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国产剧

《坐88路车回家》分集剧情介绍(31~40集大结局)

3年前 (2015-05-06)853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1集

黄咪在普通中学念了一年,功课跟不上,除了音乐就是爱美。高山和黄元帅商量后,决定把黄咪弄到音乐附中去念书,以求术业有专攻。

黄发自从开窍以后学习一路高歌猛进,迅速攀升至年级第一,还被选去参加奥数班,黄元帅非常欣慰。

黄来主动提出自己想要参军,希望在部队的大熔炉中历练成长。全家人都非常支持他的这个选择。

黄元帅特意找到自己过去的老首长,向老首长介绍黄来是个多么高大英俊优秀拔尖的有志青年,如果能到北京当升旗兵就更好了,老首长哭笑不得,答应帮元帅问问。

黄哆在88路车上结识了一个每天坐车的老乘客---大学生李志诚,黄哆频频与志诚约会谈心,倾诉自己的心事和困惑,志诚帮黄哆补习自考的课程,黄哆通过自学考试,考取了夜大,学习财会专业,跟志诚的关系也越来越近。

考上大学后,黄哆确立了跟志诚的恋爱关系,想找机会把他带回家给小叔和弟妹们看看,但不知为何,志诚一直找各种理由逃避见黄哆的家人。

在黄元帅老首长的帮忙下,黄来顺利地参军了。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得到噩耗:黄来没有被弄到北京当兵,反而被分到了远隔千山万水、条件苦寒恶劣的西藏阿里。

原来黄来因被体校开除的经历影响了他的政审,黄元帅在地图上疯找阿里到底在哪里,那张十多年前买的破地图上竟然根本就找不到这么个地方。

黄元帅给老首长打电话,老首长责怪黄元帅当初没向自己坦白交代黄来的真实情况,但回头又安慰元帅,孩子去阿里当兵也不是没好处,越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人,将来转业找工作也能加点苦情分。

想到自己要到那么个快要划出中国版图的偏僻地界当兵,黄来觉得很丢脸,还担心女朋友岳小红因此跟他分手。好在岳小红并不在乎这个,甚至还说要跟着黄来去新疆卖哈密瓜去。

高山告诉黄来他没去成北京的真实原因,黄来感到很懊悔并表示要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负责,到了阿里一定好好表现,锻炼自己。

马老师从裸模转行拍挂历,接着又迷上了健美,觉得自己太白,成天穿个三角裤衩在高山家院子里晒,举哑铃。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把自己的一身肌肉推出亚洲,推向世界,几次三番被高山和元帅撵走。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2集

黄咪当上了市少年合唱团的主唱,频频参加表演和接待活动,还化得跟妖精似的,好像连嗓子也不如以前好了,高山很担心她变声期出问题;黄哆跟志诚念的是同一所大学,志诚比她大三届,刚毕业,被分配到事业单位当了一名普通公务员。

黄哆再次邀请志诚参加家庭聚会,志诚谎称单位有事不能参加,黄哆并未感觉到异样;黄来要去阿里当兵了,元帅悉心准备行李,心里十分不舍,甚至夜里还偷偷哭鼻子,实在不像个大男人,被高山嘲笑更年期提前了。

黄来到了阿里非常努力,这里的条件比他想象的还要艰苦。黄来从小偷懒惯了,甩手掌柜啥也不会,在阿里吃了不少苦。他非常思念家人和女友,但是那里却连个能打长途电话的地方都没有,一切跟外界的联系只能通过信件。除了训练,黄来就是写信,给各种人写信,写的最多的还是女友岳小红。

一直不愿意跟黄哆回家见家人,黄哆担心志诚有事隐瞒自己,便尾随志诚,却发现他一直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看书看到很晚,然后就回家了。黄哆不懂这是为什么,便把心中疑惑告诉了高山,高山决定约志诚谈一谈,但没过两天,志诚却突然提出跟黄哆分手。

黄咪的主唱被别人替换了,回到家里发疯似的胡闹,原因是她的变声期到了,因为不注意饮食,黄咪的天生好嗓遭遇可能彻底毁坏的危机。

国内的医疗条件有限,高山想带黄咪出国治疗,才能度过这段严峻的毁嗓变声期。黄元帅也想让黄咪出国治疗,但却拿不出昂贵的治疗费用。

正在三个孩子都遭遇人生瓶颈时,他们的亲妈、黄元帅的大嫂苗淑兰回来了!

