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特警力量》分集剧情介绍(11~20集)

3年前 (2015-05-04)539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1集

“小老鼠们”在沈鸿飞的指挥下战胜突击队

大部队终于找到了凌云和何苗,但得知沈鸿飞还留在后面掩护他们,凌云莫名地开始担心他的安危。有学员开始动摇信心,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一直坚持是为了什么?凌云义愤填膺地说责任感和正义感就是她的答案,她说她不想因为没有坚持下去而留有遗憾,何苗赞同凌云的观点,他号召大家一起互相鼓劲,齐喊“坚持!加油!”

沈鸿飞和郑直他们也成功甩脱了尾巴,来到桥洞下和大家会师,沈鸿飞让大家抓紧时间赶到安全区,否则“老家伙们”就该找来了。但初步估计从这里回到基地安全区最少有一百公里,但离考核时限只有五小时了,要想在考核时限内赶到安全区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当这边的“小老鼠们”感到颓废时,指挥部里的指挥官们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铁牛说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从警三十年来遇到的最大挫折,号称国家反恐精英的猛虎突击队居然被一群初出茅庐的“小老鼠”搞得团团转,雷恺和铁牛都认为不如破格录取吧,但龙头坚持开展拉网式搜索对残余部队进行搜索,他觉得这是对学员们的最大尊重。

正当大家准备出去和突击队拼上一场时,沈鸿飞说给凌云一分钟时间打开PDA给他找一条路线,找一条和他们搜山路线相反的路线,能最快到达搜山指挥部,他决定干掉指挥部,他自己替这个行动命名“斩首行动”。沈鸿飞说他们可以用一到两小小时完全任务,然后抢车,剩下的时间足够他们开车到达安全区的,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了。至少这可以证明他们没有放弃。

经过数小时的潜行队部员们来到指挥队外面,偷偷部署着下一步的行动,离考核结束只有两小时了,学员们决定碰碰运气。坐了一宿没有换过姿势的陶静率先发现了逐渐靠近的“小老鼠们”,她向看守他们的突击队员们请示说要上厕所,将两个队员引开,突然“小老鼠们”就向突击队员发难了,行动很顺利,下一步就是抢车向着安全区出发。待突击队员们反应过来,“小老鼠们”已经驾着车在去往安全区的路上了,沈鸿飞和凌云互相击掌,大呼太棒了!成功了!龙头他们则在后追赶,他对雷恺和铁牛说不管来不来得及,他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过关,他不停地催着司机开快点,追上去,小鼠们发现追上来的车辆,顿时急了,不信守地喊着“怎么办?怎么办?还能逃得出去吗?”正在发愁如何甩掉后面的追兵时,前方又有车辆拦截他们,“猛虎”们得意地对着小鼠们的车说:“小兔崽子,看你们往哪儿跑!”没想到沈鸿飞果断地下令凌云撞上去,凌云一脚油门下去吓得“猛虎”们抱头鼠窜。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2集

陶静说服妈妈留在猛虎突击队

看着“小鼠们”真的敢开着车撞上来,挡道的突击队员吓得纷纷滚地走才算逃过一劫,他们也不敢再追,再追就到市区了,这就该上微博头条了。沈鸿飞带领全体小鼠队员顺利抵达安全区,他向龙飞虎大声报告。龙飞虎问他们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吗?有些队员吓得眼泪都要下来了,突然龙飞虎说祝贺他们顺利通过考核,大家顿时欢呼雀跃起来。陶静还不忘考核开始前谈的条件,她问龙头他说的话还算数吗?龙飞虎说自己最讨厌说话不算数的人了,他兑现承诺让“小鼠”们训他们一天。雷恺和铁牛都向龙头抱怨说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让人训这下真的完蛋了,他们怪龙飞虎只知道逗陶静开心。

