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3年前 (2015-04-15)986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1集

太古时期,天上有2个太阳和2个月亮,致使天地万物陷入混乱.后来有出现了一个英雄,用弓箭射下了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天下才和平……

大妃娘娘和其侄子府判尹大亨为了外戚的利益而密谋要除掉会威胁龙座的义圣君,排除死士暗杀义圣君。当晚星宿厅最强神力的巫女亚力感觉到杀鬼,独自前往义圣君府邸时看到了义圣君遭到尹大亨杀害,从而被死士的追杀。走投无路的亚力跳下崖而暂时逃过一劫,但是在现场遗留下星宿厅特有的发带。当晚星宿厅宫母(大妃的人)发现亚力不在,从而大妃利用巫女亚力和义圣君的恋情栽赃嫁祸亚力陷害王上,因此派出官兵追捕亚力。重伤的亚力昏迷在身怀六甲的许夫人的轿前,许夫人帮助亚力避开官兵安全进到城中。亚力感激许夫人的帮助,看出许夫人肚中女儿是“朝鲜之月”,并看到此孩子之后的命运,为报恩发誓一定要守护好这孩子。但是亚力最终还是被捕,被尹大亨拷问时说出今后他的罪孽会出现在月亮之前,并被月亮所罚。亚力好友巫女张露英夜晚探监,亚力自知时日无多,委托张今后要替她守护好接近“朝鲜之阳”就会有灭门之灾的“朝鲜之月”。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 第二天,亚力被施以车刑,临死前看到了2个太阳和1个月亮的命运。许夫人平安生下“月亮”—许烟雨。 

十三年后,烟雨和母亲前往宫中参加哥哥许炎的状元授礼。许炎是文科状元,他的好朋友云是武科状元,都是大提学许英才(许烟雨的父亲)的弟子。世子暄在隐月阁乔装打算偷偷出宫找哥哥阳明君,急得内侍沈善派人到处寻找。烟雨在仪式中追寻着一只蝴蝶来到隐月阁,刚好碰到翻墙的世子。慌忙中烟雨以为世子是小偷,世子以为烟雨乱闯宫廷,两人在误会中相识,打闹中官兵来了,暄拉着烟雨逃跑。暄骗烟雨他是武状元的弟弟,被烟雨识破,烟雨对暄的印象更差,但在彼此的误会中两人互诉心事,相互非常欣赏。烟雨走之前,暄让宫女交给写着其身份的手帕。事后,王上斥责世子私自出宫,并惩罚他以后没有允许不得出宫。大妃和尹大亨计划要从自己的人中挑选世子的老师,要按计划培养世子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中殿晋见王上为世子求情,并说起被王上疏远的阳明君,遭到斥责。四处流浪旅游的阳明君偶然遇到民间招摇撞骗的神棍团伙,想求个礼物给自己的好兄弟许炎和云。已经是国巫的张氏看出了阳明君是“太阳”,并尾随其后。当神女说看出阳明君身上的光引起了张氏的注意。后来张氏救出神女,并收在身边。夜晚阳明君翻墙偷看烟雨,同时烟雨猜出世子身份。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2集