大嫂苗淑兰的出场,完全是一副贵妇省亲的范儿,她向黄元帅声泪俱下地讲述了自己这些年的坎坷遭遇。当初跟大哥怎么不和,误会之下离婚,大哥不理解她,让她净身出户。

到了福建,她怎么克服困难,自力更生,日进斗金。如何思念老家的儿女。现在怎么放心不下孩子们,于是回来看看,没想到大哥已经不在人世,这些年自己没尽到母亲的职责,让孩子们受苦了等等,大嫂一边讲一边把黄哆黄咪黄发抱在怀里哭,哭了一会儿才发现孩子都认串了,黄发不是黄来,黄咪也不是黄哆,黄发原来不是自己亲生的,根本不熟啊。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3集

黄哆失恋心情低落,被师傅严厉批评,同时师傅告诉他,小叔让她晚上早点回家,你亲妈回来了,伤心事立刻一幕幕浮上心头,她拒绝回家见这个曾经抛弃他们的亲妈。

孩子里只有黄哆当时年纪最大,已经记事儿,她清楚地记得,当初爸爸妈妈离婚是因为妈妈执意要走,而且临走还带走了家里绝大部分的积蓄。但是黄哆没跟任何人把这些情况说出来。

黄元帅想到小时候大嫂对自己的照顾,心中还是有几分亲情,便相信了大嫂的说辞,热烈欢迎大嫂携夫回家省亲。高山表面没说什么,但心里有点别扭,亲妈回来了她这个“后妈”算怎么回事啊!

大嫂回来后,几个孩子对她的态度都比较冷淡,黄哆是怨恨当年大嫂不告而别,黄咪黄发是根本就跟她没什么感情。

黄元帅教育几个孩子不要这么敌对,还帮着大嫂挽回跟儿女的关系。高山心里虽然不痛快,但还是跟黄元帅站在一条阵线上。黄咪问高山,我也不能有俩妈啊,那我到底应该叫谁妈啊?高山很无语……

元帅到88路车队找黄哆谈话,劝黄哆不要恨自己的妈妈,一定要回家见见她,人家住两天就走了,可是黄哆最终还是没有出现。黄发说漏了嘴让大嫂知道黄哆现在失恋了。

横空出世的大嫂在这个家里充当了存折、及时雨、爱情关系理疗师、馊主意大百科等各种角色。首先,她出钱,让高山带着黄咪去国外治疗嗓子,还给黄咪买了一台新钢琴,惹得高山十分吃醋;然后,还是她出钱,给远在新疆吃苦的亲儿子黄来寄去了很多补贴,但大嫂并不同意黄元帅把黄来调离阿里的提议,她认为男孩子必须穷养,多在恶劣条件下锻炼才能变成纯爷们。最后,大嫂开始着手解决黄哆的失恋问题。

马老师又跑到高家院子里苦练肌肉,遭遇大嫂,大嫂的一番赞美,让马老师顿时觉得遇到了知音。

大嫂是个性格强势的彪悍大女人,而黄哆在性格上也继承了她这一点。

大嫂一路跟着黄哆找到了志诚,给他提供了两条路选择:一是同意志诚的意见,俩人分手,但是志诚得赔偿黄哆一万元起的分手费;或者赶紧把黄哆带回家见爸妈,明媒正娶,确立合法关系。

志诚唯唯诺诺地表示要回家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大嫂转头就跟黄哆说:这个男人靠不住,妈只允许你选择第一条路,想走第二条路妈不同意!

志诚找到黄哆,表示选择第二条路---不分手,继续发展以至见家长。黄哆虽然觉得志诚不够成熟,但毕竟对他还很有感情,于是俩人和好了。

谁知大嫂知道此事后,再次找到志诚,收回了第二选择,直接让他拿一万块钱分手费然后不要再纠缠黄哆。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4集

黄咪过生日,元帅做了一大桌的菜,本来其乐融融的,黄哆突然回家指着大嫂的鼻子大吵一架,扬言要断绝母女关系,不准大嫂再插手她的感情生活。

高山看不惯大嫂的行为,也跟大嫂发生了争执,大嫂扬言要带走自己的三个孩子,然后离开了高山家。

看到高山和大嫂关系不睦,黄元帅夹在中间想要进行调和,谁知说什么什么不对,惹得高山更加不高兴。

没想到大嫂居然来真格的,先去找警察,又去找律师,询问怎么能要回黄咪的抚养权,还告诉元帅做好打官司的准备,高山担心黄咪受到影响,主动向大嫂道歉,请她搬回家里来住。没想到这大嫂还生冷不忌,说回来就回来了,正式打响了和高山的竞赛。

