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拥抱太阳的月亮》分集剧情介绍(11~20全集大结局)

2年前 (2015-04-15)913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1集

月儿随同侍卫觐见的路上,被阳明拦了下来,阳明问月儿是不是还记得她,侍卫们想要阻拦但一听是先皇殿下的嫡长子,都不敢怎么样,张露英上前阻拦让侍卫们带月儿先去见暄王了。张露英警告阳明月儿只是个女巫,他们之间是不能继续的因缘,而且神灵的启示告诉她如果阳明再留恋,月儿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暄王嘴里一直念着不可能,他一直都怀疑也很期待月儿和烟雨是同一个人。他一见到月儿,就质问她的身世,月儿只说巫女蒋神之后她就断了前世的因缘和记忆,从她身上他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让他有什么直接问烟雨好了。

张露英知道阳明的事和秋蝉泄密有关,就要把秋蝉赶出星宿宫,秋蝉再三求饶再无济于事。

阳明很失落地在宫里走着,他想到现在连他唯一想拥有的月儿也守在权利之上的暄王身边,心里很委屈,他到母亲宫里,看着正在磕头祈祷殿下安康的母亲,他心里极不平衡,他决定以后不再这么忍下去了,他不会再为别人而活了。

月儿请求宫母允许她和雪儿、秋蝉一起离开王宫到遥远的地方生活。张露英问她怎么下的决定,月儿觉得暄王真正需要的人并不是她,她本想为他缓解困扰的,最后却带来了混乱,可能她离开才是正确的。

暄王想着月儿的话,他对烟雨是有很多的疑问,但烟雨已经死了,他无从而知,他忽然想起烟雨临死前说的话,觉得烟雨死因蹊跷,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阴谋和隐情,他决定要查清楚此事。

张炎奉命到岭南旅游散散心,公主因为不舍分开非常伤心,母亲让张炎去安慰她,单纯的公主让张炎和她约定不会扔下她并且会尽快回来这才止住了泪。

关于张炎去岭南旅行的事,大臣们又开始议论开来,他们担心仪宾到那里会把分散的人都集结了不利他们控制暄王,他们还私下里收集了批判仪宾的上书,在朝廷上他们拿仪宾安危当借口反对暄王的派遣令,暄王大怒,当即说中他们的顾虑和心思打压了他们的气焰。暄王借助云和尚书的合作得到了烟雨出事那几年的上书,他想得到一些线索,好查清内幕。可上面只是模糊记载着烟雨死于疾病,无任何线索。

中殿从至密口中得知月儿和烟雨长得非常像,不禁惶恐不安起来,路过烟雨以前住的寝宫,她产生了幻听里面有女人的哭声。中殿要到大妃那里告密,在门口碰见刚从里面出来的张露英,张露英把她拦了下来,告诉她大妃同意月儿离开王宫的事,还有让暄王和她提前合房,让她不用再去求大妃下令了。

张露英告诉月儿她已接到命令,她今晚就不用去皇上那里了,而且她和雪儿第二天早上就可以离开,但月儿看起来并不高兴。月儿收到秋蝉的来信拜托她带几件衣服给在宫外的秋蝉。

暄王想起服侍过先王陛下的内官可能会知道点内幕,就打算和云一起出宫找他。他们找到内官家里,内官打发下人骗暄王主人疗养去了,暄王猜测到一定是先王嘱咐他隐瞒的,所以内官才会一躲8年不露面,暄王不愿逼内官,怕再错过什么,只是让下人给捎句话,希望内官不再逃避。暄王想散散心,就在闹市上闲逛着,月儿看见纸店和铁匠铺,脑子里出现些模糊的记忆,她有点头晕,正巧被暄王扶了下险些跌倒。他们聊了会就分开了。月儿碰见户判和小孩的吵闹声,就去和户判评理,谁料官员大怒要把月儿抓进衙门里,紧急关头,暄王拉着月儿逃跑了。没跑多远,前面一堆老百姓都坐地在看人形剧团表演节目,月儿也被吸引住了,月儿拿出10两银子坐到了最前排,月儿问暄王有没有见到烟雨,暄王告诉她烟雨已经死了,而且都是他的错,他没能守护她。

秋蝉在宫外和阳明呆在一起,阳明劝她还是回去求宫母原谅为好。秋蝉告诉他她叫月儿过来是为了让他能够见她一面,她一直以为阳明惦记的人就是月儿。阳明在闹市上远远地看见了在一起看公演的月儿和暄,他伤心地哭了,失落地离开了。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2集

阳明遇见了云,云看得出来阳明也喜欢月儿,他才明白原来月儿和烟雨长得真是很像才让这两个大男人如此依恋。月儿和暄王看完公演后,暄王振振有词地批判着剧情有多荒谬,他认为平民丫头肯定是知道是王才故意接近迷惑王的,况且王哪有时间看女人,宫女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总之那个故事就是骗人的,月儿却在感慨正因为他们都是人,所以就有可能在一起。他们分别后,阳明等到了月儿,他责怪月儿来得晚了,这两件事都让他失去了信心月儿倒很吃惊原来在外面照顾秋蝉的豪放大侠竟是阳明。