暄晚上散心时看见了悬浮在空中的红油伞,猜测可能会和烟雨再次相遇。烟雨在院子的围墙上发现了阳明君留下的解忧石,知道了阳明又翻墙偷看她。此时,云和炎在比武,雪在一旁为略逊一筹的炎紧张。阳明君遵照约定来见云和炎,三人把酒言欢,并赠送他们神石,言谈中流露出炎和云即将成为世子的人的伤感。王上与众大臣商量世子老师的人选,世子通过调查知道选出来的都是尹大亨的人和一个新人。暄上课时发现新老师竟是只比自己大2岁的炎,非常的不满,认为这么年轻的人是依赖靠山上位的,不配教育自己。烟雨知道哥哥是世子的老师后担心着会被世子知道自己是新老师的妹妹。大妃知道炎被选为老师的事向尹大亨发火,认为这是要排挤他们的意思。沈善调查到炎的详细身份,暄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后非常不难烦,气的让沈善在墙角罚站。烟雨找哥哥聊天,知道世子对哥哥的不满后,帮助哥哥想办法接触世子对其的误会。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 第二天,炎给暄出了个谜题,若是暄答出自己就再也不出现,若是答不对就要承认自己。旼花公主看到世子在看很多书就好奇的问沈善新老师给世子出的谜题,马上猜出答案是眼皮,可暄认为旼花的答案太肤浅而不予理会。再次上课时暄说答案是政治,并且详解了自己的理解,可炎却说答案是眼皮,也透彻的分析了自己的见解。暄因此正是拜炎为老师,并摆下酒席打算和炎继续交流。在门外的王上听到这些非常欣慰。旼花知道暄输给了老师,立刻跑去暄那看暄的笑话,在途中看到了炎,害羞的遮住脸。酒席中,暄知道了是炎的13岁的妹妹帮助他获得自己的认可,因此要把珍果糕点送给炎的妹妹。暄从沈善的话中知道了炎的妹妹是烟雨,非常激动。烟雨接到了暄的糕点,非常惊讶。坐在庭院里欣赏月亮的烟雨想起了暄,猜测着暄送给自己糕点到底是原谅自己还是吓唬自己。尹大亨和自己的党派对王上提拔大提学许英才的儿子许炎非常不满,醉酒的尹大亨回到家问女儿宝镜是否愿意进宫居住。烟雨和雪上街挑选要写反省书的贵重纸张,雪为了看打铁,不小心在路上撞到了宝镜,宝镜虽然表面上故作大方原谅了雪,其实很不开心,因为她弄脏了自己最心爱的衣服。后来嬷嬷发现掉了钱包以为是雪偷了,去找她算账,宝镜捡到了钱包,故意装作没捡到,默认嬷嬷把雪抓到自己家拷打她。烟雨碰到了阳明君,阳明君带烟雨到温室躲雨。烟雨劝阳明进宫看看想念自己的人,勾起了阳明小时候不愉快的回忆。烟雨找到了拷打受重伤的雪,宝镜劝烟雨把低贱的雪卖掉,烟雨向其说明道理,带走了雪,这引起了宝镜的不快。

炎带给烟雨送给暄的回礼,并询问炎他的妹妹的情况。炎说自己妹妹爱读书,而暄说自己妹妹刚好相反,此时,听到这些话的旼花公主闯进来向炎哭诉自己不是那样的女孩,炎安慰旼花公主,旼花很开心。暄看到了烟雨亲自细心制作的反省书,对烟雨更加的欣赏。旼花向王上提出想和暄一起向炎学习,但是被王上回绝。朝堂上大臣们讨论可以从各世家选出合适的礼童陪公主读书,并提议了尹大亨的女儿尹宝镜,而王上也选出了许英才的女儿许烟雨。许英才和许夫人谈论送孩子进宫非常不安,可许夫人说曾经有人说烟雨是命运高贵的人,让他放心。大妃和中殿讨论要让国巫看礼童的面相,认为其中可能会有世子嫔的人选。来到宫门口的国巫张氏看到了烟雨和宝镜,惊讶于两人同为月亮……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3集