黄来从边疆给女友岳小红写信,好久都没有收到回信。黄元帅发现岳小红又跟别人好上了,回家后非常愤愤不平。大嫂听说这事儿后更不干了,必须替儿子讨回公道。

大嫂带着五大三粗的马老师当保镖,在台球馆堵住了岳小红,警告她不要刺激黄来,他现在在阿里很苦,如果再给他造成任何伤害,当妈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元帅担心黄来伤心,怕他在那么艰苦的地方撑不下去,就冒充岳小红的语气继续给黄来写信。

大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做人准则和对孩子们“厚黑学”的教育方式让高山非常看不惯。

黄咪在少儿合唱团的领唱位置遭遇强有力竞争,这边高山好不容易教导黄咪一切只需凭自己的能力,拒绝恶性竞争,那边大嫂就给女儿出主意,不惜一切手段来“毁坏”竞争对手的表演。

高山强烈抵制大嫂对孩子们的这种言传身教,大嫂一句话就把高山顶了回去:我才是他们的亲妈!

黄咪放学回来发现家门口有个陌生男人A鬼鬼祟祟,男人A看到黄咪就跑了,黄咪很纳闷,到家就把这事儿告诉了高山。

高山详细盘问了那男人的长相,警告黄咪不准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她留了个心眼,开始留心大嫂的一举一动。

高山发觉大嫂最近行事有点鬼鬼祟祟,在饭桌上有意盘问大嫂的过去,大嫂这次的回答跟上次的回答没对上,高山当场指出,大嫂推脱说自己记错了。

高山跟黄元帅说大嫂有事儿瞒着我们,黄元帅怪高山多疑,劝高山不要跟大嫂对着干,舍不得孩子不行咱俩自己生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失言的黄元帅被高山给冷处理了。

这天,正要开饭,黄发领了一个陌生男子B回家,到家就跟大嫂说:大姑,这位大叔是找你的!男子B当着众人的面激情控诉:他来自闽南,大嫂是他的老婆!

大概三年前的一天,大嫂外出买菜,菜和人就再也没有回来。男子B三年来一直在寻找大嫂,终于在大嫂的老家找到了她!现在,他要求带她回闽南的家!闽南?

全家人都有点糊涂了,大嫂原来自叙的版本明明是西南啊,而且也没提到还有男人B的存在啊。还没等家人反应过来,东北男子A又杀了进来,男子A也宣称大嫂是他的女人!

两个男人都不肯离去,对大嫂展开了激烈的争夺,都拿出证据证明大嫂曾跟他们生活过,有过结婚证书,有过定情信物,有过海誓山盟。

处在暴风中心的大嫂倒很淡定,一句“爱过”就潇洒地把他们给翻篇了。两个男人坚决不干,都坚持要把大嫂带走。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5集

两个“丈夫”赖着不走,高山把他们赶了出去。大嫂心还真宽,居然还组织男人们一起打麻将,三缺一还把黄发拉过来凑数,没想到黄发竟然胡了一圈又一圈,男人们恼羞成怒,最后又打成了一团。男人A和男人B联名,打算以重婚罪将大嫂告上法庭。

志诚这个没有担当的男人瞒着黄哆,偷偷踏上了出国留学的飞机。黄哆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给甩了,这时候她才相信亲妈看人的眼光。

大嫂偷偷住进了黄家的老房子,并在此时发现自己得了脑瘤,而且时日不多了。元帅发现大嫂住进了老房子,好心给大嫂送被子,但大嫂对自己的病情守口如瓶,坚持不回高山家。

大嫂偷偷找到黄发,把自己压箱底的最后一张存折交给了黄发,让他好好收着。大嫂早看出黄发这孩子生性狡猾,天生有经济头脑,让黄发帮她保管这笔钱,将来在需要的时候,把这些钱交给其他三个孩子,然后便大义凛然地去了派出所自首,说自己重婚,要求警察赶紧把自己抓起来判刑。

黄元帅听说大嫂自首了,十分震惊,高山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孩子们,连黄来都从部队请假赶回来了,他们一同出席了大嫂的庭审,但黄哆还是拒绝到场。

当着男A男B的面,大嫂慷慨陈词:当初跟你们任何一个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是骗婚,也不是玩弄感情,我也想跟你们好好过,但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就没有问题吗?