昔日的领导、教官们成为了乖乖受训的学员,“小鼠们”甭提有多得瑟了,龙飞虎请求开始被训、被虐,陶静担心地问他不会报复大家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老队员回炉改造训练开始了,十公里越野跑、扛圆木、俯卧撑……“小鼠们”训过的项目老队员们全都被训了一遍,看着被虐了一天还是龙精虎猛的突击队员们,“小鼠们”不禁感慨难怪猛虎突击队队员是总是鼻孔朝天的,的确是有牛的本钱。经过这一回,“小鼠们”对老队员们产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特警选拔考核终于结束了,通过考核者正式穿上特警制服开始入职前的宣誓,龙飞虎问他们:“你准备好了为人民公安事业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吗?”新兵们纷纷宣誓:“时刻准备着!”

陶静哭着对队领导说自己可能做不了猛虎突击队的突击队员了,龙飞虎问她原因,她说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龙飞虎说尊重她的选择。雷恺和铁牛让她想清楚,不要乱说话,陶静说自己已经想清楚,自己可能更适合去医院工作,法医也是警察,只要能当警察她就知足了。

队员们就要回乡探亲了,小黑买了好多吃的,队友们都笑他是准备回家开超市吗?段卫兵的父母去了上海照顾刚生孩子的姐姐,他就决定不回家了,小黑于是邀请段卫兵一起回他家看看。

知道陶静要走了,队友们纷纷挽留她,龙头在远处用望远镜观察着这一切。陶静说自己跑不快、跳不高,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她这次根本不可能过关,她不想留下来连累大家。何苗决定用激将法留下她,他骂陶静是个胆小鬼,陶静哭着喊自己不是胆小鬼,她问何苗凭什么说她是胆小鬼?说着还气愤地将何苗推翻在地,何苗说她既然不承认自己是胆小鬼,那就证明给大家看。在远处等着接女儿回家的陶静妈妈看着女儿又被队友们留下了,她百感交集,不禁流下泪来。龙飞虎来到她面前,邀她一起谈谈。陶静妈妈说其实自己真的不想和龙飞虎见面的,十四年来自己给女儿改了姓,离开了东海市,她刻意地想忘记这一切,没想到女儿最后还是考了特警。她质问龙飞虎为什么要选择她的女儿?龙飞虎告诉陶静妈妈其实她的女儿一直在为进猛虎突击队做着准备,她在学习跆拳道,她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这一切她都是瞒着妈妈在做的。眼看着女儿的意志无法动摇,陶静妈妈只让女儿答应不要爱上突击队员。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3集

新晋特警队员衣锦还乡

龙飞虎向支队长汇报这次考核选拔的结果,他提出让沈鸿飞担任新队员的队长。汇报完工作支队长说龙飞虎也该休息休息了,该去好好看看莎莎。

吴迪带着左燕去见姐姐,他告诉左燕自己大姐就是一土豪,公司固定资产上亿元。姐姐早把左燕的情况背得滚瓜烂熟,见到左燕自是亲热无比。一顿饭吃完,姐姐说这次来是要代表全家跟吴迪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全家都不赞成吴迪再继续当特警,这次之所以来东海开公司就是想让吴迪担任总经理一职,过几年就回总公司接自己的班。吴迪一听这话气得摔了筷子,说他根本不稀罕什么总经理的位子。

沈鸿飞的父母在家也在担心儿子的选拔情况,正叨叨着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原来是儿子回来了,妈妈激动地抱着儿子,但父亲却依然严肃地坐在那里等着儿子汇报战果呢,直到得知儿子通过了选拔,已正式成为一名特警队员才高兴地招呼儿子坐下喝一杯庆祝庆祝。

小黑和段卫兵坐在回乡的车上,一身帅气的特警制服招来不少羡慕、敬佩的目光,两人顿觉无比自豪。

吴迪大姐对左燕说既然她要嫁给她弟弟的,那东海公司的副总兼财务总监就是她的,女孩子家家的开直升机多危险,吴迪生气地拉起左燕就走,他说当特警是他的梦想,他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左燕非常欣赏吴迪的这番话,她对吴迪说就冲他这些话自己同意和他处对象了。