在宫门口碰面的宝镜对同是礼童的烟雨感到惊讶,大妃召见国巫张氏让其看礼童的面相,看看其中会不会有将来的王后。烟雨和宝镜在同一间房等待召见,烟雨主动向宝镜示好,宝镜本来是不屑一顾的,但想到父亲的教诲,假装与烟雨和好,烟雨握着宝镜的手非常开心自己交到了朋友。暄非苦恼着烟雨送给自己的礼物——到底种植的是何种子,沈善报告世子礼童已进宫,请求沈善帮他与烟雨见面,沈善怕责罚不想答应,暄以自己帮助过沈善升官要挟其答应。暄写下书信让沈善代为转交给烟雨约其见面。旼花公主看到礼童,询问谁是炎的妹妹,因为烟雨是炎的妹妹,对她特别亲切,并送她礼物,这让一旁的宝镜心生嫉妒。烟雨和宝镜一同向大妃请安,而国巫张氏则在屏风后偷偷的看着二人。暄本应该观看蹴鞠比赛,可是自己要亲自上场,途中碰见阳明君,交谈中知道了阳明与炎认识,并非常高兴的拉他一起蹴鞠。暄要求官兵厅为一队,与自己及炎、阳明等人比赛。比赛开始时又知道了炎、阳明及比赛对方武状元云是至交,想起了与烟雨的邂逅。绣花时烟雨看到世子的信慌张的藏起来,被宝镜看到。公主觉得绣花烦闷,拉着烟雨出去玩,宝镜则趁此时无人偷看了暄的信。旼花公主和烟雨,宝镜,宫女一起玩躲猫猫,沈善偷偷来到烟雨身边问其是不是许文学的妹妹,烟雨慌忙答说不是然后跑开。公主发现了沈善,慌张的沈善慌忙中以为宝镜是烟雨,并且告诉了公主炎和世子在踢球。公主开心的带大家去看比赛。

蹴鞠场上正激烈的比赛着,旼花公主,烟雨,宝镜在一旁观看。旼花看着炎开心的笑着,烟雨则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身手矫健的暄,宝镜也为暄所吸引。大妃询问国巫礼童面相如何,高兴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国巫对2个太阳,2个月亮的现状深感不安。比赛中暄被对方的一名队员绊倒,暄非但没有怪罪对方,还要求其他人不能对他放水。一旁的烟雨非常欣赏这样的暄,此时,阳明开心的看到了烟雨,可是烟雨眼中确没有他。阳明看到这样的情况,心想别的都是世子的没有关系,只要烟雨是自己的就够了。王上碰见了公主一行人。看到两位礼童,出题考问,烟雨回答的很好,深受王上赏识。阳明君拜见王上,希望父王能够答应自己唯一的心愿,求取大提学之女烟雨,王上答应考虑,让阳明开心不已。烟雨父母亲询问烟雨第一天入宫情况,烟雨说非常好,一家人其乐融融。雪在院子里练剑,被烟雨撞见,烟雨过来问雪暄的信的内容,雪说那是威胁的意思,烟雨心想世子是否在威胁自己,是否会再派人来找自己去见面。尹大亨对于公主偏爱烟雨的事情非常苦恼,找来宝镜谈话,知道了暄给烟雨写信的事。大妃知道这件事后,和尹大亨商量着世子国婚的对象是由自己决定,但是要扫清其他障碍。宝镜第二天精神满满的进宫,被沈善截住,偷偷带去与世子见面。暄为即将与“烟雨”见面非常紧张,按照沈善的指导摆好姿势等待着,看到来人是宝镜后,告诉她自己找错人了,匆忙跑走。一旁宫女看到了世子与宝镜见面。