回到宫里,张露英嘱咐月儿明天一大早有船等着她和雪儿,她已经安排好要将他们送到远离都城的地方,月儿拜托她能够让她再见皇上一面,她有话一定要告诉他,神母吵她越矩了,符咒不是能和暄王告别的关系。

暄王心不在焉地看着书扎,他准备好5两银子在书扎下面,时而看看,想起白天在闹市上和月儿一起的事,就格外开心,他在等着月儿。张露英又选了位女巫作为促成合房的符咒来代替月儿,新符咒正被派往暄王寝宫的路上被宝镜拦了下来,宝镜很好奇符咒的长相,就强行拉开符咒头巾,这下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一直都担心着暄王对她无视的原因是这个符咒和死去的世子妃长相酷似。她先于新符咒见了暄王,暄王很期待月儿的到来,一看是中殿,马上不悦怒斥她合房前不能过来的,中殿告诉他殿下的心在谁那里她并不在乎,反正国母的位置肯定是她的。中殿走后,新符咒被送过来了,她告诉暄王厄运符咒已经完成了任务会马上离开星术厅,而她是合房符咒,以后她会过来伺候皇上的。暄王派人去接月儿,张露英叫月儿换衣服和皇上告别,路上尚书提醒月儿不要曲解暄王再召见她的意思,暄王现在是对她产生了混乱。月儿表示她明白他的担心,见到暄王后,暄王大发脾气,命令月儿在他缓解混乱和理解这份感情是什么之前不能离开他。

大妃召见宝镜告诉她已经选定3天后是她和暄王合房的日子。尹大亨下朝后听到8年前2本史书遗失消息后,就起了疑心,还好云及时把书放回,此事没再扩大追究。

服侍先皇的内官在家里自杀了,暄王听到这个消息后很自责,同时他可断定内官一定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命享善(身边的尚书)到内管部找到了驿馆部的官员(是他以前的同窗)假装调查内官自杀事件,实则调查8年前世子妃死亡事件的内幕。

尹大亨心里不安起来,他怕暄王已经起疑心开始调查,那样的话就会牵制外戚,他就找大妃说出自己的忧虑,大妃倒是很自信地宽慰他,即使暄王能调查出什么事也会马上瞒住的。

张炎才离开2天,公主就因为思念而两眼望穿了,她脑子里都是夫君,不时地出现张炎坐在对面看书的场景,她记起张炎走前交待她照顾婆婆,进了婆婆卧室,许夫人正在看大妃的书信,大妃在信上提到陛下17号要合房,公主一听就嚷嚷着要进宫。公主刚进宫就在路上碰见大妃娘娘,大妃提出要一起见中殿,公主找借口回家了。

观象公、御医和几个大臣一起给暄王送去了选好的合房日子,他们力劝暄王17号天气也好暄王身体也适合,暄王推说身体不舒服,要求延迟。

尹大亨找女儿谈暄王拒绝提前合房的事,宝镜倒早预料出他不会答应,但她有办法,她告诉尹大亨暄王和挡厄巫女有爱慕之情,尹大亨提出要赶走月儿,但宝镜觉得在合房之前要让月儿留在陛下身边,最后利用陛下的怜爱之心才能促成合房。

阳明托秋蝉送给月儿很多巫术器材,星术厅的姐妹们好奇地玩弄着,都羡慕月儿有这么好的福气。月儿看到阳明留下的信,就出去找他了,月儿问阳明为什么要送她这些礼物,她承受不起,阳明向她表白了,尽管最开始是因为月儿长得像他曾经的爱人才开始注意她,但因为那天月儿的一席安慰体贴的话,他确定他喜欢的就是巫女月儿,他不在乎月儿的身份。

张露英在练功房看到了不能再次相遇的姻缘又要开始纠缠不清了,她感受到这是暴风雨的前兆,又要开始混乱了。她祈祷着合房如果能够成功,姻缘会再次割断,她会送月儿到安全的地方去。

晚上月儿陪暄王看奏折,月儿一直盯着他看,暄王就自恋地夸自己帅,月儿忍不住笑了出来。暄王提出去外面散步,他因为内官自杀的事一直心里都有负担,月儿的一席话给了他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暄王对月儿又增加了几分爱慕。

宝镜给尹大亨出主意,如果殿下再拿身体不适当借口拒绝合房的话,就说挡厄巫女未尽到职责,要以国法严惩,利用暄王对月儿的恋心威胁他,如果合房成功了就把月儿送走,这样月儿的性命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尹大亨照办了,果然有效,暄王只好同意。

月儿在星术厅清扫卫生,脑子里还想着昨晚和暄王一起的事,姐妹们在议论着今晚暄王要合房,他们要奉命祷告,月儿一听怔住了,

暄王那里,享善在苦口婆心地劝暄王不要再拒绝反抗了,只有顺利合房才是对月儿和大家都好,他不想看到殿下再次受到伤害,陷入自责中。暄王叫享善晚上不要再带月儿过来了,怕她独守空房。