沈鸿飞妈妈催促他去找小雅,说两人都处了那么多年对象了也该把人家娶进门了,沈鸿飞说这两人见面不到半天就得吵,现在的小雅可不比以前了,教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此时的小雅正和熊三一起吃豪华大餐呢,接到沈鸿飞的电话,小雅十分高兴,两人约好去见沈父沈母。

熊三送走王小雅正被自己的同门中人看到,那人劝熊三做自己这行的尽量和警察保持距离,尤其警察家属不能碰,如果被老板知道了可了不得。

路遥要带女儿去和龙飞虎见面,临出门路遥让女儿和男友秦朗道别,但莎莎很不礼貌地昂头说不,秦朗宽容地不往心里去。

小黑和段卫兵走到村口就受到了夹道欢迎,小黑父母激动地说他们家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居然出了个特警。

沈鸿飞去接小雅前特意去公安医院探望了师傅,得知师傅经过多次手术已将身体里大部分的霰弹取出来了,师傅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师傅很欣慰沈鸿飞通过了特警考核。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4集

段卫兵和小黑有效制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在游乐场龙飞虎见到久违了的女儿莎莎,两人拥在一起好不亲热,路遥坐在车里总觉得不太自在,龙飞虎买一个苹果电脑给女儿做礼物,莎莎高兴得不得了,莎莎高声叫妈妈下车,路遥说他们父女享受天伦之乐硬拖着她干嘛呀?龙飞虎问路遥最近过得可好,路遥说女怕嫁错郎,自己错了一次,还好总算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现在过得还不错。莎莎不让他们继续斗嘴,拖着父母一起拍合影,玩游乐项目,这个破裂的家庭为了孩子又暂时聚到了一起。

小黑家因为儿子回家正大宴亲朋呢,当地派出所所长亲自登门,说是派出所遇到一个大案,想请两位特警同志帮忙。

原来村里一位有患有精神疾病的村民张大亮把家里的出入门堵死,并把自己的父母、妹妹和液化气罐捆在了一起,三名人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段卫兵说这种情况如果不能说服犯罪嫌疑人放人的话最后的办法只有击毙。到了现场,段卫兵和小黑看着张大亮在院子里胡言乱语,说自己是悟空,受托保护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段卫兵说只有击毙一个办法了,但小黑说液化气罐已经拧开,此时开枪会引起爆炸。小黑突然急中生智,大吼一声“悟空”,说自己是他师傅,张大亮突然就镇静了下来,哭着说自己找他们找得好苦啊,两特警陪着张大亮一通情景秀,但他仍是将信将疑,还是坚持要烧死三个“妖怪”,在千钧一发之际段卫兵和小黑跳进院门抱着燃烧的液化气罐冲出门,并成功救下人质,赢得围观村民的一片叫好声。

莎莎不肯回家,她哭着说自己想爸爸,每天要看着爸爸的照片才能睡觉,她求爸爸回家吧。来突然传来“抓小偷”的呼喊,路遥赶紧追了上去,面对敌人的持刀威胁,路遥拿出警察证出示,但丧心病狂的罪犯企图从背后袭击路遥,幸亏龙飞虎及时赶到制服了罪犯,路遥才得以安全脱身。莎莎求妈妈再和爸爸一起玩会,但路遥说秦朗叔叔说好要给他们做好吃的,必须得回去了。

沈鸿飞妈妈在厨房里忙活,她让老头子打电话给小雅,问她狮子头喜欢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半天得不到回应,沈妈妈往客厅一看才发现沈爸爸晕倒了,她急忙打电话给儿子,沈鸿飞正在去接小雅的路上,遇此变故,他立即拨打120电话,并急急往医院赶,忘了和小雅打声招呼,小雅则正梳妆打扮等着沈鸿飞来接。