旼花公主和烟雨一起做长寿绳,并说自己是送给炎的,叫烟雨做的长寿绳不要送给炎,让她送给自己的哥哥暄。此时宝镜进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烟雨。宫女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其他人,被中殿听到。暄气氛的责怪沈善找错了人,沈善为证明不是自己的错,为暄画了张图,详细的讲解了暄在烟雨的脑海中只是沧海一粟。暄听后更加生气,命沈善罚站。这时王上派人找世子问话,而沈善则被禁军带去处罚。王上对暄与宝镜私下见面非常生气,暄因此说出了自己对烟雨的心意,王上知道后,对于自己两个儿子喜欢上同一个人非常惊讶,并告诫暄他的行为只会害了自己喜欢的人。宝镜告诉烟雨自己和世子私下见面的事,烟雨内心十分混乱。王上和大臣们商量着世子的婚事,为给世子选嫔让全国适龄女子禁婚。暄看着发了芽的种子,询问沈善是何物,沈善回答此种不是花而是生菜,让暄疑惑为何烟雨送生菜给自己。在去傩礼的路上,暄碰见了烟雨和宝镜,暄想到父王的话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烟雨。傩礼开始,阳明看到烟雨望着暄,内心苦涩。做法事的国巫透过神力看到了一座坟墓,那是未来的烟雨的坟墓。因此国巫透过念力找到烟雨,让她赶紧逃跑,因为这是唯一能逃开命运的机会,烟雨四处找着声音的来源,被带着面具的人拉走,同时遗落了长寿绳,同时,阳明君看到被拉着走的烟雨,急忙跟了上去。烟雨看到摘下面具的暄非常惊讶,暄正式告诉烟雨自己的身份是国家的世子,绚丽的烟花此时绽放着,旼花开心的望着炎,宝镜苦涩的看着地上的长寿绳,阳明伤心的看着交谈着的暄和烟雨……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4集

烟花下,小小的暄和烟雨互相表白着自己的最纯真的爱,共同憧憬着未来。

禁婚令下达了,举国上下开始正式为暄挑选世子嫔,烟雨的母亲和哥哥炎却并不希望烟雨参选,因为谁都知道太妃早已内定了尹宝镜为世子嫔,而通过了三轮挑选最终没能当选的女子将落得孤独终老的结局,但烟雨自己却很坚持,她小小的心里是渴望和坚定着自己必然能成为暄的新娘。

暄也听说了内定世子嫔的事,请求父王亲自参与挑选世子嫔,父亲却告诉他,后宫主选是惯例,想打破,可以,除非暄自己想办法。暄联系了成均馆的儒生代表,煽动儒生们抗议选嫔流程,成功的把拣选权从大妃手上夺了过来。(这太子小小年纪就不得了啊,呵)

阳明看到了烟雨和暄的两情相悦,也看到了在自己和暄之间,父亲永远都会选择暄。他选择了逃避,离开了京城。

小小年纪就饱读诗书,对事情有独特见地的烟雨在拣选中如鹤立鸡群,毫无疑问的打败了对手,暄当然是最兴奋的那个,夜里,他精心的准备了礼物送给烟雨,两个幸福的小可人怀抱着满满的快乐等待着正式的婚典大礼的到来。

黑夜中,皎洁的月色渐渐被乌云遮盖了,大妃和尹判哪里会甘心自己的失败,老天爷给烟雨和暄的快乐终究没有维持多久。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5集

大妃以整个星宿厅相威胁,逼迫国巫张露英使用巫术致烟雨于死机,无奈的露英只得照办,但以巫术不能立刻夺人性命为由,承诺需令烟雨重病缠身后数日才会死去,大妃也觉得突然死亡难免落人口实,同意照此实施。同时阴险的大妃还将旼花公主也带到施咒现场,让她目睹了施咒害人的全过程,小公主被吓得浑身发接抖,噩梦连连。

烟雨受咒突发重病,无药可治,身体一天虚过一天,大妃一党乘机发难,将各种罪名扣到许家身上,请命废除烟雨的世子嫔身份,王虽然明知是大妃一党捣鬼,但烟雨病重是事实,确实也无法成婚,只得下令废嫔。暄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像被罪人一样撵出别宫,终究冲不过所谓的国法体制,无计可施。

夜里,暄带着贴身侍卫云溜出皇宫探望烟雨,只有烟雨才是他心中唯一的世子嫔,烟雨看着伤心难过的暄反过来劝慰暄,不要自责,不管结果怎样,都不是他的错。

一边是烟雨的病一日重过一日,每天饱受病痛折磨,已无人形,一边是大妃一党早已铁定要斩草除根,紧追不放,逼张露英尽快结果烟雨。张露英夜访因为孩子的病早已憔悴不堪的烟雨父亲,告诉他,要结束烟雨的痛苦只有一个办法--死亡。