暄王和宝镜梳妆打扮好,准备合房。晚上月儿站在康宁殿前面控制不住地流着眼泪,阳明过去陪她,劝她不要把殿下放在心里,即使放了也是这样的结果,而他不同,他是讨厌王子君位置的人,他可以抛弃一切,如果月儿也想逃离的话,他想和她一起。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3集

最终合房也没有顺利进行,在最后关头,暄王突然晕倒了。月儿听过阳明的真心告白后,对阳明表示了感激,但还是委婉地拒绝了,她不能欺骗把珍贵的心都给了他的阳明,只道是巫女只是伺候神的盘子而已,根本就不能装下爱恋,当阳明质问她是不是没办法对别人动心时,秋蝉跑来叫月儿赶快去康宁殿。

月儿守在暄王的病床前,暄王半夜醒来后抓住她的手问她是不是担心了,让月儿陪他到第二天早上。

御医、观象官和几个大臣在讨论暄王突然晕倒的原因,最后得出结论是中间有人在给暄王施煞。

韩大妃刚从康宁殿出来,太妃也过来担心暄王的身体,韩大妃告诉她暄王服了御医的药后已大有好转刚刚睡着不便打扰,太妃提议要去安慰下宝镜,她肯定也吓坏了,宝镜趁此机会向两位娘娘告了月儿的状,说是有传闻道月儿用神力迷惑暄王得到了超越身份的宠爱,两位娘娘听了后都很吃惊和惶恐。

几位大臣们在密谋着怎么解释暄王晕倒的事,怎么利用挡厄巫女控制暄王,好让他们操纵朝政。他们商量出打算散布谣言说挡厄巫女暗恋暄王,偷偷进出康宁殿,而且暄王知道后还把她留在身边。这样如果暄王乖乖承认,那么以后他们就可以随心意做事不用看主上眼色,如果一直不承认,在康宁殿放巫女的事实被揭发后,对暄王也会留下不可抹灭的污点的。而且暄王晕倒的原因自然被他们污蔑为是巫女由于恋心,出于妨碍合房,故意用神力施煞所致。

驿馆部的官员在宫外找到烟雨死前所请的大夫,冒充烟雨远方亲戚想了解下死因,大夫说当时并没有他杀和毒杀的痕迹,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五脏六腑也很正常。官员刚走,许夫人就带公主来抓点补药想早点受孕,大夫告诉许夫人刚才有人打听烟雨的事。

月儿正在想着其他姐妹们议论着的烟雨生前的传闻,禁军督查派兵以忤逆罪逮捕了月儿,途中遇见雪儿和禅实,雪儿也跟着过去了,让禅实通知张神母。

张露英知道合房出事是因为观象官在施煞,就找他理论,他认为在交泰殿真正主人回来前必须要阻止,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让所有事情都回到原位的机会就没有了,而这时的张露英已经看到危险的局面就要来临了。

尹大亨到狱中威胁月儿承认和殿下有爱慕关系,否则月儿面临的将是严刑拷打和四肢撕裂。尹大亨感觉到月儿很眼熟,但还没能回忆起来。张露英到狱中看月儿,月儿担心的却是殿下的身体,月儿明白她是走不出来了,那些官员们是在利用她污蔑皇上,她担心暄王的处境因为她会变得很艰难,她不想成为暄王的负担,她一度想承认了,神母斥责她如果她受刑了,暄王会自责痛苦的,她求神母帮她想办法怎么做才能守护住她和皇上。

暄王慢慢恢复了健康,从享善那得知月儿被囚禁在义禁府,今天会被受审。

阳明那天从宫里回来后对月儿彻底失望死心了,他打算去岭南旅行整理下感情。禅实找来告诉他月儿被囚禁的事,阳明不想再管月儿的事,但还是没狠下心来。

月儿受审那天,暄王赶来阻止了。他怒斥尹大亨一党竟敢没有君命就审判,提出要亲自对堂受理,尹大亨以会让大家怀疑殿下圣心为由压制了暄王。暄王大怒之下要出宫救巫女,享善劝暄王不要意气用事,尹大亨一党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巫女的命,而是想让向着殿下的大臣都远离殿下,他劝暄王不能因为一个巫女失去全部,而且要相信月儿很聪明,她会救自己的,这才是救她和殿下的国家的路。

月儿受到了酷刑,实在是惨不忍睹,任尹大亨怎么逼问,月儿都不承认呢对殿下做过巫蛊。尹大亨下令要继续毒打直到月儿供认为止。

张露英向大妃求情,说明月儿没有投煞的神力,她是无辜的。大妃反倒污蔑她和月儿一起忤逆圣上,意图博取圣心、掌握权力。张露英一直都对大妃尽忠职守,竟换来如此猜忌,她愤怒了,就威胁大妃如果不给她这个情面,她就会向殿下说出8年前的内幕,说出自己的罪状和月儿一起了结性命。这时暄王觐见,大妃惊慌失措,张露英先告退了。暄王请求大妃阻止对月儿的拷问,承认暂时被迷惑但并不是恋心,他不想此事进一步扩大。

阳明赶到拷问场证明殿下合房当晚,他和月儿在一起,尹大亨问原因,月儿不想阳明受牵连,谎称自己不知道阳明是宗亲但喜欢他,当晚想请求阳明带她逃跑。这时,大妃也派人密告尹大亨让他停止拷问,月儿这才又被带回了牢里。