男A你在外面同时跟好几个女的不清不楚;男B成天游手好闲胸无大志,我带你出门就跟领着我大侄子似的;至于孩子们的爸爸黄胜利,的确是一个好人,但也的确性格不合,我唯一对不起的也只有黄胜利。不就是重婚罪吗,我担着。

得知这些年大嫂的不易和辛酸,虽然有过错,但孩子们还是决定原谅亲妈。最后法庭判处大嫂重婚罪一年零六个月,但同时宣布大嫂因身患疾病需保外就医,缓期执行。

黄元帅一家这才知道大嫂得了重病,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治好大嫂,高山去劝说黄哆去看看妈妈。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6集

大嫂早已坚定了必死的信念,她拒绝一切治疗,不让黄元帅为她花一分钱。

黄发因为压力太大,把存折上缴黄元帅,黄咪也同意把钢琴卖了给妈妈治病,黄元帅和高山带着四个孩子去医院里探望大嫂,被大嫂骂得狗血淋头。

大嫂怒斥黄元帅的愚蠢,那些钱他没有资格调配,那是她为三个孩子准备的。这么多年的心血现在全都打水漂了。你凭什么全花了给我治病,我这个生病的让你这么做了吗?骂到后来,彪悍的大嫂也哭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老了,再也不可能有能力为三个孩子赚到这么多钱了。

全家人哭成一团,大嫂挨个嘱咐,四个孩子的缺点和弱点她门儿清。黄来这时才得知岳小红早就跟别人好了,之前跟他往来的书信都是小叔给代写的,黄来没有在跟年少时那样跟小叔翻脸,反而感谢小叔对他的爱护。小叔看到黄来真是成熟了,欣慰不已。

最后大嫂央求高山,我知道我们这个家庭拖累你不轻,但求你不要放弃这几个孩子,养恩大于生恩,你才是他们的妈妈。更不要放弃元帅,他这辈子不容易。

这天晚上,大嫂趁大家都不在,毅然拔掉了身上救命的管子,带着对几个孩子深深地愧疚和眷恋,离开了这个人世。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7集

时光飞逝,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黄哆已经大学毕业,顺利考取了税务系统的公务员,工作体面,并且与同为公务员的张东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小时候那个专门在背后出坏主意的“奸诈”老大,已经成长为一个一身正气的国家税务人员。

黄来从部队转业,回到了家乡。他放弃了给领导开小车的工作,主动要求去公交公司开88路大公共。每天早出晚归,工作辛苦,在家也什么活都抢着干,不让“爸妈”受累。小时候那个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懒骨头”老二,已经变成了一个脚踏实地勤劳热情的公交司机。

黄哆正在紧张地筹备自己跟张东健的婚礼。她向小叔提议,当年他跟高山就没办婚礼,不如也一并补上好了。

黄元帅乐颠颠地去找高山商量,高山把自己从小企盼的公主一样豪华的婚礼场面向黄元帅进行了描述,问黄元帅是否能给得起这样的婚礼?黄元帅自信地说,当然给不起。

黄家阖家聚餐,马老师也带着新认识的韩国小女朋友来蹭饭,气氛其乐融融,唯独一身朋克范儿的黄咪让全家人都十分紧张,生怕高山生气。

高山为黄咪的教育付出了多年的心血,但黄咪竟然放弃了古典音乐的道路,跟另外几个女孩组成了“白蚂蚁”摇滚乐队,成天醉心于制造他们心目中“伟大”的摇滚乐。

多年来高山对黄咪悉心培养,严厉教育,希望黄咪往古典音乐演唱艺术家的道路走,但是这样的教育方式却促使黄咪产生了严重的逆反心理,两个人的矛盾与日俱增。

晚餐过后,高山发现黄咪的穿着打扮越来越“另类”,更让她如被雷劈的是,她发现黄咪躲在厕所里偷偷吸烟而且后脖颈上还有纹身!为此二人再次激烈争吵,一次家庭聚会又不欢而散了。