不忍女儿再被病痛折磨的父亲,终于将女儿烟雨紧抱在怀里,泪流满面的喂下了张露英交给他的“药”。烟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拼尽了最后的力量安慰着父亲。

满心以为烟雨已成为了世子嫔的阳明在民间游戏着自己的人生,试图以此冲淡对烟雨的爱恋,但等来的却是烟雨重病被废的告示,他心急如焚的冲回了都城,却只看到了装着烟雨小小身体的棺椁被埋入了凄冷的地下。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6集

得知烟雨终被父亲害死的宝镜也不禁有一丝丝的感伤,但很快在父亲的“教导”下,这一丝丝的感伤也立刻被即将登上世子嫔位的喜悦给冲的无影无踪了。

黑夜中,张露英以使用禁咒伤身为由请辞,离开了皇宫,来到了烟雨坟前,争分夺秒的挖开了棺木,原来她给的只是假死药,在这种情形下,只有世上所有的人都以为烟雨是真的死了,才可以保住烟雨的命啊。醒过来的烟雨失掉了所有的记忆,忘记了过往的一切,烟雨的贴身丫鬟雪儿本想夜里来坟前祭拜,意外发现小姐失忆复活,决定跟随小姐,终身守护。

阳明冲到皇宫,怒骂已悲痛欲绝的暄,他告诉暄他也同样深爱着烟雨,而且如果换作是他,他绝不会让烟雨这样凄冷的死去。暄很惊异哥哥竟也爱着烟雨,但此时佳人已逝,什么都是浮云了。

宝镜顺理成章成为了世子嫔,但像木偶一样冷冷的参加着婚典的暄眼里心里都永远只有那化做了满天细雨的烟雨。

一晃八年过去了,当年的世子李暄已继承了王位,但朝政却把持在尹判大妃一党手中,暄虽然势单力薄,但仍然凭借着自己的聪明和霸气努力的和尹判一党抗衡。而当年满心喜悦的世子嫔宝镜也依然只是个有名无实的中宫娘娘,虽然用尽了办法,但伪善的她始终得不到暄一丝一毫的情意,暄王以各种理由拒绝和她合房,除了怨伤,宝镜什么也没得到。

这时的旼花公主也已下嫁给了烟雨的哥哥许炎,阳明感慨因为公主的下嫁让拥有治世才华的炎失去了参政的可能(按制,驸马不可以参政),但善良的炎指出如果不是公主的下嫁,自己一家很可能因为当年烟雨的事背上罪名被灭门,是公主救了自己全家。

月色下,细雨中,暄向着唯一可以诉说心事的贴身侍卫云倾说着自己对烟雨的无尽思念。

一直带着烟雨,雪儿,婵实(露英游历时收养的拥有神力的孤女)隐居的露英观看天象,知道逃不过的事情终于还是要来了。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7集

王出巡来到烟雨隐居的小镇,烟雨看到龙撵上的暄,脑海中闪过了模糊的回忆,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让她如此的激动?她不顾礼节从跪拜的人群中站起,却让旁边的阳明大吃了一惊,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烟雨吗,可是她不是已经死去多年了吗?