郑直打电话给凌云,说要请她吃饭,并说自己的车正跟在她车后呢,而此时凌云发现了在马路上狂奔的沈鸿飞,了解了情况后凌云将沈鸿飞送到了公安医院。郑直也一直开车跟着他们。经过抢救沈父苏醒了过来,但医生说发现沈父的肺部和肝部有部分低密度阴影,初步怀疑是肿瘤,具体情况要等确诊后再告知。

秦朗弄了一桌丰盛的菜招待莎莎,但莎莎并不领情,路遥深觉对不起秦朗,但秦朗说莎莎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孩子是觉得他的出现占据了她最爱的爸爸的位子,慢慢就会好的。

小雅在家傻等到六点多,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沈鸿飞,沈鸿飞说本来已经到她家小区门口了,结果他爸突然晕倒了……王小雅激动地打断了沈鸿飞的话,说他在编故事,她只是问沈鸿飞是选择去医院见他爸还是来见她?沈鸿飞对王小雅的刁蛮无理颇为无奈,他对王小雅说在这种情况底下,他一定会选择陪爸爸的!王小雅气得将手机都砸了。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5集

王小雅找熊三诉苦一夜未归

心情郁闷的王小雅打电话给熊三诉苦,熊三让她下楼一起去喝酒,自己开导开导她。

凌云请来医院的肿瘤专家替沈父做会诊,专家告诉他们根据他的经验判断沈父确实有很大可能是患了恶性肿瘤。

王小雅和熊三一起喝闷酒,她对熊三说她爱了一个男人十年,人家说不要就不要她了,心有企图的熊三将小雅带到宾馆,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小雅,熊三几乎已经决定将她占为己有,但想着小雅之前说他的好,终于还是忍下了欲望。

小雅妈妈打电话给沈鸿飞,问他怎么半夜了自己女儿还没回家?沈鸿飞得知小雅傍晚出门一直没回家,于是急着出来找人,他挨个打高中同学的电话想打听到熊三的联系方式,但同学们都说熊三混迹社会好多年,良民不敢接近。出于无奈沈鸿飞只得给凌云打电话,他对凌云说王小雅不见了,凌云一听就生气了,说他女朋友不见了找她干嘛呀,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沈鸿飞说小雅可能和熊三在一起,一听熊三的名字凌云就说这可是警方的重点监控对象啊,凌云出门前打电话给郑直,让他一起去公安医院帮忙找人。以前在重案组郑直就是专盯熊三的,熊三的出没场所郑直如数家珍,于是三人一处处地毯式搜查起来,郑直接到线报说熊三和一个女的去了白云大酒店,那里有熊三的长期包房。来到房间外沈鸿飞愤怒地敲着门,小雅紧张地要让熊三跳窗跑,说他一定打不过鸿飞的,熊三说他们又没做什么有啥可怕的。熊三正式向沈鸿飞“宣战”,他说高中时他也喜欢小雅,但小雅喜欢的是他沈鸿飞,他为了小雅的幸福决定退出,但现在看来小雅并不幸福,那么从现在开始他要正式追求小雅。沈鸿飞和郑直他们愤而离去,王小雅哭着让熊三滚出去,她怪熊三说了那些话,让她没有了退路。

郑直和凌云探讨,王小雅似乎和熊三关系不一般,熊三是警方的重点监控对象,但王小雅却是沈鸿飞的未婚妻,郑直问凌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情况向龙头和铁牛汇报一下?凌云看郑直居然要去打小报告,她大声对郑直说,她对沈鸿飞是一百二十个信任,郑直则认为凌云根本就是喜欢沈鸿飞,当然对他信任了。凌云直接告诉郑直自己喜不喜欢沈鸿飞与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至于他郑直自己永远不会喜欢。他们的对话被拎着礼物和花篮来医院看望沈父的王小雅全听在耳内。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6集