大妃劝尹大亨放了月儿,一方面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彻底打压了暄王的气焰,还握有王亲和巫女恋情的底牌,这样威胁主上安危的阳明君的生杀予夺之权也掌握在他的手里了。

阳明见了牢里的月儿,他让月儿交待是他诱惑她来着这样就能减轻罪名,月儿为了不给阳明带来灾难,说出了冷酷无情的狠心话,表示她是为了自己活着而在利用他,阳明很受打击。阳明离开后,月儿很愧疚,她很抱歉让阳明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但她清楚,她只有断绝才不会给殿下和阳明造成危险。阳明请求暄王答应他和月儿一起离开,他为了得到一样珍贵的其它都可以抛弃,暄王借口宗亲的名誉拒绝了他,他认为作为宗亲留在月儿身边其实也是在害她而不是保护,让阳明再考虑下怎样做才是真正保护她。此时阳明对暄王是充满了忿恨,他觉得暄王轻易地就得到了本该他拥有的,如今他最珍贵的一样也要被掠夺的话,他是不会原谅的。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4集

月儿洗脱了谋反的罪名,用妖术迷信勾引宗亲的罪名成立,被判处流放到西活人署,照顾士兵和流民。暄王特意感谢太妃阻止拷问之恩,太妃提醒暄王算是欠了她人情,以后要还的。

朝廷上,观象监预测出过几日会发生日食,请求办救蚀礼,大臣们借口日食是上天给予警示需要以谦卑态度自省言行,实则根本就没把暄王放在眼里,公然挑衅羞辱皇上把巫女放在身边就是失德,还有无视大臣们的劝诫都要一日三省,暄王很失颜面但还是忍气吞声地向众卿道歉。尹大亨提出对于给王室声誉抹黑的阳明君单独给予处罚,暄王不同意,但尹大亨又是先斩后奏地已派兵拦守在阳明家,要让阳明君闭门在家自省。

阳明接到禁止他出入的圣谕后更加憎恨暄王,他以为这些都是暄王安排的。

大臣们对于在朝廷上嚣张羞辱皇上,扑灭皇上气势很有快感,他们在举杯庆祝着,尹大亨还宣称以后不能让皇上像野马一样乱跑了。

暄王到狱中看望月儿,他想让月儿对他断了念想地离开,这样才能保护她,他就骗月儿说他已经找到那个答案了,他是通过看她来看烟雨的,现在她可以远离他了。其实暄王心里很难过,月儿给了他最温暖的安慰,而他却给了她那么大的伤害,云安慰他这样才是守护她的方式。

尹大亨记起面熟的月儿和烟雨竟长得一模一样。太妃和宝镜耳朵里都不时听见隐月阁里女人的哭声,公主自从听到大夫说有人打听烟雨的事回来后晚上就做噩梦惶恐不安。张炎旅行路上听闻皇上生病就赶回来,公主曾为得到张炎付出了太多,现在就格外珍惜疼爱张炎。

太妃因为幻听的哭声恐惧不安,特交待观象监秘密破解。

张露英偷偷塞给牢役一吊银子才得以到狱中探望月儿,看到满身血迹的月儿,她很愧疚和自责,她想起在牢里见到亚力时受到的守护好月儿的嘱托,而如今她却没做好,她跪在月儿面前,嘱咐月儿要相信自己,跟随自己的心做出决定,而且小姐是比谁都强的人,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在星宿厅雪儿听见其他巫女嘀咕月儿的坏话大怒之下上前拔剑制止,吓得他们都跑了。张露英回去后,雪儿埋怨她对小姐不管不顾,她一直相信神母能守护好小姐的,所以才对小姐隐瞒身份,可现在她都没办法照顾可怜的小姐了,张露英告诉她这是小姐的命,他们只需要等,不久真相就会被揭露出来,全部事情都掌握在小姐手里,再黑暗的地方,小姐自己也会发光的。

享善告诉暄王下午月儿就要被送往活人署了,他愿意做掩护让暄王出宫见月儿最后一面。

中殿的仆人告诉她昨天看见殿下去义禁府了,中殿醋意大发,恼怒中看见镜子里出现烟雨的样貌,吓得她打破镜子弄伤了手。暄王过来看她,并给她包扎了伤口。中殿表达了心里的痛苦,她非常爱暄王,却残忍地得不到一点圣心,暄王很怜悯她,抱着她安慰,但他心里何曾不痛苦,他心里很清楚,同时受着感情煎熬的还有阳明和月儿。

衙役押着月儿当街游行,闹市上百姓们都围观着对她指指点点,嘲讽她,向她扔各种食物和废弃物,许夫人在闹市上也看见了月儿,她情绪激动,一直追着叫着烟雨,被仆人拦了下来,月儿扭头看见了,感觉怪怪的。本该去寺庙的,可半路上衙役押着月儿又改道回到了宫里,原来那天太妃命观象官想办法破解女人哭声时,观象官想到在日食那天献上挡魂女祭祀会有效,但巫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太妃当即指了月儿的名,所以才带月儿到隐月阁等候处置,空荡的隐月阁里月儿记起几日前小巫女们对烟雨的八卦,她明白把她关进了是为了安慰烟雨的魂灵,制止隐月阁的哭声。