王带着云微服出访探察民情,命运终将他引到了烟雨居住的小屋前,但已失去记忆的烟雨无法认出眼前深爱的人,王感慨难道是上天眷恋,知道自己思念烟雨,让自己见到了烟雨的魂魄不成。唉,终究最多也只个长得像烟雨的陌生女子罢了。他给烟雨赐名月亮后,怅然的离开了。

那边同样深爱着烟雨的阳明也一样的困惑不已,不知道自己见到的是魂魄亦或只是幻觉。

暄和阳明兄弟相见,谈论的主题依旧是两人都依恋着的烟雨,兄弟席上打赌,要令护卫期间一直滴酒不沾的云喝酒,暄以圣旨名义命令云喝,阳明输了。

尹判意识到暄开始努力的发挥着力量,不断的揭露着他们干政贪污谋取私利的诸多罪状,他私下授意代都巫女在暄房间下咒。

宝镜故意请求暄扩充后宫,以显示自己的大度,但暄早已看透她的伪善,微笑着一口答应选妃,宝镜气得半死,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暄却突然倒地,晕死过去。

因为和暄相遇而总在脑海中闪过一些回忆的烟雨越发困惑了,莫非自己和王曾有什么过往?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8集

大妃听说御医都瞧不出暄的病情,决定召回张露英,替王驱邪。露英本不想答应,但大妃派来的人误将烟雨认做是她女儿,绑走了烟雨相要胁,露英只得匆匆收拾行李,带着雪儿,婵实赶赴京城。

病中的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他赐名月亮酷似烟雨的女子,他命云去寻找,但当云到来时,已人去楼空。

可爱的旼花一直寻找不到足够的理由让自己可以和炎合房,急得直闹心,炎虽感激公主,也并不讨厌公主,但总觉得公主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合房未免太早。

大妃身边的巫医为了邀功,提出可以让绑过来的烟雨充当人咒,在夜间去王身边吸取掉王身上的邪气,这样,王就能恢复健康,顺利和中宫合房,大妃应允。

烟雨被当做人咒在夜里送到暄房间,看着应该不相识但却又似乎无比熟悉的暄,烟雨轻抚着暄的额头,安抚着噩梦中的王,喝了太医泡制的药茶熟睡的暄隐隐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陪伴着他,让醒后的他心安神定,精神大振。

大妃听说人咒有效,想见烟雨一面表示嘉奖,露英大惊,万一大妃认出烟雨,后果不堪设想,她主动提出愿重回星宿宫掌首领巫女之位,并提出人咒身上吸取了太多的厄运,不宜见驾,暂时把事情挡了回去。

暄发觉尹判一党正在私造武器私募军队,酝酿着巨大的阴谋,但现在的暄还没有自己的力量,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暄猜得没错,尹判一党现在就等着暄生下继承人后好刹君夺权。

暄故意吐掉太医奉上的药茶,想瞧瞧夜里伴在自己身边的到底是谁。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9集

暄愕然发现伴在自己身边的就是前些天见过的长相酷似烟雨的女子,纠结的暄多希望眼前的女人就是烟雨,可是烟雨分明就已经死了,那眼前这个接近自己的女人非但不是烟雨,甚至还有可能是反对自己的人安排的棋子,不能动摇,不能让一个长相酷似烟雨的女人动摇了自己,不能!

烟雨(月)因触犯龙颜被关进了密室,面临着重责。

目睹烟雨被绑走的阳明循迹追访到了皇宫,他本想进宫顺便探望一下暄,却遇到大妃对自己冷嘲热讽,让他不要对王位有幻想,对王位权势本并无任何眷恋的阳明被激怒了,毫不示弱的狠狠将大妃明捧暗骂了一通。回望四周,阳明发觉除了烟雨,自己竟生无可恋,他半开玩笑的劝打算剃度的母亲禧嫔不要落发,因为也许或者有一天现在的王暄出了什么事,母亲就能当上大妃。

暄继续和尹氏一党斗智斗勇,尹领相越发感觉到了暄带来的威胁,而同时和领相和大妃之间也正发生着内讧,大妃虽恋权力,但并未曾想伤害暄的性命。

云查到烟雨并不是领相一党的人,马上上报给暄,暄收回了惩罚烟雨的命令,允许她继续担任挡厄巫女。

烟雨和阳明再次相遇,烟雨在阳明身上同样也读到了模糊的回议,她劝慰阳明放下心中的思念,不要掩饰自己的不快乐,阳明也更加困惑了,不知道眼前这个自称巫女的女子究竟是谁。