凌云和郑直劝回准备放弃的沈鸿飞

沈父嫌医院住着太闷,急着要出院。王小雅捧着鲜花走进病房,沈鸿飞对小雅热情不起来,沈父沈母不知内情对小雅热情得很,还拼命让儿子送小雅出去。小雅问沈鸿飞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吗?自己的确有很多缺点,比如昨天就不该任性,应该陪他父亲一起来医院看病的,但现在她后悔了,真的很后悔。沈鸿飞心软了,说只当一场误会吧,只是劝小雅以后少和熊三在一起。但小雅说那他和凌云的关系又怎么解释?沈鸿飞言不由衷地说自己和凌云只是同事。王小雅说沈鸿飞变得不如以前那么直率了,明明心里对凌云有好感,但还死不承认,她认为沈鸿飞现在已经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这个企业小职员了,她大声说自己配不上沈鸿飞这个大特警。沈鸿飞斥责小雅都在胡说些什么?小雅说祝他幸福,她也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说完头也不回地上了熊三的车,沈鸿飞紧追几步,但车已飞驰而去。

熊三劝小雅不要难过了,他说小雅和沈鸿飞根本不是一类人,他们心里想的对方根本理解不了,所以即使没有昨晚的事他们也最终走不到一起,还是面对现实吧。

郑直还是将情况向龙头汇报了,龙头问他是担心沈鸿飞变质吗?龙头问郑直,人人背后都没有眼睛,但战友就好比是背后的眼睛,如果连战友也不信任,那怎么去完成任务。郑直豁然开朗。他发短信向凌云道歉。

杨主任对沈鸿飞说他父亲必须尽快手术,否则只能维持三至四个月。杨主任说让他们尽量多陪伴,这样对治疗还是有帮助的。

到了归队的日子,沈鸿飞还是没回来,郑直他们打他电话也不接。郑直急得去找凌云。此时沈鸿飞经过深思熟虑打电话给龙头,他说决定退出猛虎突击队,龙头说如果因为是父亲要手术他可以准他的假,但沈鸿飞说自己已经决定了,龙头说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孝顺儿子的请求,但请他记着,猛虎突击队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

龙飞虎问队员们是不是都想把沈鸿飞找回来?凌云说自己不相信他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何苗说没有沈鸿飞他走不到今天;段卫兵说劝不回来就抢回来;小黑插话说抢不回来就绑回来。龙飞虎派凌云和郑直去劝回沈鸿飞,他对他们下死命令,如果两点之前赶不回来,那么让他们也直接退出特警队。队友们纷纷替他们加油鼓劲。

沈父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他说自己有老伴陪着就行,让儿子赶快归队训练去。

郑直和凌云赶到公安医院求沈鸿飞跟他们回去,凌云哭着说,当初是他劝他们不要放弃,现在他自己却要放弃。她说他们只有四十分钟时间了,如果赶不回去他们都将被淘汰。但沈鸿飞说父亲只有一个希望他们能理解。沈父得知儿子要退出特警队,他义愤填膺地将儿子一通训斥,把沈鸿飞赶回了猛虎突击队。

两点就要到了,全体队员都站在烈士纪念碑前等着归队的队友,铁牛说自己去给凌云打个电话,龙头说不用打电话,如果他们劝服不了沈鸿飞,又来不及归队的话只能说明他们无能。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7集

沈鸿飞等七人成为特别突勤队成员

沈鸿飞三人终于赶在两点钟及时回来报到,沈鸿飞请求收回退队申请,看着按时归队的三人龙飞虎满脸的欣慰。新老队员在烈士纪念碑前宣誓入警誓词。

龙飞虎对着队员们回顾猛虎突击队的发展史,他告诉他们猛虎突击队的第一任大队长叫做王平,在一次处突行动中,队长王平为了掩护新队员,也就是他龙飞虎,而光荣地牺牲了。陶静听着父亲的事迹不禁热泪盈眶。龙飞虎举着猛虎突击队的旗帜告诉队员,这面旗帜在每一位猛虎突击队员的心中是无价的,因为这上面凝聚了队长王平和其他牺牲队友的鲜血,它代表了猛虎突击队的信仰,它会带领他们每一个人去战斗。一旦国家需要,大家就要随时听从召唤。