驿馆部官员洪奎太(暄王派调查烟雨死亡内幕的官员)向暄王报告了调查进度,他已查出烟雨死因非他杀和毒杀,且有死后2小时体温尚存的怪异现象,暄王交待他继续调查当时宫内各殿的动向和大提学府附近的动静。宫里忙着办救蚀礼,暄王换好衣服后参加了祭拜礼仪,他突然意识到烟雨可能死于咒术,就命令享善隐秘地请来张国巫以问虚实。

月儿在梦里和烟雨对话,问她为什么会哭,是不是让她向殿下转告些什么,烟雨转身正视她时,月儿惊醒了。她记起了8年前发生在隐月阁的一切,她恢复记忆了。

张露英到亚力的坟前,她已经看到封印已经解除,新的伤痛即将开始,她拜托亚力要保佑月儿。

观象官带下人到隐月阁看月儿,月儿低垂着头,吓得官员以为月儿已经死了,月儿抬起头告诉他那个姑娘已经不哭了。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5集

月儿之前在隐月阁曾威胁观象官在她身上安身的魂灵需要安抚的时间释放怒气,否则其怒气会牵连到周围所有人。观象官就同意了,他向太妃汇报说巫女月儿在祭拜后活下来了,而且和之前判若两人,现在到星宿厅祈祷去了,太妃交待他不要留下后遗症。

月儿偷偷找到雪儿,雪儿还很担心以为她失踪了呢,月儿骗她是路上她昏倒了,后经治疗恢复了,期间她想起来以前的事,她想问雪儿她接受降神祭时昏倒后发生的事,因为雪儿之前答应过张露英要保密,就对月儿装糊涂,月儿知道雪儿在说谎,就告诉她恢复记忆的事,让雪儿把实情告诉她。月儿这才知道原来当时她得了神病,而把得病的女儿进献到宫里是大逆之罪,所以她父亲才给她喝药然后暗中又从坟墓中挖出来,而知道这事的只有她父亲、神母和雪儿,因为神母交代过雪儿不知道才能保住月儿的命,所以雪儿就什么也不敢说,月儿现在有更多的疑问了,为什么是神母救得她而且为什么神母没有给她降神祭就直接加入巫籍了,她为什么是在当上世子妃后得的病,她感觉到在敌人真正明确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享善受暄王之命到星宿厅请张露英过去了解情况,可张露英自从给阿里上过坟后就到后山祈祷去了,暄王觉得这太巧合了,其中肯定有蹊跷。在宫里路上遇见宝镜,暄王提出要和她一起散步,她很高兴,走到隐月阁前,暄王看着发起呆来,宝镜说她会一直等到殿下忘了烟雨那会的,王是太阳,而她是月亮,她会一直守着殿下,这让暄王记起曾经他送给烟雨一个名为拥抱太阳的月亮时对烟雨也说过相同的话,而且发誓在他心里,烟雨是唯一的正妾。

雪儿换回女儿装,月儿叮嘱她办完她交代的事后让她去活人署找她。

殿下说服众大臣解除了阳明的禁足令,云去执行的命令,阳明解禁后要立马去活人署找月儿,云提醒他作为宗亲不要做玷污身份的事,阳明觉得那只是个虚名而已,他随时可以抛弃这些,去追求他唯一在乎喜欢的巫女月。

阳明比月儿先到了活人署,碰见不近人情的别提大人和可怜的伤病穷人,善良的阳明救了因无大夫耽搁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月儿看见活人署里一个个难民和受伤的士兵,心里充满悲悯,她目睹了阳明救人一幕,看到了不一样的他,阳明告诉她他看到她还健康的活着就放心了,临走前活人署的穷人们和侍从都拜托阳明经常过来,那里需要他。

阳明解禁后暄王让云暗中跟踪他,云本想隐瞒但还是被暄王猜到阳明又和月儿在一起了。

尹大亨所属党派的一大臣看见洪奎泰进了交泰殿,那几个大臣就商议起这事,他们觉察到暄王派义禁府的人查内官自杀事件只是个幌子,尹大亨要找人跟踪洪奎泰,一直跟踪他们动向的云得知后马上汇报给暄王,暄王叮嘱洪奎泰要时刻提防周围,注意安全。

月儿让雪儿去找以前在宫里的尚宫,打听烟雨以前发生的事,她告诉雪儿公主曾经找过烟雨,满脸的担忧,雪儿刚走,洪奎泰也找了过去,已经发现尚宫刚被人杀害了。

烟雨父亲祭日当天,她和雪儿上坟祭拜后躲在附近,许夫人在烟雨父亲坟前痛楚地道出了对烟雨的惦记和思念,看见这一幕的月儿默默地流着眼泪,雪儿劝烟雨和许夫人相认,但烟雨认为在真相大白之前,她不会暴漏身份,否则可能会给家人和殿下带来危险。

