中心主题,也是剧集开播前就被预料到的。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在关爱老人这个大众化的吁求之外,《嘿,老头!》还表达了对时代交替中那个无法挽回的老去的北京的感叹,仿若“百花深处”般遗踪何在。这赋予了《嘿,老头!》多向性的解读空间,使之真正成为一部耐人寻味的作品,对于一部电视剧来说,这可谓尤其难得。

当代北京:卤煮配麦当劳

就像剧中海皮和易爽吃卤煮搭配麦当劳一样,古与今、中与西的碰撞在《嘿,老头!》中随处可见,它看似不经意地将目光扫过了很多外国人(就像易爽抱怨的,这胡同里怎么这么多老外,为什么他们来北京这么容易!),于是,在海皮从养老院接回父亲二人去小摊吃羊肉串时,背景就冒出来个光头老外。

当然,最明显的还是建筑风格上的有意对比突出。传统的胡同、四合院自然是《嘿,老头!》的表现主体,鼓楼、钟楼等老北京代表景点也被大方地多给了很多镜头,就连那些不能全景呈现的雍和宫、国子监、孔庙等,也在人物的对话中划定了空间坐标。可以说,《嘿,老头!》有意突出了京味儿,但与此同时,其画面中还窜入了很多明显甚至略有些夸张的欧式建筑,比如易爽被炒之前的公司,其外观便仿佛是欧洲的宫廷长廊。

这些场景上的突兀反差也正是对这个时代的直观诠释:现代文明(或是说西式文明)建立,传统老北京在包围之下岌岌可危。而当这些作用于人时,便造成了当代北京人内心深处的某种无所归依的“孤魂野鬼”心态:这还是我们曾经认识的北京吗?

当代北京人:在家乡的“游子”

这种失落感最集中的体现就是找不到家的感觉的刘海皮。其实剧集甫一开篇,刘海皮那段关于北京变化之迅猛的自白就已暗示了他的漂泊心态。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胡同原住民,今日北京的“变脸”让他有些猝不及防,街道、建筑都不再是熟悉的风貌。他对于父亲“小家”的无法认同,似乎也隐喻着其面对社会“大家”的难以融入。

这种心理在海皮发现老父痴呆后有直接爆发,手足无措的海皮对儿时玩伴说着自己不愿回家的内心曲折,儿时父亲的疏离,以及长大后北京的陌生,“这次回北京我发现这更不是我家,哪我都不认识,我就是一孤魂野鬼!”时代的更迭造成了许多身在家乡的“游子”,文化交替的阵痛,也许外人会叹息遗憾,却只有这一代身处其中的人能切身体会。

其他人物设置同样是别有用心,比如刘二铁,他的病仿佛也是对时代的说明,记不得人,找不到自己的家,与时代病症互为呼应。再如易爽,和海皮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最大的心愿就是移民美国。她烫着大波浪,衣着潮派,但无论怎样努力,最终却还是被美帝拒签。这些人物都是时代心理的缩影,他们的迷茫如何解答,便要看《嘿,老头!》的后续发展了。(聆君/文)

来源:新浪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