龙飞虎问被自己单独叫来的七人——沈鸿飞、郑直、凌云、陶静、何苗、段卫兵、赵小黑,问他们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单独叫他们来训话?他是要单独训练他们,根据上级指标要在猛虎突击队成立一支特别突击勤务小队,这支小队将是突击队中的突击队。从现在开始他们不再是小鼠队,更名为小虎队。

接下来的日子小虎队被强化训练着,负重拉练、射击、反恐实战演习……经过训练队员们之间的默契和团结协作与日俱增。难得休闲一会的小虎队员们纷纷替自己想着代号,华南虎、东北虎、孟加拉虎……甚至跳跳虎、母老虎都被他们想了出来。

雷恺在花园里拿着女儿的照片边看边亲着,心情无比愉悦,站起来时却突然腰痛得无法直立,雷恺掏出随身带着的药盒吞下药片才算缓解疼痛。

雷恺将教学大纲交给龙飞虎,龙飞虎夸他最近工作效率提升很快啊,雷恺笑着说还不如说是他逼得比较紧。龙飞虎问雷恺有多久没回家看孩子了?估计孩子又该对他陌生了,他让雷恺收拾下行李下午回家看看,代向嫂子问好。

周末难得休假,沈鸿飞急着回家却打不到车,凌云如及时雨般出现说要送他回家,路上凌云问沈父最近身体如何?沈鸿飞说听母亲说手术很成功,已经回家静养了,但他总是担心父母在骗他。

沈鸿飞父母正在念叨儿子,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一看是王小雅来了。熊三在楼下百无聊赖地等着王小雅,接到老板打来的电话,嫌他最近货走得太慢,熊三说是因为东海市在严打,所以行动不是很方便,他保证自己一定会努力的。

沈鸿飞在父母家楼下发现了熊三的车。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8集

沈鸿飞和王小雅彻底分道扬镳

凌云奇怪地问熊三怎么会在这儿?熊三说自己果然没看错,沈鸿飞和凌云真的是一对,他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和小雅的事就算这么定下了。

小雅掏出两万元钱说是这是自己的一点心意,让沈父收下,但沈鸿飞父母说手术的钱单位都给报了,家里真的不缺钱,让她把钱收起来,心意他们领了。小雅正要离开,沈鸿飞带着凌云进门,看到小雅,凌云说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说着就要走,但小雅出声喊住了她,沈鸿飞对小雅说不管她怎么想都是她误会了,他们互相都误会了。王小雅一时气结对沈鸿飞说没有误会,当初他在酒店看到的都是事实。说完转身对沈鸿飞父母说自己今天来就是想道个别,她没有福气做他们家的儿媳妇。

沈鸿飞向父亲保证自己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小雅的事,沈父让他自己回房间冷静一下。沈鸿飞看着床头小雅的照片泪流满面,而此时小雅正将自己和沈鸿飞的合影撕得粉碎,用力洒向空中,借此与自己的过去告别。熊三一直默默地跟着小雅,小雅问他打算跟自己到什么时候?熊三说她走到时候他就跟到什么时候,他担心她会出事,他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王小雅说自己现在很冷静,她知道自己和沈鸿飞之间结束了,说完将头靠在了熊三的肩上。

难得休息半天,吴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要和小飞燕去登山。

凌云去花店买花想去看望沈鸿飞的父亲,正巧郑直也来到这家花店买花,他也想去看望沈父,凌云说他虚伪,她说郑直就是跟踪自己而来,任郑直怎么解释也没用,还好陶静他们随后跟了过来,陶静说凌云怎么跑那么快,把手机都拉在宿舍了。原来大家约好一起去探望沈父。