宝镜听说了挡厄巫女的事,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同时,她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已经死去的烟雨又出现了,而这感觉不单单是她,烟雨的亲人也都通通感到了。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介绍:第10集

暄看着长得酷似烟雨的月心生怜悯,召见御医给月把脉。

宝镜心里不放心,还是偷偷跑到暄王那里,正巧从门缝间看到正深情看着月的暄王。宝镜醋意大发,她察觉到暄王看月的眼神绝对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她心里更是不安愤怒起来。

看守月的牢役将从月身上搜到的书信交给了云。云马上交给了暄王,暄王看着字迹,又想起13岁的烟雨当年写下的书信,不禁心生涟漪,尚书提醒暄王她只是个巫女,烟雨小姐也已经死了,暄王不能动摇了,还提到中殿娘娘来过,走的时候很伤心。

聪明的暄王明白宝镜的意图,就到交泰殿责问宝镜,提醒她在合房日子到来之前不要再监视他的行动,还有那天她看到的只是他的符咒而已。大妃身边丫鬟看到暄王到交泰殿了,就告诉了大妃,大妃以为暄王开始关心宝镜了就非常开心,她觉得都是月的功劳,不仅让暄王玉体健康,还让他对中殿开启了心扉,大妃决定要把订好的暄王和中殿合房的日子提前了。

暄王走后,中殿很伤心,她猜测暄王一定是在隐藏着对巫女的恋心才阻止她,她让下人找个至密的侍女监视暄王和巫女每晚的行踪向她汇报。

阳明到处打听月的下落,闹市上上碰见星术厅的巫女禅实,阳明向她打听有没有叫月的巫女,面对小时候的救命恩人,禅实很想帮他,但神母嘱咐过她如果泄露月的下落,她就会没命的。禅实感觉到很愧疚但还是隐瞒了实情。

暄王召见月谈她留下的那封书信,暄王认为月是在指责他没有福泽百姓的无能,月在为自己辩解,俩人争论过程中,暄王说出以前和烟雨在相同情境下的话,不禁又想起烟雨,对月产生幻觉。暄王说要散步,就带月儿到烟雨被抓的那个地方,月儿脑子里浮现出当日场景,不禁两眼泪花,她理解暄王对烟雨的感情,暄王看到如此反应的月儿,又有点混乱了,不知道是她的神力的作用还是月儿就是烟雨,暄王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质问月儿到底是谁,月儿还是说她只是个巫女,暄王不死心,月儿就提到了烟雨说中了他的要害,激怒了暄王,暄王斥责月儿越矩了,让月儿离他远点。

月儿想着暄王责骂她的话,她对他来说只是个抑制厄运的巫女,其他的什么都不是,月儿很悲伤,见到张露英问起自己的身世,她很奇怪为什么最近老是能够看到别人的记忆,而且感觉很强烈,好像自己就是记忆的主人一样 。露英安慰她是因为她的神力没有好好运用而产生的错觉,叫她不要再执着和胡思乱想了。

禅实找到阳明,她决定不惜自己的性命也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保证一定会让阳明见到月儿的。

许炎在烟雨的房间里看到了烟雨写给暄王的书信,决定要入宫亲自交给他。宫内大臣们看到作为仪宾(驸马)的许炎入宫,都很有意见,他们认为仪宾就应该一辈子安分守己,不能参政议政,他们主要还是担心许炎会煽动士林们聚集,影响他们的地位。许炎见到暄王后也劝他忘记烟雨,好好治理天下,这也是烟雨所希望的。暄王读着书信,不禁泪流满面,感慨烟雨字迹工整,让尚书拿来烟雨13岁的书札,他要再看看烟雨的字迹,他突然发现和月儿那份书信的字迹很相似,又拿出来作了比较,他很吃惊,马上叫人带月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