黄发正在读大三,眼见着就要毕业了,黄发却私自退了学,他振振有词地告诉黄元帅念书很没意思,对他来说一点挑战都没有,宝贵的时间全让无聊的上课给耽误了,他要专心地做生意,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

黄元帅面对黄发退学的事实也很不解,但黄发侃侃而谈,说了一大堆经济问题,从微观到宏观,从国内到国外,彻底把黄元帅给侃懵了。

黄发下定决心说他已经准备好要当中国股市的小股神了!元帅觉得孩子有梦想是好事,所以坚定地支持黄发,而高山却觉得元帅居然跟孩子一起胡闹,不懂事,正因为这两个孩子的教育问题,让黄元帅和高山的关系陷入了不可扭转的对立当中,甚至从冷战闹到了分居。

在家人一边倒的质疑和反对声中,只有小叔黄元帅是坚定的站在黄咪黄发这一边的。他自己的人生梦想没有能够实现,他希望孩子的梦想能够成真,在他看来,当摇滚主唱跟当歌唱家没区别,只要孩子高兴就行。至于中国股市的小股神,那可比某某大学的毕业生牛多了!

高山坚决不同意黄元帅的观念,她认为是孩子不懂事选错了路,做家长的有责任帮他们修正过来。俩人观念、性格不同,大吵一架。

高山对黄元帅实行冷暴力的同时,对黄发也施行“禁足”时管理,让他在家好好思过。

黄元帅责怪高山专制无情,高山骂黄元帅装好人拎不清,因为孩子的教育,俩人互相都说了重话,感情出现很大的裂缝。

在黄哆黄来的极力斡旋下,最后勉强达成了阵营化的“和解”。高山负责教育黄咪,黄元帅负责教育黄发,俩人各自对“名下”孩子的未来负责!高山气愤难消,说如果黄发不继续念大学,那他和黄元帅就不要在跟家里住了!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8集

结婚十余年来,黄元帅第一次态度强硬,坚决不服软,毅然搬到了没有暖气也没有床的汽修店里。黄发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深圳发展。黄元帅委托早就去了深圳的小六和金花照顾黄发。

黄元帅和黄发离开家后,高山去找黄咪,发现黄咪的装束比回家时更过分,高山警告黄咪,文工团已经通报批评黄咪了,能不能保住这个工作很难说了。

黄咪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谁稀罕啊,现在文工团的那些东西还有人听吗,你根本不懂年轻人喜欢什么。二人再次不欢而散。

黄来在公交车上英勇救人,得到了单位的嘉奖,破例有了分房的资格。黄元帅高兴极了,四处托人给黄来介绍对象。

黄来偷偷地把房子写在了黄元帅的名下,他希望小叔能有真正属于他的房子,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被迫东流西窜,以后这房子还能留给小叔自己的后代,算是报答小叔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黄元帅得知后,气的笑了:我哪还有什么自己的后代啊,你们几个就是我自己的孩子!小叔逼着黄来,把名字给换了回来。

黄咪的乐队没有地方排练,黄咪连人带设备搬回了高山的小楼,不仅扰民,而且还聚众吸毒,被警察带走。

高山颜面尽失,十分气愤,在派出所狠狠扇了黄咪一巴掌。黄咪委屈地跑掉了,警察后来告诉高山,黄咪的尿检呈阴性,这几个孩子里只有她没吸毒,但是跟这群孩子在一起,想学坏太容易了,你们做家长的要好好管管。

高山承认自己在教育上失败了,败给了黄元帅他们的阵营,黄元帅哭笑不得:谁真跟你比?!

黄咪被打后一气之下,去了深圳投奔黄发,四处寻找酒吧驻唱,小日子倒也过得开心。

但高山因为扇了黄咪一巴掌,陷入了对自己过往教育方法的反思,常常对着那张全家福发呆,还整宿整宿失眠,黄元帅担心高山是更年期的抑郁症状,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高山,寻求各种办法给高山治疗,带着高山去跳广场舞什么的,结果常常是黄元帅一个人混在一群中老年妇女里跳舞,十分扎眼搞笑。

高山十分冷静地警告黄元帅,你上蹿下跳的干什么啊,我不是抑郁,也不是更年期,我只是在反思! 