一群“小虎”拥到了沈家,大家一起和面包饺子,为沈家带来了许久未有的活力。

王小雅父母在窗口看到熊三送小雅回家,他们坐在客厅要和女儿谈,妈妈说自己已经和物业了解过了,物业说这几天天天有辆宝马车来接她,开车的人凶巴巴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对女儿说,他们是人民教师,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出格的事情。

新队员接到任务让他们擦登高突击车,队员们干得不起劲,老队员过去教训他们,一脚踢翻了水桶,还说他们情绪不高涨,凌云说他们是来当突击队员的,不是来当洗车工的。老队员说不要以为龙头夸他们几句就不知道几斤几两了,让他们好好擦车,不然晚上没有饭吃。新队员们义愤填膺,想要奋起反抗,沈鸿飞默许他们的行动,说偶尔和老队员开开玩笑也没有关系。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19集

“小虎队”分工起风波

新队员们齐心说不能再犹豫了,说干就干!他们一起上前将三名老队员绑在一起,把洗车布塞在他们嘴里,然后围着他们作势拍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时候到了,小黑高兴地对着一名老队员说:“哎呀,山羊兄,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老队员们被羞辱个够呛。山羊向龙头报告,说“小虎队”起义了。龙头赶到现场,看着排成一列的小虎队和被绑成一堆的老队员,龙头问这是谁干的?沈鸿飞说刚才他们是进行了一场自发性的小规模的实战演练,事实证明,他们能完成比擦车更艰巨的任务,同时要感谢老队员的配合。龙头问他们花了多长时间?谁最难对付?沈鸿飞报告说花了5分钟,最难对付的就是警犬猎奇。龙头说他很欣慰新队员们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制服他最训练有素的三名老特警,还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警犬,他决定老队员罚跑五公里,新队员则罚跑十公里,因为新队员不服气,罚跑从十公里增加到十五公里。跑完步再罚一千个立卧撑,龙飞虎让他们边练边公布了突击队的岗位分工,其他分工并无异义,龙头排赵小黑为第一狙击手,而段卫兵则为第二狙击手兼观察手,段卫兵不服气,小黑也认为自己没有段卫兵射击水平好,他甘愿当第二狙击手。但龙飞虎觉得段卫兵个性太硬,容易折。

赵小黑知道段卫兵心情不好,他哄着段卫兵,让他别为这些小事伤了和气。段卫兵气愤地问赵小黑有他那么了解狙击手吗?赵小黑说自己当初当狙击手纯粹就是被划拉过去的,段卫兵说赵小黑根本不配和自己抢这个狙击手。段卫兵提议两个比比试试枪法吧?赵小黑豪情万丈地说:“头掉了碗大个疤,谁怕谁?来!”与是两人叫来所有战友做见证,来到射击场比试,龙头问他们是不是来真的,小黑说自己虽然明知比不过段卫兵,但他不能丢武警的人。两人都表示愿赌服输。

吴迪指着地上的两把高精狙说,这枪一把得三十万,一发子弹就得五十元,他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无聊,要打赌就打赌,非得拉上他的枪干嘛,要知道高精狙都是有寿命的,每开一枪都是对枪有消耗的。陶静则暗暗嘀咕说男人真是很无聊的生物,她还有衣服没洗呢就被拉来陪赛。

比赛正式开始,赵小黑和段卫兵使出浑身解数,从十米靶开始打,每一次增加十米,一直打到一百五十米靶时,龙头喊了停。段卫兵问为什么不比了?龙头说因为胜负已分。龙头让他们自己去看被扛回来的靶子,龙头宣布小黑赢了。段卫兵问为什么?龙头说一寸长,一寸险,虽然段卫兵的射击技术远超赵小黑,但实际执法时一百米即为极限,用心远比技术来得重要。龙头告诉大家要记住永远不能失手。