宝镜路过星宿厅见到合房符咒,她一直以为这个巫女和挡厄巫女同一个人,就问她怎么没去活人署,这才知道挡厄巫女另有其人,宝镜回去后就派人去偷偷带月儿过来见她。

阳明带着一群小朋友做游戏,无精打采的烟雨走过来接到了小孩子扔来的木棍,阳明就带小朋友缠着烟雨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烟雨加入了,玩得很开心,这一幕被躲在房子后面的暄王和云儿看到了,阳明先意识到了,就猛地紧紧拥抱住了烟雨,暄王更是心如刀绞,默默回去了。阳明送给烟雨一块石头,烟雨说要把它当作解忧石,她把这块石头压在她父亲的坟上,拜托她父亲关注她,帮助她早日查明真相,阳明回去路上忽然回忆起13年前小烟雨也有相同的反应,他有点惊讶,好像意识到点什么。

暄王找到阳明责备他行为太鲁莽了,出入活人署太过频繁了,阳明自称月儿是他女人,月儿有难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烟雨被人带去见宝镜,宝镜看到烟雨的脸后惊住了。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6集

暄王想劝阳明离开月儿,阳明却说他已经做好放弃宗室地位而选择月儿的准备了,并句句反问讽刺暄王做不到这样,他既没法放弃君主位置,也放不下烟雨,而且不管是谁留在他身边他都没办法好好守护,句句说中暄王痛处。

宝镜看到月儿后,惊吓得不得了,她不相信烟雨能复活,月儿赶快说谎称她不是徐烟雨,而且烟雨的魂灵也让月儿转告她希望中殿娘娘能够幸福,想安抚宝镜的惊恐,可宝镜反应很强烈,还嘀咕道烟雨不可能那样希望的,这种反应让月儿隐隐有意识烟雨的死肯定和宝镜脱不了干系。月儿走后,宝镜脑子里出现13年前他父亲嘱咐她要想得到中殿的位置,就得收起怜悯心和负罪感,她现在却更加惶恐不安。

月儿从宝镜那里出来后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隐月阁,回忆起和暄王曾经的点点滴滴,她从楼上打开窗户时看见了暄王,竟心动无措起来,下来后和他说了几句话要离开时,他一把拉住月儿,他担心月儿在活人署会受苦,提出如果她要求他会给她换个遥远僻静的地方,背对着他的月儿嘴上说是不能让殿下为了她利用私心,其实她是不愿离开她日夜牵挂的他,暄王最后狠心说出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月儿含泪离开。

张露英来找月儿准备把实情都告诉她,月儿说她最不能原谅神母的是她没有把烟雨没死的事情告诉她父亲而造成许提学误以为是她自己杀死了女儿而愧疚自杀,张英认为她当时之所以那么做,一方面是履行好友遗言所以要救她,另一方面她和许父都是忠于朝廷的人,又不得不按照太妃旨意做事,她还说出当时害人命的咒术是需要祭物,公主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甘愿充当祭物参与咒术祈求了烟雨的死亡,但其实公主也完全是太妃手里的挡箭牌,即使月儿和陛下都揭露出真相,也只能隐瞒,否则公主就会因为忤逆罪受到严惩,而许炎也逃不了干系的。

公主从许炎父亲坟上回来后,目睹了许母对烟雨的思念,晚上一个人想起以前对烟雨做过的不可原谅的错事,就很惭愧,躲在墙角默默地流泪,她又想起13年前自己的天真,为了让许炎成为她的夫婿,她答应了太妃按照她的指示做事,才酿成大错。许炎过来安慰她,她在许炎怀里哭泣,求他能够原谅她,被蒙在鼓里的许炎也很纳闷公主会这样,就问她是什么事情,她只说全部都希望他能原谅。

知道了全部事实却又无奈没办法揭露真相与亲人相认,万分的纠结让烟雨很痛苦。

阳明到宫里要劝谏户判大人,在路上正巧碰见暄王,暄王就要听听他的谏言,阳明说活人署本应该是救人的地方,可现在却成了杀人的地方,平民该享受的物品和医药都被贪官霸占了,本该照顾病人的医女们都在忙着自己赚钱,因为国以民为天,阳明提醒殿下饥饿的百姓如果成为反动的力量,国家会受到危机的。

暄王在朝廷上斥责那些大臣们是坚守自盗的蛀虫,有官员提出增加巫女的税率来运营活人署,暄王反对并要求采用减少王室和官员的用度的方法,并警示官员们贪污受贿的事情要改正。

张露英觐见暄王,暄王问她咒术能否杀人,她告诉他如果咒术能杀人的话,施咒术的人也会死,黑咒术是有代价的,她本来还想向他坦白所有事实,但月儿嘱咐她不要告诉他,她不想暄王因此再次受到痛苦。

太妃了解到陛下最近召见了张露英,她起疑心就问张露英是为何事,张露英骗她暄王是为了让她和月儿不要到外面瞎传,而且还为上次见面时她一时鲁莽向太妃道歉,这下算是稳住了太妃的疑心。