《坐88路车回家》分集介绍:第39集

黄发在深圳靠着炒股,硬是把小六叔给的一万块钱本金,炒成了十万。小六给黄元帅打电话报喜,黄元帅美翻了,让黄发继续多炒。黄发借了证券公司的资金炒股,无本万利,很快就大赚了一笔,还寄了不少钱给黄元帅。

好景不长,掉到钱眼儿里的黄发终于出事了。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黄发借了证券公司的钱炒股赔了,不仅自己破产,还欠了证券公司一大笔钱还不上。黄发被抓走了。小六半夜打电话报告了这个消息。

为了把黄发救出来,全家迅速动员,要把那些钱的窟窿给堵上,所有人都开始为那个他们生命中的天文数字而奔波。

黄咪这一年来虽然挣得多,但花得更狠,基本上没攒下多少钱。黄来分的那套房子是福利房,不允许参加市场买卖。

黄哆只是个刚结婚的公务员,虽然尽力了也拿不出多少。宣称再也不管黄发事情的高山二话不说,拿出了二层小楼的房产证,要卖房子筹钱。高山的房子找到了买家,但是仍旧不够偿还。

黄咪为了给黄发筹钱,偷偷去给人做声替,一连录了20几个小时,把嗓子给唱哑了。

万般无奈,高山拨通了居住在海外的表哥赵乔治的电话,问他借钱。赵乔治本以为是黄咪出事,问清楚才知道是跟黄家一点血缘关系没有、收养的流浪儿黄发,赵乔治骂高山疯了,不肯借钱。高山苦苦哀求。

最终,赵乔治还是把钱借给了高山,并告诉高山不需要归还,这本来就是你应该继承的财产。

钱终于还上了,黄发被放了出来,黄发懊悔地表示自己再也不投机倒把了,以后会一步一个交易地做实业。黄咪的嗓子让高山心痛不已,母女二人冰释前嫌。

《坐88路车回家》大结局:第40集

生活还在平静地继续着,黄元帅也保住了自己的汽修店,他要努力挣钱还给赵乔治,这辈子欠谁的钱都行,就是不能欠这个赵乔治的,不能让他小看我!

在一次修车过程中发生意外,黄元帅失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四个孩子争着抢着接受检查,但他们所有人的血型都跟元帅的不一样,只能紧急从别的医院调血。

黄哆他们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认为是医院方面存在问题,黄发跟小叔没有血缘关系配不上也就罢了,怎么他们三个人连血型都跟小叔不搭呢。

高山这时才告诉他们,他们的小叔其实并不是亲小叔,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是他们的爷爷收养的孩子。

这件事情只有大哥黄胜利和小叔本人知道,小叔从没跟任何人提起。大哥则把这件事告诉过大嫂。

三年前大嫂在医院里重病时,曾单独找过高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高山就是那个时候决定不论发生什么,都要跟黄元帅这个男人走一辈子。

黄元帅醒来,看见几个孩子都围在他床边泪水涟涟地叫爸,黄元帅非常不爽,对着他们破口大骂。你们的爹是坚强乐观的爹,不会被这点伤痛吓倒,我又没死,你们都在这哭什么哭,是着急送我走啊!

虽然每天都要跟医院呆着,但黄元帅的日子并不是凄风苦雨,反而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

先是黄哆怀孕了,接着是黄来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然后黄咪回小学校当上了音乐老师,再然后是黄发决定不南下了,留在本地经商。

最后是高山拿出了新换的户口本,户主是黄元帅,配偶是高山,长女次子三女四子,一个不缺……

因为市政改革,专跑郊区的88路车要与其他线路合并了,春节期间将是88路车的最后一次载客运营,而黄来就是这趟最后一班88路车的最后一名当值司机。

黄来害怕小叔伤心,暂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小叔,但心中却暗暗打定主意,他找来黄哆商量。一个甜蜜的计划悄然实施。

黄哆和张东健、黄来和女朋友,两对新人的婚礼如期举行,婚礼开始前,四个孩子却开始动手打扮起黄元帅和高山这老两口,他们为黄元帅准备了他最挚爱的军装,而为高山准确的则是一件美丽无比的婚纱,原来今天也是他们为爸爸妈妈补办的婚礼。

88路就是这一家人集体婚礼的大婚车,黄来把88路车开到家门口,全家人踏上了最后一班运行的88路车,接受着所有老乘客的祝福。

88路从始发站开始,一站一站地开了出去,这是一条承载着他们回忆的线路,这是一辆带着他们回家的车。