龙头带着陶静来到公安医院,告诉她这就是她的训练场。龙头对陶静说从今天开始刘医生就是她的师傅,除了每周二次回基地训练,其他时间就跟着刘医生好好实习。

《特警力量》剧情介绍:第20集

小虎队队员开始正式执行任务

狙击手眼力第一重要,小黑在一五一十地数米粒练眼力,猎奇过去把他手里装米的盆打翻了,小黑愤怒了,他对着猎奇说自己不就是拿个桶扣在它头上嘛,怎么那么记仇啊?抱怨完只得默默地把打翻在地的米粒装回盆里继续数。

教官让新队员之间互相格斗,并警告他们如果谁讲情面不尽全力,就别怪他们这帮“老鸟”手下无情了。第一场就是郑直对沈鸿飞,郑直显然不是沈鸿飞的对手,沈鸿飞多次手下留情,郑直觉得他看不起自己,教官也多次警告他必须尽全力,被逼急了的沈鸿飞发力狂打,郑直被打得鼻血直流晕了过去。沈鸿飞背起郑直就往医务室跑,他责怪郑直干嘛那么拼,郑直说他们虽然是兄弟,但总有一天他要战胜沈鸿飞。

莎莎在饭店外透过玻璃窗看到爸爸和一个阿姨在一起吃饭,还有说有笑的,顿觉委屈得很,忍不住就拉开门走了进去,龙飞虎看到女儿赶紧追了出去,莎莎哭着问他那女的是谁?龙飞虎说就是一同事,莎莎说见过哪个女同事给男同事挟菜的吗?还笑得那么猥琐。龙飞虎见女儿小小年纪说出这样的话非常吃惊。

从医务室出来,凌云前来看望郑直,怪沈鸿飞下手太重。在凌云面前郑直装得哼哼唧唧挺难受的样子,凌云一转身郑直就缠着沈鸿飞教他刚才格斗时用到的那套组合拳。凌云躲在暗处看着两人心里骂道“两个疯子”。

陶静被绑在椅子上当人质,何苗在练习排爆,陶静扭来扭去不停地催何苗,结果何苗一剪子下去炸弹“爆炸”了,陶静对着何苗双眼直瞪说自己被他“害死”了。无奈两人一个身份是医生,一个身份是排爆手,分在一个小组,陶静再不愿意只得继续陪何苗练。

因为吴迪没陪左燕却参加同学会一直生气不理他,吴迪写了检查追着左燕要念检查,左燕让他留着自勉,吴迪一转身看到龙头正在自己身后,显然刚才他和左燕的对话全被龙头听去了,龙头非要拿他的检查看,吴迪感觉不好意思,龙头说自己是要给女儿写检查想拿来借鉴一下而已。

路遥辛苦了一天回到秦朗家,秦朗要给她热饭,路遥说真的不用,自己啃块面包就行了,秦朗对路遥说两人在一起也有半年多了,但总觉得路遥和自己之间有一种隔阂,路遥让秦朗不要多想,她的个性就是如此。秦朗说下午莎莎回来就一直关在房间里,晚饭也没吃,路遥听了连忙去看女儿,莎莎正和网友聊天呢,听到妈妈进来赶忙装得睡眼朦胧的样子,但她的小伎俩怎么瞒得过重案组组长的法眼。眼看着母女俩又要开始交战,莎莎对妈妈说如果觉得自己的存在妨碍了她和秦朗过日子,那么可以把自己送到爸爸那儿去。路遥嘀咕说自己倒是想把女儿送过去,但那人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照顾好女儿?

新队员们在洗车,突然一级战备警报拉响,老队员们要出警了,新队员们心里不是滋味,沈鸿飞大声报告,说小虎队请求参加行动!龙头让他们去拿武器装备,队员们兴奋得立即转身就向库房跑去,不多时全副武装地集合准备出发执行第一起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