月儿在活人署拿自己的例子劝慰了一个认为自己是父母包袱而想寻死的小女孩,阳明看到了心里暗自希望月儿不是烟雨,这样和殿下的姻缘就会就此了断。阳明用自己的俸禄给活人署购买了各种粮食和用品,还送给月儿一本医学书,看着认真看书的月儿,阳明越发被她吸引,而且有很熟悉的感觉。阳明要带月儿到许炎家,月儿迟疑了。

透过张露英的话,暄王猜出烟雨很有可能没有死,又记起和巫女月在宫里的纠葛,但他不明白如果真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又要装作不认识呢,他很纠结。

洪奎太找许炎了解八年前他知道的情况,但许炎说当时他在叔父家躲风头,他不清楚很多事情,离开时洪奎太逼迫许家的管家供出实情,他只说他发现他家小姐的坟墓在第二天就出现很大的被挖过的痕迹,雪儿正巧走过来,管家认出来了,雪儿一看见洪奎太就溜走了。

许母因为那次在闹市上瞥见游街的月儿,一直以来对这个长得酷似烟雨的姑娘都念念不忘,她打算捐些旧衣物和粮食给西活人署,许炎也要求一起过去。许炎告诉了许母殿下派人在秘密调查烟雨之死事件。

洪奎太把新得到的消息马上报告给暄王,而且他也已经认出雪儿就是巫女月的奴婢,暄王更加确信月儿就是烟雨,他马上到星宿厅要找张露英确认。

宝镜自从见到月儿后,精神变得越发恍惚不正常了,她经常会出现烟雨的幻觉,哭泣恐慌地躲在房间角落里,她现在很痛恨父亲当初就是为了让她当上世子嫔而杀害了烟雨,而自责愧疚不断萦绕着她。尹大亨看到宝镜痛苦的样子又想起他眼熟的挡厄巫女月儿,他已经确信月儿就是烟雨。

当暄王质问巫女月儿是不是烟雨时,张露英点头承认了,听到了这个答案后,暄王自责悔恨一涌心头,他嚎啕大哭起来。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7集

阳明君去找烟雨,希望她是月儿,他走后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然后暄王来找烟雨,两人互诉衷肠,揭开身份的烟雨与暄王拥抱哭泣,被赶回的阳明君目睹。阳明君走后看到了云。这时刺客出现,两人一起应战。阳明君不幸伤到了胳膊,暄王加入了战斗,阳明君带着烟雨逃跑。他俩跑到了阳明君母亲住的佛院,暄王和云回到宫中,宣称把出行之事保密。阳明君母亲认出了她就是烟雨,是阳明君钟爱的女人。暄[剧情]王命令云洗浴,说他的健康会影响到自己。第二天阳明君醒来,连忙跑出去,恐烟雨离开。阳明君坦然因为解忧石的缘故早就认出了她,却生怕因此而失去月儿。

这时暄王来了,令云将烟雨带回宫殿,他要与阳明君比试一场。如果阳明君将他杀死,那整个国家就是他的,阳明君没忍心。暄王来到宫殿,隔着屏风和烟雨说话,被告知她的心早已属于他,然后两人相拥。尹大亨在宫中走动时遇见暄王,两人剑拔弩张。

暄王回到宫中,因着烟雨的关系无法专心政务。他将书桌搬到烟雨的房间中去,两人互相调侃,和谐而美好。这时,大王大妃突然驾到,要暄王履行约定,将张氏巫女与他的神女一并抓来。许炎又回忆起了当年烟雨临死时的情景,在园中散步时遇到了雪儿,不一会儿雪儿匆匆离去。暄王与烟雨趁天黑一起散步,两人一起来到朝廷,暄王向烟雨表达他要“正置”的信心。暄王将簪子(拥抱太阳的月亮)拿出,又把派人去活人署取回的簪子拿出,两支簪子终于配成一对。两人深情相吻。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8集

晚上暄王和烟雨想睡在一个屋里,享善用布条蒙住眼睛挡在他俩床铺之间,他怕暄王在举行仪式之前控制不住男人的本能,暄王向他保证也没用,烟雨的只言片语倒见效,享善走后,烟雨主动碰了暄王的手,两个人拉着手甜蜜睡了一晚。赵尚宫告诉宝镜康宁殿之前服侍殿下的侍女都换了,宝镜感觉到康宁殿肯定里面藏着什么。

公主有喜了,她和许母到宫里要把这喜讯告诉她母亲。路上碰见洪奎太,他要去暄王那里汇报调查结果,这次他到案记班查案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不过听到先王终止调查世子妃死因后经常到景秀斋(公主的寝宫),太妃也经常过去,这点很蹊跷,暄王也很难料到公主也参与其中,听到这些报告后,他回想起先王、太妃以及烟雨都劝他就此收手的话语,这才有点明白,他为公主的背叛心痛不已,心里矛盾纠结起来。

大妃娘娘听到公主怀孕的消息很高兴,公主想要马上出宫把这消息告诉许炎,母亲允许了,嘱托她出宫前要先向殿下问安。暄王在交泰殿里呆呆地坐着,回忆起先王曾经嘱咐过他即使最后还是知道了事实真相,也一定要原谅他,敌人有可能是自己的血脉,希望他能够原谅并守护住自己的血脉,联想起小时候公主就对许炎一见倾心,万分在乎喜欢许炎的小事还有当他反对先王下旨命许炎为礼宾时先王恼怒的神态,这些让他相信公主确是和谋害有关。

公主高兴地来给殿下问安,暄王却一脸愁云,他质问公主许炎就那么渴望以至于她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公主答应过先王至死都不承认那件令她心悸悔恨的事,本来还想装糊涂,但暄王一再威逼,她承认了她的错,但首先想到的竟是拜托暄王向许炎保密,她不想许炎恨她怨她,当年她求先王救她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直到看到许炎家人流着血泪哭泣时她才觉悟,暄王哭着质问她就因为她的错对先王、许大提学、他和烟雨都是很大的罪过,她要怎么偿还,公主对许炎的迷恋让她坚持就算受到天打雷劈她也会选择许炎,她不后悔那时候的选择,暄王心寒之下说出决定不要她了;

这样才能治外戚的罪,公主求他不要处罚许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愿意接受处罚,听到孩子,暄王又愕然了,心痛地咆哮大哭起来。公主回到家中告诉许炎她怀孕了,许炎很开心,公主想坦白自己的罪过但还是没说出口,听到许炎对她说谢谢以及对她的体贴话,公主感动愧疚不安,扑在许炎怀中大声哭泣。这一幕被在后院默默注视着许炎的雪儿看见了,雪儿回去后痛哭起来,她觉得许炎竟然和杀死自己亲妹妹的凶手生活在一起,知道真相后,他会是多么可怜和抓狂啊!

暄王觉得很对不住烟雨,亲妹妹为了私心施煞杀死了烟雨,而他的亲人们都竭力掩盖谋害事实,这些对烟雨太残忍了,他感到深深的愧疚不安。烟雨从密室里走出来,她说之所以她当初隐瞒恢复记忆的事,就是怕知道真相的殿下会如此伤心愧疚,她会很心疼的,烟雨劝殿下还是隐藏事实,否则知道真相的许炎会承受不了的,她不想她哥哥像她当年那样痛苦。暄王感到委屈,为了亲人着想,放过他们的话,烟雨就没办法成为中殿,他就得抱着宝镜睡觉,这样烟雨和他会变得不幸和痛苦。纠结和挣扎,不舍与割舍,两个相爱的人为这不公的命运潸然泪下。

暄王让太妃去温阳行宫,太妃气得晕了过去,大臣们在议论着此事,他们已经意识到殿下肯定是知道了全部事实,让太妃离开的真正寓意是要开始肃清罪犯了,他们就危险了,尹大亨有了新的想法,他觉得换个主人就可以安全了。阳明在净院寺养好伤口后准备离开,他母亲相信他会有新的正确的选择,让他按照自己心动的方向选择新的生活,会有新的姻缘的。

《拥抱太阳的月亮》剧情介绍:第19集

尹相和阳明君达成协议,一起谋反。宝镜看出父亲有谋反之意,想去提醒王,却发现王和烟雨在一起。

民间散布着王迷恋巫女、许烟雨复活的传言。宝镜告诉尹相看到了许烟雨,并问尹相在谋划什么,尹相没有告诉宝镜,并借故离开了。

宝镜召见了临时国巫权氏,想让她给烟雨下咒,让烟雨承受痛苦。宝镜亲自做了祭品。张氏预见烟雨会有危险,承诺会拼死保护烟雨。权氏没有下咒成功,被附身并向宝镜发出了警告。下人告诉了徐炎烟雨可能还活着的消息,同时许炎知道了公主是间接害死妹妹的那个人,去质问公主,相爱的两个人都非常痛苦。

尹相派人刺杀许炎,雪儿为救他而死,临死前告诉许炎烟雨还活着。烟雨知道了雪儿已死,非常伤心。王想到老太后可能会有危险,派人去保护,老太后已经被尹相的人毒死了。

尹相和阳明君将谋反的日子定在了讲武那天,阳明君要求图谋叛乱的人将名字写下来,说要等成功的那天写下名字的都是功臣。

《拥抱太阳的月亮》大结局:第20集

讲武那天,尹相谋反了,尹相要求阳明君杀死王。而阳明君却反身杀死了敌人,原来这是王和阳明君约定好的,要将谋反的人一网打尽。

宝镜知道父亲谋反了,知道自己会被废位,选择了自尽。

尹相一帮人最后谋反失败,尹相被王和阳明君杀死。阳明君为了不再使朝廷混乱,甘愿被敌人杀死。

为了烟雨的安全,王派人将她送到了许夫人身边,母亲看到烟雨非常的激动,许炎却感到很自责,因为没有保护好妹妹。烟雨开导公主为了自己和家人孩子要好好的活着。因为8年前的事,公主将会在孩子出生后被降为官婢,徐炎和公主被强制离婚。神巫张氏在祭祀中死去。

烟雨和王举行了婚礼。

最后,烟雨和王的孩子、徐炎和公主的孩子都长大了,王赦免了公主,许炎最后也原谅了公主。

王为了给烟雨办寿宴,努力练习伽倻琴,生辰当天,虽然王还是没有弹好,但是烟雨却非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